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31章 夺君心

第131章 夺君心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她娘是个狐狸精,她也是个狐狸精。这是陈氏自小就告诉聂沉鱼的。虽然按理来说聂桑榆的娘亲是她的亲姨母,但是不知为何,母亲会那么恨她。

上一辈的恩怨先不管吧,她现在在陌玉侯府,却始终被聂桑榆压得不得翻身,也不是个办法。

“婉儿姐姐,沉鱼有事想请你帮忙。”聂沉鱼转过身来,拉着温婉的手轻轻摇晃:“若是侯爷下次来蔷薇园,婉儿姐姐能不能给妹妹一个机会?”

机会?温婉心里微微不悦,可是聂沉鱼一直在她这里哄她开心,嘴巴甜又会来事,虽然是聂家人,但立场可没有聂桑榆那么坚定。

“你想搏得侯爷欢心,我自然可以帮你。”温婉想了想,笑道:“我最清楚侯爷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但是你该怎么报答我?”

聂沉鱼眼眸一亮,欣喜地问:“姐姐要我怎么报答?”

跟着温婉的确是没错的,要是听皇贵妃的话跟着聂桑榆,这辈子都别想被侯爷宠幸了。聂沉鱼暗暗开心,一双眼巴巴地望着温婉。

温婉故作沉思,之后便笑道:“我对夫人的事情还是很好奇的,这府里日子也无聊,你要是将夫人以前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保管侯爷宠幸你一次,还有第二次。”

这个多简单啊,聂沉鱼咯咯笑着道:“婉儿姐姐果然心疼妹妹,不会为难妹妹,聂桑榆在我手里的把柄可多着,事成之后,姐姐想听什么,妹妹就说什么。”

温婉眼里划过一丝鄙夷,却还是笑着道:“好。”

陌玉侯当晚就正好来蔷薇园,本来是有些累了,打算来同温婉说说话的,却不知怎么,推门进去就是一片黑暗。

屋子里点着暖香,气氛甚好。月光透着窗户撒进来,隐隐可以看见床上红绸翻动,玉色的肌肤隐隐透着光,有女声轻声呢喃:“侯爷——”

宁钰轩不是禁欲的人,这一院子都是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该不该睡之说。只是他有点烦躁,想来找温婉,她却给他床上塞其他人。

知道这不是温婉,宁钰轩也照旧宠幸。他欣赏女人的聪明,却从来不欣赏自作聪明。想玩弄他在鼓掌里,那可就没有后悔药。

一夜缠绵,聂沉鱼几乎快折了腰,第二天日上三竿都没有起来,躺在温婉的床上昏睡着。

温婉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看,让丫鬟伺候她起身。

“多谢婉儿姐姐。”聂沉鱼笑得一脸满足,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叫温婉看得心如刀扎。

“不必,你先回去歇着吧,这一身伤也好好处理。”

聂沉鱼笑着起身,却是娇软无力,被一众丫鬟扶着更衣,然后送回了落雁轩。

只能说她是个不会做人的,借着温婉的光得了宠,就该低调一些,偏生笑得这么张扬,让温婉都心里起恨。

可是自这次之后,陌玉侯就跟改了口味似的,再也没去蔷薇园,倒是每次路过蔷薇园,直接去了落雁轩。

聂沉鱼可算是得宠了,虽然还只是个侍妾,但是侯爷天天去,有空就去,就算不过夜也要在落雁轩用膳。

如此一来,府里的人见风使舵,落雁轩的待遇瞬间好得跟主院一样,聂沉鱼说话都有底气了不少,季曼这天送这个月的衣料过去的时候,聂沉鱼还一脸嫌弃地道:“这料子,比聂府丫鬟的还差,夫人就不能好好选选吗?妹妹可是每天要见侯爷的。”

季曼笑道:“这府里规制就是如此,说不如聂府丫鬟的衣料,也未免太过。寻常人家可是穿不起绸缎的。”

聂沉鱼轻哼了一声,睨着她道:“夫人现在可嫉恨沉鱼?”

季曼一头雾水:“嫉恨你什么?”

“我如此得侯爷宠爱,你难道心里不恨吗?”聂沉鱼娇笑两声,手指挑着桌上的绸缎道:“若是不恨,也不会送这样的绸缎来,叫我在侯爷面前没个好衣裳穿。”

人的一生中,总会遇见一些脑残,骂她都费口水那种。

季曼笑着摇摇头,道:“你要是不满意这个,那就自己带着银子去仓库挑,钱管家管着仓库的,你要什么可以拿,但是得付银子。不然这府里谁不满意衣料都要拿最好的,可没个规矩了。”

银子么,聂沉鱼是绝对不缺的,陈氏给她的陪嫁光是金条都有一箱子,只是旁人不知道罢了。聂桑榆以为她没钱?聂沉鱼冷笑一声,下午就带着金子去仓库里换了一大堆衣料出来。

钱管家收着钱,也没多说什么,虽然聂沉鱼拿的都是最贵重的料子,但是金子是给足了的。

但是当衣裳做出来,聂沉鱼穿着招摇过市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尊卑有别,一个侍妾穿得跟正室夫人一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路上看见她的人都在心里嘀咕,但是因为她是正室的嫡妹,又正当宠,也就没人敢说出来。

“聂桑榆小时候就没个规矩,更是爱勾引我哥。”

坐在蔷薇园里,聂沉鱼按照约定来给温婉说以前的事情了。温婉扫她一眼这一身的装扮,安静地听她说。

聂沉鱼脸上满是怨怼,捏着帕子道:“我哥什么都护着她,她却对我娘甚为冲撞,每次都是出言不逊,也不知道她娘是怎么教的。”

温婉对这些没兴趣,摆手道:“你说的把柄是什么?”

聂沉鱼正了正身子,左右看看,低声道:“聂桑榆是个没羞没臊的,原先未出嫁就经常跑到外头去玩。有一回一宿未归,听说是跟我哥走散了,同个男人一起过了一夜。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我哥只告诉了我,并且威胁我不让我告诉我娘。”

温婉挑眉,这许多年前的事情了,也能算把柄么?不过跟个男人过夜,可是有损名节的事情,也就是聂桑榆瞒着,后来才能嫁给陌玉侯吧?

“那男人是谁,你知道么?”温婉问。

聂沉鱼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温婉失望地看她一眼,觉得真是不该信她,白白把钰轩的恩宠给了她不说,还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看她这一朝得势就满脸张扬的模样,温婉也有些不爽,说了两句就让她走了。

她要扳倒聂桑榆,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温婉有点发愁。

“主子,聂桑榆能嚣张这么久,自然是没有做过太大错事的。”檀香在她身后道:“她没有做,您就让她做,不就好了,还问什么前尘往事。”

“可是”温婉有些无措地揉着帕子:“我怕我真变得那么歹毒,钰轩也会像当初讨厌她那样讨厌我。”

“主子还不明白么?”檀香道:“这院子里善良的人是活不下去的,您有想要的东西,就得去抢才行。”

温婉沉默。

宁明杰从朝中回来,没有乘马车,而是慢慢地走着。靖文侯爷已经给他选了正妻,是恭亲王的女儿,人他没有见过,但是听闻不会琴棋书画,规矩也学得很差,很是蛮横,他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选这样的女人给他为妻。

只是他也老大不小了,若是能有个女人安家室,也就适应一下吧。

正想着,前头突然有抹影子,像是没看见路,直接撞上了他。

“抱歉。”温婉穿着斗篷,连忙低身行礼。

宁明杰挑眉:“怎么会是你。”

对于温婉,宁明杰一直印象很好,因为没看见过什么太阴暗的一面,这女子又知书识礼,柔弱得让人怜惜。如果不是他也许会欣赏这样的女人。

温婉似乎是才认出他来,苦笑一声道:“原来是表少爷,婉儿冲撞了。”

“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出来?”宁明杰甚为奇怪地左右看了看。

“奴婢本就是奴婢,不一个人出来,难不成还有人护着么?”温婉笑得凄凉:“表少爷要是不介意,可与婉儿到旁边茶楼坐坐。”

宁明杰微微颔首。

“上次宴会一舞,称赞姑娘者甚多,怎么如今一见,姑娘似乎还是不开心?”宁明杰多问了一句。

温婉低了头,许久才叹息一声道:“大概也就是那次光芒太盛,回去之后,夫人没有让侯爷给婉儿名分,婉儿就一直是个丫头。”

“你不是生有子嗣?”宁明杰挑眉。

“那又如何?”温婉眼睛红了:“连孩子都被夫人抱走了,哪怕是我亲生,也没有用。”

看她似乎有很多苦水要倾诉,宁明杰看了看天色,起身道:“改日再聊吧,今日也不早了,再晚可能会下雪。”

温婉一顿,点点头也要站起来,却突然脚下一软,朝着宁明杰就跌了过去。

宁明杰伸手扶着她,微微皱眉:“怎么?”

温婉连忙忍着疼站直了,倒吸着冷气道:“无妨脚扭伤了。”

“还能回去么?”

温婉勉强笑道:“无妨,可以”

看她疼得脚都吊起来了,宁明杰虽然觉得不妥,却还是雇了马车,将她送回侯府。

“到后门停下就好。”温婉对车夫道。

到了后门,温婉却是疼得下不了车,一双杏眼水汪汪地看着宁明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131章 夺君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2云中歌3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