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63章 病来如山倒

第63章 病来如山倒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船上睡着到底不舒服,皇上吩咐众人在钦州刺史家安宅。宁钰轩站在床边有些嫌弃地看了季曼这一脸惨白,伸手道:“起来吧。”

季曼哪里能动,烧退了,整个人软绵绵的。聂青云在旁边都看不下了,沉着脸道:“还是我来将桑榆背下去吧。”

“哪就这样娇弱了,披风裹厚一点,难不成不能走路?”宁钰轩将旁边的棉披风给取了下来,转头看着聂青云和尔容道:“你们先行一步吧,我带桑榆去就可以了。”

就是你带,才没有人放心好吧?尔容皱眉看了他许久道:“表哥,桑榆的病没有好,出去又要吹风,你别太折腾她。”

宁钰轩轻笑:“我知道分寸的。”

你知道个球,季曼在心里骂了一句,头一抬起来就还是一阵阵犯晕。她宁可被聂家哥哥背出去啊!总觉得陌玉侯这架势是要拖着她的腿把她一路拖上岸似的。

毕竟这两人是已经成亲了,宁尔容和聂青云也不好多说什么,就带着人先走了,房门合上,宁钰轩就悠闲悠闲地拿了她的一套棉裙和首饰来,将她扶起来一点点换上衣裳,然后随意将她的头发绾在背后,再给裹上棉披风。

季曼很想说,这红色的披风搭配绿色的长裙真的是很难看,但是陌玉侯都没有要同她说话的意思,给她收拾好了就转身出去,让甘草和灯芯将锦瑟找了来。

“扶夫人下船。”

锦瑟安静地点头,一点意见也没有,伸手就来扶她。

季曼也没推辞,她身上没力气,只能整个挂在锦瑟的肩上,跟条海绵一样地往外走。

江上风大,季曼裹紧了披风,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头。不过侧眼看见船下的江水,想起这水冰凉刺骨的感觉,季曼觉得她好像开始晕水了。

晚上的时候聂贵妃送了汤药来给她,并且拉着陌玉侯说了许久的话,说桑榆跟着出来一路上伺候这样周到,侯爷不能因为桑榆生病了就置之不理。还说了老夫人的期望,以及上升到聂宁两家的关系问题。

季曼听着都觉得头大,聂贵妃有时候真的极其啰嗦,而且明明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让陌玉侯宠幸她陪着她,偏偏绕了好大一个圈子,听得怪累的。

但是宁钰轩脸上竟然没有一点不耐烦,微笑着听完,脸上竟然还有些惭愧的神色:“钰轩知道了,多谢贵妃娘娘教诲。”

聂贵妃见他终于肯听进去话了,高兴地夸了他许久,才提着裙子回去了。

是夜,宁钰轩与季曼一起歇息在一间房里。季曼躺着睡得迷迷糊糊的,身子又开始滚烫。她这次能捡回一条命来就是奇迹了,故而也很珍惜自己的小命,感觉到不对了,她就连忙翻身喊:“钰轩。”

由于她风寒未好,宁钰轩是睡在外头的软榻上的,闻声也没动静,估计是睡得有点沉。

季曼艰难地掀开被子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她那床铺上总是觉得有些热,而且越睡越热。身子偏偏还滚烫,想找个凉快点儿的东西冰一下都不行,折磨人得很。

于是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发现炭火烧得极旺,便去开了点窗户。

冷风一吹,她刚舒服一点,就觉得头又昏沉了。窗户在软榻的头边儿上,季曼没多想,就近原则就选了那软榻躺上去。

软榻没有床铺那么热,温度倒是合适,里头的陌玉侯好像身子有些凉,季曼想着软榻这么大,既然叫不醒他,那她这么睡也没关系,要是第二天宁钰轩被她传染了风寒,那就只能怪他免疫力差了。

迷迷糊糊就又睡了过去,聂桑榆的身子一直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热起来的时候,就会蹭到凉快的地方去,等冷了,又会把所有被子抢过去裹得紧紧的。

宁钰轩睁着眼,就看着她一会儿滚过去,一会儿滚回来,一会儿舒服地抱着自己,一会儿又一脸嫌弃地将他推开。

真是跟醒着的时候一样难伺候,宁钰轩轻哼了一声,摸了摸季曼的额头,翻身过去将屏风上挂着的衣裳的袖袋里放着的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里头是一丸尾指大小的药,融了水直接给季曼灌下去。

季曼在睡梦里都有些挣扎,宁钰轩板着脸道:“不是毒药,是免得你烧成个傻子,本来就没什么好处了,脑子再坏了可别怪我不要你。”

意外地,季曼安静了下来,宁钰轩便将药灌完,安心地躺回去睡觉。

第二天醒来,季曼觉得轻松了不少,虽然还是头晕脑胀,心里也有些闷,但是有精神了不少。

宁钰轩一大早就没看见人了,季曼也懒得问他去哪儿了,就和尔容一起用一点小米粥。

“听说皇上在处理钦州的冤假错案呢。”尔容兴致勃勃地道:“还真是有些意思,这钦州一向被说是冤假错案最多之地,皇上本来只打算停留一天,却被一堆案子给引起了兴趣,要大皇子和三皇子前去一起想办法破解。”

季曼点头,这倒是不难理解,皇帝一路上都在明着暗着考验两位皇子,一路上都是三皇子略胜一筹。听闻太子擅长破案,也是他该表现的时候了。

“今天下午太子去查一桩无头尸案,三皇子去查少女失踪案,院子里一个人都没留下,可无聊了。”尔容叹息了一声。

聂青云也跟着去帮三皇子了,宁明杰本是不愿意参合,但是不知怎么,也心甘情愿地跟去了三皇子身边,倒是太子,只有一个陌玉侯当帮手。

季曼对这些案子没兴趣,她好不容易给聂桑榆养起来的身子,被这一场大病搞坏了,等好一些,她还得想办法补回来。

下午的时候季曼午休,只有甘草和灯芯陪着,尔容也跟着宁明杰凑热闹去了,季曼身子未好,自然走不得。

但是一觉醒来,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甘草和灯芯都不见了,季曼一抬眼就看见了太子。

心里的阴影还在,季曼也摆不出太好看的脸色,只能平静地看着他:“太子殿下可是依旧要桑榆性命?”

赵辙微微一笑,道:“你在想什么?本殿下怎么会要你的性命。”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季曼有些紧张,但是抬眼看看,门没有关上,想必甘草和灯芯都在外头站着。

心里松了一点,季曼看着赵辙笑了笑:“一击未中,再击且难,桑榆虽然自问没有对不起太子的地方,但是太子当真想要桑榆性命,也是容易得很。桑榆想活命,所以太子如果还想下手,就别再给桑榆留生机,否则,桑榆会咬您一口的。”

赵辙挑眉,听得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话说得桑榆,你真是多想了。都说病中之人心思重,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本殿下不过查案到这刺史府,顺道来看看你罢了。”

他这表情无辜得,跟她差点被害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连说话都是滴水不漏。季曼只能叹服太子不愧是太子。

赵辙起身就出去了,当真没有多停留。甘草和灯芯心有余悸地进门来,两个都低头不说话。

“他来了多久?”季曼问。

“回主子,半个时辰。”甘草小声道:“太子一进来就让奴婢们在门口守着,然后就搬了凳子坐在这里,奴婢们也不敢说什么”

两个丫头胆子小,况且对方是太子,季曼能理解。只是赵辙吃多了没事情干,坐这儿一个小时干什么?用眼神杀死她?季曼不放心,让甘草去找了大夫来,将自己检查了一个遍,确认没有被下毒,才安心地继续躺回去。

在钦州呆了三天,陌玉侯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季曼养病期间,也睡得早起得晚,所以两人虽然还是在一个房间,却是有好几天没见过面了。

病好的这天,锦瑟来跟她请安,乖巧地替她捶着腿道:“侯爷说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始从另一条河道北上了。”

“嗯。”季曼倒是不关心行程如何,不过在外头旅游这日子过得太舒服,不用给温婉请安,也不用天天伺候老夫人,简直是全身心的放松——如果没有人要害她的话。

其实她还是不想那么早回去的。

锦瑟咬了咬唇,像是有话要说,季曼只当没看见,她才不会去问,要吞吞吐吐,她还不想听呢。

“夫人觉得锦瑟伺候得可算周到?”锦瑟终于开口问。

季曼微微笑了笑:“这个周不周到得问侯爷,我是做不了主的。在外头还能喊我一声夫人,回到陌玉侯府,我也只不过是正室旁边立着的人而已。”

锦瑟知道聂桑榆不是正妻,但是这一路上看来,她觉得这个女人说话应该有些分量。陌玉侯虽然也对自己好过几天,但是已经明确告诉过自己,回去京城,是不会带她进侯府的。

她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离开那肮脏低贱的地方,难不成又要回去吗?

咬咬牙,锦瑟朝着季曼跪了下去,磕头道:“求夫人成全,您去求求侯爷,侯爷一定会允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63章 病来如山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2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5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