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41章 隐藏的祸事

第41章 隐藏的祸事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人如画,画里有人,季曼看得呆了呆,心想古代养尊处优的男人果然都是相貌堂堂十指修长,根本不用干活么,一双手好看得很。

宁明杰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做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与侯府侍妾一起写词,这传出去不太好听。虽然宁钰轩应该不太在意,甚至说不定还要感谢她替他稳住了情敌。

季曼收回了目光,继续听尔容说一些八卦解闷。

落雁塔上第五层最近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了顶层,更是有当今太子亲临写词,给了落雁塔天大的面子。掌柜的看太子也写不出下阕,急得想找当日写上阕的那人来。太子写不出那可不是好玩的,面子上抹不开,拆了落雁塔怎么办!

可是他们注定找不到季曼,太子也就下了告示求下阕。

宁钰轩看着大堂中间挂着的那副词,眉头一直没松开过。那字写得很好,当今天下会这种字体的也没几个人,宁明杰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宁明杰甚少写字,他也没把握说这是他写的,尽管前几天聂桑榆同他们出府,还来过落雁塔。

也许是他想多了,明杰怎么可能写这样的词。

时候不早了,也无人能写下阕,太子就打道回府,宁钰轩也回了侯府,打算去看看聂桑榆的伤怎么样了。

“侯爷,菱主子做了点心,是您最爱吃的,请您去一趟霁月院。”菘蓝半路来挡道了,跪在陌玉侯前头,一副你不去奴婢就不起的模样。

宁钰轩这才想起来,他好像在非晚阁太久了,也好久没去看其他人了。这样的偏宠,聂桑榆也不一定受得起。

“走吧。”他道。

菘蓝高兴地迎了他去霁月院,齐思菱已经站在院子门口等了,一张脸都冻得有些发红,看见他来,眼里却又亮起了璀璨的光。

“侯爷。”

美人腰无骨,盈盈拜下,眼含晶莹,万分委屈。

宁钰轩淡淡一笑:“怎么在外头等着,这么冷的天,进屋子去吧。”

齐思菱捏着手帕,低声道:“能多看侯爷一眼也是好的,妾身不觉得冷。”

??齐思菱是个大方懂事的,从来不问他要恩宠,处事也大方得体,所以他以前才会将府里管事的权力交到她手里。

??“身子冻坏了,还是要惹我心疼的。”宁钰轩拉着她的手往屋子里走。

??齐思菱温柔地笑着,随着他在桌边坐下,将刚做好的点心放在他手边:“侯爷尝尝。”

??宁钰轩感觉她有话要说,也不催促,就安静地吃着五仁酥。吃到第三块的时候,齐思菱也终于开口了:“听说表少爷写得一手好字,老夫人卧房的墙上,妾身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如让表少爷写一幅字,也哄得老夫人开心。”

“你什么时候也会管这样的闲事了?”陌玉侯放下点心,微微不悦:“表少爷来即是客,如何能要求客人做这样的事情?”

齐思菱咬唇,斟酌了一下语句,道:“妾身这不是听老夫人院子里的人念叨,说表少爷字很好看,还被挂在落雁塔,近来得了不少人瞩目么?到底是宁家的人,老夫人听着那消息也欢喜,妾身不过就想讨个好。”

宁钰轩微微一怔,那塔上的词,当真是宁明杰写的?怎么都没听他提起过。

不过太子今天在落雁塔抹不开脸,若真是明杰写的,他去问他将下阕要来,给太子送去,也算是一份人情了。

这样想着,宁钰轩就在霁月院坐了一会儿,便转身去了南苑。

宁明杰取了梅上雪,正在仔细封存,留作后用。宁尔容一边在旁边晃悠,嘴里还在念叨:“哥哥,你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了,别总念着找一个十全十美的嫂子啊,我看这两天来送信约你的李家小姐也不错,人至少胆子大。”

“还有爹爹不是说有个好友的女儿么?听说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好,你做什么都不去见见?万一爹急了,直接给你将人娶进门,你就只有洞房花烛才知道新娘子长什么样子啦。”

“你好啰嗦。”宁明杰回过头,轻轻戳了戳尔容的额头:“不担心自己的婚事,倒来操心我了。”

“我这不是有着落了,你还没个影儿么!”宁尔容嘟着嘴道:“长幼有序,你还没娶正室,我怎么嫁得出去啊。”

宁明杰轻轻摇头:“爹都没管我,你就省省心吧。”

宁尔容还要再说,却听得外头白芷道:“主子,陌玉侯爷来了。”

“表哥?”宁尔容好奇地转身看着进来的人:“你怎么过来了。”

宁钰轩微笑,也不废话,直接道:“刚从落雁塔回来,看见明杰的一手好字,所以就过来了。”

宁明杰心里微微一跳,虽然没什么对不起陌玉侯的地方,但是他本就讨厌聂桑榆,再听见她与别的男人这样诗情画意,会不会更讨厌她?

想起聂桑榆那苍白的脸色,宁明杰觉得有些为难。承认是他写的?他可对不出下阕来。

正想着该怎么办,却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大大咧咧的妹妹,听陌玉侯问起这件事,便急急地帮桑榆说好话:“哥哥哪里有那样的胸怀,表哥你不知道,那词是桑榆写的,表哥不过代笔了而已。”

话落音,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宁钰轩脸上的笑意未变,眼神却是慢慢凉了:“桑榆写的?”

“是啊,那日老夫人允我们一起出府,桑榆和哥哥在五层上头,看见有人请词,桑榆就去大显身手了!”宁尔容一点不觉得这件事有哪里不对:“到底是书香门第,桑榆肚子里的墨水其实很多的,表哥你何必总是对她抱有偏见。”

那幅被人啧啧称奇的字上头,有一个显眼的墨团,当时有人在议论这墨团是怎么来的,他听见旁边有书生打趣道:“那是红酥手的女儿心,尔等俗物,怎知美人心情?”

当时他正与太子在雅间思考下阕,并未注意这句话。如今看来,那团墨可能是桑榆画的。怎么不敢自己写,非要宁明杰代劳?怕他认出她的字迹么?何必多此一举,他又不在意她抛头露面,反正聂桑榆丢脸不是一次两次了,京城里也有不少人认识她。

想是这样想,心里难免还是不舒服。

回到非晚阁的时候,季曼已经在喝稀粥了,看他进来,差点一口呛着自己。

“您怎么又来了?”

听听这话,他这两天照顾她都是白搭的是不是?亏他觉得心里有愧,决定对她好些,她就巴不得他别来?

心里有火,又有些隐隐的介怀,陌玉侯脸色不是很好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来了又走,看样子是被她惹恼了。季曼吐吐舌头,她一个没控制住就说了这么一句不妥当的话,也着实不能怪她。宁钰轩这两天的确是挺好的,她心里的怨气都放下不少,只要他以后别对她再那么大成见,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

陌玉侯走了,没一会儿他身边的鬼白就过来道:“侯爷请桑主子将词的下阕写出来。”

桑榆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这事儿了?不过随即又拍了拍胸口,刚刚都没朝她发难,说明也不是特别介意。那不是什么大事儿么,她在宁钰轩心里也没啥地位,所以应该不会引他不满。

她好歹也算给他长脸了好不好。

季曼让苜蓿拿了笔墨,可是字迹终究是个大问题,她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聂桑榆写字,反正她的字歪歪扭扭,怎么都不像大家闺秀写的。

“鬼白大人,你会写字吧?”季曼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仆从。

鬼白顿了顿,道:“桑主子不会写?”

“不是,我病还没好,手上没力气。”季曼扶着额头装虚弱:“你来吧,我来念。”

鬼白看她也实在虚弱,便善良地拿过了笔。

“杰夫子,青云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季曼一边心虚地念着,一边将原文里李白的两个朋友的名字改成了宁明杰和聂青云,这样才更像是她写的嘛,不然要是陌玉侯问一句岑夫子和丹丘生是哪个野男人,她怎么回答?

鬼白写完,眼里的神色分外复杂,定定地看了季曼许久,像是不太相信这样的字句是她写出来的。

季曼扶着额头就回床上去休息了,这样的胸怀自然不是她能有的,可是这个时代就她一人会,谁能拿证据说她抄袭来着?

晚上的时候宁钰轩去了慕水晴那里,依旧没有去蔷薇园哪怕一步。季曼心里觉得,温婉也差不多是时候爆发了。

只是不知道这昔日文中善良可爱的女主,会用什么样的法子来挽回陌玉侯的心呢?

“侯爷,夫人饭后去了花园闲逛。”柳嬷嬷依旧担当着眼线的角色,只不过这一次的监视对象是温婉。

陌玉侯坐在慕水晴的院子里,闻言抿唇道:“没有话要带给我?”

“回侯爷,没有。”柳嬷嬷老实地道。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41章 隐藏的祸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2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3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