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09章 祸水担当

第209章 祸水担当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战场在西河之上,是水战,第一场宁明杰与宁钰轩兵分两路,打了长郡个措手不及,歼敌五百人,算是小胜,然而在写战报的时候,宁明杰却让人写的歼敌五千,大军度过西河。

战报只有主帅副将知道内容,宁家两兄弟也就心照不宣。战报传回去,龙心大悦。本对宁明杰四次不听圣旨多有恼怒,但也因着此次大捷而既往不咎,帝王还亲自督促后方运粮,以免将士吃不饱饭。

然而京城粮价一直没有下来过,严不拔替季曼操控着京城的粮食进货,多余的都运去了长郡,剩下的粮食便因供小于求,价格一度高涨至一两六钱。

朝廷下征粮令,以一两银子的价格强征佃户之粮,严不拔便先在私底下以一两三钱的价格收粮,佃户无粮,朝廷便也没有办法,只能向粮行购粮,严不拔甚至又被抓进了天牢,因为粮价和朝廷谈不拢。

这边被抓进去,季曼那边便写信煽动京城粮行集体关门,杀鸡儆猴啊,要是不反抗,不仅不能赚钱,连身家性命都无法保全了,谁还卖粮?

于是京城粮商纷纷出逃,无粮可卖,百姓无处买粮,连官家有钱也吃不到多少好米。于是层层压力之下,严不拔又被放出来了,带着一身伤痕,计算自己该跟东家要多少工钱。

季曼在远处冷眼旁观,觉得这一场仗怎么那么奇怪呢?要打不打的,长郡里都没一点紧张的气氛,西河那边晚上还有人放河灯,这是打仗的氛围么?分明像是玩过家家。

不过长郡王可没一点放松的意思,一边联系着各地的亲王和旧部,一边认真布置兵力与宁明杰一战。

季曼替赵辙将京城搅成了一锅粥,得了赵辙甚为隆重的夸奖,从此将她视为心腹,走哪儿带哪儿,偶尔还开玩笑问她一句:“你可还记得本王当初说过的一句话?”

当初说过的?赵辙当初说的话多了去了,她怎么知道是哪句?笑笑示意他说,赵辙却又意味深长地转过头去,吊着胃口当好玩似的。

不过长郡这边的后勤运粮工作也是交给她了,季曼每天也算忙碌,忙碌起来,就不太容易去想一些很复杂的事情。

打仗这几个月,一晃眼就过去了,双方损伤一点都不大,更多时候两边都是熄火的,各自在营地里做饭啦烧烤啦跟野营一样。

三个月后的一天,季曼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场仗打得这样冷静了。

赵辙带她去天仙楼见贵客,推开厢房的门季曼就看见了陌玉侯。

他依旧未变,只是一张脸上没有多少笑意,看见她的时候,微微一怔,一双眸子就微微亮了些:“季先生。”

当真又是三个月不见,季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乖乖地跟在赵辙身后。赵辙进来便打趣道:“你瞧你瞧,倒是没看见我,先看见季先生了?侯爷这眼可这是看得远。”

这两人看这样子,竟然是早就勾结了的?!季曼心里有些震惊,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为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陌玉侯收回了目光,微微有些暗恼。他还在生上次的气,虽然是他试探她的,但是这人也真是半点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他的命就真的这样不重要?要是他再傻一点,将命真的就放在她手里了,她是不是也会这样轻易地就出卖他?

“王爷见笑了,只是看季先生一张脸一点都没有变过,所以好奇地喊了一声而已。”宁钰轩坐在了一边,淡淡地道。

赵辙挑眉,回头看了季曼一眼,点头道:“也的确是,这面具戴着很难受吧,桑榆?”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她桑榆了,季曼微微有些怔愣,半晌才回过神,低笑一声:“习惯了也就好了,多谢王爷关心。”

赵辙看了宁钰轩一眼,又看看她,道:“也用不了多久了,长郡到京城之路已经快要完工,这一路过去,都是畅通无阻,到时候,你便可以用自己原来的身份过活。当今圣上昏庸无道,残害手足,冤枉忠臣,等本王进京之日,便是还你聂家一个公道之时。”

季曼起身,深深朝他行了一礼:“多谢王爷。”

赵辙又看向宁钰轩,笑道:“当初被迫休弃桑榆,想必侯爷心里也是有万般无奈。等一朝事成,本王亲自替你们圆回这一段姻缘如何?”

季曼一愣,宁钰轩倒是微微一笑:“多谢王爷厚爱。”

“世子在宫里,侯爷想必也是左右为难。”赵辙叹息:“二皇弟到底是不懂事,怎能拿小儿性命相威胁?”

对啊,好好还在宫里,宁钰轩与赵辙勾搭上了,好好怎么办?季曼有些着急,目光带了些恼怒地看着宁钰轩。

宁钰轩道:“也是因为好好尚在宫中,所以待王爷攻破京城之时,还要王爷与在下演一场好戏。”

在赵离眼里,他才是一直没有背叛的人。宁明杰按兵不发,他却是屡次说要听从圣旨,无奈兵符在宁明杰手里,他也很无奈啊很无奈。军中眼线应该已经将他的态度都传达给圣上了才对。

“这个自然。”赵辙道:“这仗打了也有不少时候了,是该有个胜负之分了。侯爷觉得该以什么作为借口,要宁明杰撤兵呢?”

宁钰轩脸色微沉,看了季曼一眼,似乎是有些不高兴:“王爷今天带了她来,这样的问题还要问在下?”

“我这不是怕你不乐意么?”赵辙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我知你心里有桑榆,舍不得她,但是现在看来她是最合适的。不是很早以前就在非晚阁里挖出一箱子东西么?也是时候该让人告诉给皇帝,做个铺垫了。”

季曼一惊,箱子?

难不成是她很早以前埋的那个,装满宁明杰画她的画像的箱子?他们怎么知道有个箱子的?

飞快抬眼看向宁钰轩,后者却是在思考。长郡王的眼神里有些威压,摆明了这件事没有别的选择,也只有拿聂桑榆当借口,才能合理解释这宁家兄弟俩反目的原因。

“我知道了。”宁钰轩皱眉道:“府里的事情,晴儿会看着办的。再有半个月,我便与明杰翻脸,明杰带兵退回京城,我慢走几步。”

“好。”赵辙笑道:“丞相的眼光也是很准,钰轩你果然还是肯帮着我的,先前的事情,咱们就都既往不咎了。”

宁钰轩站起来,朝长郡王行了礼,眼神飘过季曼,里头是浓浓的担忧。

这几句对话,季曼是没怎么听懂的,为什么扯着扯着就扯到她身上了?她这算不算埋着也中枪?为什么要拿她当借口?就因为宁明杰的画?晴儿又是怎么个情况,原先不是赵辙的人么?怎么这听起来,倒是成了宁钰轩的人?

一大堆问题,季曼头有些迷糊,走出天仙楼的时候,都没注意旁边赵辙什么时候走了,她身边走着走着,就只剩下了宁钰轩一个人。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找人翻了非晚阁的土,打算再为你种一片蔷薇花,哪知道就挖出了一个箱子。”宁钰轩淡淡地看着前面的路,轻声道:“他还真是有心了。”

季曼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杨柳河岸没什么人,河面上都快结了冰。宁钰轩的侧面很好看,说话还呵着白气:

“长郡王的意思,是让我借着某人的嘴,将明杰早就倾心于你的事情告诉皇上,而后长郡王以你为威胁,宁明杰也就顺理成章地退兵。我要当个六亲不认的人,为了皇上的皇位,誓死抵抗,上书于帝言明宁明杰之背叛,逼着宁明杰造反投靠长郡,之后我再回京守城。”

这么一长串,难得季曼还听懂了,点了点头明白了自己的立场:“也就是说,我可以恢复本来的面貌,不用再做男人了是吧?”

“嗯。”宁钰轩步子突然快了一点:“回去你住的地方,将面具取了吧。”

季曼有些恍然,面具戴得太久,她都快觉得自己是男人了,终于聂桑榆的脸又可以得见天日了吗?

这样一来,她的身份不用再掩饰,也就少了一个把柄,即便柳寒云再出卖她,亦或是温婉恢复了记忆,身份的问题都不会再成为她的威胁了。

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有新的问题了,她当的是红颜祸水的角色,会不会没有好下场?

一想到古代几个红颜祸水的结局,季曼不禁打了个寒战。

宁钰轩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的手给牵住了。大而温暖的掌心,将她整个冰凉的手包住,一阵暖意瞬间传遍全身。

季曼微微一顿,倒也没挣开,只是低头做沉思状,没有多说什么话。

宁钰轩勾着嘴角笑了笑,送她回了长郡府。等季曼回去取掉面具,换了一身女装兴高采烈地出来,门口的人却已经没了。

依旧是鬼白站在原地,这次终于脸上有笑意了:“侯爷说,怕见了人舍不得走,于是就先走了。”

原话不是这样,不过鬼白觉得这才是正确的表达方式。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09章 祸水担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