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五十章

    齐程减药前, 迟稚涵出了一趟门。

    走之前,把屋子里所有的木炭和安眠药都丢到了垃圾桶, 然后又让齐程演示了一遍门口安保如何能在五分钟内冲进房间。

    最后打开了监控, 装好了客户端。

    齐程一直好脾气的由着她闹,看着她跑来跑去最后蹲在卫生间很认真的研究装摄像头的位置。

    “你也要在这里上厕所洗澡的……”齐程很无奈的提醒。

    正在脑补齐程洗澡画面的迟稚涵脸红了一下。

    “我真的可以出门么?”问得小心翼翼。

    赵医生希望减药后一个月内齐程身边都有能有人, 明天不出门, 意味着她这一个月都脱不开身,而她, 真的已经离开现实世界太久了。

    她需要去看看爸爸,回家处理物业费这些琐事, 还得去公司规划春季的美食视频。

    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所以当齐程问她近期需不需要出门的时候, 她犹豫了。

    齐程在确定两人的关系后, 明显的有了更多的安全感,赵医生也建议在减药前,给齐程留一天的独处时间。

    现在, 确实是不错的时机。

    可当所有事情都准备妥当之后,迟稚涵就又一次开启了唠叨模式, 严肃着小脸皱着细眉絮絮叨叨。

    “你只是出去一天。”齐程在她开始交代冰箱里食物的保质期的时候,揉了揉她的头,“我没事的。”

    他一个人独处了十年, 没道理现在连一天都撑不过去。

    况且她还求助了齐宁,找了周景铄在对面陪他一天。

    ***

    可是真到迟稚涵第二天走了,他起床看着她做好后热在锅里的早饭,和一屋子熟悉了十年的安静, 心里仍然抽了一下。

    然后手机就很适时的响了起来,迟稚涵打来的,而且还是视频电话。

    她戴了一顶毛茸茸的白色帽子,被风吹得脸有些红,在镜头里对着他挥了挥手。

    阳光直射在她的脸上,她眯着眼,笑嘻嘻的。

    这是齐程第一次看到迟稚涵在户外的样子,和阳光融为一体,真正青春洋溢的样子。

    他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心底却开始钝钝的痛。

    她真的明明可以过得更好的,现在却被关在这种地方,跟着他一起无聊的看看书研究研究柴米油盐。

    “你这什么鬼表情?”迟稚涵那边有风声,把她的声音吹得零落四散,“先去刷牙洗脸刮胡子,然后吃早饭。”

    “看完爸爸我会先回家一趟。”迟稚涵先交代了下行程,然后呲着牙威胁,“我开着监控视频,别试图干坏事。”

    “……好。”齐程强行忽略掉心里面的钝痛,一步一指令的往卫生间走。

    他明明说过,他想陪着她去看她爸爸的。

    结果真的只是说说而已,他连门都出不去。

    “齐程,我能不能先把你介绍给我爸爸?”迟稚涵在走台阶,说的有些喘,“然后下次,你跟我一起来?”

    齐程的脚步停住。

    “下次?”他声音很轻,觉得迟稚涵那个环境应该会听不清楚,所以又更小声的回答了一句,“再说。”

    “什么叫再说?”迟稚涵居然听见了,声音一下子就大了。

    “……”齐程没回答,走到卫生间门口晃了下镜头,“我进去洗脸了。”

    他想挂电话。

    被阳光笼罩着的迟稚涵让他难受,自卑自责或许还有一些抗拒。

    挂了就没事了,他安慰自己。

    她回来了,就没事了,他又一次安慰自己。

    然后压下了头晕感,没理迟稚涵在那头的大呼小叫,直接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丢到了台上,自己进了卫生间,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想要熬过这一阵的晕眩。

    他这个样子,哪里像是要减药的状态。

    迟稚涵一走,就原形毕露。

    怪物仍然是怪物,刚才挂电话的那个瞬间,他想的是,挂了,迟稚涵一定会因为不放心推掉后面的计划直接回家。

    他心底就是想让迟稚涵一直在身边,不管用什么样的说辞美化这种欲望,内里从来没变过。

    晕眩感渐渐的消失,他还维持着这个姿势,等着手机再次响起。

    迟稚涵的个性,不可能被他挂了电话还无声无息。

    他需要强忍着,把心底的那个怪物压下去,让她安心的在外面把事情办完。

    只是他没什么信心。

    因为现在家里,已经安静的如同坟墓。

    可是手机,始终没有再响起来。

    他在过分的安静里,对时间的概念产生了混淆,等到头不晕,他刮了胡子刷了牙洗了脸,出卫生间的时候,还看了一眼监控。

    手机仍然安静无声。

    齐程皱起了眉头,又看了一眼监控。

    仍然没反应。

    ……

    他想去拿手机,看一眼是不是没电关机,或者没有信号。

    但是他清楚的记得,手机电是满格的,而迟稚涵的个性,如果打过来手机没有信号,下一步他的门可能就会被安保踹开。

    她没给他打电话。

    并且在他看向摄像头的时候,仍然没有动静。

    她……

    齐程僵在原地。

    第一个反应,是生气,在他一个人在家的情况下,他挂了她的电话,她居然没有打回来。

    然后他想到了摄像头,迟稚涵知道他没事,因为摄像头监控正在很忠实的正常运行。

    那么她,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他?

    为什么?

    齐程又看了一眼摄像头,这一会抿着嘴,表情居然透着委屈。

    “卧槽,爸你看,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迟稚涵正在自己爸爸墓前,拿着手机贴向墓碑,“明明是他挂的电话,现在居然又是这种我欺负他的表情。”

    赵医生在昨天晚上的邮件里,提醒迟稚涵,这次出门,不能提前回家。

    她也是齐程的药,减药的疗程,也包括她。

    “你总不能这辈子一直和他黏在一起,他需要健康一点的爱情。”这是赵医生的原话。

    虽然迟稚涵至今仍然没觉得一直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

    但是那句健康一点的爱情还是打动了她。

    况且齐程刚才挂了她电话时候的表情,也让她决定要听医嘱。

    刚才的齐程,是迟稚涵不熟悉的齐程,自我厌弃,不耐烦,脸上全是抗拒的样子,和那个温柔的男人一点都不一样。

    他讨厌她在外面的样子。

    这样的认知,让迟稚涵心里也有了气。

    索性直接到了爸爸的坟前,上完香,端了几碟爸爸爱吃的小菜,拿着摄像头监控开始和爸爸唠嗑。

    齐程缓的很快,短暂的不舒服之后就恢复如常,然后,很明显的在等她的电话。

    迟稚涵噘嘴。

    凭什么,她爸爸还看着呢!

    仗着在自己爸爸墓前,硬着心肠盯着视频里的男人,僵在原地很久,终于伸手去拿了手机。

    却没有给她打电话,而是发了短信。

    他说:我还没吃早饭,很饿。

    ……

    …………

    迟稚涵深呼吸,又一次把手机切到了监控画面。

    她不能心软,她是药……

    她要是心软了,她爸爸会气死……

    挂电话的人明明是他!

    齐程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又看了一眼摄像头。

    迟稚涵拿出了和他对视的勇气,挺了挺胸。

    然后齐程低头,捏着手机的手似乎在用力,良久,久到迟稚涵快要撑不下去准备打回去之前,他拨通了电话。

    只是,仍然不是视频。

    这人到底是多不喜欢她在外面的样子?!

    迟稚涵觉得自己气的后槽牙都开始痛,接电话的手指倒是非常迅速。

    接起来后心很虚的瞅了一眼爸爸的墓碑,吐吐舌。

    齐程在电话那头没说话,她也没说话。

    两人这样沉默了很久,直到迟稚涵因为山风太大被吹得打了一个喷嚏。

    齐程终于动了动。

    “你……”他开口的时候背对着摄像头,看着迟稚涵温着的早饭,“几点回来。”

    迟稚涵吸鼻子,她也委屈了。

    特别特别的委屈,在爸爸的墓碑前,自己宝贝的要死的男朋友,不想看到自己在外面的样子。

    倔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又吸了吸鼻子把心里面的酸楚压下去,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肯说。

    “我……”齐程又开口,“先吃饭。”

    这算是讨好了,迟稚涵知道。

    但是心里的酸楚却一点都没有减下来,她摸摸爸爸的墓碑,冰凉坚硬,无数次的贴上去抱住,都没办法暖和起来的石碑。

    “我想爸爸了。”声音很安静。

    齐程也很安静。

    “齐程,我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认识你之前,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这样的。”

    穿着家居服披着头发窝在家里的人是她,穿着外套在阳光下面的人也是她,齐程不能只爱一个。

    “除非你今天愿意和我视频,不然我不会回去。”咬了咬牙,说完了之后迅速的挂了电话。

    甚至不敢去看监控视频,她只是匆匆忙忙的给周景铄发了一条让他密切监控齐程心跳血压的短信,然后就低着头收拾完给爸爸上坟的祭品,拉了拉身上的外套,戴好帽子,直接回了自己家。

    齐程在认识她之前,好好的活了那么多年。

    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很好的照顾他,这一点,她不应该担心。

    如果齐程对她的感情,只是浅薄到只愿意和她一起关在那个小洋房内,她会配合着帮他治疗,等他康复,就不可能再留下来。

    她不介意和他一起关着,但是她介意齐程也是这么想的。

    她想要齐程喜欢她的全部,而不是单一的,没有阳光照耀的她。

    所以她忍着,一直注意着手机上有没有齐家人的电话,却不敢再打开视频监控。

    齐程,一直没有再联系他。

    短信,甚至连电话都没有。

    她回了家,交了物业管理费,和戚晴清了水电,还抱着戚晴撒了一回娇,仍然没等到。

    怒气一点点的开始发酵。

    到了最后,她甚至已经懒得再看手机一眼。

    在公司商量春季视频的时候,主动的林经武差点以为几个月后她就被人换了个个性。

    ***

    在现实世界的时间,过的飞快。

    华灯初上的时候,迟稚涵又回了家,戚晴要去进货,今天没有住在她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这个时间点,她本来应该已经回洋房了。

    可是齐程,仍然不理她。

    她留了肚子,打算晚上做日式火锅和齐程一起吃的,所以现在好饿。

    面无表情的拿了一包泡面,冲好之后发现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这种速食了,齐程不乐意,她就一直没吃。

    她和齐程,只认识了半年多,在一起的日子,也不过一个月。

    这是他们第一次冷战,为了彼此都说不出口的原因。

    她在想,要不然,就等到他视频之后,如果他一直不视频,她就当做齐家的那段感情,不过就是齐家少爷孤单寂寞找个伴而已。

    齐程自己也说过,换成任何女人都可以。

    她知道自己开始钻牛角尖。

    也知道自己最多忍到吃完泡面,就一定会打他的电话,或者冲回去和他大吵一顿。

    所以她这碗泡面吃的特别慢,为了压下怒气和委屈,皱着眉头觉得这真的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然后,家里的门铃响了。

    晚上八点。

    迟稚涵下意识的以为是戚晴回来了,没看猫眼直接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裹成了木乃伊的高大男人,等到她开门,就直接靠在了她身上,呼吸有些急促。

    带着药香的气味太熟悉,迟稚涵当场傻了。

    是齐程……

    怎么可能……是齐程?

    “你……”迟稚涵伸长了脖子去看楼道口,没有其他人,“一个人?”

    “药……”齐程抖的厉害,只能用最简单的词,“口袋。”

    ……

    …………

    迟稚涵迅速的关了门,齐程很重,她踉跄了一会才把已经没什么力气的男人放到床上,手忙脚乱的开始找他口袋里的药。

    “几颗?”迟稚涵声音已经开始抖。

    “三。”齐程的围巾被拉开一点,露出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额头都是汗,全身湿透。

    “……对不起。”他说,拽着迟稚涵准备去倒水的手,手心又湿又黏。

    “……你闭嘴!”迟稚涵已经接近崩溃。

    却发现自己骂完之后,齐程安心的闭了闭眼。

    这一刻,她真的……

    哪怕齐程只喜欢她在小洋房的样子,也……认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