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五十一章

    S市最近正在倒春寒, 晚上的温度很低,迟稚涵把房间里的空调开到最大, 然后把床上的电热毯开到高热。

    齐程身上全是冷汗, 衣服湿透,冻得嘴唇发青。

    喂了三颗药之后, 仍然不受控制的在发抖, 却因为迟稚涵在看着,咬着牙关想要装没事。

    “能自己脱衣服么?”迟稚涵手抖的都快赶得上齐程的频率了, 强压着让自己冷静,眼泪流出来又逼着自己吞回去。

    齐程摇头。

    然后傻眼的看着迟稚涵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 直接上床先帮他脱了外套, 然后是外面的裤子。

    解皮带的时候脸都没红一下。

    甚至无所畏惧的和他对视, 手上的动作完全没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闭嘴。”

    “你不能感冒。”免疫力那么低的人,如果再来一次感冒, 就真的不知道下一个并发症会是什么。

    明天就要减药的人,今天却做了这样的事。

    “你如果出什么事, 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低着头深呼吸了一下,迅速的脱了齐程的毛衣。

    她似乎是打算脱光他的样子。

    齐程闭眼,她做的是对的, 换成护工或者医生,这也应该是第一时间要做的事。

    但是,他现在的心跳血压似乎不允许。

    最后在迟稚涵毫不犹豫的开始脱他的内裤的时候,咬牙抓住了她的手, 然后因为这样的动作一阵晕眩。

    “心跳……”齐程脸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青白一片,“不行。”

    担心迟稚涵听不懂,他又咬牙多说了一句:“你不是……护工。”

    ……

    这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只是几个字就能把人的心防全线击溃。

    迟稚涵眼泪终于忍不住了,抽抽涕涕的开始脱他的内衣。

    “你要把汗擦干,我开了电热毯和空调,马上就能暖和了。”

    “还有,没缓过来之前不许说话。”

    浴巾是她刚刚放在浴霸下面暖过的,擦在身上很舒服,如果能忽略掉自己现在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话。

    所幸,迟稚涵怕他着凉动作很快,草草的擦了一遍就立刻给他裹上绒毯子,盖好了被子,密不通风的,迅速的裹成虫。

    他体温偏低,暖和起来很慢,但是确实,舒服很多,再加上刚刚吃下去的药开始起作用,齐程渐渐的不抖了,只是仍然不太看得清东西,耳边也仍然有嗡嗡的声音。

    真的是很冒险了。

    差一点点……

    这一次,他居然,幸运的走到了最后一步。

    接着,就只剩下哄好面前这个几乎快被他吓傻的女人就好了。

    等他,恢复一点力气之后。

    熟悉的温盐水被迟稚涵装在一个看起来很幼稚的杯子里,插了一根吸管。

    齐程吸了一口,咽下去的时候因为嗓子干涩皱了皱眉。

    但是人真的又清醒了一些。

    进来的时候迟稚涵只开了卧室的台灯,他躺下后,又看到她用几叠杂志放在床头柜上,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的病历,她记得很清楚,再慌乱也记得他排斥新环境这件事。

    全身病理性的抖动又消失了一点,他在床上动了动。

    迟稚涵正全神贯注的盯着他的检测仪,数据应该在慢慢变好,因为她之前能夹死苍蝇的眉头并没有变得更紧。

    警报解除这件事,让她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一点,手伸到被子里摸了摸他的体温,仍然很冰。

    “我打电话问问赵医生能不能给你吃感冒药。”迟稚涵拿出手机,却被齐程抬手制止了。

    “保暖,你暖和。”言简意赅,看得出是经常发病经常做总结的人……

    迟稚涵这回倒是犹豫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她的床是单人床。

    上去了,两人就挤在一起了。

    可她心里其实还在气,虽然已经分不清是气什么了,但是委屈惊吓再加上心疼,她现在很容易炸毛。

    齐程仍然在冒冷汗的手拽着她的手指晃了晃,半张脸藏在被子里,唇色因为体温的关系始终有些发紫。

    迟稚涵咬牙,迅速的去衣柜里找了软一些的家居服换好,掀开被子一角,也钻了进去。

    电热毯温度已经很高,但是齐程身上仍然很冰,隔着绒毯还让迟稚涵被冻得哆嗦了一下,感觉到齐程为了不冰着她开始用力往边上躲。

    “……你如果挤掉下去,我就把你丢出去,只穿内裤的那种。”被子里毫无热气的齐程让迟稚涵的语气变得更加怒气冲冲。

    她本来应该热泪盈眶的,因为齐程,居然为了她走出了洋房。

    至少,也应该抱住热吻,为了这伟大的爱情。

    但是她现在只想把齐程抱成球使劲的搓热,满脑子想的只有万一感冒了怎么办,万一发病了怎么办。

    抱着他甚至忘记了他只穿了条内裤,只是碰触到他冰凉的皮肤,心就痛成一团。

    武侠片里常有的互相取暖的场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以身试狗血的时候。

    “转过来抱好。”粗声粗气的,手却很轻柔的在帮他揉头。

    齐程转身抱住,然后闭上眼睛。

    迟稚涵身上一如既往的暖和,心跳很有力,帮他按摩头部的手,温柔的让他心里那一点点因为陌生环境造成的紧张也消失了。

    有点累,他今天为了出门折腾了一整天,虚脱一样的累。

    身体终于慢慢的变得暖和,仍然在出冷汗,但是大部分都被迟稚涵用温热的干浴巾擦干净了,空调运作的声音夹杂着迟稚涵偶尔吸鼻子的声音,让他觉得无比安逸。

    他知道迟稚涵还在生气,所以在恢复了一点力气后,在迟稚涵又一次吸鼻子的时候,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安慰她:“不生气了,乖。”

    感觉怀里的人僵硬了一下,很粗鲁的帮他把绒毯重新裹好。

    齐程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一动不动的任凭她折腾。

    他今天是真的很过分,在她去看她爸爸的时候,因为内心阴暗莫名的发了一通脾气。

    因为占有欲,那一刻他根本没想过她的情绪。

    直到迟稚涵挂了他的电话,告诉他除非视频,不然不用再联络她的时候。

    他才醒悟,迟稚涵从头到尾都知道他在纠结什么。

    他的阴暗,她看的很清楚。

    她向来只是嘴巴凶一点,对他,她从来没有认真的生气过,只有这一次,她是真的委屈了。

    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她微微泛红的眼眶,闻到了客厅里的泡面味。

    幸好,他来了。

    他总算,能稍微的兑现一些心里面从来没有说出口的承诺。

    比如,一直宠着。

    ***

    手机上亮起齐宁的来电显示的时候,迟稚涵心里是很慌的。

    总有一种诱拐了别人家的宝贝的错觉……

    但是不得不接,齐程已经睡意朦胧,而她现在最纠结的事情是,今天晚上他们怎么回小洋房。

    她都还没舍得质问齐程是怎么过来的。

    怒气和委屈都因为被他拍着哄了一句乖就真的彻底消失了,看着齐程因为疲累眼底的青灰色,她能做的就只有尽量的让他暖和,哪里还舍得让他再去回忆对他来说灾难一样的过来的历程……

    接起手机的时候,她还指望齐宁能像之前一样,坚持自己冷静理智的人设,结果并没有。

    护弟狂魔在迟稚涵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说了一长串不带标点符号的话:“齐程怎么样周景铄和老赵真的是胡闹居然现在才肯告诉我你那么大的人了做事情能不能有点分寸他是病人你再生气再委屈该让的还是要让一下明天就要断药了今天闹这么一出算怎么回事?”

    ……

    迟稚涵很努力的试图消化那一长串的话,但是齐宁歇了一口气又开始了:“回洋房的车子还在楼下等着你看齐程的情况如果好的话尽量回去他对陌生的环境有排斥心理实在不行你今天就黏着他哪里都不要去听到没有?”

    ……

    “听到。”虽然还是没完全消化掉这番话,迟稚涵回答的时候简直是下意识的。

    齐程迷迷糊糊的动了动,又拍了拍她的背,哄孩子一样。

    迟稚涵鼻子酸了一下,帮他按摩的手更轻了一点。

    “还有。”齐宁总算找到了标点符号,“他知道爷爷的事情了,这次他主动出来了,如果成功,对于这件事,倒是一件好事。”

    迟稚涵皱眉。

    “这个傻子,知道减药期前的状态是最好的,想无所顾忌的哄回女朋友,找了周景铄还联络了赵医生。”

    “家里备着齐程的专用车,后排密封,他上车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开到路上因为发病来来回回折腾了一整天才能到你家,幸好你家是二楼,我们只找人在齐程上楼前先和一楼的住户打了招呼。”

    “爷爷的事情,是周景铄在画室发现的,他有本本子,里面有很详细的爷爷的病情,他一直都知道,只是谁都没说。”

    “迟小姐,齐程是我弟弟,我这样说或许有失偏颇,他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希望你下一次和他发脾气前,能三思一下。”

    “或许我的要求有点多,脸皮也很厚,他能变好,能出门,我非常感激,但是我还是请求你,能对他更宽容一些,不是因为他是病人,而是因为他是齐程。”

    “减药期间,他可能还会暴露更多的阴暗面,你如果受不了,可以给我给齐鹏打电话,不管如何抱怨都行,但是请你不要再像今天这样,让他自己选择。”

    “他的选择,永远不会对他自己有利,你明白么?”

    “……明白。”迟稚涵声音更低了,吸了口气,才开口,“对不起。”

    齐宁无声的叹了口气,转了话题:“他怎么样了?”

    ……他醒了,因为迟稚涵刚才的那句对不起,正蹙着眉头看她。

    “心跳血压都正常,体温也暖和了。”迟稚涵直接用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如果体力允许,我们尽量今晚回去。”

    “对了,他没吃饭,一整天都在车里来回折腾。”齐宁挂电话前很不放心的又交代了一句。

    “……好。”迟稚涵挂了电话那一瞬间不知道应该是先掐死自己还是先掐死他。

    “我姐?”齐程声音还是哑,听起来没什么力气,但是语气倒是正常了。

    “嗯。”迟稚涵手又伸进绒毯里,摸了一下他的背,总算,终于,有了点热气。

    “骂你了?”齐程问的小心翼翼。

    “骂我们了。”迟稚涵瞪他,只是到底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跟他生气上,“饿不饿?想吃什么?”

    齐程眉头微微皱起。

    他每次想吃什么的时候,总是这么认认真真,他似乎,做什么都是认认真真。

    “小馄饨好不好?”迟稚涵忍不住亲了下他的眉心。

    齐程愣了下,拒绝:“我想抱着你。”

    吃东西,意味着她要下床。

    “这样会饿死……”迟稚涵陪着他闹。

    “泡面?”齐程很认真的想了一个可以快速吃到还能顺便抱着迟稚涵的食物。

    然后被迟稚涵弹了下脑门。

    “你是想让我被齐宁砍死么……”

    今天已经够过分了,再喂这位少爷吃泡面,她可能真的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很快,十分钟就好了。”下床的时候看着齐程睁着眼睛要拒绝又害怕她骂的样子,又凑过去亲了下,“我家有刚做好的虾皮,很鲜。”

    齐程吞了口口水。

    “汤里面加点紫菜好不好?弄点蛋皮?”迟稚涵继续帮他描绘小馄饨。

    齐程又吞了口口水,终于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在迟稚涵出卧室之前,又问了一句:“不生气了?”

    迟稚涵脚步停住,回头:“气,不过等你吃饱了有力气了我们再算账。”

    ……

    齐程把被子往上拉了一点,灯光昏黄,他倒是不怎么觉得这个环境陌生,毕竟身边都是迟稚涵的味道。

    她喜欢蓝色么……

    房间里都是蓝色的装饰……

    挺好看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