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五十八章

    在赵医生印象里, 迟稚涵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姿态说过话。

    自信的,立场分明的。

    就算知道她性格里有坚韧的部分, 也经常会因为她的年纪身高和长相, 不自觉的,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

    当初选她, 多多少少有她的家庭原因在, 正常人家里的独生女,谁家会放心让她在这里和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关在一起。

    她缺钱, 孤单,没有这方面的遗传基因, 遇到问题心态极好。

    找她, 风险和阻力都最小。

    赵医生心里知道, 他为齐程找了迟稚涵,是蒙住了良心做的事,因为这样, 齐家给迟稚涵开的价格高的咋舌。

    和迟稚涵聊方案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 都是沉默被动的,被他来回忽悠下套,牵引着一步步走到治疗方案的核心。

    他知道迟稚涵心里腹诽过他很多次, 但是这丫头心里有一杆秤,没撼动她心里平衡的事,她经常笑笑就过去了。

    今天,看来是碰触了她的底线了。

    她拒绝把她的感情和治疗牵扯在一起, 说的非常明白。

    巧的是,十一天前,齐程跟他说了一样意思的话,他说不管迟稚涵离开多久,他都不会出现减药反应,这种方案没有必要。

    当时,他只是把齐程的话当成了心理病患者最经常产生的自我认识混乱。

    他并不相信这种一开始以治疗为目的的恋爱,真的能变成齐程说的那个样子,迟稚涵为了治疗,势必会压抑本性,而这样的恋爱,本身就是一种风险。

    所以,他并不看好,连带的,对齐程的好转也抱着悲观的态度。

    可迟稚涵今天的理直气壮打动了他。

    她的个性从不矫情,理直气壮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恋爱很普通,哪怕她谈恋爱的对象,是个一发病就只能脱力躺在床上的男人。

    他为这样的纯粹动容,也羞愧与自己心底的那些阴暗,但是专业上,却始终无法跨过。

    “小迟啊……”赵医生手里拿着老花镜磕磕桌面,语速很慢,“我向来很信任你,这种信任来自于我相信自己的专业,我观察你很久,通过各种检查确定你确实可以加入这个治疗方案。所以哪怕这个过程中你出了很多次错,叮嘱你的事情除了按时让齐程吃药,其他的都没有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做,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迟稚涵摇头。

    身后的齐程担心这样的对话会让迟稚涵不舒服,已经坐起身,防御意味十足。

    “我是医生,又不是站在你们对立面的人,不要都用这种眼神看我。”赵医生哭笑不得,“我由着你的意思来,是因为齐程对你真实反应的接受度更高。”

    “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这涉及到关键治疗点,”赵医生很难得的说的十分诚恳,没有兜圈子也没有制造氛围,“就算我情感上已经被你说服,但是专业上,我不可能同意。”

    迟稚涵皱眉:“你希望我从专业上说服你?”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她懂什么心理学。

    “或者可以替代的方案,证明你刚才说的话,你离开齐程,他会想念,但是能够自我调节负面情绪,像个正常人一样。”

    迟稚涵傻了一下,她还是说不过赵医生,开足了火力也只够撑个开场……

    “我真的不是为难你们,你们两个在一起的过程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还算是半个红娘。”赵医生给迟稚涵沉默的空档,再次开口的时候已经带上了熟悉的赵医生式的设套的味道,“但是齐程现在的现状就是这样,他不想变成正常人,在他看来,现在这个疗效已经是终点。”

    “可社交恐惧症不治疗,齐程的应激反应还在,他仍然出不了门。”

    “你们现在年纪轻,热恋期,觉得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再一个十年之后,齐程仍然是这个样子,你有信心让他的抑郁症不再复发么?”

    “再来一次,你觉得他还能好么?”

    这个套,下的很重。

    迟稚涵哑口无言。

    因为赵医生说的是事实,齐程现在剩下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自己根本没想着完全变好。

    他对正常人这三个字,非常排斥。

    “可分开一个月,也不代表你说的这些情况能解决啊。”迟稚涵的语气已经弱了下来,吸了吸鼻子。

    “最起码,这是无数这样的病例数据累积下来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赵医生又磕了磕老花镜,“不是我不通情理,相比你们两个小年轻之间的感情,我更相信科学,更相信数据。”

    迟稚涵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手却被齐程抓住。

    “赵医生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一夜回到解放前?”齐程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迟稚涵回头,看到齐程也正在看她,眼底,有笑意。

    暖洋洋的笑意。

    “我确实排斥自己最终会变成正常人,因为我觉得我可能没办法再融入社会。”

    “但是我没有拒绝治疗,现在的减药疗程,你说的让迟稚涵在对门录制视频这些方案,我都在接受,从来没有反对。”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样不够?”

    赵医生仍然在磕自己的老花眼镜,没有立刻回答。

    迟稚涵却瞪大双眼,发现齐程问的这些问题,居然也是事实。

    “为什么你会觉得,迟稚涵跟我在一起,就注定只能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关在这里为我做饭?”

    “赵医生,上次的测验,你明知道我体力不济,却没有阻止我提出再次测试的要求,其实是因为,你自己也不相信。”

    不相信那些用数据累积出来的表格,所以才会放任他一共测了三次,繁琐的,耗费脑力的。

    ……

    迟稚涵的眼睛瞪得更圆,被齐程用手指轻轻弹了下脑门。

    “傻。”他声音很轻,有些无奈。

    谈判一开始就把底牌全露出来,到最后被赵医生直接带到了沟里。

    她一个对心理学一无所知的人,怎么可能赢得了专家。

    “她比所有人都更相信,我已经在好转。”齐程看着赵医生,笑得有些无奈,“你比我专业,所以应该知道现阶段我这样的症状,最缺的就是信任了。”

    “比你的那些实验性的方案更加稳妥的方案,而且更简单。”

    “现在问题根本不在减药,在你。”

    他目前的治疗效果,早就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阶段性里程碑能定义的了。

    因为进展太快,因为进展的主要原因,是赵医生认为并不靠谱的他们两个的恋爱。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赵医生一直试图验证。

    “我目前的情况,其实只需要酌情逐步减药,根据疗程进行脱敏治疗就可以了,我会配合。”

    “我不想浪费那三十天,只是为了用来验证之前的检测是否正确。”

    ……

    …………

    迟稚涵眨眼。

    齐程,看起来好严肃,好专业。

    他很认真的在和赵医生探讨他的治疗方案,并且,很积极。

    “……你好帅。”迟稚涵皱鼻子,两眼变成爱心状。

    齐程的耳朵微微的红了,捏着她的手很不自在的动了动,像是不习惯被夸奖的样子。

    ……

    …………

    好想亲他……

    赵医生为什么还不走……

    “你……”赵医生一直摩挲着手里的老花镜,“是真的变了很多。”

    迟稚涵每天都会把齐程一天的精神情况详尽的发送邮件给他,他其实是知道齐程的进展的,那些检测,那些数据,是无法骗人的。

    他提出三十天的方案,确实就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不想十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仔细想想,这是他的心结。

    因为一开始找迟稚涵介入这场治疗,用的手段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下意识的觉得,不靠谱。

    他也确实觉得,三十天而已,对于两个年轻人来说,眨眨眼就过去了。

    倒是真的没想到,会触碰到迟稚涵的底线,也没想到,因为迟稚涵的反弹,齐程会把话说得那么明白。

    “就算没有这三十天,减药疗程结束后,小迟也需要回归正常生活,这件事,你必须要做。”赵医生又戴起了老花镜,翻开病例开始重写。

    “我会。”齐程点头。

    他不喜欢,迟稚涵被问的哑口无言只能尴尬的吸鼻子的样子。

    他以前也会和赵医生讨论治疗方案,但是这样具有攻击性的,还是第一次。

    赵医生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让迟稚涵离开他生活三十天的时候,他心里介意的,是赵医生的不信任。

    他的个性,一旦心里有了疙瘩,就不会愿意再主动。

    直到今天迟稚涵挡在了他面前,说他们的恋爱,从来没有病态过。

    这句话对他造成的冲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

    他一直以来心底介意的,也不过就是迟稚涵对他的态度,到底是因为他是病人,还是真的喜欢。

    这种容易钻进牛角尖的问题,他一直刻意避开,问都不敢细问。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也没想到迟稚涵说出来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

    理所当然的样子。

    最最开始,让他怦然心动的样子。

    她始终没变,真好。

    ***

    赵医生,觉得自己有些不开心。

    迟稚涵护着齐程,他还能调侃自己找来的丫头被齐程拱了,但是齐程,当面戳穿他,用这样带着点攻击性的方法控诉他的不信任,真的让他有些失落。

    他十年的病人。

    这次似乎真的,走在远离他的那条路上了。

    真的快好了……

    “您先是我爸的朋友,然后才是我的医生。”

    “我还是会和您一起讨论各种心理问题,而且,您也知道,我没那么快彻底康复。”

    路还很长,他们现在兴奋,只是因为终于走对了路而已。

    这种时候,他倒是您起来了。

    刚才戳穿他的时候,一直你你你的。

    赵医生哼哼。

    决定还是不要在这小子的女朋友面前调侃他,收起病历,把改好的药方和剂量交给迟稚涵。

    “照着上面的剂量吃,我明天会让人把药送过来。”赵医生想了一下,“你这段时间要多关注他的心理情况,如果他对平时经常做的事情渐渐失去兴趣了,记得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迟稚涵站起来接过方子。

    “我走了,反正你们也不欢迎我。”赵医生终于有些生气。

    “对门有我刚刚做好的小菜,两个小罐子,上面贴了蓝色的标签。”迟稚涵笑,送赵医生出门的时候特意多补了一句,“还有之前你拿走的罐子,洗干净了还给我可以么?我快没罐子了。”

    ……

    赵医生继续哼哼。

    好心的继续决定不要在这丫头的男朋友面前调侃她了,毕竟她真的蛮好欺负的,人家男朋友会心疼。

    恶人都是他在做。

    他一个医生而已,难不成真的能拆散了他们不成。

    哼。

    谈恋爱了不起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