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6章 愚蠢的女人

第186章 愚蠢的女人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若是一幅普通的画也就罢了,上头偏偏是聂桑榆,世子以及侯爷。柳寒云本来就对夏氏突然被送走有些耿耿于怀,按理说侯爷会立好好为世子,多多少少应该也有喜欢其生母的意思在里头,从未见过就这般将世子生母遣送出府的。

本来柳寒云还觉得,也许是夏氏实在粗鄙不堪,侯爷唯恐她以后拖了世子的后腿,所以才将她遣送。可是现在看着这幅画,她心里倒是有个可怕的猜测。

当初聂桑榆怀胎十月生下狸猫,亲子不知所踪。后来侯爷带着夏氏回府,抱的正是个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会不会那个孩子,其实就是聂桑榆的?

心里微微一惊,柳寒云下意识地看了温婉一眼。当初都说侯爷深爱的是温婉,并不是聂桑榆,对她又怎么可能费心到这个地步?

但若不是聂桑榆所生,随意一个农妇的儿子,侯爷为何要立为世子?甚至她后来好几次说改立嫡子,侯爷都没有动摇。

心里沉了沉,柳寒云看了旁边正在冥思苦想的温婉一眼,低声道:“这画会在夫子的屋子里,那也就是说,夫子对侯爷来说,是十分特别的人吧。”

温婉皱眉,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

自己在宁钰轩的心里,到底还剩下了多少位置?孩子要占据他的心,她也就忍了,自己以后终究也是会有孩子的,可是若来个男人分薄她的恩宠,温婉实在接受不了。

起身回蔷薇园的路上,经过走廊,正好就遇见侯爷与季夫子一道回来。

“上次的荷包还忘记还给你了。”宁钰轩将季曼给他的荷包丢回她手里:“拿好了,下次说不定还可以救你。”

季曼接过来,捏了捏里头的同心结,都还在,干笑两声揣回衣袖:“多谢侯爷了。”

“先回去吧,好好今天还没上课呢。”宁钰轩停下步子看着她道。

季曼点头,转身就朝好好的房间走,宁钰轩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她身影消失在月门后头。

温婉看红了眼睛。

很久以前她与他尚未成亲之时,他每天送她回家,也是这样站在门口,看着她关上门了才算。宁钰轩爱上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很温柔,所以她以前也才会那么骄纵,都是被他宠出来的。

而现在,他已经许久没有将这份温柔给她了,转手给了别人,却让她在旁边看着。这种折磨,当真是叫人比死还难受。

大皇子要以她为棋的时候说过,听他的话,事成之后,便可以让钰轩只有她一个人。那是她的梦啊,要是这几个院子的人尽除,只有她一人与他白头,那该多好?

现在看着他的心一步步从自己手里被人抢走,温婉更是坚定了决心,她一定要将他身边的人统统赶走,只有她的时候,钰轩的心一定会重新回到她身上。

“侯爷。”

陌玉侯一回头,看见温婉,点头道:“在这里等我?”

“嗯。”温婉笑得小心翼翼:“侯爷去蔷薇园坐坐吧?”

宁钰轩犹豫了片刻,点了头:“也好。”

温婉欣喜不已,拉着他的手臂像从前一样小步跳着走:“妾身今天让人出去买了西街的糖葫芦,侯爷还记得么?”

宁钰轩挑眉,恍然想起,那是多久以前,温婉喜欢吃西街的糖葫芦,他便经常带着她去买。

以前回想起这些事情,心里总会有淡淡的怀念,现在反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像是无意间记起以前发生的一件小事,无波无澜。

侧头认真地看了看温婉,她依旧跟以前一样素雅而动人,自己曾经爱过她,甚至想过白头到老,可是后来世事无常,他终于看明白,原来单纯的爱意,真的不能持续到一辈子。

因为温婉,他可以完全不顾当初聂桑榆的心情,给她十里红妆,给她明媒正娶。但是现在报应也来了,他给过聂桑榆多少伤害,现在也终于要统统被还回来。

温婉完全不知宁钰轩心里在想什么,她如以前一样,穿了薄纱的裙子,腼腆而矜持地坐在他的怀里,轻声呢喃:“侯爷,婉儿还想要一个孩子。”

宁钰轩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红木柜台上点着的香。

“嗯,想要便再怀一个吧。”他垂了眼眸。

温婉高兴不已,勾着他上了床,缠绵之间还看着他问了一句:“侯爷觉得是婉儿重要,还是季夫子重要?”

宁钰轩一愣,继而皱眉:“怎么和他比上了?”

“婉儿就想听听答案。”她撒娇。

宁钰轩轻哼一声,闭了眼睛道:“自然是你更重要。”

男人怎么和女人相比?

温婉咯咯笑了,满心欢喜地投入他的怀里。

可是欢好之后,宁钰轩没有留宿,而是去看了好好。温婉半夜醒来,望着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心想他果然还是最爱孩子了。

她得想办法怀个孩子。

第二天温婉便上街去求医,德高堂的大夫诊断之后,说她没有任何问题,是可以怀孕的。温婉觉得好奇,这都一年多了,如果能怀,为什么还没怀上?

“温姑娘。”

刚出德高堂,就遇见了康元郡主,温婉连忙行礼。康元郡主与她倒是有两分亲近,拉着她在旁边的茶楼上闲聊。

“将军回京了,郡主又可以与婉儿一同游湖玩耍了。”温婉笑得很是开心,这位郡主地位颇高,又是宁明杰的正妻,她时常指点她一二,告诉她宁明杰以前的事情,一来二往,康元郡主也就当她是知心朋友了。

“湖也游腻了,今日不如去你府上看看。”康元郡主笑道:“顺便也问候一下侯爷。”

温婉很高兴地答应,带着郡主回去,柳寒云都得行礼,她也有一种跟着高高在上的喜悦感。

只是康元郡主眉宇之间颇有些悲伤,温婉没忍住,开口问:“郡主有烦心事?”

康元郡主点了点头,苦笑道:“你可知谁的闺名唤桑榆?”

温婉一惊,脸上一阵慌乱:“郡主好端端的,为何提起这个名字?”

康元苦笑一声:“自从从锦州回来,将军在半路上遇见个奇怪的女人之后,心情便一直不是很好,我与他同眠,时常会听见他说什么聂家,什么桑榆。”

桑榆这名字听起来,怎么也该是个女子,康元郡主觉得难以释怀。她是远嫁而来,自然不知道宁明杰以前与这个叫桑榆的发生过什么事,怎么就会反反复复念叨。

“桑榆是一个死人的名字。”温婉脸色不太好看地道:“郡主不必担心这个,将军必然不会是因为喜欢才念的,那聂桑榆是侯爷休弃之人,已经死在悬崖之下了。”

康元郡主听得一愣,抿唇道:“有那女人的画像么?我想看看是个什么模样。”

聂桑榆的画像温婉哪里有?但是能帮上郡主的忙,温婉还是努力想了想,一拍脑门道:“我那里有一幅画,你随我来看。”

一家三口的画像温婉是放在自己屋子里的,还没来得及还回去。康元郡主要看,也就给她看了。

结果看见那画像,康元郡主脸色陡然变得很难看。

“这女人便是聂桑榆?”

“嗯。”温婉点头道:“她死之前我也是恨极了她,可是人都死了,还拿什么同我争?也就罢了。”

画画的人功力很深,画上三个人都是惟妙惟肖,五官清晰。康元郡主看了一眼落款处的印鉴,心里沉了沉,将画卷起来道:“这幅画我很喜欢,送我可好?”

“这”温婉有些为难:“这不是我的。”

“难得一幅好画,我也想与明杰像这画中一样幸福。”康元郡主一双眼十分真诚地看着温婉:“就送给我吧?”

画是夫子房间里偷出来的,温婉想了想,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偷的,干脆就送郡主一个人情,这画除了让她看着有些难受以外,也的确是什么用都没有。

“那郡主就拿去吧。”

“多谢。”康元郡主很是开心,脱了手上的玉镯便戴到了温婉的手腕上:“好妹妹。”

温婉笑得很开心,丝毫不知道自己送出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拿着郡主给的镯子,还很是沾沾自喜。

康元郡主出了侯府便入了宫。

温婉戴着镯子,心情甚好地在府里逛了几圈,遇见季曼的时候,还很得意地摸着镯子道:“夫子这么晚了,才给世子上完课?”

季曼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姑娘今天怎么又开屏了。

“嗯,正要回房休息。”

温婉笑了笑,走近她几步道:“昨儿我小性子犯了,问侯爷夫子与我谁更重要,夫子猜猜,侯爷怎么答的?”

“自然是婉主子重要。”季曼嘴角抽了抽,躬身道:“在下明日还要继续教导世子,天色不早,就不陪婉主子说话了。”

“哎。”见她这样平静,温婉这一拳头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分外不爽地跺脚。

不过看着腕间的镯子,温婉又平静下来了。以前的聂桑榆不是惯常会拉拢人心,所以侯爷觉得她能干么?她可以叫侯爷看看,如今她也可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6章 愚蠢的女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4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5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