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六十章

    这个门, 出的比预想中的快。

    四个人都没有说话,齐程第一时间就下了床进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 迟稚涵注意到,他还特意刮了胡子。

    有过上一次出门的经验, 等齐程和迟稚涵穿戴整齐出门, 那辆专门做过改造的车就已经在门口等着,全黑色的车, 在一片空旷中,安静的开着车灯。

    迟稚涵没来由的, 觉得心里一紧。

    “我坐你们的车。”齐宁帮齐程打开了车门, 对周景铄点了点头, 迟稚涵注意到齐宁后脑勺靠耳朵的地方,有一小块圆形秃,因为点头的动作变得有些明显。

    注意到迟稚涵的视线, 齐宁把头发捋到耳后遮住那块头皮,若无其事的对齐程交代:“药和针我都从赵医生那边拿来了, 半路如果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今天晚上医院后门全部都清理过了,不会有别的人, 我们大概还有三小时时间,三小时内如果到不了,你就和爷爷视频。”关车门之后,齐宁从包里拿了一个口罩, 却是递给迟稚涵的,“门口有记者,以防万一。”

    “你不能遮,到时候需要站在固定的窗户边让我们请的记者远距离拍一张交差,不然明天就又会有你去世或者逐出齐家的谣言了。”齐宁想抬手拍拍齐程的肩膀,伸到一半停住,转了个弯有些尴尬的抚过迟稚涵的腿。

    齐程幅度很小的点头。

    他在储存体力,准备面对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切。

    迟稚涵一直握着他戴着检测仪的右手,从车子发动开始,一直到开到有些嘈杂的大街,齐程手心都没什么冷汗,呼吸和各方面指标也都正常。

    说真的,太正常了。

    迟稚涵被这样的正常,弄得非常不安。

    “你们一路都会走我已经清理好的通道,但是爷爷病房的前后门,都有顾总的人守着,进病房的人都需要签保密协议。”齐宁交代的很快,她也一直在注意监控仪上的数据,因为不能碰到齐程,她贴着车门坐,背却仍然挺的笔直,“我会想办法支开后门的人,如果实在支不开,可能需要迟小姐上去签个字,普通的保密协议,关于如果爷爷去世后七日内不得对外发消息的协议。”

    齐程的手紧了一下,迟稚涵点点头。

    “只要告诉他们你是齐程的女朋友就可以了,齐程的病情,除了齐家人,没有人知道。”

    “他和他爸爸常年旅居,这次也只是过来见最后一面就会马上出国,这是我对外的公关稿,你大概知道一下就行。”齐宁递给迟稚涵一张A4纸。

    “你怎么样?”齐宁凑近齐程问了一句。

    她和迟稚涵一样,因为齐程现在的正常,变得有些不安。

    齐程摇摇头,迟稚涵注意到他的手指微微抖了两下,然后用了点力,从侧面看,他下颚微缩,牙根咬的很紧。

    他在犯恶心,却拒绝说出来。

    迟稚涵低头,拇指和食指开始帮齐程捏手腕上部的穴道,她不知道能帮多少,但是她知道,齐程有多想去看他爷爷。

    齐程低头,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点,扬起的角度让迟稚涵眼眶开始酸。

    “还有什么?”他问齐宁,声音平稳。

    齐宁调整了一下呼吸。

    他们家的人,生老病死从来都不止是自己家里人的事,股东们看着,新闻媒体也看着,甚至那些天天炒股就指望听到一些内部消息的股民们,也看着。

    她本来是挑了一些要紧的说,怕说太多会让齐程的反应更严重,但是心里总是有些担忧的。

    医院毕竟不是自己家,她布置的再周密,也难保会有漏网之鱼。

    齐程,一如既往的,是那个敏感懂事到他们全家人心痛不已的孩子。

    “顾总的事你都知道的。”齐宁问完,齐程就点了点头。

    他们其实从来没说过,但是齐程,总是有办法知道。

    “爷爷有一份补充遗嘱一直没有做最后的公证,所以你去爷爷病房的时候,李律师也在。”

    “那份遗嘱关系到爷爷一直没有放出来的百分之四的集团股份,都给了你,所以,顾总那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病房里已经闹过几次,因为齐程一直没有露面,闹归闹,却每次都不了了之。

    “这百分之四,涉及到谁才会是集团的最大股东,顾总不可能放手,爷爷怕节外生枝,和李律师沟通,他会在神智清醒的最后一刻盖下公证章。”

    “所以,我很担心,你去了医院,顾总的人会闯病房。”

    没人知道齐程的病,突如其来的杀气腾腾的陌生人,会对齐程造成什么样的冲击,他们连试都不敢试。

    她和齐鹏已经动用了所有关系,但是仍然怕有疏漏。

    “迟小姐今天晚上需要一直在齐程身边,万一真的有人闯进来,你要第一时间带他走,剩下的,我和大哥会处理。”

    “齐程,不能被人发现这个病。”齐宁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迟稚涵的眼睛,眼底有悲凉,“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被人推上风口浪尖,公司的股价也不允许。”

    迟稚涵脑子里,突然就想起她爸爸当年说过的话,那时候,爸爸的那位合伙人建议扩大规模,她爸爸拒绝了。

    “这钱呐,有个顶,越过了这个顶,你的生活就会变了。”

    齐家人,越过了这个顶。

    越的太高了,公司四五万人的生计,无数的股民,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以及身边随时拉你下马的股东。

    那个垂垂老矣的临终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殚心竭虑的护着这个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王国。

    ***

    齐程一直撑到了医院后门,下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脸色苍白的吞了一颗药。

    齐宁安排的很妥帖,后门走两步路就可以找到住院部贵宾层的直达电梯,后门远远的有几个看不太真切的人影,隐隐的有闪光灯的声音。

    齐程的手已经开始出冷汗,但仍然不说话,靠在电梯内壁,低头闭眼储存体力。

    迟稚涵的心拧成一团,被齐程手心的黏腻揪得呼吸都有些痛。

    齐宁下了车就一直在打电话,眉心紧锁,只要齐程呼吸略大一些,她就会突然停下通话,去瞥他手上的检测仪。

    所有人,都很紧张。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齐程见他爷爷最后一面。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齐程,甚至,要冒着应激反应太过激烈休克导致的危险。

    医院的环境对于齐程来说完全陌生,消毒水的味道,永远简单单调的配色,以及空旷的走路都能有回音的走廊。

    他开始晕眩,走出电梯后又吞了一颗药。

    “这药最多能吃几颗?”迟稚涵终于有些忍不住,拿过了齐程口袋里的药瓶子放到自己的外套袋子里。

    前面带路的齐宁回头,对迟稚涵比了五根手指,她还在电话,脚步很快。

    “我没事。”齐程冷汗淋漓的对着迟稚涵笑了笑。

    没有外人,走廊光线又被齐宁刻意调低,除了环境陌生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外,他的反应其实并不算大。

    为了让他能和爷爷见最后一面,齐鹏和齐宁准备了一两个月,甚至在视频电话里,他爷爷还再三和他确认了现在的治疗进度。

    风险太大。

    不单单是他身体的,还有他的病被公众知道的风险。

    可他想见爷爷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开口阻止,连向来最谨慎讨厌风险的齐宁都没说一句反对的话。

    这件事,对他,对爷爷,甚至对齐家人来说,意义太大。

    他走出去了,意味着这十年来,因为他的病,分崩离析的家人,也会跟着变得不太一样。

    他知道。

    这一次不是尽力,而是必须。

    ***

    齐程爷爷的病房,在走廊最靠里面的位置,前后有两个门。

    媒体记者没办法直接上贵宾层,大多都守在电梯等,齐宁他们绕过了电梯,就等于绕过了媒体。

    剩下的,就是后门顾总派来的要求入内必须签协议的人了。

    齐宁走的快,齐程因为心跳血压跟在后面几米远,迟稚涵挽着他的手,在快要走近的时候,感觉齐程挺直了背。

    她也微微的靠近了一些,做出了情侣常见的挽手姿势。

    “我只是不想在爷爷病房前闹事,但是你想清楚,这件事之后,你还要不要在公司在S市混下去?”齐宁声音压得很低,因为妆容狠厉,看起来像是另外一个人。

    堵在门口试图走到齐程这边让他签字的中年男人脚步停了一下。

    齐程努力保持站立的姿势,迟稚涵冷着脸,手微微用力。

    他快撑不住了,她知道。

    从那个男人站起来的那个一刻起,他一直没有出现呼吸声。

    “孙华荣,你再往前一步试试。”齐宁不是没看到迟稚涵求助的眼神,但是她一动不动,站在病房前,在那个中年男人停下脚步又打算走向齐程的时候,冷冷的提醒了一句。

    “齐总,字是必须要签的,要不然齐董的病情传出去,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中年男人终于还是不敢,回头看向齐宁。

    他已经快被这女人折腾疯了,守在这里一个月,隔三岔五的找他事情。

    现在用的理由更加奇葩,长得太丑脏了她家人的眼。

    真想找个机会弄死这女人。

    齐家现在外强中干全靠这女人撑着,哪天倒了,他一定是第一个上去踩死她的人。

    “呼吸。”迟稚涵很小声的提醒,另外一只手递给齐程一颗药,看着齐程迅速的吃了,闭上眼睛强压下心跳。

    第三颗。

    她心里默默的记着。

    “我不想你脏了我家人的眼。”齐宁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抽走中年男人手里的合同,递给迟稚涵。

    迟稚涵飞快的签下字,一手托着纸,身体侧了过来挡住中年男人的视线,咬着嘴唇看着齐程抬手,手心湿的都快握不住笔。

    “滚。”齐宁把签好的协议砸在那人的脸上,嘴唇动了动。

    迟稚涵看着那个人脸涨成了猪肝色,拿了协议迅速的离开,同一时间,齐鹏打开病房的门,示意齐程和迟稚涵马上进去。

    “孙华荣电话给顾总过来大概只需要十分钟,但是他多疑,会以为我们支开放进去的齐程是假的,我停了贵宾电梯,他们多爬五层楼的话可以多争取二十分钟。”齐宁在齐程进门后交代,“大哥会守着前后门,可以继续撑十分钟,所以,你有四十分钟时间。”

    “左边窗口我放了一个绿色茶杯,你在那里站一分钟拍照交差。”

    “如果有任何不对,迟小姐,你第一时间带他从后门走,去电梯的路记得?”

    迟稚涵点头。

    “爷爷的病情你了解,拒绝手术和后面的药物,最多撑到天亮,你不一定能守到最后的时间,尽量和爷爷多聊聊。”齐鹏关上门,把他和齐宁关在门外。

    “药。”齐程一直撑到门关上才低声开口。

    第四颗。

    迟稚涵又默数了一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