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三十五章

    她一直都知道齐程很倔, 但是没想到会倔成这样,手一直拽着, 哪怕她都能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越来越低, 抖得越来越厉害,他仍然咬着牙不肯松。

    多次劝说无效后, 她只能跟着齐程坐在床边, 然后跟他商量:“换一只手好不好?我要用这只手打电话叫外卖……”

    “不好。”齐程居然还能有力气回瞪她。

    她倒是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好,因为另外一只手是她刚才被刀割破的那一只。

    “那我们这样坐着一直不动会饿死。”迟稚涵试图开始讲理。

    齐程不说话, 低头,然后吸了吸鼻子。

    ……

    迟稚涵不敢说话了, 今天的刺激已经很多, 如果他再哭的话她真的会跟着哭。

    可是他的手真的越来越凉了。

    “我去给你拿药好不好?你这只手温度不太对。”皱着眉头拉起齐程另外一只手, 两只手温度差很明显。

    幻觉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明明什么都看不到,身体上的痛却是实实在在的。

    “坐五分钟。”齐程仍然低着头, 很坚持。

    他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这个莫名其妙的幻觉出现了很多年, 一开始自己也害怕,所以对待碰触的反应就变得特别激烈。

    家里人被他的反应吓着,只要一碰到他, 就会条件反射的立刻松手,然后脸色发白。

    像迟稚涵这样被他拽着完全不敢用力退出去的从来没有。

    他突然就犟了起来,想试试就这样握着,到最后能痛到什么程度, 幻觉里一开始灼烧撕裂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他咬着牙想,真的痛到断裂,幻觉里面这只手就不存在了,是不是就不痛了。

    可前提条件是,他要能忍得了现在的痛。

    真的,痛到眼前都模糊了,迷迷糊糊感觉迟稚涵悄悄的靠近了一些,伸出另外一只手包裹住在他的幻觉里已经血肉模糊的左手,用力的搓了两下,试图把手搓热。

    看见他看她,她还扯起嘴角笑了笑:“反正你都已经痛了,面积大小应该问题不大?”

    眼底明明有惊慌,却仍然笑得甜腻腻的。

    他又吓着她了……

    刚才想要和幻觉对抗的决心突然被戳破,齐程有些颓然的松手,却发现迟稚涵没动。

    “不是说了五分钟么?才一分钟。”她居然还拿着手机计时……

    掌心里她的手安安静静的缩在他的手掌内,手上被他的冷汗弄得有些狼狈,但是她没缩手,反而笑嘻嘻的看着他,往他手心里塞了塞。

    很难解释。

    但是在感觉到她皮肤温度的那一瞬间,幻觉突然消失了。

    手因为刚才真实的痛感还是很麻,但是疼痛,确实不见了。

    连迟稚涵都感觉到了,他手指不抖了,冷汗还在流但是手心的温度在回暖。

    “……不痛了?”瞪大眼睛,表情看起来比他还惊喜。

    齐程摇摇头,手紧了下,皮肤碰触的温度还在,确实不痛了。

    “那以后可以随便碰了?”迟稚涵脱口而出,然后又是一脸刚才说话的人不是她的表情。

    ……

    她最近经常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连这次为什么会不痛都不清楚。

    “还有三分钟。”迟稚涵没再追问,兴致勃勃的继续倒计时。

    ……其实似乎没有必要倒计时了,但是他也确实,想坐着不动,刚才他差点发病,连续几次差点发病都被她用各种方式打断。

    打断了症状,但是脱力感其实还是存在,只是没有那么严重。

    而且她这样挨着他坐着,感觉,很好。

    她已经不是陌生人,社恐的病症在她身上早就消失不见,现在似乎对碰触也变得没有那么排斥。

    他最近……进步快的像是吃了兴奋剂。

    可是因为不知道原因,心里反而变得更加忐忑。

    如果一切都是因为迟稚涵,那她总是有要离开的那一天,他不可能真的要求她留下来陪着他一辈子。

    虽然他也感觉到,迟稚涵这段时间和他关系越来越好,一开始纯粹工作化的笑容,现在也变得越来越真心。

    其实很正常,这是密闭环境,她又是个友善的人,会对他越来越熟悉,会为他心疼都很正常。

    他很高兴交了这样的朋友。

    所以更不能留下她过一辈子。

    况且他,还不一定能有一辈子。

    ***

    他们两个最后还是没能坐满五分钟,赵医生的电话像催命符一样打了过来,迟稚涵手忙脚乱的还没来得及接,就被挂断,紧接着齐程的手机也响了。

    急性子的赵医生在齐程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立刻爆发:“我在路上了,齐程什么情况?”

    “……”齐程用的是免提,被点名的迟稚涵直接拿了手机,点掉免提,“他没事。”

    “刚才心跳血压全都在临界值,怎么会没事?”赵医生声音很大,关掉免提效果并不明显,“你看看他还看不看得见。”

    “……”他当然能看得见,迟稚涵看了眼齐程的表情,又凑上去帮他把快要滴到下巴的汗擦掉,齐程怔了下,没动,“他看得见,也听得见,没发病。”

    “……怪了。”赵医生那边估计也看到监控器上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的数值,声音也轻了,迟稚涵听到他路边停车的声音,然后才重新拿起电话,“怎么回事?”

    把刚才的情况复述一遍需要点勇气,迟稚涵说的时候脸一直泛红,她其实完全没料到齐程会发病,发病的原因还是她不肯点外卖……

    “这算重大突破啊,他手不痛了?”赵医生感叹,然后语气一变,“你是不是太急了,我说过这样突然好转不一定是好事,反复的几率会变大。”

    ……

    迟稚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并不急,主动的那个人一直不是她这件事。

    “你牵手的姿势是什么样的?”赵医生那边迅速的又换了个话题,齐程的进度让他欣喜若狂,索性拿出纸笔直接开始问诊。

    迟稚涵脸更红,看了眼两人握手的方式,然后抿抿嘴。

    最开始的时候是他拽着她,她手握成拳,他整个包裹住,这个还比较好解释,但是现在……

    他们什么时候变成十指相扣的……

    这要怎么形容……

    “那个,一开始是他先握……”问诊是大事,硬着头皮上的迟稚涵说的磕磕绊绊,一张脸涨得通红。

    然后电话就被齐程拿走,迟稚涵就听到他在电话里说了一句,这是私事,就直接挂断了。

    ……

    这人少爷脾气又犯了。

    不过晚点用邮件说明比在他面前用嘴巴说明好很多……

    而且他挂电话的样子居然很帅……

    说真的他作为一个病人,外挂开的还是过头了……

    “外卖。”那个开了挂的病人终于回到了正题,手也松开了。

    “我粥都煮好了叫个屁外卖。”迟稚涵想到这个就来气,他居然因为这个发病,“剩下的就是洗干净芹菜切好了丢进去而已,你能不能不要浪费。”

    刚才的一抓一坐,把她心里那点安稳的念头全挤到了犄角旮旯,说话又开始肆无忌惮。

    不管怎么样,她每次遵循心意,似乎都能让齐程变好。

    这样的话,她何必还在意什么安稳不安稳。

    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他冷汗淋漓,全身发抖的样子,也不想他再包在被子里。

    像现在这样,大白天的能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偶尔会笑,大部分时间画画,小部分时间跟着她研究菜谱,就很好。

    又或者,像现在这样,看着他冷着脸非常不熟练的把芹菜洗好,丢在砧板上皱着眉头看她用另外一只完好的手表演独臂神尼。

    “我让老板洗菜会被扣工资。”被迫不能用那只手的独臂神尼迟稚涵苦着脸可怜兮兮的。

    “我不是你老板。”之前签合同的气还在,齐程的语气又变得不太好。

    迟稚涵吸吸鼻子,很识趣的闭嘴。

    “扣了我补给你。”想了想还是那句话,然后又皱着眉头看她给粥调味,撒上芹菜,端出来一人一碗。

    她自己居然还有腌萝卜。

    “你不能吃萝卜你在喝中药。”端着那碟腌萝卜,迟稚涵护食的露出了獠牙。

    齐程坐好,面无表情的开始喝粥,顺便看一眼她的腌萝卜。

    “……多给你两只虾。”迟稚涵被看出了愧疚感,从碗里挑了两只虾递给他。

    然后安静的看他的反应。

    她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把自己碗里的东西挟给他,虽然做的很自然。

    今天牵手成功,让她又有了试验的勇气。

    齐程喝粥的动作停住,盯着碗里面的两只虾。

    她刚刚吃过的筷子,完全不避嫌的就直接挟给了他。

    若无其事的继续喝粥,低着头把那两只虾也吃的干干净净。

    然后安静的看着对面的人,笑眯了眼睛。

    “你以后的饮食都要尽量低脂,腌渍的也要少吃。”迟稚涵很欠揍的咬了一口腌萝卜,鲜脆爽口,“我之前在对面腌了好几坛泡菜,以我们两个的食量,估计能吃一年……”

    齐程抬头。

    “干嘛?”迟稚涵还在嚼萝卜。

    “一年?”他问的很慢,“你合同只剩下十个月。”

    ……

    迟稚涵咽下嘴里的萝卜,被齐程的认真弄得有些懵:“再续签就好了啊。”

    “为什么要续签?”齐程追问,他很少追问,通常一个话题是否结束都是迟稚涵说了算,今天这样的,是特例。

    “……你不想我续签?”迟稚涵反问。

    齐程低头,用筷子搅了下碗里的粥,不再开口。

    迟稚涵咬着筷子纠结了一会,很快就被齐程喝粥的方式转移了注意力,又挑了一些芹菜放到他碗里。

    “不要挑食。”粗声粗气的。

    米粥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齐程一直低着头,刚才突然毫无征兆的发病让他现在手脚还是有些无力。

    他一直以为只有十个月。

    要是她,又续签了,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