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4章 祭祖大典

第184章 祭祖大典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宁钰轩是不太想千应臣娶了朱玉润的,本身是碍着颜面,让千应臣去一趟朱府表个态,结果朱侍郎拒绝了,那便更好了。

彭太傅的孙女比起朱云润来,自然是更适合千应臣,彭家的背景也更利于他往上走,这是陌玉侯所考虑的事情。

如今正是好时期,无敌国外患,无大奸之臣,想创造一个盛世并不难。但赵离为政稍显死板,不会妥协,更无法笼络臣心。如今他与宁钰轩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同船人,宁钰轩自然是会帮着稳固社稷,安定山河的。

朝中原先拥戴二皇子的人也有不少,只是新帝登基之后,许多人仗着功劳,安于享乐,已经是难当大任。彭太傅是三朝元老,若有他相助,朝中之事必然更是稳妥。

祭祖的日子也快到了,陌玉侯也正计划利用一些天象,让百姓归心,少不得要朝中一些有分量的人帮着演戏,彭太傅的作用也是很大的。

季曼看着他这反应,心里也想到了彭太傅那一层。若她是他,自然也会觉得千应臣不娶朱玉润是好的。只是想起那张笑得很难看的脸,季曼心里难免觉得有些悲凉。

跟高位之人说什么感情呢?利益终究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这一回宁钰轩怕是望着上头就忽略了下头,朱侍郎虽然只是个侍郎,却也是正四品的朝廷重臣,身居户部官职。他倒戈,也能为千里之堤的一朝毁,贡献一个小小的蚁穴。

季曼没有多说什么,抱着好好就想走,却突然被他伸手拉住。

“这么些天不见,你可曾想我?”陌玉侯抬头,看着她问了一句。

季曼皮笑肉不笑:“想死你了。”

眼底有一丝失落,宁钰轩收回手来,抿唇道:“朱玉润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安心教好好吧。”

“嗯。”嘴上应着,眼睛却是没看他,季曼抱着好好往房间走,一边走一边逗他:“夫子回去教你画糖画可好?画完还能吃喔。”

好好眨巴着眼睛,脑袋后头两根细细的头发辫子晃来晃去的:“我要画太阳。”

“为什么画太阳呀?”季曼笑得眯起眼。

“因为全世界都是太阳,我可以吃好多好多糖。”好好伸出小手,比了很大的一个圆。

季曼被他逗乐了,拿脸蹭了蹭他的小脸,即便是隔着块儿皮也能感觉到这小子嫩得跟水豆腐一样的皮肤。

“季大夫。”

刚走过走廊,就撞见了牵着曦儿的柳寒云,季曼收敛了一些笑意,站定了脚:“夫人。”

柳寒云没有笑,怔怔地看了好好一会儿,才转头看着他道:“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季曼轻笑:“在下是好好的夫子,自然应当回来。倒是想请问夫人,打算把在下送到哪里去?”

送走她的那几个家丁据说已经被陌玉侯给赶出去了,柳寒云现在看着他的眼神,也是更为不善:“你若是好好当夫子,我便不会多说什么。若是还存着歪心思想勾引侯爷,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气。”

季曼点头,这正室的架子倒是很足,柳寒云在不知不觉中,也已经变得有一家之主的气势了。

“在下明白。”

她倒是的确没有什么想勾引陌玉侯的心思,不过是个过客,留太多感情在这里可不好,只是为了一些目的,难免逢场作戏。

没错,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回去房间,先将好好交给丫鬟去带着玩,季曼便回房去理账。米铺的生意顺风顺水,她的收入也是相当的可观,除开支付给严不拔和伙计们的工钱以及一些运送费门店费,她这一个月还能净赚一千三百两。虽然不比雪花膏来钱,但是也是有足够的运转资金了。

至于即将到来的祭祖仪式,吴庸那边也有长郡王吩咐来,在祭祖当天,想办法将陌玉侯引到曲艺亭去。

曲艺亭去是天坛路上会经过的一个休憩的地方,引去那里还不简单么?只是引去哪里要干什么?长郡王又不会做无用功。

季曼觉得赵辙也真是有用人的本事,怎么就盯准了要她来对付宁钰轩?她本身只是想在陌玉侯府多接近好好一点罢了。

其实长郡王心里对她还是一直不信任的吧,上次的偷印鉴,大概也就是想试试她的真心,跟过家家一样的,长郡王怎么会那么迫切地需要篡改公文?只是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人家都已经对她赞不绝口,夸她会做事了。

这次想让宁钰轩去曲艺亭,难不成又是想考验她?在曲艺亭休息一会儿能有什么事儿啊?

“夫子,侯爷送给您的袍子。”钱管家笑盈盈地捧着刚做好的衣裳来,看着她道:“今年府里就两匹这缎子,侯爷自己用了一匹,剩下这一匹给您做了件,您瞧瞧?”

季曼一愣,侧头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伸手接过:“有劳管家了。”

泛着些银色的锦缎,做的袍子也是贵气十足,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让个夫子穿得这样富贵。

吐槽了两句,季曼还是换上了,对着模糊不清的镜子努力看了看。

好像还不错。

祭祖在这个地方,是表示皇帝是天命所归的迷信活动。新帝刚登基,民心不稳,自然需要靠天力来让万民归顺。宁钰轩已经布置好了,在祭坛上设置了机关,皇帝到时会发出金光。更是请了人去布弄玄虚,用金色涂料画了龙形的巨大风筝,打算到时候放上天去。

一切都准备就绪,到了祭祖那天,宁钰轩沐浴更衣之后,一人前去了天坛。他前脚出门,季曼后头便跟上了。

这里离天坛有些远,但是为了表达对祖先的敬意,只能步行,不能用车轿。街上百姓都在朝着天坛的方向走,季曼看着远处那个穿着一身朝服的人,踮着脚尖一步步跟着。

她已经想好了,这差事很简单,到曲艺亭附近她直接现身去,将他拉进去就好了。

“你可准备好了?”吴庸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人群里,轻声问她。

季曼点点头,好奇地道:“将他带到曲艺亭就可以了么?”

吴庸点头:“王爷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王爷?!季曼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下去。

长郡王不是回长郡了么?为什么会依旧在京城,而且在曲艺亭等着干什么?

吴庸扶了她一把,拍了拍她的肩膀:“交给你了。”

“好”季曼有些恍然,长郡王在曲艺亭,那在这个祭祖的时间里,将陌玉侯也带去

可不可以理解为,长郡王想挑拨新帝与陌玉侯的关系?若是新帝知道陌玉侯与长郡王在曲艺亭密会,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对宁钰轩充满了信任?

那信任可是靠着宁钰轩打开城门,灭掉聂家,亲手休了她换来的。

季曼皱眉,一步步走着,竟然没注意前面的人回头看了她一眼。

宁钰轩步子走得很慢,背后那人的跟踪一点水平都没有,太过刻意,也不会掩饰目光。这一路跟着,又是想做什么了?

“侯爷,曲艺亭有变。”旁边经过的百姓模样的人,若无其事地擦过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其余事情安排妥当,只亭中有不可见之人。”

陌玉侯点头,继续往前走。

天亮透了的时候,刚好就看见了曲艺亭的影子,季曼心里莫名一沉,一个没注意,被身后的谁推了一把,脚一软就跪了下去。

前面一直走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却到了她面前,伸手将她拉起来,淡淡地道:“走路都不会看路?”

季曼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宁钰轩微微一笑,朝阳之下显得格外好看:“摔着没?”

一瞬间有种被耍了的感觉,这人一直知道自己跟着他,却装作没发现?季曼半蹲在地上,有些懊恼:“我没事。”

“要不要我扶你去旁边的曲艺亭坐坐?”他问。

季曼愣了愣,看着他朝服之下露出来的银色袍子的衣角,再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抿唇,犹豫了半晌之后才低声道:

“不用了。”

宁钰轩挑眉。

“我没摔伤,能继续走,就不去坐了。”季曼站直身子,跟着继续往前走。

“不想休息了么?”陌玉侯微微诧异。

“嗯。”季曼垂了眸子,轻笑一声:“早些去看祭祖仪式更好。”

眼里有些东西微微化开,宁钰轩往前走着,越过了季曼,走到文武百官的队列中去。

曲艺亭里安安静静的,没多少人去歇脚。吴庸站在亭子门口,看着远处季曼的背影,摇了摇头。

古代的自制特效也真是不差,新帝被皇后用轮椅推上天坛,周围突然发出的金光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彭太傅带头跪了下去,身后的人也便都一一跪下。

新帝念了祭词,天上突然有金龙飞来,百姓惊呼,有人大喊:“吾皇乃真龙之子,故而真龙降之!”

一众愚昧百姓纷纷大呼而跪,季曼跟着跪下,心想这也真是太好骗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84章 祭祖大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2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