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9章 来了一尊瘟神

第19章 来了一尊瘟神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宁钰轩的手一顿,眼梢微挑,看着她笑道:“你在我身边好歹也有六年了,我喂你吃药,也是应该的吧?”

嗯,还知道聂桑榆在他身边六年了。季曼轻轻点头,边笑边想,你丫用家法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她在你身边六年了?要不是她意志力坚强,扛得住,被打得断气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现在不是六年不六年的问题,而是她讨厌中药味啊,胶囊药丸什么的多利索,吃这苦兮兮的东西,简直是要人命么!

陌玉侯舀了一勺子递到她嘴边,季曼犹豫再犹豫,终于深吸一口气,一口闷了下去。

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皱成一团的脸,宁钰轩一边搅着汤匙一边道:“你怎么这样怕苦?”

季曼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谁不怕苦啊,能喝中药喝得跟鸡汤一样淡定的都是非人类了好么?

好不容易喝完一碗,季曼连忙让苜蓿拿蜜饯过来,含在嘴里许久才去了那股子味道。

“大夫说你不能侍寝。”陌玉侯放下药碗,恩赐似的道:“那我就去婉儿房里睡了,可好?”

季曼笑道:“奴婢这模样,也实在没有办法伺候。侯爷就去夫人那里吧。”

笑是笑,眼里也还是要适当流露出委屈和不甘的神色,深深地看着这男人。

陌玉侯犹豫了一番,道:“你不是喜欢蔷薇花么?等明日,我让人给你找些来种在非晚阁里,如何?”

季曼轻轻点头:“多谢侯爷。”

眸子垂下,还是委屈。

想轻轻松松去女主那儿睡觉?行啊,讨好我再说!季曼腹诽着,脸上神色越发凄凉。

宁钰轩想来想去,他是来哄聂桑榆的,总不能半途而废。咬咬牙,他道:“等你病好了,我就来你房里,可好?”

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季曼的手在被子下面悄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嘴角微抽地道:“多谢侯爷”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还不如见好就收呢!他要是还来,估计她还得病一场。

陌玉侯觉得聂桑榆应该满意了,再不满意,就是贪心不足了。看她很累的样子,他也不想多呆,心情不错地就离开了非晚阁,往蔷薇园去。

别家的夫人都是千万百计讨相公宠爱,偏偏他家这夫人,是千方百计让他去宠幸别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宁钰轩一边叹息一边进了蔷薇园,天色正好暗了,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再去应付聂桑榆。

可是,一跨进门,温婉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侯爷您这是?”

“桑榆落水了,不能侍寝,她同意我回来的。”宁钰轩微笑着道。

温婉的眉头拧得更紧:“怎么会落水?”

“下午晴儿和她在花园池塘那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陌玉侯道:“兴许是晴儿一时冲动吧。”

温婉推开他抱过来的手,轻声道:“侯爷,老夫人后天就回来了,您还在我这里歇着,不太好。”

宁钰轩的笑容淡了淡:“你还要赶我走?”

温婉咬唇:“侯爷也不希望老夫人讨厌我吧?都说过了就是这两天的时候,您”

笑容完全冷了下来,陌玉侯收回手,凝视了温婉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

言罢,转身就走出了蔷薇园。

温婉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咬着唇眼睛就红了:“檀香,我是不是有些不识趣?他这么爱我”

檀香站在一边,叹息道:“主子是正室风范,没有错的。等侯爷明白了,只会更喜欢您。”

哪个女人当真愿意把自己的男人让出去啊,温婉心里难受,坐在妆台前呜咽不成声。

季曼刚打算好生睡一觉,就看见宁钰轩又黑着脸回来了,浑身一股子不要惹我的气场,进来就坐在床边,眼神阴森森的。

吞了吞口水,季曼不打算多问,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在大圣母温婉那里吃了闭门羹,她没有冲上去当出气筒的嗜好。

“苜蓿,去问钱总管拿床单被子枕头,将软榻给侯爷收拾一下。”

苜蓿点头应了,提着裙子退出房间。

陌玉侯微微挑眉:“你怎知我要在你这里睡?”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季曼连忙摇头:“只是天色晚了,侯爷再走也怪累的。就在软榻上委屈一晚吧。”

“你倒是体贴。”宁钰轩气突然消了,倒是拿好奇的目光一直打量她。

季曼闭眼装睡。

第二天是空闲的,陌玉侯也哪里没去,就坐在非晚阁里看书。季曼本来是计划好今天该把水娘子叫来,商量新铺子的相关事宜的。然而这么一大尊佛坐在这里,她什么都不敢做。

蔷薇花倒是很快移来了,什么品种的都有,粉团子白团子,种了满院子。

季曼在屋子里养病不能出去,隔着窗户看着那些花都是一阵欣喜。下次可以做蔷薇花的雪花膏了,原材料全免费,一盒子雪花膏成本就五钱银子,卖出去十两,简直赚翻了。

陌玉侯抬头的瞬间看见聂桑榆微笑的侧脸,稍微失神。这丫头安静下来,这样不吵不闹不黏着他,倒也是挺好看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季曼扭头回来,四目对上,对面的眸子里突然就有了些兴味。

季曼撇嘴,这花心的男人,简直是个种马,也就古代这些傻姑娘能受得了他。

“听说你哥哥最近得了皇上赏识,一阵忙碌之后,得了三天的假期。要不要我请他过府来看看你?”宁钰轩突然开口道。

季曼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性地就道:“不要。”

宁钰轩眼里的兴味更浓:“嗯?怎么会不要呢,你以前受了委屈,最喜欢请聂大人过府看望了。”

他是在怀疑什么?季曼背后起了层汗毛,觉得面前这人的笑容实在太阴险了。

“奴婢现在没有受委屈。”季曼脑子飞快地转起来:“只是奴婢现在的处境不想让哥哥担心罢了。”

“聂大人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宁钰轩把书一合,微笑道:“下午正好也没事,我这就让人去找他过来,顺便陪我喝喝酒。”

糟了。

季曼僵硬着脸应下,扭过头去继续看外面的风景。以前聂桑榆跟聂青云是怎么个相处模式她全然不知啊。宁钰轩这是怀疑她的身份了,要是聂青云也觉得她不对劲,她是不是会被绑起来当妖怪烧了啊?

心里想着应对办法,季曼回头看了看苜蓿,那丫头为了留个独处空间,一直在门外守着。

“苜蓿。”她喊了一声:“过来扶我,我想去看看蔷薇花。”

“不行。”陌玉侯开口阻止:“你还在生病,不能出去见风,要看花,这里也可以看见。”

季曼嘴角微抽,想去套苜蓿的话也不成么,这尊瘟神打算一直守在她身边?那她该怎么办啊。原先看那是跳着选了些感情戏看,其他的全然无知,更不知道那聂青云是个什么性子。

眼珠子转了一圈,没办法了,她反正在生病嘛,直接装虚弱,看见聂青云就哭就对了。

打定主意,季曼就扶着额头躺回了床上去:“侯爷一说,奴婢这头就又开始晕了,奴婢先歇息一会儿。”

宁钰轩勾着唇角点头:“嗯。”

他不是第一次怀疑这个女人了,他不相信有人的性子会在一夕之间有这么大的变化。虽然人是柳嬷嬷一直看着的,但是万一有什么人想了法子偷龙转凤呢?聂家地位何其之高,聂桑榆也是维系朝廷平衡的一颗很重要的棋子。万一给人掉了包,那就麻烦了。

唯一能让他放心的法子,就是让聂青云来看看。

聂青云是一向宠溺这个妹妹的,听见消息,来得也很快,还是骑马来的。一进非晚阁就皱了眉:“桑榆生病了?”

一屋子的药味儿还没散开,当然有些是刚刚在吃药的时候,季曼故意洒出来的。

“嗯,染了风寒。”陌玉侯坐在床边,一脸温柔地道:“叫她好好吃药,还不肯呢。”

季曼没敢睁眼,就假装睡着了。可是腰间突然被人掐了一把,她猝不及防就叫了一声:“啊!”

聂青云连忙上前,皱眉道:“怎么了这是?”

宁钰轩一脸平静地坐在一边安慰:“做噩梦了?”

季曼咬牙睁开眼,先诅咒了宁钰轩几句,接着看向一直拿关切目光看着她的自家大哥。

聂青云生得很硬朗,鼻梁挺直,眉目清明,一看就是个好人的面相。季曼瞧着,伸手在自己刚刚被宁钰轩掐的地方又掐了一把,眼泪直飙:“哥哥”

聂青云叹息一声:“好端端的,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季曼呜咽不成声,伸手扯着聂青云的衣摆不撒手:“我梦见娘亲了。”

聂桑榆的娘亲死得很早,所以后来聂青云的母亲成了续弦。聂青云觉得她很可怜,就一直护着她,充分落实着长兄如母这一真理。

聂青云听着,看了陌玉侯一眼,目光里有疑问也有淡淡的不满:“侯爷在这里,也能让你梦见母亲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9章 来了一尊瘟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4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