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七十章

    迟稚涵最终没有去见她妈妈, 把照片资料都丢进了垃圾桶。

    她姑姑那天下午,一整下午都在帮迟稚涵还债, 两百万, 挑了几个临近日期最近的。

    “这钱你亲妈给的,我怕你脑抽不要, 就索性帮你还了。”姑姑在电话那头叹气, “剩下的钱,你自己还也行, 把账号给她也行,你自己决定。”

    “不过, 她和我们迟家算是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种自己女儿都不要的妈, 我见一次骂一次。”姑姑停了下,语气放缓,“小涵啊, 向前看。”

    “你最苦的日子过去了,向前看, 你还年轻,别为了这些事,把自己绕进去了。”姑姑叹气, 说完了很久没说话,又叹了口气。

    她是很想再骂她妈妈两句的,但是到底不忍心在迟稚涵面前说太多。

    她哥哥当年娶她,看上的就是她如花似玉的外表和娇滴滴的性格, 结婚前长辈们劝过,说这女的看起来就不是能同甘共苦过一辈子的。

    结果她那位从小到大意气风发的哥哥,下了豪言,不需要共苦,他宠她一辈子。

    谁都没想到,她哥哥的一辈子太短了,那个女人,也始终如一的无法共苦,只是可怜了两人的孩子,二十岁而已,看尽世态炎凉,一张能吃得出大米原产地的叼嘴到最后只能靠着给有钱人家炒几个家常菜来赚钱。

    “我已经把账号发给她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正在整理齐程下周的药片,抑郁症的药很有意思,明明是那么灰暗的心理病,药片却颜色艳丽色彩缤纷,“她要还就让她还,我每个月打到还钱账户里的钱也会照旧,以防万一。”

    “那些钱,就先存着,凑到她打的那个数额之后,我会一并还给她。”她不想让她妈妈心安,这一辈子都不想。

    可唯一能想到的让她不安的办法,却只有这一个。

    她妈妈就是不要她了,从头到尾,不给挽回余地。

    或许,过几年,她的怨会慢慢淡了,但是心里面有那么一个地方,彻底的空了,类似于,根的地方。

    其他的,无喜无悲。

    ***

    迟稚涵妈妈的事占据了她大部分的心力,齐程的减药疗程虽然顺利,但是对于人群恐惧的应激反应却始终没有任何好转。

    赵医生和李医生的吵架次数越来越频繁,吵到最后迟稚涵才理解,很久很久以前,护士们聊天说的齐程的身体已经亏空是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长时间心理上的应激反应心跳加快让齐程的心脏不负重荷,所以李医生非常不同意赵医生越来越激进的脱敏治疗。

    “你非把他折腾出心脏毛病来才肯罢休是?十年都下来了,为什么快好了就急成这样?”李医生发飙的时候,齐程身上还带着心律监测的贴片,他大嗓门一嚎,齐程很无辜的对着在一边皱眉头的迟稚涵眨眼睛。

    “他这病不解决,过段时间小迟不要他了,他肯定马上反复回去你信不?”赵医生嗓门并不比李医生小,“你是医生,不知道这个本不解决,标怎么治都没用么?”

    这下轮到皱着眉头的迟稚涵对着脸色一黑的齐程眨眼睛……

    “你是医生,难道不知道心脏在人体器官中的重要性?!”李医生嚎回去,“是你自己歪门邪道靠着小迟整好了齐程的抑郁症,现在怎么样?觉得这方式虚了?害怕了?我看你就是有心结!”

    ……

    …………

    “那个……”迟稚涵举手,然后被两个医生同时瞪了一眼,“正规医院里面,这种讨论,是不会让病人听到的。”

    ……

    两位医生继续瞪她。

    “他们在对我发火。”被摁在床上做了一个小时的心率监测的齐程很无奈,伸手握住了迟稚涵的手,手指抠了抠她的手心。

    “你知道啊?”赵医生斜眼,“所以每次开车载你出门,你盯着地图,知道哪里人流量大,就提前做好思想准备这种事,故意的?”

    “……我也会害怕。”齐程自己把身上的贴片拔了,坐起身,苦笑,“所以到了节点会不由自主的先做好防御。”

    “所以就是死结,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去自学心理学疗程!”赵医生跺脚。

    “总之不行,这半个月他的心脏必须休息,半个月以后看情况再决定!”李医生一锤定音。

    ……

    “好凶……”迟稚涵看着两位中年男人气乎乎的出门,却都没有忘记去对面拿走有他们专属标签的小菜,对着齐程皱皱鼻子。

    “疗程没有效……”齐程坐到床沿,抱住迟稚涵,语气多少有些沮丧。

    “慢慢来,休息半个月再继续,总是有办法的。”迟稚涵拍拍他的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蛮相信赵医生的。”

    虽然各种不靠谱各种神经兮兮。

    “我不想慢慢来。”齐程头没有抬起来,声音含含糊糊。

    “嗯?”迟稚涵有点意外。

    “李医生的药很烦……”齐程耳根开始红,语气有点怪怪的沙哑。

    “……”迟稚涵被齐程的声音弄得莫名的吞了口口水,脸也开始微红。

    再慢慢来他真的要憋死了……

    离迟稚涵穿吊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

    齐宁回国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

    晚上十一点,她刚下飞机就直接去了齐程这边,没有进门,而是坐在车里给迟稚涵打了电话。

    “假装我是广告骚扰电话。”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迟稚涵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第二句,“你挂了电话去厕所,然后再给我打过来。”

    “要像,你知道齐程的敏感。”她又叮嘱了一句。

    “……齐程,在洗澡。”迟稚涵到洗手间门口看了一眼,补充了一句,“刚进去,刚开始。”

    这几天他在家努力的维持心律平衡,她在对面录制视频的时候都没有开过摄像头。

    “你先去把家里的路由器都关了,然后把齐程所有能上网的东西全都断网,包括他手上的监控仪。”齐宁停了下,“算了,监控仪不要关,其他的,手机,ipad,笔记本,台式机。”

    “我暂时想不出借口,不过你向来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借口,你要说服齐程,明天开始,让你回家一个月。”齐宁听到迟稚涵在房间里跑动的声音,语气平静了点,“另外断网的借口,你也想一个。”

    “……”迟稚涵停了下,“说我不想看到那些网上恶评?”

    任俊友的事情过去了五天,和李律师当时说的就是小事不同,网上仍然在持续发酵,迟稚涵不知道齐宁他们有什么打算,所以在很多恶评涌向她微博的时候,选择了不看。

    倒是正好,可以拿来做借口。

    “行!可以!”齐宁迅速的下了结论。

    “但是我为什么要回家一个月?”迟稚涵关了所有的的网络后,反问。

    “这事跟你关系不大,而且也不一定要一个月。”齐宁敲了敲车子方向盘,习惯性的皱眉。

    齐宁惯常的处理方式,迟稚涵也下意识的就想答应下来。

    齐程在洗手间的水声小了,她听到他提高声音问了一句,谁的电话。

    “不要说是我的电话。”齐宁迅速阻止。

    “戚晴的。”迟稚涵反应很快,然后压低声音,“齐宁,我知道现在说这个不是时候。”

    “我和你是一样的,齐程现在是我的命,我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所有的事情,都和我有关。”

    “……”齐宁沉默。

    迟稚涵咬着嘴唇,第一次,和齐宁正面冲突。

    “你做事情……太冲动。”齐宁似乎还想了下有没有委婉的说法,最终放弃,“有小聪明,但是脑子不好。”

    “……”迟稚涵动了动嘴,放弃争辩,保持沉默。

    “和齐程有关的任何事,我都不会冒险,告诉你结论,比让你冒冒失失的凭感觉做事更让我放心。”齐宁拒绝的很干脆,“现在的结论就是,你和齐程暂时不太方便在一起,你的视频拍摄后续会挪到其他地方进行,不过我保证,场地不会比这里差。”

    “齐宁。”迟稚涵第一次没有称呼她为齐小姐,“我以前觉得,我和齐程的感情好就行了,和你们保持距离,对我们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影响。”

    “但是你们对齐程来说很重要。”

    “齐程说你们都是冷静的人,不喜欢太亲密的感情,所以我保持距离也没关系,但我发现,跟他不可能再分开后,我会在意你们的态度。”

    “我没有齐家的冷静基因,我需要你相信我。”

    “会和齐程在一辈子的人是我。”

    齐宁沉默了很久,耳边有她不规则敲击方向盘的声音。

    “齐程太熟悉你们瞒着他的方式了,反而是我这样冒冒失失不按牌理出牌的,他会听。”迟稚涵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她还真的是怕齐宁……

    从一开始就怕。

    现在只是多说了几句,她就觉得她背后隐隐的开始冒汗。

    “他快洗完了。”洗手间里的水声小了。

    “我需要和你单独相处两个小时,你能做到么?”齐宁终于开口,“不让齐程怀疑,不让他知道我回国了,两个小时。”

    “好!”迟稚涵迅速的答应了。

    “一旦让他产生怀疑,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作没听过。”齐宁叮嘱了一句。

    “好!”迟稚涵点头,挂了电话,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迟稚涵!”齐程反应再快,也只来得及拿了一条毛巾遮住要害,脸不知道是因为热气蒸红的还是被她吓红的。

    “事出紧急。”迟稚涵脸也红了一下,“我出去两个小时好不好。”

    “……”齐程抹了一把脸,“现在晚上十一点多了。”

    “嗯,所以我两点前赶回来。”迟稚涵接的很快。

    “……”齐程抿嘴。

    “戚晴江湖救急。”迟稚涵双手合十。

    “……”齐程仍然抿嘴。

    “我把戚晴电话留给你,我保证半个小时给你打一次电话。”迟稚涵习惯性的想上前拽齐程的手,伸到一半发现拽了之后他的毛巾就掉了,尴尬了一下,挠挠头。

    “……”齐程的脸更红了,“你先出去等我两分钟,我和你一起去。”

    “你在测心律不能出门!而且我们女孩子之间的事你在会很尴尬。”迟稚涵咬牙,下了狠招,“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两点前回来?”齐程终于被说动。

    “我保证!”迟稚涵举手。

    退出去半步又突然回头,让齐程再一次迅速的找了衣服遮住要害。

    “那个……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把家里的网全断了,你无聊的话先看会书或者直接睡觉。”

    “我不想看到那些评论,明明是抄袭却硬要说自己无辜的评论。”皱了皱鼻子。

    “……好。”齐程手足无措,被她两次闯进门,而且,她亢奋的不太正常。

    “你没事。”还是不放心,拿了块浴巾,滴着水走出来,身上还有没洗干净的肥皂沫。

    迟稚涵已经在穿鞋子,看他出来对他比了比手指。

    “进去!感冒!”凶神恶煞的。

    “……”齐程迅速的缩了一半身子回洗手间。

    “戚晴的手机号我贴在冰箱上,我马上回来。”迟稚涵又一次保证,这次没有风风火火,“我没事,真的没事。”

    “……路上小心。”齐程的眉心一直没松开。

    看着她随意挥了挥手就往外冲,然后是她打电话告诉司机方位的声音,和车子渐渐开远的引擎声。

    她有事。

    他不怎么相信是戚晴。

    不过,他不想追问。

    这段时间,她过的太艰难,现在难得大半夜的能有事让她亢奋一下。

    亢奋的跟想要上场打仗的战士一样。

    两个小时。

    应该没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