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24章 你走吧

第224章 你走吧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是中毒?”宁钰轩看了一会儿,问旁边的檀香。

檀香哭得已经没了人样,抽抽搭搭地道:“主子不过是去非晚阁看了一趟,大概是哪里话没说对得罪了聂姑娘,聂姑娘就扬言说要主子的命。许多家丁在场,都是听见了的。结果主子一回来,就当真中毒而亡了。”

宁钰轩抿唇,旁边还有衙门的仵作在候着。他侧头看了那仵作一眼,道:“验尸吧。”

仵作表情有些为难地扫了檀香一眼,檀香死死护着温婉的尸体道:“侯爷,主子生前便是冰清玉洁之身,她现在都死了,您怎么还能让别人碰她?”

“你家主子这样死了,不该验尸来找到凶手?”宁钰轩板着脸道:“让开。”

“不行!”檀香摇头道:“凶手就是聂姑娘,所有在场的家丁都可以作证,这案子根本没什么好查的,侯爷又何必偏袒?”

“主子一生都是为着侯爷活的,现在死了,侯爷还不让主子安生么?”檀香哭得撕心裂肺,连旁边的仵作都有些动容。

宁钰轩却是冷静地看着她,轻声道:“檀香你伺候温婉,也有好几年了吧。她是为了我死的,还是为了其他人死的,你会不知道?”

檀香一怔,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身子微微颤抖:“侯爷怎么能这样说主子她这辈子只爱过您一个人,您难道不知道么”

宁钰轩轻笑了一声,挥手让家丁将檀香给拉开:“验尸之后,自然会知道。”

檀香脸色惨白。

不是说侯爷心里至少还会有主子的位置么?不是说主子这一死,怎么也能让侯爷微微动容么?是她说的不够让侯爷感动还是因为什么?侯爷怎么会执意要验尸?

檀香慌乱了,被家丁拦着,但是不停地越过家丁要去看地上的尸体。

温婉的尸体就在一床被子之上放着,衣衫整齐,脸上却是青白难看,再也不复当初风姿。

她是用来压垮陌玉侯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宫里那位算计好了的,将宁钰轩与聂桑榆彻底分开的最后一刀。

只可惜宫里那位不知道,做事果决之人,在感情上也是不会意气用事的。况且他选这把刀,也实在是太钝了。

仵作验尸,因为是中毒,所以必须将死者的肚子划开,取胃中残留之物去查。这死者是侯爷的家眷,所以仵作很是为难地询问宁钰轩:“真的要验尸吗?”

宁钰轩点头:“务必查清真相。”

檀香跌坐在了地上。

尸体是现场验才最精确,仵作也没耽误,遣散了周围的人,留下檀香和陌玉侯,以及背对尸体拦着檀香的家丁,仵作便将温婉的衣物尽除,用刀将肚子划开,取出胃中之物。

空气里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檀香也忍不住捂着口鼻,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查清此物即可知道是何毒。”仵作道。

宁钰轩点头,最后看了温婉一眼,伸手拿了旁边的白布替她盖上:“厚葬吧。”

“是。”家丁应了。

檀香看着陌玉侯脸上始终未变的神色,终于是彻底放弃了。这个男人没有心的,对曾经那般深爱的女子都能如此狠毒,还能期待他为情做些什么?

赢不过,最赢不过的就是这种没有感情的人。宫里头那位也赢不过。

“查出毒和来源还要一天的时间,今晚聂姑娘估计只有在衙门过夜了。”仵作朝宁钰轩行了礼。

“无妨,你们照顾一二便是。”宁钰轩淡淡地道。

家丁站在自家主子旁边,看着温婉的尸体被抬走,看着仵作拿着东西离开,四周都没人了之后,侯爷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还是莫用情最好。”他道:“情才是穿肠毒药。”

家丁似懂非懂地点头。看着宁钰轩转身要走,便问了一句:“侯爷去哪里?”

“衙门。”

家丁:“”不是说不去看了么?

因着是陌玉侯府的人,季曼没有被用刑,堂上问了两句话,又与府中家丁对峙了之后,便被关进了天牢。

她还真是与这地方有缘分,出去了也再得进来。

只是这次,隔壁牢房没有人陪着她说话了,只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囚犯,对着窗户哀嚎着。

季曼将来这里开始的每一件事都回想了一遍,也就不至于那么无聊。但是一回想,首先想起的竟然是刚来这里的喜堂之上,宁钰轩那厌恶的眼神。再然后是蔷薇园,他也是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之后种种,一张张的都是那张虽然很好看,但是很讨厌的脸。

两人的交集明明不多,为什么回想的时候,全要想到他?

季曼有些怔忪。

牢房里只有囚犯的哀嚎声,别的什么也没有。她靠在因关系而得来的棉被上,渐渐的就睡过去了。反正这不是玛丽苏言情,男主不会破窗而来,带她乘月而去的。不用抱什么期待。

天牢的过道曲折,她这间过去几步的地方就有一个拐角,宁钰轩现在就站在这里,从栅栏的缝隙间看过去,勉强能看见她。

千应臣陪着陌玉侯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忍不住就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吓得前头的宁钰轩转头狠狠瞪他一眼,又慌张地看牢里的动静。

好在季曼已经睡着了,压根没听见,只是翻了个身。

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宁钰轩挥手轻声道:“回去吧。”

“好。”千应臣无奈地撇嘴。叫他出来,就是陪他在这儿装了一会儿石头就算了?

侯府发生的命案,初步判定聂桑榆有杀人动机,嫌疑最大。但是第二天,仵作便查出温婉所中之毒,乃是宫里才有的“红颜醉”,专为赐死嫔妃而制。

陌玉侯抱着温婉的灵位跪在皇宫门口,惹得一众大臣百姓围观,皇帝不得不亲自出来将他扶起,解释对此事并不知情,并且一定会严肃处理。

怎么严肃处理呢?宁钰轩就天天去宫门口守着,也不进去,就抱着灵位施压。

不得已,赵辙拉了个新封的宫嫔出来顶罪,并且一命还一命,赐死那宫嫔,好让陌玉侯安心出征。

结果问题来了,这宫嫔是宫里除了沈幼清外的第一人,自然也是有来头的,乃是三司使罗大人家的庶女,罗芊芊的亲妹妹。

赵辙有点麻烦了,并且为这些麻烦事,一时半会暂且没有精力应付季曼和宁钰轩。

季曼被放出来,没有去找宁钰轩,而是继续在找好好。皇上的麻烦是暂时的,等他忙完了,自然也还是会与季曼为难。不过她不怕,已经计划好了,若是十日之后,宁钰轩出征,好好尚未找回,她就亲自去送他,将雪松披风给他披上,离开这个地方。

什么烂摊子都留给这群书里人吧,老娘不想奉陪了!

京城里找了五天,依旧没有好好下落,季曼已经快放弃了。好好应该是在宫里没有错,就看皇上什么时候肯还了。

小小年纪就被人拿来当筹码放来放去的,也不知道以后还认不认识她这个娘亲,要是不认识,她一定要去毁了宁钰轩的容,让好好也不认识了,两厢也就算公平了!

宁钰轩这两天格外老实,几乎没有怎么看见人,好像是在做什么事情。撞见她两回,也只是远远点头,匆匆就走了。

大概是准备着出征很忙吧?季曼轻笑一声,看了看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披风。

这是那件聂桑榆亲自绣的雪松披风,配上宁钰轩那一身白色铠甲,也该是好看。

三日之后便是出征之时,这次出征不知为何有些特殊,是要在城外校场之上,皇帝亲自点兵出征,文武百官皆在,只是怎么看都觉得少了点什么。

季曼央求了宁钰轩许久,宁钰轩也就同意了让她去送他出征,可以当着一众士兵的面秀个恩爱,比如将披风披上他的身子。

她终究是选择了留下来,他也没有强求。季曼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很对,等会一定要告诉宁钰轩。

一起去校场的时候,他们共乘了一辆马车。宁钰轩道:“如果可以,你还是回天上去吧,等这一切平息了,你再回来找我。”

季曼轻笑一声:“好啊。”

只可惜她一旦回去了,也就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季曼已经想通了,这终究不是她的世界,陌玉侯也不是她的良人。要求宁钰轩一心一意,就像要求马必须站起来和人一样走路,世界都不一样,她也不能自私地要求他那么多。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当是一场梦吧,她已经改变了聂桑榆的命盘,聂桑榆没有死,反而温婉死了。温婉死了,这本书也就该大结局了。

她不会有什么舍不得的。

捏着披风的手紧了紧,季曼深吸了一口气,旁边的人也没再说话。

到了校场,一番礼节之后,赵辙下令出兵。

季曼也就抓着这个机会小步跑上前去,喊了一声:“钰轩”

那人回过头来,眉目间满是温柔,看得她微微怔了怔。

“我亲手给你做的披风,还是披着走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24章 你走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2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3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4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5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