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1章 不会消停的战争

第11章 不会消停的战争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季曼转头看她一眼,摇头道:“小丫头,你要知道什么叫当舍则舍,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赵大娘是个有地位的奴才,钱财不多,她怎肯甘心为你做事?咱们要求也不高,吃点好的,不冷着不累着就行。剩下的一百两银子,也够咱们花上一段时间了。”

苜蓿还是有些不平,揣着银子心疼了好久,才转身去藏进柜子最底层。

“您让她买什么东西去了?”

季曼拿起绣花针继续绣手帕,慢悠悠地道:“都是些很普通的东西,我写了单子,让她每月都给我带进来一些,拿来做些东西,咱们就不愁银子花了。”

苜蓿不懂,不过看自家主子这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没多问,帮着绣起帕子。

由于桑榆勤快,每天都交给柳嬷嬷两条帕子,没过几天,府里的姨娘侍妾便都用上了新的手帕,交颈的鸳鸯,并蒂的莲花,都是寓意极好的东西。加上聂桑榆绣工了得,连温婉都爱不释手。

陌玉侯坐在桌边喝茶的时候,就看见温婉捏着手帕,仔细摸着上头的花纹道:“这样的手艺,我就是再练几年怕也是练不出来。”

宁钰轩顺着她的目光往那帕子上瞧,淡紫色的莲花开得正好,隐隐的,好像都能闻到香气。

“她也就这点本事。”

温婉抬头白他一眼:“我看桑榆性子没有你说的那么难堪,也许以前是有不对,可现在不是已经变得温顺乖巧了么?你怎么还对她那么大的成见?”

他对她有成见?宁钰轩忍不住叹气,聂桑榆十四岁就嫁给了他,这么多年来争风吃醋尖酸刻薄,有谁比他更了解她的性子?

他十五岁的时候迎她,初进府聂桑榆就将他以前的通房丫头统统遣散了去,他怒,她便去母亲那里告状。因着聂贵妃的关系,母亲又护着她,他气都气不得。

十六岁的时候聂桑榆无所出,当然也是他有意为之,然后迎了齐思菱为姨娘,那妒妇差点毁了齐思菱的脸。被他拦下,还不知悔改地说她没有错。

十八岁的时候他迎了千怜雪和柳寒云,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病了一个月,害得贵妃责难于他。

二十岁的时候迎了慕水晴,她吞毒自杀未遂,让满京城的人看尽了笑话,丢尽了侯府的脸。

二十一岁的现在,那个女人终于闹得自己丢了侯夫人的位置,亲手将温婉推了上来。现在怕是终于懂事了,亦或是心里又在暗暗盘算什么吧。

要不是母亲逼婚,他能娶了这泼妇?本是闲散潇洒的侯爷,因着这个女人,几年来都没有好日子过,现在总算将她关在了思过阁,打死他也不会再轻易让她出来。

“不知为何,我觉得她挺可怜的。”温婉叹了口气,将帕子放回袖子里,抬眼看着宁钰轩道:“也挺嫉妒她陪了你这么长的时间。”

宁钰轩挑眉,勾着唇笑得十分好看:“你嫉妒她?你还有几十年要陪我过呢。”

温婉嗔他一眼,微微红了脸:“以前你们有的日子我没有,当然也是会嫉妒的。不过没关系啦,以后你的世界里只有我了。”

陌玉侯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道:“在你之前,我没有爱过任何人,聂桑榆更是什么也不是,你不必介怀。”

“嗯。”温婉笑着环抱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季曼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打出来了。吸吸鼻子嘀咕道:“该不会真的病了吧?”

突然心情就好低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一向不是多愁善感的人,这多半是聂桑榆的心情。想想她的身体里还住着另一个人,还是有点别扭的。不过好端端的,她低落个什么劲儿?

外头有人敲门,苜蓿跑去开了,季曼就听见有丫鬟的声音脆生生地响起:“我家晴主子喜欢你家主子绣的帕子,明儿往飞月阁多送两条,不够用的。”

苜蓿看着半夏手里使着的帕子,小脸绷得紧紧的:“晴主子一个人,怎么会不够用?你我都是丫鬟,也能用主子绣的东西么?”

半夏是慕水晴身边的丫头,跟主子一个德性,趾高气昂地道:“奴婢也分三六九等,有些主子还不如奴婢呢。这帕子是晴主子赏的,咱们就能用。你要是有不满,就去找侯爷去。”

“你!”苜蓿嘴巴笨,只能看着她干瞪眼。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每天绣两条帕子主子已经很累了,还要为这些丫鬟绣?真当她家主子是绣娘了不成!

季曼听着声音出来,站在门边看着院门口,喊了一声:“苜蓿。”

“主子。”苜蓿几步跑回来,站在她身边气得跺脚:“她们欺负人!”

季曼看向门口的丫鬟,大概是眼神有些凌厉了,吓得半夏后退了半步。不过想到自家主子说的话,小丫头又鼓起勇气道:“给桑主子见礼了,咱们晴主子的吩咐已经带到,侯爷也说了,府里不养闲人。您不用再服侍侯爷,自然得做点其他的事情。”

明着暗着都嘲讽她失宠无用,所以当奴才使唤呢。季曼哼笑一声,手里还拿着刚绣好的一条帕子,问苜蓿:“苜蓿,你家主子的手艺比京城第一绣楼的绣娘如何?”

苜蓿很配合地道:“丝毫不差,主子的帕子交上去,夫人都不用绣楼送来的了。”

季曼点头:“那第一绣娘一条帕子多少银子?”

半夏脸有点绿,苜蓿看她一眼,回答:“三两银子一条。”

“行,三两银子一条,帕子彩线是府里出的,手工费就算二两银子一条吧。”季曼笑眯眯地点头,看向半夏道:“得蒙晴主子喜欢,给她打个折,一两银子一条,拿银子来取货,要多少我绣多少。”

半夏张大了嘴,看了她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伸手指了这主仆两好一会儿,跺脚就走了。

苜蓿乐了:“主子好厉害。”

季曼摆摆手:“慕水晴要是个姨娘,今儿我就二话不说给她绣了。跟我一样是侍妾,还想欺负到我头上,告状上去都没好果子吃。”

苜蓿笑容一顿,左右看了看,拉着季曼进了屋子,关上门道:“主子可莫忘记了,那晴主子可是太子爷送给侯爷的人,虽然是个侍妾,但是侯爷也不会轻易罚她的。”

太子?后台这么硬?季曼咋舌,原先还以为就聂桑榆一个后台硬呢,敢情这儿还藏着一个,怪不得那么嚣张,抢在几个姨娘前头说话也没人怪她,原来背后有太子撑着。

不过她怕什么?一两银子一条帕子说出去都站得住脚。侯府不养闲人是吧?聂桑榆的劳动价值难不成还只值五两五钱一个月?免费给她们绣两百条帕子就算了,还想要额外赠送?没门。

示意苜蓿不用担心,季曼放了今天绣好的两条帕子,就开始准备东西:“去问赵大娘找几个干净的没用过的锅子和一个小炉子来。”

苜蓿应了,扭头就往外跑。

季曼想过了,按照书中的情节发展,等老夫人回来,她就可以摆脱思过阁大作特作,直到把自己作死了为止。但是她不想死,还想好好活着,所以搞好上下关系,安身立命是很重要的事情。

以前聂桑榆干的缺德事估计不少,不然也不会这么惹人厌。那么现在该怎么弥补,争取让众人放下对她的怨恨呢?

家奴仆人什么的太简单了,除了钱就是钱,多给点好处,什么仇都没了,比如赵大娘。可是各房姨娘侍妾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了,得多花好多心思。

女人在意的就只有两点,一、脸,二、男人。虽然目前为止只见过陌玉侯一面,但是季曼对他没啥好印象,当女主肯定觉得这男人特好,可惜她是女二,被男主虐得死去活来的女二。

所以争宠她是不会的,不但不要争,还要让陌玉侯讨厌她,往死里讨厌。陌玉侯越讨厌她,她的生存几率就越高。

至于脸么,她要做个实验,万一要是成功了,那她半条命至少都保住了。

但是苜蓿这一去,一个时辰都没有回来。季曼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等着,眼看着天都要黑了,外头都没有什么动静。

坐不住了,季曼打开门往外走了两步,想想侯府的规矩,好像是禁闭之人不可外出,否则家法处置。

不过她现在孤身无援,苜蓿要是出什么事儿,她才真正是完蛋了。不管其他的,总是要先去把人找回来,最好不惊动上头的人。

这样想着,季曼就贴着墙根溜出了思过阁。可惜她不认识路,左绕右绕,遇见人还不敢问,偷偷摸摸地走了许久,最后把自己给绕迷路了。

面前是一座看起来不错的院子,季曼站在后院的柴垛边上,想着要不还是找个借口问问钱总管在哪里,让他去找人,也比她一个人瞎转悠的好。

可是刚打算翻墙离开,背后突然就响起了许多杂乱的脚步声,天色将暗,火把都点了起来。为首的一个家奴看见后院的她,大喊了一声:“在这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1章 不会消停的战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4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5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