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77章 女主与女二

第77章 女主与女二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老夫人在主院里供了一尊玉观音,观音正面含慈悲地俯视着下面跪着的众人。

季曼一进去就看见旁边裹得跟粽子一样,脸色惨白的温婉。刚刚小产完,竟然就被人抬到这里来了。屋子里焚香的气味很浓,老夫人正跪在最前头念着经,喃喃的声音让整个屋子都陷入一种莫名的紧张气氛。

千怜雪也跪在一边,柔弱得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模样,跪一会儿就靠着丫鬟的身子喘息一会儿,然后接着跪。

锦瑟低着头,这次倒是看起来老实。齐思菱脸色不太好看,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帮温婉顺着气。唯一一脸大无畏的反而是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柳寒云,一点都没有其他女人脸上呈现的恐惧。

这才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吧?季曼对柳寒云印象不深,但是这姑娘好像很直爽,出身有点低贱,但是一直活得挺坦荡的。

转过头来看温婉,她双目无神,身子一直在发抖,整个人憔悴得已经没了一点美人的样子,好像还在小声地喃喃自语,隔太远了她也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季曼跟着跪了下来,看这样子老夫人是打算一直念经到陌玉侯回来了。

陌玉侯已经亲自出去请法师回来,圣僧不管用,这次还带了些神婆,打算将陌玉侯府里里外外都清除干净。

季曼觉得这些多半都是骗子,因为她身子里还住着一个鬼呢,也半点没受这些佛啊经啊的影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好久没听见聂桑榆说话了。

跪了一会儿,千怜雪像是跪不住了,小声跟老夫人告了罪。老夫人一直觉得她是个省事儿的,也就没多为难,让她先回去休息了。

季曼实在好奇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温婉明明在雪松院,难不成那鬼婴还带迁移的,从飞月阁又去了雪松院?

好奇之下,季曼也悄悄跟着退了出去。

淡竹扶着千怜雪在前头走着,季曼也没走太急,就慢慢跟着她,看着她那柔若无骨的背影,叹息一声真是自古红颜多命苦,千怜雪的性子算是不错的,她来这里这么久,也就她和柳寒云对她态度始终如一,不与她为难,也没有过于奉承。她给人感觉很舒服很柔软,大概正是如此,宁钰轩怎么都对她多关照两分。

正想着呢,前头雪松院就要到了,那门口还贴着黄黄的符纸,样子像是上次圣僧留下来的,估计是昨晚临时拿来乱贴了。不过这样看过去,怎么都觉得有些可怕。

季曼停了步子,正想喊千怜雪一声,却见淡竹扶着她,一点停顿也没有地就推开了雪松院的门,符纸掉在了地上她们也没顾忌,一脚踩过去,直接进了院子。

季曼有些惊讶,难不成千怜雪是不信邪的?不是说被吓病了吗?怎么见符纸掉了都没反应的?

“甘草,昨天晚上,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啊?”季曼不打算去雪松院了,扭身先问了丫鬟这么一句。

甘草脸色有些发白地道:“奴婢昨天半夜被惊醒,就听说雪松院闹了鬼。婉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连连喊着有鬼有鬼,然后就跌下了床,一路跑出门,摔了好几下,最后还是雪姨娘出来拦住她。两人好像都听见了婴儿的哭声,子时的时候婉主子就小产了,雪姨娘也生了病。”

也就是,只有千怜雪和温婉两个人见鬼了?

季曼挑眉,又看了那雪松院一眼,之后还是老实回了主院去跪着。

她跑去凑什么热闹啊,反正她没见鬼就成了。

中午的时候陌玉侯回来了,瞬间整个陌玉侯府被道士和神婆包围,季曼简直不想踏出非晚阁,一出去就会看见穿得破破烂烂的神婆举着根棍子跳来跳去,看得她忍不住想笑。但是这么严肃的场合,笑出来就太不像话了。

法事持续了两个时辰,到下午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脑子缺根筋的道士对陌玉侯说:“整个侯府之中,当属非晚阁最为干净,没有任何鬼怪留痕。侯爷若是想人安寝,不如送进这一处地方试试。”

季曼嘴角抽了又抽,看着宁钰轩看过来的眼神,认命地摊手:“妾身明白了。”

什么叫就非晚阁最干净,谁看不惯她想拉她下水不能直说么?还非借个道士的口。季曼长出了一口浊气,让甘草和灯芯去准备屋子,她今晚和温婉睡一张床,倒是要看看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宁钰轩伸手拉住了她,目光温柔得很:“婉儿就拜托你了,我今晚还是有公文要处理。”

季曼转头对他很假地笑了笑,骗鬼去吧你,又不是日理万机周总理,你哪来那么多公文看不完啊?自己女人都被吓流产了还看公文,说他肚子里没小九九,她季曼两个字倒着写!

温婉跟着念了一早上的经,又裹着被子看法师神婆跳了一下午,心情总算是平和了,清醒了不少,也能正常说话了。

但是听见陌玉侯让她去非晚阁的决定,温婉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钰轩,她比鬼还可怕,你救我!”

季曼眼皮子跳了跳,她一直没有对温婉做什么事情吧?怎么就比鬼还可怕了?好心救她,不感激就算了,还敢这样说她?

宁钰轩微微一笑,轻声安慰她道:“就是因为桑榆比鬼还可怕,你在她身边,鬼才不敢找你。乖,先去好好休息,把身子养回来。不然我要心疼的。”

温婉竟然觉得这话很有道理,看了季曼两眼之后,任由家奴抬着软轿将她送进了非晚阁。

“侯爷信鬼神吗?”季曼看着宁钰轩,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陌玉侯笑得温文尔雅:“不信。”

“那为什么要她住非晚阁?”

“因为你很聪明。”他靠近她两步,俯身在她耳边轻笑道:“怪力乱神皆是假,人心叵测才是真。桑榆,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找出这其中蹊跷。”

去你大爷的,当她是保姆就算了,还要她去查这蹊跷?她只是个后院总管啊,要做这么多工作又不给加工资,当她傻吗?谁爱折腾谁折腾去,只要不要惹到她头上就是了。

季曼面无表情地推开陌玉侯,转身回了非晚阁安排。

非晚阁的主屋算宽敞的,季曼让人将所有的家具都搬出去,空空荡荡一目了然才好,然后将床帐也去掉,灯不灭,她与温婉一同睡,她看见什么,她就能看见什么。

灯芯和甘草还有苜蓿三个人都自告奋勇地要陪夜,季曼也就允了,五个人一间屋子,还不信能有什么。

只是这氛围有点令人觉得压抑,三个丫鬟在地上打了地铺,季曼和温婉两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都是难以入眠。

这两人一个女主一个女二,天生就是不对盘的,要在一起安寝自然是不可能。季曼托着下巴靠在床的左边,温婉就病怏怏地靠在床的右边。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温婉看了季曼许久,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这不是废话么?季曼撇嘴:“你要是被人抢了成亲六年的丈夫,你会喜欢抢你丈夫的人吗?”

温婉微微皱眉:“钰轩真心喜欢的是我,你从来没有得到过,又怎么能说我是抢的?我现在倒是觉得,我与钰轩是真心相爱,是你们在中间阻碍我们。”

季曼翻了个白眼:“宁钰轩在遇见你的时候,是不是说他一直不快乐,直到遇见你?是不是说他不喜欢他的妻子,但是一直忍受,直到遇见你,他发现他不想忍受下去了?他是不是还说会很快只有你一个人,白头到老,再没有其他女人?”

温婉张大了嘴:“钰轩连这些都告诉你了?!”

虽然他没有说过一模一样的话,但是大体的意思总是有那么点儿一样。温婉不由地慌了。

季曼没好气地道:“我猜的,一般渣男搞婚外情泡女人,开场白都这样。”

虽然她看过的开头,宁钰轩和温婉的相遇非常浪漫,是温婉为了救一个路中间的孩子而差点被马车撞到,宁钰轩飞身而出英雄救美,空中缓慢旋转三百六十度之后伴着桃花瓣下落,两人一对眼,行了,看上了。

在古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所以季曼也不能指着陌玉侯骂他出轨劈腿不要脸,但是为了个认识几个月的女人,抛弃六年的发妻,还口口声声说是真爱,这真的不能忍。

季曼开始给温婉灌输什么叫小三:“做事情都分先来后到的,不管他心里有谁没谁,先娶了我,就该好好对我。没有与我和离,就为了你废了我,怎么也是负心汉的表现吧?你明知道他有发妻,还要当他的妻子,这就是小三啊。”

温婉抿唇,倔强地摇头:“你胡说,钰轩不爱你,你再怎么狡辩,他都不是你的!”

小三真爱论要出来了,季曼赶紧打住,伸手给她盖了盖被子:“睡吧睡吧,别说了。”

温婉颇为不服气,还想再开口,却突然,屋子顶上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77章 女主与女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