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春闺梦里人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3章 糟糠妻不可弃

第23章 糟糠妻不可弃

所属书籍: 春闺梦里人

季曼也察觉到了温婉的目光,没转头,只是微笑着坐正。她一个侍妾也就是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才能坐下来,想插嘴就有些越矩了。

这夫妻俩把老夫人哄开心了,一顿饭也就吃得很顺畅,老夫人没有再难为温婉,倒是陌玉侯,在离席的时候看了季曼一眼,轻声道:“桑榆真是懂事了很多。”

季曼笑着朝他行礼:“多谢侯爷夸奖。”

老夫人眼睛在屋子里这三个人身上溜了一圈,平心静气地道:“明日我便要进宫去看聂贵妃,本想着聂贵妃疼爱桑榆,该带着她一起去的。但是现在她这身份轩儿你怎么看?”

正妻或者平妻才是有进宫资格的,聂桑榆现在只是个侍妾,半个侯府的丫鬟,自然是无法进宫。

老夫人这话的意思,也就是为桑榆讨个身份了。毕竟侍妾的地位太低,也着实不像话。

哪知陌玉侯只是淡淡一笑:“聂贵妃最近正在闭门思过,虽说时候已经快到了,但是母亲也还是缓几天再去看为好。至于桑榆,她无功无劳,也担当不起平妻这身份。”

话虽然是实话,可是说出来明显就打了老夫人的脸。老夫人脸色又沉下去了,半晌不语之后,才道:“罢了。”

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她强求不了他什么了。本看他没有原先那么抵触桑榆,还以为能接机让桑榆成个平妻,也好对聂贵妃交代。没想到竟然被堵回来了。

桑榆犯错在先,她就是有心偏袒,也无能为力。

季曼倒是没啥,当个侍妾能有肉吃,有人罩着,还有外快赚也挺好的,所以她笑着道:“老夫人,我院子里种了新的蔷薇花,花园也来了新的鱼。下午得空,要不要咱们在这府里转转?”

老夫人转过头来看着她,脸色好了一些:“好啊,我这把老骨头,是该多走走。”

季曼笑眯眯的,宁钰轩却在老夫人看不见的地方抽了抽嘴角。

去看她那非晚阁的蔷薇花?牌匾还没挂上,院子又窄又小还破,让老夫人看见了怎么想,不得怨他虐待发妻,一气之下强要他升了聂桑榆的位?

宁钰轩看了那边的季曼两眼,她笑得多单纯无辜啊,也挺好看,比起以前那张怨妇脸,真是完全不一样了。本来是想瞪她两眼,让她别带老夫人去非晚阁,哪知这一瞪,倒把自己看得微微晃神。

聂桑榆好像已经不是以前的聂桑榆了,虽然她脖子后面有那一颗黑痣,但是相处六年,他第一次觉得她有些美。分明是同一张脸,但是不知为何,他现在倒是对她有些好奇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主院。温婉拉着他的手,咬唇半天才道:“钰轩,不如你升了桑榆的位份吧,平妻就平妻,只要你心里只有我一人,我便满足了。”

宁钰轩转头看着她,笑道:“我怎么舍得让你受这样的委屈。老夫人只是有些偏袒聂桑榆,却也不能坏了规矩。”

“可是”温婉犹豫地道:“看桑榆将老夫人哄得那么开心,他日老夫人要是知道你曾对她用了家法,又让她住最偏远的东院,会不会生气?”

“不会的。”陌玉侯柔声安慰她,眼神却深沉如海:“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

午休之后,季曼就大大方方扶着老夫人出来了。一路上说了最近这些日子府里发生的事情,却没有提自己受了家法,只是说在潜心念佛,改邪归正,说得老夫人满眼惊讶:“你也开始念佛了?”

季曼微微一笑:“奴婢不如老夫人虔诚,就是念来静静心,也省得总是去想些得不到的。”

老夫人眼含赞许:“你能放开就好,有些东西你不去想,反而就到你身上来了。无心插柳,反倒容易成荫。”

季曼笑着应是,扶着老夫人穿过繁华的侯府花园,路过几个姨娘大气的院子,眼看着就要到偏远的非晚阁了。

虽然聂桑榆是个侍妾,但是到底曾经是陌玉侯的结发妻,现在这个待遇真是差得不能再差了,非晚阁房子都只有两间,丫鬟照旧只有苜蓿一个,还有些阴冷。秋风一吹,也比思过阁好不到哪里去。

季曼承认,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叫老夫人替她做主。这么大的靠山,不用白不用啊。

可是刚走到路口,就看见陌玉侯站在前面的小路上,听见身后的脚步,转过身来道:“母亲出来散步了?”

老夫人看见他,有些意外:“今天太子那边没事么?怎么闲在了府里?”

作为太子的挚友,宁钰轩是经常出去与太子一起处理事务,亦或是喝酒写诗的。今天太子也说了要与他去春风楼看看,但是为了解决聂桑榆这档子事,他辞了。

“今天太子也是想休息,正好母亲回来,儿子两个月不见,能多陪陪也好。”陌玉侯轻声道。

季曼明显感觉到老夫人心情更好了,自家儿子心里念着她,自然比什么都强。

“你有心就好,陪着我们去非晚阁看看吧。”老夫人道:“桑榆新住这院子,我还没去看过。”

宁钰轩颔首,走到季曼与老夫人中间,一手扶着老夫人,另一只手掐住了季曼的手腕:“正好,我同你们一起去。”

他的手很烫,像是刚刚做了什么运动一般。季曼耳根子有些红,挣扎了两下挣脱不开,就看着他带着她和老夫人转了个身,朝另一个方向走。

“侯爷,不是去非晚阁么?”季曼好奇地问。

宁钰轩转过头来,眸子里映出她无辜的眼神,淡淡一笑:“是啊,我带母亲去,你跟着就好了。”

季曼咬牙,这厮是要干什么?非晚阁明明不往这边走!

穿过一座小桥,前头东院的主院门口挂着的一块匾映入眼帘。

非晚阁。

季曼和苜蓿看着面前这大气的非晚阁,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是东院,分明是姨娘或平妻才能住的地方,竟然给她这个侍妾住?

老夫人却是满意地点点头:“轩儿到底还是会做事。”

陌玉侯微微一笑,眼含警告地看了季曼一眼。

季曼默默地捡起了自己的下巴,得了,能给她换个大院子,她就是赚了,也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这宁钰轩看起来还是个孝子,这么在乎老夫人的感受。那温婉以后肯定就惨了。

非晚阁里的蔷薇开得正好,老夫人同陌玉侯一起走进去,看着院子里新翻的泥土,也没多说话,只是笑了笑。

“这院子比蔷薇园也不差,挺适合桑榆的。”

母子俩心照不宣,陌玉侯应和一声,心里也就松了口气。

院子空着也是空着,给这女人住算是旧物利用,只要打消老夫人让她当平妻的念头即可。

晚膳老夫人也让季曼在主院用,温婉端着菜站在门口,看着桌边坐着的季曼,怎么都有些尴尬。她好歹才是正室,却在这里传菜。身为侍妾的聂桑榆,竟然跟个主子一样坐着。

季曼假装没看见她的眼神,只扭头和老夫人谈笑:“桑榆以前还真是很蠢呢。”

“是啊。”老夫人感叹道:“当初你嫁进来,还只是个小女娃子,嚷嚷着要和轩儿白头到老呢。”

陌玉侯坐在一边,抬手让温婉坐了下来,并不打算接老夫人这句话。

这一点不妨碍季曼发挥,她看了宁钰轩一眼,眼里带着些柔情:“年少轻狂的事情,老夫人就不必提了。现在侯爷有了新夫人,该与他白头的自然是夫人了。”

温婉被点到,有些尴尬地抬了抬嘴角。她一个才进门的人,自然是跟当年的话题扯不上关系的,只能捏着手帕坐着。

“老夫人吃菜。”聂桑榆听苜蓿说过老夫人的喜好,连忙帮她布菜。

“这些菜是婉儿亲手做的。”宁钰轩看了季曼一眼,她夹得那叫一个自在,跟菜是她做的一样。

季曼缩了缩筷子,迟疑了一下,放下筷子勉强笑道:“那就请首乌姑姑给老夫人布菜吧。”

装大度装委屈她也会啊,电视剧看多了,简直是手到擒来。

老夫人看了陌玉侯一眼,也把筷子放下了。

这下温婉就慌神了,眼里委屈得都含泪:“钰轩。”

陌玉侯深深看了一眼季曼,季曼从他眼里读到了最开始喜堂上初见时候的厌恶。

耸耸肩,她又没做什么,是他一直护女主太紧,护得聂桑榆难受。反正是女二么,稍微给女主下点绊子怎么了?

“儿子知错,菜由儿子亲自来给母亲布。”宁钰轩抬了抬嘴角,拿起筷子将温婉亲手做的四喜丸子放在了老夫人的碗里。

老夫人平静地看着他道:“我幼时教你忠孝仁义,却忘记教你什么叫糟糠妻不可弃。我默许了她正室的位置,却不想看你因为这个女人,而忘记陪你一起走了这么多年的人是谁。”

宁钰轩听得微微皱眉,心下恼怒,却不敢顶嘴,只能垂眸道:“儿子知道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第23章 糟糠妻不可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3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