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八十一章

    赵医生摘下听诊器, “问题不是很大,应激反应心跳过快供氧不足导致的昏迷。”

    “他这段时间身体调理的不错, 现在的发烧最好可以靠他自己体抗力扛过去。”赵医生看着迟稚涵, “我不给他挂水了,你用物理降温, 饮食清淡两天, 五个小时量一次体温,如果持续在三十九度以上, 就给我打电话,退烧针和挂水的药物我都配好了放在对面, 门房那边有二十四小时换班的护士。”

    迟稚涵一直沉默的点头, 其他的一句话不说。

    “你跟我来一趟。”赵医生叹了口气, 指了指对门。

    齐程仍然在昏迷中,额头上贴着退热贴,脸色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他心率刚刚恢复, 暂时不会那么快醒,你先跟我出来。”赵医生看着迟稚涵, 又说了一次,这次语气加重了一些。

    迟稚涵低头,终于起身跟着赵医生走出门。

    “齐宁让我交代你, 齐程的状况如果稳定的话,暂时不要通知长青,他性格急,知道齐程乱来估计会发飙。”赵医生站在走廊里, 两手负在背后。

    迟稚涵点头。

    “第一次。”赵医生笑,“你在这里一年多,第一次遇到齐程病情反复?”

    迟稚涵咬唇。

    她今天不在家,下个月开始做直播,这之前还有很多细节和设备要商量,所以她最近很忙。

    齐程一直配合着治疗方案,迟稚涵不知道的是,他自己在逐渐给自己加压。

    本来今天的计划应该是上午让司机带他去市内走一圈,中午人多的时候避开闹市区,下午两三点再去她公司楼下接她的。

    结果齐程中午在闹市区下了车,在花店里买了一束花,撑到上车晕倒了。

    猝不及防的,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哪怕我同齐程说过他现在已经痊愈,我也仍然要提醒你,我说的痊愈和你们认为的痊愈是有差别的。”

    “他是一个没有接触过社会的人,这十年时间,因为齐家的财力和齐家在S市的势力,他被保护的天衣无缝。”

    “他签约的经纪公司是齐鹏同学开的,现在的经纪人和编辑,也都是齐鹏和齐宁找来的信得过的人,哪怕这样,齐家也一直没有透露让他们签下的漫画家是他们的弟弟齐程。”

    “齐程这个名字在这十年内甚至比澄乙这个笔名还没有存在感,这一点,其实也是齐程之前越来越厌世的原因之一。”

    “他是因为太渴望痊愈了,才会开始绝望。”

    迟稚涵抬头,看着赵医生。

    赵医生对她笑笑,转头看向齐程门上迟稚涵曾经用来送饭的小窗口。

    “今天的反复不算大事,对他整体的疗程来说也没有影响,但是如果处理不好,让他再这样压迫自己的话,以他目前的身体情况来看是很危险的。”

    “我叫你出来,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他这么急迫的想要进入人群的原因么?”赵医生转头,看着迟稚涵。

    赵医生说话仍然是拐弯抹角的让人第一时间很难抓到重点,松懈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先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迟稚涵却理解了赵医生的意思。

    他是怕她隐瞒,他怕他们两个私下里让齐程承担了他目前无法承担的压力,所以齐程才会用这样激进的方式。

    赵医生和齐程的感情已经很深,深到很多时候已经失去了判断能力,赵医生自己知道,在可控范围内,他一直选择放养。

    直到今天齐程出乎意料的突然昏迷。

    赵医生问她的方式看起来全程都在隐忍,隐忍着怒气,害怕说多了会破坏他们两人的感情。

    “他应该是想尽早和我去民政局领证。”迟稚涵没有丝毫隐瞒,“我们两个感情稳定,他对未来开始有计划,在他看来他的生命浪费了十年,他也会心急。”

    “不管我们用多精确的词语描绘他这十年的心情,我们也始终不是他。”迟稚涵看着赵医生,“哪怕从头到尾我都能理解会心痛,我也没有资格说我自己感同身受。”

    “对于他来说,为了治愈不管做的多激进,我都能理解,也都能原谅。”

    “赵医生,这和爱情无关,他是个很好很负责任的男人,他如果肯承担下承诺,就一定会想要付出。”迟稚涵眼眶微微泛红,“所以我说不出劝他不要激进的话,因为在我看来,不管他的心理病有多严重,他始终是个人,在这个原则下,他今天做的没错。”

    “您说的痊愈和我认为的痊愈从来都不是一样的,我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觉得他有任何心理疾病,或许有时候会不愿意说话,激动难过的时候看起来会很可怕,但是那只是他的表达方式。”

    “他今天打开车门出去买花的那一瞬间,一定是觉得自己可以扛过去的,他撑到上车才晕倒,也说明他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在抗争什么。”

    “他没有操之过急,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相信他,也不觉得他现在急着想要进入人群的诉求有什么问题,我会劝他更加谨慎小心,但是不会认为他这件事是做错了的。”

    她说的很急,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听起来杂乱没有逻辑。

    赵医生安静了片刻后,笑了。

    “你一直都相信他,这是最大的奇迹。”他拍拍她的肩膀,叹气,“所以齐程的方案真的无法复制。”

    “我问你原因,告诉你那些话,也就是想看到你这样的态度。”

    “齐程度过了关键期,现在哪怕反复,也只是像今天这样的身体不适而已。我需要他身边的人像你一样有信心,不是责怪他操之过急,也不是责怪他为了爱情脑子发热。”赵医生说完看迟稚涵惊讶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更大,“你没有说错,他一直没有错。”

    “但是如果这时候身边的人劝他谨慎,他会听,而且会照做,但是却会对他最终完全康复造成影响。”

    “这一点,和齐家人是无法沟通的,也幸亏他身边的人是你。”

    “齐程需要自信,他一直没有告诉你,他对自己十年后痊愈重塑性格这件事心里是没有底的,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所以本能的给你最积极向上的样子。”

    “给他自信,他会慢慢的找回自己,只是这过程中,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还会发生。”

    “给他空间给他自信,让他找回自己原本的样子,是我这个多年医生兼他的长辈想要请求你的最后一件事。”

    “你已经做的比我想要的还要好,我忽悠你的最后一关,你也顺利通过了。”

    ……

    迟稚涵低头。

    “两个人之间再相爱,有些难关还是只能自己走的,身边的人能给的也只有陪伴和信任。”赵医生说到最后,语气里有感慨,“齐程到底还是幸运的。”

    “可以心痛,可以照顾他,也可以黏着他二十四小时不离开,但是千万不可以说他为了治愈自作主张,他现在太需要这样的自作主张了。”

    这是赵医生留给她的最后一段忠告。

    这位心理专家,宣称这是最后一次忽悠她,这一次忽悠,他用了他自己对齐程难以客观的弱点,让迟稚涵下意识的以为他不相信他们的爱情,下意识的产生了反抗情绪。

    一个可以谈笑风生操纵人心的人,却偏偏人过中年仍然孑然一身。

    或许,他真的看破了很多东西,也或许,他这辈子的挚爱真的只有工作。

    ***

    齐程在赵医生走后不久就醒了,迟稚涵当时正在帮他换退热贴,四目相对,齐程有些欲言又止。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脸色苍白了,看的迟稚涵心里一阵阵的痛。

    “明天如果还是三十九度没退下去的话,就要挂水了。”迟稚涵俯身额头对额头的贴了一下,然后皱着眉直起身,“你手上的针眼好不容易好了一点。”

    “会退下去的。”齐程眼睛一直盯着迟稚涵,语气没什么异样,但是表情仍然忐忑。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买花?”迟稚涵递给他一杯温水,问的时候嘴角仍然有梨涡。

    “求婚的时候忘记了。”齐程有问必答,因为不确定迟稚涵此刻的态度,苍白着脸老老实实的喝了两口温水。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蓝色的?”齐程买的是一大束蓝色的绣球花,和昏迷的他一起被司机和安保大叔送了进来,她在他昏迷的时候找了几个瓶子插好放在了台面上。

    “你房间里都是蓝色。”齐程声音轻了点。

    他一直在等迟稚涵什么时候绕到关键点,也做好了被她糊一身鼻涕眼泪的准备。

    他可能真的太着急了,这几天过的太像正常人所以以为自己就真的正常了,到底,还是吓着她了。

    迟稚涵却笑了,凑过去亲了下齐程的嘴唇,舔掉他嘴唇上喝水留下来的水渍。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花。”她语气带着真诚的喜悦,“好漂亮。”

    贴的太近,这样软软带着甜的嗓音让齐程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你……”齐程犹豫了下自己要不要自投罗网,迟稚涵现在的表情和态度让他刚才的谨慎少了一些,“不生气么?”

    “我有点心疼。”迟稚涵亲完就钻进了被子,和往常一样搂住他的腰,“不对,我很心疼。”

    特别强调,顺便咬了一口他的手臂。

    他手肘上的伤疤正好在她的掌心,迟稚涵咬完之后就开始习惯性的用手去摩挲他的伤疤。

    都是之前经常做的小动作,毫无异样。

    “这不是疗程的一部分,你不生气么?”齐程问的更详细了。

    “如果我接了一个单子让我一天之内准备五十个人的小宴会,你会让我接么?”迟稚涵却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齐程下意识的皱眉:“会很累。”

    “嗯,但是那五十个人在美食圈声誉都不错。”迟稚涵抬头,看着齐程。

    “会。”齐程想了一下才慎重回答。

    既然是她的乐趣,她能掌控好的事情,哪怕他会心疼,到最后也仍然会同意。

    “你现在的心情跟我的是一样的。”迟稚涵笑,“治疗的事情,你是专家,赵医生也说过你可以用一些自己节奏定适合自己的方案。”

    “就算你今天晕倒了,接下来几天就又得在床上了,我也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治疗本身就是有反向作用的,每种病都这样,更何况是心理病。”

    “而且今天赵医生又套路我,幸好我一开始就挺相信你的。”迟稚涵乐呵呵的,揪着齐程那块伤疤上下晃悠了一下来表达自己打败了赵医生的激动心情。

    齐程手指正习惯性的摸迟稚涵的耳垂,听到她这样带着炫耀骄傲的语气微微怔住了。

    不是因为她那么信任他,而是因为他自己心里面,对这种信任没有丝毫意外。

    就像是本来就应该这样,完完全全的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们本来就应该相遇,相爱,一辈子在一起。

    所以迟稚涵说出来的语气像是普通家常,而他听完了,心里除了温暖和满足,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你发烧的时候手指头热乎乎的。”迟稚涵笑眯眯,又转过去玩他没有摸她耳垂的手。

    “以后身体养好了,手指就不会那么凉了。”去年冬天他们还不熟,今年入了秋开始,不想冰着她,他每次洗完澡都会用热水再泡一会手。

    “下次如果还想加大治疗压力,可以带上我么?”玩了一阵子手,迟稚涵转身,“我总觉得今天我在车上的话,你不至于会晕倒那么长时间。”

    “带上你会没有疗效。”齐程把迟稚涵往他身上挪了一下,方便他看到她的表情。

    他跟她在一起很不容易有应激反应,他不想冒险。

    “我想早点和你把证领了。”齐程按下迟稚涵撅起来的嘴巴,“最迟月底,我得想办法出门。”

    “为什么那么急?”迟稚涵有些意外,不是因为他的疗程,而是因为领证。

    “怕你跑了。”齐程笑,“都已经是我的了,就舍不得再让出去了。”

    “……”迟稚涵安静了下。

    “肉麻……”忍不住吐槽。

    “我肚子饿。”齐程换话题。

    “赵医生说你只能喝粥。”迟稚涵起身,补充,“白粥。”

    “吃完亲一下就好了。”齐程坐好,把床上的书桌摁出来,毫无烦恼的样子。

    “……”迟稚涵又瞪他。

    “肉麻……”继续吐槽。

    床上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可以笑得眉眼弯弯,像他当初吃了药后的样子,虽然脸色苍白,却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藏在黑暗中的怪物了。

    他变成了她的男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2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3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