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三十四章

    齐程那天的血压情况, 让赵医生给她连发了两封邮件。

    他现在吃的抗抑郁药本身就有高血压的副作用风险,所以耳提面命的告诉她, 一定要安稳。

    于是迟稚涵外出的次数开始变多。

    也真的切实的见识到了澄乙的名气, 她的微博多了好多新粉丝,还有无数个私信她问她怎么会有澄乙门路的人, 善意的恶意的都有。

    公司的微博运营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 幸运的是,她的冬季视频已经连续几天都挂在热门搜索上, 人气爆棚。

    林经武自然是开心的,一直嚷嚷着要请澄乙和齐宁吃饭, 但是也只是嚷嚷而已, 上次齐程那位面无表情的经纪人把十幅画交给林经武的时候, 迟稚涵注意到他手都是抖的。

    同样是经纪人,气场差太多……

    一样气场差太多的,还有迟稚涵本人。

    齐程太敏感, 她最近频繁外出,加上刻意和齐程保持了两米左右距离, 这些事,让他也开始刻意的避开她。

    画室的门自从上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关过,但是齐程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画室里, 出来的时候,也只是沉默的吃饭。

    迟稚涵很努力的逗他,却经常会因为他看她一眼,就迅速的红了脸, 小鹿乱撞之后想重整旗鼓,却发现齐程已经吃完进了画室。

    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迟稚涵开始烦恼度的问题。

    不是烦恼齐程,而是烦恼自己。

    因为动心,靠近之后,她会克制不住的想触碰他,因为他不能被触碰,所以不敢靠得太近。

    说话说得多,总是会多说多错,为了安稳,她有时候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掌握不好这个度,齐程会被她越推越远,他这样的人,想再重新靠近估计就很难了。

    她弄不好真的会弄巧成拙,尤其是齐程这两天的报告数据并没有明显起伏,齐鹏又发了一封美国心理医生给赵医生的邮件,巨长巨长的英文,全是专业单词,迟稚涵看不懂,但是觉得心更慌了。

    心不在焉导致她这几天摔跤撞桌角的次数急剧增加,最后发展到切菜都能切到手的狗血程度。

    起因只是因为齐程路过的时候问了一句中午吃什么。

    她就直接一哆嗦把菜刀往自己的指肚子上划了一道,伤口不深,但是血很迅速的就流了出来。

    ……

    作为私厨,在雇主面前切菜划破手算是大忌,作为女人,在喜欢的男人面前笨手笨脚也不符合她的性格。

    所以迟稚涵吸了吸鼻子,很勇敢的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换了个角度继续切菜。

    只是那一把青翠欲滴的芹菜,被血染成了恐怖片效果。

    ……

    迟稚涵抿嘴。

    眼睛余光看到去而复返的齐程手里拿着医药箱,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

    “……你会不会晕血?”下意识捂住伤口,脑子里开始回放那些注意事项,生怕他病发。

    齐程摇头,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

    松口气,却还是没有遵循心意厚着脸皮伸出手指,只是拿过了齐程的医药箱,闪到一边先给自己消毒然后贴上创口贴。

    刚开始做菜的时候经常出现这种事故,她处理起来很熟练,甚至还给自己裹了一层保鲜膜预防待会烧菜的时候进水。

    齐程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直到她处理完转身打算重新洗菜切菜的时候,迅速的走过来,拿走她的菜刀,顺便很顺手的把她手里血淋淋的菜丢到垃圾桶。

    靠的很近。

    拿菜刀的时候还碰到了她的手。

    迟稚涵脸红了,心跳加速,感觉自己状况不对只能低下头问了一句:“你干嘛?”

    说完之后脸更红,明明是指责的语气被她这样说出来简直像在打情骂俏……

    稳定的感情这种东西似乎真的不太适合她这样的花季狼性少女……

    齐程神色复杂。

    迟稚涵已经这样好多天了,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只看她的耳朵就知道现在应该是在面红耳赤。

    只要他靠近或者和她说话,她就会这样。

    所以这几天,迟稚涵很努力的一直和他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跟同级磁铁一样,靠近一点立刻弹开。

    一开始以为是赵医生又说了什么。

    可迟稚涵真的不像是赵医生说了什么就能脸红成这样的个性,而且,她也藏不住话。

    他甚至有点担心是不是和他在一起时间久了,所以也变得不习惯和人靠近或者接触,但是看她和安保还有每天来清洁一次的阿姨相处的倒是非常和谐。

    而且这段时间,她外出的次数也挺多,完全不像是社恐的症状。

    “为什么脸红?”百思不得其解后只能直接问。

    低着头的迟稚涵马上像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一蹦半天高,吓得都结巴了:“我我我我,我脸红什么?你你你你你,你别乱说!”

    ……

    于是齐程的神色变得更加复杂。

    她确实是有事,只是他猜不透是什么事。

    那天那句心疼之后,她非常明显的努力和他划清界限,他猜测大概是因为血压的原因。

    本来以为她这种个性,忍一两天就会自动忽略医生的警告一切恢复原样,但是这一次,她坚持了很久。

    久到他心里开始闷闷的难受。

    “在你手好之前,点外卖,安保那边有联系电话。”说完之后就自动退到了两米以外。

    她似乎开始排斥他的碰触。

    和家里人一样,一开始急于想碰他给他安慰,发现他有了这样的幻觉后,就产生了阴影,不敢碰,碰了之后就会立刻道歉。

    迟稚涵也是这样,不得已碰到也会迅速的查看他的表情。

    所以为了让她自在,他干脆就离得更远,也不想解释幻觉这东西,并不是百分之百一定会出现的,有时候甚至是等到碰到的人道歉后才突然想起来。

    相比那样的疼痛,他倒是更愿意在不舒服的时候被抓着手。

    只是家里都是男人,唯一的齐宁有时候甚至比齐鹏还男人。

    大家都没有病痛的时候让人安慰的先例,他也不习惯主动寻求慰藉,发病之后,就更是不可能。

    齐程微微拧眉。

    他不喜欢迟稚涵这样的转变,但是……就和他的病一样,转变和恶化,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

    不想再看到她低着头红着脸的局促样子,所以索性离得更远,虽然看到她被切到手又自己包扎的样子,他忍了很久才忍住没有上前。

    她包的比他好,她向来,可以很好的照顾自己,不像他。

    “你必须少油,又不能吃外卖。”缓了下心跳,回复平静的迟稚涵后知后觉的觉得手指开始痛,甩了一下嘶了一声,然后看到齐程又往后退了两步。

    “安保那里有食疗的外卖。”齐程边退边回答,脸色因为迟稚涵的疼痛表情变得有些差。

    “之前每天早上会过来的那个刘阿姨呢,好久没看到了。”迟稚涵又皱皱眉,觉得齐程这样边说边后退的样子很怪异,往前走了两步。

    “刘妈妈是我姐的婆婆,现在在帮她带孩子。”齐程又后退。

    ……

    “……我不放心外卖,没事,小伤。”意识到齐程一直在往后退并且脸色越来越差之后,迟稚涵转身,若无其事的开始继续做菜。

    他会不会真的晕血,或者对伤口敏感之类的,总觉得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你要是不舒服先去看看书或者睡一觉?”低着头挑菜篮子里剩下的芹菜,迟稚涵眼角余光一直在观察齐程,“或者画画?”

    “外卖。”齐程固执的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皱着眉看她继续挑菜的样子。

    “……外卖做的肯定没我做的好吃。”迟稚涵抬起头笑,扬了扬手里的芹菜,“很快的。”

    中午的菜单是鲜虾香芹粥,粥已经熬好,她要做的也只是把芹菜切末备用而已。

    “外卖。”齐程仍然坚持,说话变得简短,额头开始出汗,“必须外卖。”

    ……

    迟稚涵愣了下,回头。

    距离太远她只能感觉到齐程的身体在抖。

    “怎么了?”这下真的有些急了,也顾不了什么安稳直接就走近想看看齐程的脸色。

    齐程跟着迅速后退,一直保持着距离,因为退的太快,还撞到了书桌角,声音很响,但是他毫无反应。

    “你不要动。”迟稚涵知道自己语气不对,那声撞击声太响了,她不用看都知道他的腿肯定淤青了,可是他还在往后退。

    他没有躲避光线,也没有迅速的回到床上把自己裹起来,那么他最典型的自闭症状应该没有复发。

    但是他额头有汗,脸色发白,身体有很轻微的抖动。

    迟稚涵迅速的开始回忆病例。

    可是没有,齐程一个人住太久,很多时候发病都是因为血压心跳预警后才有人赶到,赵医生在这方面的记录这几年已经很不详细。

    “齐程,不要动好不好。”越来越慌的迟稚涵下意识的语气放软,终于在齐程退到床边的时候,成功的让他站定。

    迟稚涵松口气,苦笑。

    她居然吓得有些腿软……

    “你是不是怕伤口?”走近之后发现他果然一头的汗,脖子上也都是细细密密的水珠,她把自己受伤的手往口袋里一缩,咬着嘴唇犹豫要不要帮他擦汗。

    她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去脱他裤子看他腿上的淤青……

    齐程摇头,不说话,却在她靠近的时候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仰。

    “……怎么了?”这个动作太明显了,迟稚涵意外,为了验证,她又往前靠了一点。

    齐程这次没动,只是呼吸声粗了,手下意识的想抓住裤脚。

    正好是刚才撞到的那一边。

    迟稚涵也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拦,然后发现自己的手被他很迅速的拽紧。

    ……

    迟稚涵眨眨眼。

    抬头看到一头冷汗的齐程,固执的,带着委屈的抓着她的手,像是忍了很久好不容易如愿以偿的孩子。

    ……

    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的心里揪揪的痛。

    “到底怎么了?”声音更小,迟稚涵发现自己已经在意识到不对之前,用手帮齐程擦了汗,直接的皮肤接触。

    咬牙,懊悔不已。

    “怎么办,你一会如果很痛的话吃止痛药有用么?”眼眶都有点红,她擦了不少地方,额头,脖子,似乎还有脸颊……

    “不用。”齐程终于开口,嗓子暗哑,接着又重复,“不用。”

    手还是被他拽着,迟稚涵不想挣脱。

    身体靠的很近,近到她能感觉到齐程身上毛衣的触感,柔软的,带着他的体温。

    “外卖好不好?”这个男人固执的,抓住自己发病前的问题又问了一次。

    ……

    迟稚涵闭眼。

    她可能,安稳不了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2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3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4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5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