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74章 断袖之癖?

第174章 断袖之癖?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千应臣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笑着朝季曼拱了拱手:“在下与夫子也算投缘,再过不久便是应臣成亲大喜,若是不嫌弃,也可以来喝杯薄酒。”

季曼的一颗八卦之心被这句话浇得透心凉心飞扬,脸上的笑容没了,愣愣地看着千应臣:“你也要成亲了?”

“是啊。”千应臣起身,旁边的家奴已经来将棋盘收了。他弹弹衣衫,笑得倒是的确好看:“侯爷亲自牵的红线,应该也是一段好姻缘。”

季曼抿抿唇,想起朱玉润,心里有些觉得可惜。她还痴痴念着要为他守身生孩子呢,这厢都已经快另结良缘了。

不过朱玉润这样的女子,也的确不是谁都敢娶的。千应臣这小身板,估计也经不起那大小姐折腾。落花有意,到底是流水无情。

长叹一声,刚说了一句恭喜,旁边的陌玉侯就已经站起来了。

好好伸着小手,一直不停地去扒拉季曼的衣摆,可惜小手不够长,宁钰轩抱着他,压根就够不着。好不容易要够着了,陌玉侯竟然一个起身,抱起他来往屋里走了。白嫩嫩的小爪子从空中划过,还是没能拉住季曼的衣角。

“夫子。”好好不乐意了,趴在宁钰轩的肩头上望着季曼,可怜巴巴的。平时都要陪他玩的,今天怎么不玩了?

季曼被他叫得心软,咬咬牙,还是决定厚着脸皮跟进主屋里去。虽然人家换地盘聊天,显然就是要避开她的,但是她很好奇千应臣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舍不得好好小可爱这么眼巴巴地瞧着她。

跟在陌玉侯的背后,季曼几次换着方位想伸手去抱好好,宁钰轩偏跟后脑勺有眼睛一样,将好好左手换右手,就是不给她碰着。

季曼气急,很想朝着这后脑勺来一拳。结果宁钰轩开口,凉飕飕地来了一句:“夫子最近既然要忙成亲,定然是无法照顾好好,不如我就另请高明也罢。”

“怎会!”季曼吓了一跳,连忙双手背在身后,战战兢兢地道:“在下成亲只需要一天忙碌,反正没有什么亲戚友人,也不会请假休息,当然是有时间照顾好好的!”

宁钰轩侧过头来,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成亲了便要在侯府外面住,好好若是有事,你能马上来府里?”

“能啊能啊!”季曼点头如捣蒜:“成亲之后我和朱小姐也是可以分开住的,她住在外面的宅子里,在下可以继续住在侯府。”

淡淡地哼了一声,宁钰轩道:“你这样对朱小姐未免太不公平了。”

季曼看着好好,心下只急陌玉侯要是一个想不开当真把她给辞了,那她上哪儿见好好去?

“朱小姐通情达理,不会责怪在下。”季曼说着,还侧头看了千应臣一眼:“并且在下的婚事,说不定就有什么变数了呢。”

千应臣专心想着刚才的残局,压根没有注意季曼说了什么。陌玉侯看了她一会儿,“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季曼松了口气,这位爷手握好好,还真是个她惹不起的。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她应该去告诉朱玉润,找到她的“很好看的人”了么?千应臣就在这里,并且还要成亲了,万一朱玉润知道,以她那性子,会不会拿着菜刀去抢亲啊?

思索良久,季曼还是决定请朱玉润来侯府一趟,正好陌玉侯好像与千应臣有说不完的话,今晚也是打算秉烛夜谈的节奏,第二天都应该还在。

原打算是给朱小姐去消息,让她第二天来的,也能赶上千应臣还在的时候。可是季曼真的是小看了朱玉润的战斗力,一听闻有疑似她画中人的人出现了,朱玉润二话没说,大半夜挺着个大肚子,直接翻了侯府的墙。

季曼一边心惊胆颤地给她扶着梯子让她从墙上下来,一边左右看看防着护卫巡逻。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季曼看着她的肚子,再看看高高的墙,吓得魂都快没了:“不能明儿走正门么?”

朱玉润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嘿嘿笑着道:“太久太久没见他了,再来晚一点,我怕他忘了我。反正睡不着,不如就过来看看。”

这过来也是真的过来得非同寻常。季曼都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她了,分明是土生土长的古人,做事比她还大胆,朱府竟然也没个能管得住她的!

正叹息着,胳膊就被朱小姐给抓住往前拖了:“他在哪里?”

季曼连忙先将人拽回自己的房间,给她从后院晾衣杆上偷了一套最大码的丫鬟衣裳来,让她换装好了,才带着她往北苑走。

幸好侯府的地形她都熟悉得很,选了最近的路线,没一会儿就到了宁钰轩的房间。灯显然还是亮着的,门都没有关上,宁钰轩和千应臣还在里头边下棋边说话。

“长郡之路一旦通了,侯爷行事也会便利许多。”千应臣敲着棋子道:“本是不该提的,倒是没想到新帝竟然会这么允了。”

“也是在我意料之外。”陌玉侯抿唇道:“这法子早先就有人提过,我觉得不可行,便否了。没想到倒还是我想少了一层。”

季曼听着这对话,微微怔了怔,朱玉润却已经扒拉着门框往里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挤着季曼,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嘴角抽了抽,季曼赶在里头的人出来看情况之前,一个狮子滚绣球就滚到了屋里,半跪着道:“侯爷,季满有事禀告。”

宁钰轩皱眉看她一眼:“这么晚了,你过来做什么?”

千应臣也往这边看了过来,一脸的迷茫。

季曼甚至都可以听见朱小姐倒吸凉气的声音了,连忙道:“侯爷请跟在下来,急事,真的很急!”

陌玉侯被她这语气吓了一跳,想了想,站起来就拉起她的胳膊往外走:“应臣你稍等片刻。”

“好。”千应臣笑着应了,看着季曼被跌跌撞撞地拉出去,眼里倒是有些笑意。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陌玉侯和季曼刚走不久,一团衣裳便从门口飞奔了进来,抓着他的衣襟激动得浑身颤抖:“公子,我可算找到你了!”

看清来人的脸,千应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变成了青色:“你”

“是我是我是我!”朱玉润高兴地道:“就是在徐州里县客栈里跟你有过肌肤之亲的那个!想不到你还记得我!”

要忘记这样的女子,也真的是蛮难的。千应臣噎了好一会儿才长出一口气,脸色不太好看地道:“姑娘来找在下,有什么事吗?”

这头宁钰轩带着季曼走到花园附近,皱着眉问:“到底怎么了?”

季曼想了很久也没想到充足的理由,只能拉着他的手有些生硬地道:“今晚月色很好,想和侯爷出来散散步”

宁钰轩表情一滞,随即冷笑了一声。

“侯爷别生气啊。”季曼松开他的手,双手背在身后道:“我不是故意要假装有急事的,是因为因为”

“怕我赶你出府,见不着好好了?”他帮她补上半句。

季曼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今晚的月亮也真是挺好的,月华洒在地上,两个人的影子很近很近。宁钰轩突然叹了口气,看着她道:“既然不想离开好好,那成亲做什么?”

“成亲也是有我自己的原因的”季曼撇嘴道:“对别人好也对自己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你都能考虑到好好,为什么不能考虑到我?”宁钰轩哼笑一声,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娶了朱侍郎家的女儿,对你来说是很好,我呢?”

他的眼眸深不见底,看得季曼有些心惊,下意识地想躲开:“侯爷怎么了?”

她是娶女人,又不是嫁男人,他有什么不爽的?

宁钰轩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万分无奈地叹息:“你这自私鬼。”

季曼的身子有些僵硬,腰被搂着,整个上身都贴进了他怀里,他微微弯着腰,手倒是越收越紧。

温婉带着茶点从旁边小路而来,正整理着衣裳,却被檀香拉了拉袖子。

“怎”刚想问怎么了,檀香就示意她别出声,伸手指了指那边。

月色之下,侯府花园门口,侯爷竟然公然抱着一个男人!

温婉微微错愕,接着踮脚走近了一些。

宁钰轩松开季曼,捏着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像是干旱许久的大地遇上甘霖一样的饥渴,差点把季曼的腰给折了。

温婉倒吸了一口气,捂住了自己的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后面跟着的三个丫鬟都连连后退,装作没看见,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只有温婉呆了好一会儿,才跌跌撞撞地转身回去。

宁钰轩喜欢男人?温婉摇头,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

最近虽然一直没有来后院,可是孩子都有了,他怎么能有断袖之癖?跌坐在地上良久,温婉起身往柳寒云的院子里去。她太久没承宠了不知道,这事得问问其他女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74章 断袖之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