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44章 心愿错了

第144章 心愿错了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季曼用见鬼的眼神看了他许久之后,终于平缓了呼吸,拿过他的毛笔来,随手扯了宣纸写上“我爱你”三个字。

“怎么念?”

宁钰轩挑眉,看着今天对这几个字格外执着的季曼,抿唇问:“你想干什么?”

“妾身就想听侯爷对妾身说这三个字。”季曼道。

陌玉侯沉默了一会儿,将宣纸拿开,很酷地道:“晚上再说吧,现在我正有事要忙。”

季曼:“”

激动的心情稍微平缓了一下,转身走出书房,望了望碧蓝澄净的天空,季曼长出了一口气。

这场梦也做得太长了,是不是终于该结束了?

回到非晚阁,灯芯来禀报了许多事情,季曼都没有听。反正只要宁钰轩今晚说了那三个字,她就可以回去了,那么还管这么多干什么?

坐在床边将来这里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想起老夫人,想起灯芯,想起千怜雪这个世界与自己的联系还是挺多的,可惜三观和她不一样,她不可能在这里找男人过一辈子,那岂不是要宅斗到死了。

所以晚上宁钰轩来的时候,季曼还是很兴高采烈的,拉着他坐在床边,双目期盼地看着他。

陌玉侯不傻,现在的聂桑榆又不是喜欢甜言蜜语的人,怎么会为这么几个简单的字这么殷切?

“今天宫里赐了梨花酒下来。”宁钰轩指了指放在了桌上的酒坛子:“春天酿的,现在也刚好能喝,味道很好。”

啥,还要喝酒助兴不成?

季曼犹豫地看了看那酒坛子:“妾身酒量不行”

上次的酒都全吐袖子上了啊。

宁钰轩轻笑两声,过去拿了杯子,亲自倒了两杯道:“你可还记得,你我成亲之时,合卺酒没能喝成?”

废话,当然记得,聂桑榆那时候死活要他喝酒,结果可能是太热情了,宁钰轩没招架住,酒喝了一口就呛着了,咽都没咽下去。旁边的喜娘婆子笑个不停,宁钰轩也就应付一下将酒往袖子上倒了。

季曼当初看见这段回忆的时候,也终于明白古人这么大的袖子是拿来干什么的了。

“现在侯爷要补喝么?”季曼问。

宁钰轩将酒端到她面前,浓烈的味道有些呛鼻,可是闻习惯了,却也还能闻见淡淡的香味。

犹豫了一下,季曼还是接了过来。这杯子就是普通茶杯大小,喝一点,不喝完总可以吧?

双手交绕,宁钰轩看着她,低声道:“这次我不吐,你也要全部喝完。”

嘴角抽了抽,季曼果断抿了一口,剩下的就要往袖子里倒。傻子才听他的全部喝完。

下巴被人捏了起来,她一怔,陌玉侯的双唇就贴了上来,浓烈的酒顺着唇齿,就一滴不剩地全进了她的嘴里。

“下人洗衣裳也不容易,为何要浪费这梨花酿?”

烈酒入喉,一片火辣辣的,季曼觉得有些难受,可是一回味,竟然还有余香,倒也挺好喝。

“你不是想听我说你写的话么?”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诱惑:“那喝完再说。”

抬眼看了看陌玉侯,季曼摇头。她突然想起了宁明杰说的话,不肯说真话,那就灌醉了,总能说实话的。

宁钰轩现在就是在履行那句话。

可这酒劲还真是大,聂桑榆想必是一滴酒不碰的,一口下去,竟然脑子就有些晕乎,靠在谁的胸膛上,被谁捏着下巴温柔地喂着酒,她都有些脑子转不过弯。

恍惚间,好像就又看见了聂桑榆。

“你错了。”清幽幽的声音飘过来,有影子在远处虚弱地道:“你错了。”

哪里错了?季曼踏在软绵绵的云上,很茫然地看着远方问:“错什么了?”

“心愿未了,却不是这个心愿”

心里骂了句脏话,季曼提起裙子就追着聂桑榆跑:“不是要他爱你么?你丫逗我呢?我不管!他说了他爱你,你就放我回去!”

“心愿未了,无**回”

回你个大头鬼啊!季曼要被气死了,这蠢姑娘心愿都不能好好说清楚?不是要陌玉侯爱她么?那放那么缠绵暧昧的画面给她看是为什么?

“你不是不甘心么?不是要我帮你么?那他现在要说他爱你,你听好了行不行?”

远处一片漆黑,没有人再回答她的话。季曼跑得气喘吁吁,脖子又像是突然被谁掐住了,憋得她喘不过气。

“你到底是谁?”有人的声音带着怒意,穿透了层层黑雾。

她是谁?季曼恍恍惚惚地看着夜空:“我就是我啊,我是季曼。花季的季,季曼的曼,英文名叫jiman。”

夜空里安静了,脖颈间的力道也松了。季曼觉得很困,就地躺下来,翻了个身嘟嘟囔囔地道:“说句我爱你,然后让我回去呗,我的年终奖金,还有帅哥等我回去相亲”

梨花酿,梦里梨花。

季曼这一觉睡得结结实实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神奇的是脑袋不怎么疼,灯芯正在一边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主子。”

“嗯?”季曼恍惚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了神:“哎?侯爷呢?”

“侯爷一早走了。”灯芯叹了口气,跟小老太太似的道:“主子伺候侯爷还是该更周到些,侯爷昨天离开的时候脸色也太难看了。”

昨天?她就说着说着话然后就醉过去了啊,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好像梦见了许久未见的聂桑榆,之后被谁掐了一下,再之后就睡着了。

宁钰轩竟然没有说他爱她!不然她这一觉醒来,不是该看见自己现代的温暖小公寓了么!

有些气愤,这人竟然说话不算话。季曼嘀嘀咕咕地去沐浴更衣。

之后去书房找宁钰轩,却是没看见人。晚上的时候再找,他就已经在聂沉鱼的温柔乡里了。

“姐姐这是干什么?”聂沉鱼半敞着衣裳,媚眼如丝地看着她道:“都从妹妹这里截去侯爷多少回了,现在侯爷都已经在妹妹的床上,姐姐还要来抢不成?”

季曼站在屋子外头,干笑了两声:“你们继续。”

陌玉侯开始躲着她,季曼不是傻子,不会察觉不出来。他轮流在府里各个女人那里歇息,却是始终没有时间再见她一面。跟他说有要事商量,他也竟然只是让鬼白来传话。

想来想去也就一个原因,她的梦话可能被听见了。至于被听见多少,她又说了些什么出来,季曼觉得应该不是太严重的,否则宁钰轩就该直接将她绑起来,而不是躲着她了。

筠儿是一病不起,温婉也就借此机会将宁钰轩一直捆在蔷薇园。夏氏偶尔带好好去蹭个父爱,柳寒云则是一心一意抚养曦儿。只要她不去抢陌玉侯,其实这府里的日子也是很平顺的。

季曼苦笑两声,不知为何觉得有点儿难过。

好在玉珍国公主很快来了,她也没时间难过太久,收拾打扮好了,就要进宫去跟着见礼。

玉珍国这位公主也是蛮奇特的,一身雪白狐毛裙,腰间一条火红长鞭,和那红白相间的靴子倒是挺配。明若朝阳的脸上带着被宠溺坏了的骄傲,下巴始终是微微抬着,扫了一眼旁边的命妇,就跟皇后见礼。

她叫捧月,复姓上官,是玉珍国唯一嫡亲的公主。

本着维持两国友好邦交,顺便联姻的目的,捧月公主笑得很是灿烂地朝皇后道:“捧月要住在宫外,不要住在宫里。他们都说皇宫的墙太高,不适合我。”

在场的妃嫔都微微松了口气,虽然人家才十几岁,但是每年宫里新晋的妃嫔也就都十几岁。万一这公主想不开想嫁当今皇上,以这背景容貌,也是各宫的劲敌。

不过听她这句话,也就是不嫁皇帝的意思,皇后高兴地道:“大皇子妃最近正吵着说无聊,少个伴儿。公主要是不介意,可愿意去大皇子府上玩玩?”

皇贵妃听着不乐意了,抿唇道:“皇上前些日子才让大皇子思过勤政,公主过去,想必是没什么有趣的。本宫瞧着捧月公主与倩儿的年纪倒是相当,不如去三皇子府上住几天。”

皇后微微一笑:“三皇子刚刚成亲,有了正妃,这正新婚燕尔的时候,公主过去怕是不太合适。”

听她们这争来争去的,捧月不高兴了,板着脸道:“两位娘娘不用争,捧月会自己选好去处的。”

“公主来京,皇上可是吩咐过不能怠慢。”皇贵妃笑着看了季曼和旁边的宁尔容一眼:“正好桑榆和尔容今天也是空闲的,就带着公主四处走走如何?”

宁尔容是好久没出来了,也没去看季曼,季曼今天见她神色不太好,正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却因着这场面不好开口。

捧月看了她俩一眼,点头道:“也好,我是不认识这里的路的。”

季曼笑了笑:“那公主是想从宫外逛起,还是在宫里看看?”

“自然是宫外。”捧月扬眉道:“这两位看起来都是夫人,也不知能不能陪着捧月四处走?”

据说大宋的贵妇都是不爱在外头抛头露面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44章 心愿错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2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3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4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