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10章 最大的忠臣

第210章 最大的忠臣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季曼微微失神,随即笑了出来。这话怎么都不会是宁钰轩说的,不过,倒还是挺动听。

她还真是对不起聂桑榆这张脸,许久没有见天日,已经苍白得跟鬼一样了。还好她面具取得勤,所以没有长痘痘。换上轻飘飘的女装,都恨不得去街上蹦跶两圈。

跟鬼白道了别,季曼想想还是往回走,回府里安全一些。结果她忘记自己这突然的身份变化大多数人接受不了,于是一路上遇见一些幕僚,都拿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不为其他的,就为这长郡府里除了沈幼清,连丫鬟都很少,统统都是奴才。

自从赵辙成了王爷之后,沈幼清在来长郡的路上便将他的后院其他女人给遣散了,说是女人太多,会影响王爷卧薪尝胆之心。太后没有反对此事,长郡王也就默默接受了。

结果这儿今天冒出来一个女人。

“吴兄。”遇见吴庸,季曼终于停下来,朝他盈盈一笑,行了屈膝礼。

吴庸傻了,这府里敢唤他吴兄的就一个季满,面前这女子是谁?

“在下季满,瞒着吴兄这样久,实在是抱歉。”季曼不好意思地道。

吴庸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十分震惊,却是很快回过了神:“原来是季姑娘。王爷正在找你。”

恢复女儿身,自然得有用场。季曼跟着去见长郡王,在一阵沉默之后,赵辙让她明日跟着议和使去一趟西河边的大营。

每场战争都有议和使这个东西,不管有没有用吧,总得来往两下,显示己方不想打仗,爱好和平之心。

季曼知道自个儿就是借这个机会亮个相的,于是好生打扮了一番。一身大红的绣牡丹长裙,梳了朝天髻,步摇玉翠都戴了个齐套。走进对方军营的时候,不意外引着了所有人的目光。

将士们窃窃私语,都在猜测这女人是不是长郡送给将军来讨好的?结果宁明杰一见此人,竟然失手打翻了酒,晃神的模样,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宁钰轩不在场,宁明杰演得十分成功,不仅一直看着季曼,在季曼离开的时候,甚至还策马相送,目光依依。

这下军中就有不少人八卦这女人是谁,宁明杰身边的亲信道:“那是聂桑榆。”

一句激起千层浪,聂桑榆不是死了吗,不是陌玉侯之妻吗?怎么又被镇远将军给惦记上了?难不成当真是一家兄弟,品位相同?

与此同时,侯府里久病不出的慕水晴出来了,带着人去了非晚阁,很是神秘的样子,故意引了温婉过去,开始挖那院子里的东西。

一大箱子落着宁明杰印鉴落款的聂桑榆画像,虽然没有脸,但是那衣着背影,认识之人都知道是谁。尤其还有那落雁塔传奇的一首将进酒上篇。

慕水晴装作是无意之间发现的,惊慌失措之下又埋了回去,继续去府里其他地方闲逛。

可温婉傻啊,没看懂人家是故意吊她的,慕水晴一走她就将箱子挖了出来,看着里头的东西,大喜,觉得自己立功的机会又来了,连忙让人给淑妃送了信,言明情况之后,让她来取箱子。

赵离坐在龙椅上,正收到长郡那边传来的密信,说是聂桑榆现身了,没让宁钰轩激动半分,倒是让宁明杰失了分寸。

这是怎么个意思?聂桑榆关宁明杰什么事?

结果淑妃这一箱子东西送来,并且同他解释了一番,赵离才恍然大悟。宁明杰爱上了曾经陌玉侯的妻子?好巧不巧,还在战场上遇见了?聂桑榆是赵辙的人?

冷笑几声,赵离下旨给了宁明杰,说只要他这一仗功成,未婚之女,无论是谁,以后都可以赐婚。

这是一道对宁明杰来说很有吸引力的圣旨,聂桑榆已经被陌玉侯给休了,只要他得胜回去,便可以迎娶她。

然而他没有乱,捏着那圣旨收好,下达的命令却是撤兵。

长郡那头已经将季曼吊在了军营之前,扬言要宁明杰撤兵。两方军中已经流传着当初宁明杰是如何深爱聂桑榆的传言,版本多样,故事情节曲折,听得几个老兵都潸然泪下。

于是宁明杰下令撤兵,没人觉得奇怪,但是不少人却是不同意的。好不容易与长郡开战,就这么走了算怎么回事?

反对得最激烈的便是宁钰轩,劝谏了宁明杰许久他不听,宁钰轩一怒之下便带着自己的亲信继续死守,宁明杰却是带着大部分人返回京城。

消息传回皇帝耳里,帝大怒,斥宁明杰此等糊涂行为,并令不准放宁明杰之军进京城半步。

红颜祸水啊!他当初就不该因着捧月而心软,留下这么个红颜祸水!

赵离后悔不已,一边整顿兵力收拾残局,一边夸奖陌玉侯。聂桑榆本是他的妻子,他反而不受威胁,只为江山大业,真是好样的!

宁钰轩一边写信怒斥宁明杰之行为,一边带着自己这部分人且战且退。长郡开始进兵了,压着宁钰轩百里开外的距离,从长郡一路压到京城边郊。

赵离连忙让各路亲王勤王,甚至去了望月楼,想让捧月再帮他。

然而捧月病了,是重病,躺在床上眼睛都是半睁着,一脸的憔悴。听完他说的话,她未发一言,最后才呢喃说了一句:“也只有这个时候,你才会想起我了。”

玉珍国是习惯一夫一妻的国家,女人之间自然少了很多勾心斗角,所以捧月不会什么手段,也压根斗不过淑妃。在他冷落她的这些日子里,捧月早已经心力交瘁,一病难好了。

赵离坐在她的床边,心里虽然有愧疚,但是更多的是担心皇位能否保住的焦急,安慰她两句,见她还是不肯答应向玉珍国借兵,他便有些急躁了。

“负了你是我不对,可是我们这里的帝王,不可能六宫无妃,我心里只有你,这样还不够么?”

捧月笑得惨淡,痴痴地看着他道:“当初我明知你是利用我,却还是心甘情愿地嫁给了你。那时候你不爱我,却不知道校场上那一眼,我就将心交给了你,那都是你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如今我这一颗心,终于是被你磨得再也没有力气爱你了。你心里最重要的是你的皇位,我心里却只有一个你,这日子太难熬,我不想再煎熬了”

赵离气急:“我若是丢了皇位,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捧月轻轻一笑:“你若是丢了皇位,最后肯陪你去死的,一定只有我一个人。那时候,你就不会有借口说,身边需要其他女人了。”

身子一震,赵离扭头看向了别处:“你当真要如此?”

捧月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转身推着轮椅离开望月楼,赵离气愤不已,女人就是这般小气,意气用事,殊不知这样一来,他们会失去什么东西。

“主子,您为何不直说您借不了?”捧月身边的丫鬟哽咽道:“您直接说了,皇上也不会这样怨您。”

玉珍内乱,民不聊生,连皇权都岌岌可危,更别谈借兵。

“他若找不到人怨,就会怨自己。”捧月笑道:“那还不如怨我呢,至少还是个感情,能让他耿耿于怀也好。”

高高的望月楼,本是无上的恩宠,却不知为何到最后,成了囚禁她的地方。

玉珍国没有援军,各大亲王侯爷倒是响应了勤王之令,只是怎么都不太积极。宁明杰已经带兵驻扎在京城之外了,各番地的兵力还没有出发。

赵离是真的感觉到危机了,下令先召回了宁钰轩,让他在京中守城。

长郡之兵一路压到京城,赵辙也亲自上阵带兵,直言赵离才是弑父杀兄弟之人,三皇子何其无辜,要被他斩于刀下?聂家何其无罪,要被他灭了满门?

季曼是随军而行的,她依旧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裳,坐在马车里,随着赵辙一路前往京城。

“王爷答应过桑榆的话,可还记得?”季曼问。

赵辙看着她,爽朗大笑:“记得,自然记得。他当初如何对你,你统统可以去要回来。只是桑榆,本王倒是没有想到,你区区女流之辈,竟然也真能报了这血海深仇。”

京城已经被大军包围,宁明杰向长郡递交了归顺书,顺理成章地与长郡之兵一起围困京城。

赵离手里只有陌玉侯一人可用,京里已经是闹翻了天,粮价高涨,太后与丞相之党罢朝,赵离的皇位,怎么看都是在风中摇曳的。

然而陌玉侯十分忠心耿耿,拱手对帝王道:“有臣在一天,便会守京城一天。群臣罢朝,臣一人也会依旧上朝。”

赵离被感动得当即就封了陌玉侯护国侯的称号,并且觉得自己绑架人家的世子简直是太让人寒心了,还好宁钰轩不计较。

“京城若能守住,爱卿要什么朕都可以给。”赵离道。

宁钰轩安静地跪着,低声轻笑:“臣无欲无求,只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样的忠臣哪里去找?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10章 最大的忠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4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5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