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60章 是谁救了她

第60章 是谁救了她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太子顿了顿,抚着琴笑了一声:“倒是倔强,明明是个女子,谁给她养成的这样的性子?你瞧瞧,江水这么冷,换个人下去,哪里还有力气像她那样抓着?”

踏雪看了将头别开,不去看江水里那人。虽然一将功成万骨枯,他跟着太子,早就看惯了生死,但是要这么眼睁睁看着个无辜的女人这样挣扎,心里到底还是有两分不忍。

“爷,这里风大,不如先回房吧。”踏雪道。

太子点点头,手压琴弦,琴声戛然而止,起身将琴抱在怀里往回走了两步,却终究停下了步子。

“踏雪,父皇常说,做大事不拘小节,对不对?”他的声音很轻,甚至有点恍惚。

踏雪无声地站着。

“我不应该心软。”赵辙抬了抬嘴角,手指却在六弦琴上收紧:“但是还是将她捞起来吧。若是已经断气,那也是我尽力了”

江水冲刷了这么久,又是这么冰寒的天气,怎么都该已经断气了吧

太子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聂桑榆应该是已经死了,他捞她起来,应该不会坏事。

听着主子的吩咐,踏雪眼里有些犹豫,却还是将绳子绑在船的桅杆上,另一头抛下江里,自己顺着滑下水去,然后一点点放长绳子,直到够到聂桑榆。

但是,漆黑无声的黑夜里,在赵辙犹豫的间隙之中,早有人悄悄醒来,在船侧放下了绳子,将人安静地抱了上来。

于是踏雪拉着绳子过去,就只看见船侧垂下来的绳子,以及空荡荡的挂绳钉。

有人还醒着?踏雪打了个寒战,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了看。

船上一片黑暗,早有人听了太子的吩咐,在晚膳里下了迷药,为防万一,还在各间屋子都点了迷药,应该是不会有人还醒着。

那会是谁下来,将聂桑榆给救走了?

踏雪想着,将前面的绳子松松地挂在了挂绳钉上,然后顺着船侧的绳子一路爬上了船。

地上的水迹一路延伸,倒是很好找人。踏雪跟着一直走,却突然看见二楼的房间外头,站着一个人。

“踏雪大人的功夫不错。”宁钰轩好像在观赏江水,听见脚步声,便侧头看向来人笑道:“这么晚不睡,跑到这艘船上来,可是太子有什么吩咐?”

陌玉侯没有中迷药?踏雪脸色白了白,七尺的汉子,难得觉得有些背后发凉。

是他救了聂桑榆?那是不是也就知道了,是太子要朝聂桑榆下手?

不不,他只是听太子命令来救人的,陌玉侯没有证据,也不知道船上的人是太子安排的,怎么会怀疑太子?是他慌了阵脚,在宁钰轩的凝视之下,竟然差点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定了定心神,踏雪道:“太子半夜未眠,在前头船上看见这里有歹人要谋害宁夫人,故而让属下来相救。却不知侯爷已经将人先救走了。”

“有人要谋害聂桑榆?”陌玉侯一脸茫然,随即转身过去推开季曼的房间。

床上躺着一个人影,睡得好好的。宁钰轩回头看着踏雪道:“踏雪大人眼花了?桑榆在屋子里睡得好好的,谁要谋害她?刚刚是明杰半夜不睡觉四处乱跑,才将我吵醒了。我又何来的去救人一说?”

踏雪呆住了,抬头看看宁钰轩的衣裳,他穿着一件狐毛披风,干净得很,一点也没有水迹。刚刚若是他下江救人,到他上来寻人这么短的时间里,肯定没有机会换衣裳。

这么说,他压根不知道聂桑榆出事了?

踏雪觉得迷糊了,眼前宁钰轩的表情看起来比他还茫然无辜,他也自然不能多停留,只道:“如此,可能是太子没有看清,也许那里是挂着什么衣裳叫人看错了吧。”

“嗯,踏雪大人也早些回去休息。”宁钰轩打了个呵欠道:“明杰不知道在捣鼓什么,半夜吵得很,现在可算安静了,我要回去睡了。”

“在下告退。”踏雪原路返回到第一艘船上,将刚刚与宁钰轩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转给了赵辙听。

“不知道聂桑榆被人害了?他衣裳还是干的?”太子听着聂桑榆被救走的消息,避开了她的生死不谈,先问了这么一句。

踏雪老实地道:“属下觉得不太像是侯爷,他说是被宁大人吵醒了的,而且打开聂桑榆的房门,床上还有人躺着。”

“你怎知躺着的就是聂桑榆?”赵辙抿唇:“看过脸了?”

踏雪低头,他只是太子洗马,怎么可能闯人家妇人闺房去看人家睡着的脸?侯爷还在旁边,自然不可能让他去看。

太子叹了口气:“这倒是奇怪了,到底是谁救了聂桑榆?我总觉得宁钰轩很可疑,但是你却相信不是他?”

“属下觉得有可能是宁大人。”踏雪想到一个细节,道:“属下是跟着水迹一路找过去的,到侯爷房门口的时候,水迹还在往前延伸。”

宁明杰?太子顿了顿,这个人他很想拉拢,父皇也说他有辅国之才。只是怎么莫名其妙的,会卷进这件事里来?

“爷不想追究这两个人为什么没有昏睡的原因。”太子揉了揉额头:“若是明日聂桑榆是平安无事的,你就和那两个人都给我去江里泡上一个时辰吧。”

踏雪抿唇,半跪下应道:“是。”

季曼的呼吸微弱得已经快断掉了,宁尔容一脸惨白地替她换了干衣裳,给她盖了厚厚的被子,但是情况一点也没有好转。

“怎么会这样?”尔容急得快哭了:“不就睡了一会儿,桑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宁明杰缓缓地摇头,他半夜突然惊醒,就被人引到船侧看见了江里的桑榆。远处还有太子的人正在靠近,他顾不得许多,只能先将她捞了上来,带到尔容房里。

哪知尔容是昏睡不醒的,他喊了许久,甚至用上了银针,才让宁尔容有了神智。

屋子里还有迷药残留的味道,这看起来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杀害。

宁尔容搓着自己的手,暖和了一些就去捂季曼的脸,她的脸真是冰凉,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了。但是摸一摸脉搏,就知道她还是活着的。

“你脱了衣裳,去抱着她睡。”宁明杰心里有些慌,吩咐了宁尔容一声,就回房去拿药。

以前遇见的疯癫和尚给过他一丸药,骗走过他一块家传的玉佩,说是那药偏炎性,有暖身回血,以及续命的效果。当时府里的人都不相信,连父亲都说他是上当了,可是他还是一直带在身边,总觉得会有用。

今天也只能试试了,若那和尚真是骗子,他就要给天下的寺院下通缉令,要寺院不准给他斋饭吃!

拿了药,碍着礼节,宁明杰闭着眼走到床前,伸手摸到季曼的嘴,然后将药丸给塞了进去。

宁尔容被季曼冷得浑身发抖,却还是紧紧地抱着她,被子里的暖手炉换了好几个,聂桑榆的身子才终于渐渐有了些温度。

“好像缓过来了。”尔容欣喜地道。

宁明杰背对着她们坐着,闻言心里有一块石头落了地:“她定然是要生病的,身子也可能比以前差。今晚你先好好照顾她,等明日天亮,不要同人说她今晚的凶险,就说她来找你同眠,然后染了风寒,让大夫来看看。”

“好。”宁尔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相信自家哥哥的话总没错。

“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虚无的空间里,有一个安静的声音这样问她。

这声音季曼很熟悉,因为平时从聂桑榆喉咙里发出来的,也是这个声音。

“我为什么没有爱过?”季曼看着四周白茫茫的雾,干脆就地打坐,笑道:“到底是有过经历才得这样明白,没有人是天生的通透。”

“你爱过的人,放得下吗?”聂桑榆又幽幽地问她。

“为什么放不下?”季曼叹息一声:“人的感情哪有持续一辈子的,浓情期过去了,也就是爱情开始枯萎了。拿起这份感情的时候,我就有放下的觉悟。”

聂桑榆慢慢在白雾里显出身子来,不过这次,她的手已经透明得几乎看不见了:“你既然放得下,又为什么会看着表少爷的脸,那么慌张失措?”

季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些时候回忆突然汹涌上来,就像突然决堤的大姨妈,怎么都是要让人吓一跳的啊。我不是放不下他,那只能叫还记得而已。真让我跟那渣男再复合,我宁愿去找个社交网站相亲。”

沉默良久,聂桑榆又转过了背去。

“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季曼叫住她。

“你现在还舍得离开钰轩吗?”聂桑榆慢慢回过头来,麻木的脸上有些微的惊讶。

“为什么不舍得?”季曼挑眉:“他是你的宝贝,可不是我的。这样的男人从来不是我的菜,要不是为了让你放我走,我压根不会搭理他。”

聂桑榆皱了皱眉,明显眼里有些不满的神色。季曼哭笑不得,这女人,真是傻得可爱,难不成就觉得宁钰轩那样好,所有女人都爱上他才是对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60章 是谁救了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2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3云中歌2 4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