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70章 带着她走后门

第170章 带着她走后门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身子被人拉到了一边,季曼抬眼就对上了陌玉侯有些深的眼神:“修路一事,你也知道?”

“什么修路?”季曼一双眼睛茫然无辜,摇头道:“在下不过是在教好好念话,无意在书本上看来的一句话罢了。”

“哦?”宁钰轩冷哼一声放开她:“什么书?你倒是说来听听?”

季曼理了理衣襟,一本正经地道:“出自论语修路,是遗失的一则儒家经典,主要意思就是告诉后人,要想创造财富,就要先将路修好。道路往来,更加方便之后才能节约时间,减少运输成本,最后降低商品价格,促进消费。”

看了看一脸呆滞的宁钰轩,季曼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就知道说了你也不懂。”

分明是在胡扯,为什么还能这样理所应当的?陌玉侯颇为无奈地看了她许久,随后转身打算离开。

“侯爷刚刚说的修路一事,是什么?”季曼拉住了他的衣袖。

宁钰轩顿了顿,侧头道:“长郡王上书请求修长郡与京城之路,你能不知此事?”

“知道啊,原来是这件事,不是很正常的么?皇上也该允了。”季曼笑了笑道:“新帝刚登基不久,总不能就给众藩王落下个苛待兄弟的印象。一条路罢了,也费不了朝廷多少银子。”

“妇人之见。”陌玉侯轻哼了一声:“这条路不能修。”

“为何?”季曼不解。

陌玉侯没有多说,睨了她一眼就走了。

自然是不能修的啊,国库出钱替长郡打开贸易之路,运输一旦方便,很多事情也都方便了起来。新帝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当这个冤大头。

只是,正值藩王进京的时候,太后对着几个亲王藩王一通哭诉,新帝苛待母亲,薄待兄长的名声也就传出来了。本身赋税之上就多有严苛,新帝在民间的声望可谓极低,更有不少文人雅士写诗词歌赋暗喻,赵离昏君之名,不知为何也就渐渐让百姓心照不宣了。

陌玉侯以户部资金不足为由驳回了长郡王的折子,然而此事一出,望月阁也不得不停工。说资金紧缺,那就什么都别修了。

新帝的脸色很不好看,宁钰轩本想劝他忍过这一阵,等藩王回各自领地之后再继续修建也可,但是不知为何,赵离像是钻了牛角尖了,非要继续将望月阁修完。

好吧,宁钰轩也劝不了了,各路藩王不知收了长郡王或者是太后什么好处,竟然纷纷上书帮着赵辙说话。一致谴责之下,赵离竟然宁愿同意修长郡之路,也不肯再让望月阁停工。

季曼听着消息,简直要感叹一句,原来赵离那种心狠手辣心理畸形的人,心里也是有爱的?

望月阁,望月阁,也真是不负捧月当初助他的一片真心。

宁钰轩对于新帝的这个决定表示很不满,一看就是小孩子任性之下的决定啊。但是没办法,人家是老大,老大的决定,他也就只能下达,令户部拨款。

季曼打着小算盘,路大概是要修个一两年的,期间她还得一直薄利多销长郡米。不过好在她已经在赵辙那里拿了许可,长郡的米,外销都是由她负责,就算以后路子打开了,利润多了,那也是都进她的口袋的。

粮行联盟会每年都会重新选一个领头的,季曼最近格外忙碌,因为再过一段时间,就到了重选的日子。她不是京城人士,没有太多人脉,资产也不算太丰厚,可是她想要那个位子。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那位置是与官府打交道最多的。

想升职,除了业绩得突出,最重要的就是得会做人。季曼已经稍微抬高了长郡米的价格,不会给各位同行带来过大的压力,继而就是约着各个粮行的掌柜一起吃饭喝酒了,顺带还约一下上次的唐主事,大家也就都乐意去。

没人会觉得季曼是在拉拢他们,因为每年联盟会竞争都特别大,季曼这种在他们眼里完全是小虾米,没有竞争的可能。

陌玉侯听着鬼白将季曼最近的行踪都禀报了一遍,嗤笑了一声道:“这女人怎么这样爱折腾?”

卖个米都能这么忙碌,还请什么官吃饭,她难道不知道,户部也是在他手里的?

怎么这样蠢?

夜色降临,季曼又是晚归,一回房就累得让丫鬟准备浴桶要洗澡。她脸上的人皮面具也戴了十天了,再不取就该满脸痘痘了。

关了窗锁了门,取了面具脱了衣裳,季曼将脸埋在水里再起来,长长地松了口气。

果然工作压力再大,回来一个热水澡也就解决了。

愉快地将脸洗了个干净,擦干全身刚准备从浴桶里出来,就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

开什么玩笑?季曼飞快埋回水里,她刚刚明明锁了门的啊,就这么被人推开了是怎么回事?

“你倒是好闲情。”宁钰轩的声音已经到了浴桶边,看着水面鼓着的头发,无奈地将人拉出来:“也不怕把自个儿闷死。”

季曼红透了脸,看着他道:“侯爷能不能守着君子之礼,非礼勿视?”

看着她,陌玉侯有一瞬间的怔忪,倒是没听见她说什么,只呆呆地伸手过去,碰了碰那许久未见的脸。

“桑榆。”

季曼皱眉:“侯爷,在下是季满。”

恍若未闻,宁钰轩低下身子来,拉过她的脸,轻轻吻上她的唇:“真是许久未见。”

身上都没穿个东西,季曼咬牙:“让人知道侯爷闯世子夫子的房间图谋不轨,侯爷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名声是什么?”宁钰轩一把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湿淋淋的溅了他满身也不在意:“我什么时候在乎过那个东西。”

早在他打开城门之时,陌玉侯三个字就已经成为不少人心里暗自诅咒的名字了。

季曼微微一怔,被他抱着,身上的水都蹭了个干净,身子被放在床上,麻利地裹着被子一滚。

“侯爷要与在下约炮?”

“约什么?”他欺身上来,略微不满地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说我不明白的话?”

季曼抵着他的胸口,认真地道:“约炮就是两个没有感情的陌生人上床,释放内心欲望的一种方式。”

刚要吻上她的额头,却被这句话说得顿住了。宁钰轩低头,静静地看着她:“你和我,是没有感情的陌生人?”

“至少不是合法关系。”季曼干笑两声:“侯爷给的休书,在下还一直珍藏着。”

身子僵硬在了床边,宁钰轩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抿唇道:“我都忘记了,你已经不是我的夫人了。”

“嗯。”季曼随手拿了一件床上的衣裳穿上:“天色不早了,侯爷还是早些回去吧。”

“好。”宁钰轩起身,离开床榻正准备出去,又想起来道:“我来找你,是打算说,明日户部朱侍郎家有一个宴会,是贺朱家老夫人八十大寿的。你要不要随我去?”

户部侍郎?那可是户部副官,正四品的大人。先前当侯夫人的时候不觉得人家官有多大多厉害,现在成为平头老百姓,才发现那真真是该巴结着的人呐。

季曼就差摇尾巴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宁钰轩道:“多谢侯爷,在下明日定当等着侯爷一同去。”

宁钰轩淡淡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还没长手的,推开了门不知道关上,以至于季曼坐在床上,都被门口吹进来的风弄得有点冷。

第二天傍晚,宁钰轩的马车在正门等着,季曼将好好哄着去休息了之后,麻利地就跟着跳上了马车。

“侯”柳寒云正走到门口,本想说今日有宴会,她作为正室,是不是也该跟着去?结果陌玉侯根本没有打算带上她,竟然就带着好好的夫子去了。

这位季夫子最近也真是得侯爷器重,也因着对好好的偏心吧,把什么好的都给他了。

柳寒云叹息了一声,转头回自己院子。

季曼一路上都在暗想该做些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忌讳。陌玉侯靠着车厢打了个呵欠,倒是漫不经心地道:“朱侍郎家有一子,与好好同岁,只是顽劣不堪,颇为让他头疼。你去,他应该还是挺欢喜。”

微微一怔,季曼转头看他,这人是在帮她的意思么?

“他不喜人话多,你自己注意便是。”宁钰轩扫她一眼,撑着头闭上了眼睛。

季曼这个感恩戴德啊,家里有尊大佛还是有点用处的。虽然万一宁钰轩哪天要是知道了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估计是不会继续帮她的,但是现在能为她想着,带她来走后门,也是能让她有些感激的。

虽然这人可能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季曼不急,仇慢慢报,先得让自己站稳啊。

朱府门口人来人往,马车都要没地方停了,季曼本来还在担心,哪知宁钰轩的车直接开去了后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拱手相迎:“侯爷亲临,真是令叔友不胜感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70章 带着她走后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2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