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四十五章

    年夜饭的时候, 迟稚涵喝了点桂花酒。

    上次齐程讨了她的米酒又嫌弃米酒太甜的时候,她摘了花园里的金桂酿的酒, 现在时间正好, 开封的时候酒液醇厚,桂香四溢。

    “这酒本来是专门为你做的, 可惜你现在不能喝。”表情却一点可惜的样子都没有, 小酒鬼一样抱着酒盅,眯着眼睛得意洋洋。

    “少喝点。”齐程语气温温柔柔, 因为餐灯的光线,他脸色没有白天那么苍白, 看起来更加可口。

    于是迟稚涵很不听话的多喝了一点, 坐着一起看春晚的时候, 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桂花酒的酒精度数,有点高了。

    他们两人还是之前看电影的坐姿, 两张单人沙发隔开了一米的距离,当时的酒意没有上头, 迟稚涵还牢牢地记得靠的太近清醒的齐程会觉得局促这件事。

    接着就被春晚开场的锣鼓敲得脑仁疼,眼花缭乱金光灿灿的舞台让迟稚涵很快的开始觉得头晕,微醺的酒意上头。

    她转头, 眯着眼睛看坐在旁边的齐程。

    酒精美化了一切,也让五官本来就出色的齐程看起来更加妖孽横生。

    迟稚涵甚至想要拿出金箍棒,大喊一声“呔!妖怪!”

    晃晃脑袋,把因为锣鼓声吵得混乱的脑袋晃得更晕, 迟稚涵开始双手托腮的盯着齐程。

    他今天没有穿高领毛衣,奶白色的马海毛,领口露出了一截白的过分的脖子。

    他正在吃药。

    吃药的时候还挺直着背,端着他的小药碗,一颗一颗挑着吃,嘴里存了四五颗之后,喝一口水。

    喝水的时候会微微仰头,然后喉结会滚动一下。

    迟稚涵眯眼,心里的醉酒小人因为这样的性感对她抛了无数个媚眼。

    齐程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安安静静,明明是个病人,却一直尽量挺直着背。

    像个绅士。

    “齐程。”她喊他的名字,看着他转头看她,眼睫毛很长,阴影盖住了眼瞳的颜色。

    他今天心情很好,所以眉眼都是暖意。

    “你好乖。”微醺的迟稚涵把这三个字说的暧昧不明,眼角微微的扬起,看着齐程因为这三个字愣了一下,然后从耳根开始,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慢慢的泛红。

    好想……侵犯……

    迟稚涵又眯起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齐程吃完药,看着他无奈的放下碗,然后对她叹了一口气。

    “让你少喝一点。”被这个醉鬼看的浑身不自在,齐程说话的语气带了些懊恼。

    迟稚涵笑。

    她脸颊微红,因为酒意眉眼染上了些柔媚的姿态,笑起来眼角仍然微微翘起,俏皮的像一只喝醉了酒的小狐狸。

    “抱抱。”小狐狸对着他张开双臂,在空中划拉了两下,语气软软娇娇。

    气氛甜腻的,像是她刚刚喝下去的桂花酒。

    真的走过去抱住她,齐程觉得,他可能也被熏的有了些酒意。

    她身上一如既往的暖和,为了年三十,她还跑到对面化了淡妆喷了香水。

    和齐宁那种个人风格很强烈的香水味不同,迟稚涵的香水味道更少女,更模糊,但是却意外的,让人觉得温暖。

    她确实喝的有些醉了,胆子变得很大。

    嘴里呢喃着一些听不懂的话,两只爪子直接塞到了他衣服下面,还捏了两下。

    “卧槽,肌肉。”迟稚涵震惊的抬头,瞪圆了眼睛。

    ……

    齐程真的被她吓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幸好醉鬼迟稚涵的注意力比正常的时候还不集中,摸了两下,又皱着眉头嘀咕了两句,注意力开始放到齐程的手上。

    他手上有没有洗干净的颜料的颜色,反衬得他的手指更加苍白。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吸血鬼来着。”小醉鬼说话开始大舌头,却还是记得她第一次看到他手的时候,指甲边缘有红色的颜料。

    想了一下很严肃的抬头,伸出手去摸了摸齐程的嘴唇,摸完了又压了一下,然后对着齐程咧开嘴放心的笑了:“没有尖牙。”

    ……

    “睡觉了好不好?”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对付醉鬼的经验,却觉得自己似乎被迟稚涵身上夹杂着酒香的味道熏得酒意更浓,说话的语气更软。

    软得迟稚涵嗷呜了一声,迅速的抬头,一口咬住他的喉结。

    然后发出得逞后的笑声,嘿嘿嘿的,小流氓一样。

    ……

    齐程闭眼。

    他心跳和血压有些脱轨,可是怀里的人却开始得寸进尺。

    他们坐的是单人沙发,他过去抱住她的时候,只坐了沙发一角,以为抱完了就没事了。

    事实证明,他不应该相信一个醉鬼的话。

    迟稚涵已经很灵活的爬到了他的腿上,顺便把他整个人都塞进了单人沙发里。

    两只爪子又开始往他的衣服里钻,暖暖小小的,移到他的胸口,然后笑嘻嘻的用力按了下。

    ……

    完全无计可施。

    齐程只能在心跳更厉害之前,把手腕上的监控仪抬起来,塞到了迟稚涵眼前。

    ……

    迟稚涵眼睛有点失焦,对眼了半秒钟,才看清楚心跳数。

    然后反应十分迅速抽出手往后退,却忘记了是在沙发上,而齐程又因为她的撩拨此刻心跳血压都不太正常。

    于是手脚灵活的她,在完全没人保护的状态下,一屁股摔到了地上,还没来得及庆幸地毯够厚,后脑勺就哐得一声撞到了茶几上。

    实木茶几,她痛的龇牙咧嘴的同时,居然还在庆幸幸好撞到的不是桌角。

    其实没多痛,最多也就是眼前冒了几颗星星,揉两下的程度。

    但是声音很响,哐的一声,然后就是迟稚涵的呼痛声。

    齐程真的吓得够呛,第一时间也蹲了下来,把她脑袋拽过来使劲的揉。

    他动作向来慢,像这样反应迅速又带点力量的,让因为疼痛醒了点酒的迟稚涵有些意外。

    “痛!”半真半假的喊了一声,低着的头因为齐程大手正很用力的想帮她揉开淤青,脸涨的通红。

    她喜欢上齐程,一开始真的是因为脸,然后是因为他的温柔。

    女孩子被宠爱的时候,是有感觉的,所以,她也知道自己越来越肆无忌惮。

    因为温柔而喜欢,因为喜欢而依赖。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是有力量的,属于异性的拥有荷尔蒙的力量。

    心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加速了,然后也终于想起了正事。

    拉下他的手盯着监控仪一分钟,确定警报解除。

    松口气,抬头和他对视。

    他嘴巴抿的很紧,眉头皱的厉害。

    柔和的眉眼消失,现在的齐程看起来,有点凶,也有点陌生。

    “其实,没那么痛。”迟稚涵突然就变得呐呐的,心跳的更快。

    她觉得自己喝醉到了另外一个境界。

    因为齐程现在的表情,让她莫名的害羞。

    和之前那个没脸没皮的告白吃豆腐欺负耍流氓的心态完全不同的,某种因为荷尔蒙而产生的害羞。

    “不许喝酒了。”齐程眉头一点都没松开,那声撞击真的太响了,他那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都是空白的。

    幸好不是桌角。

    他没料到迟稚涵对他的心跳反应会那么大,前一秒还牛皮糖一样黏着他,后一秒就能弹簧一样弹开。

    “我不是正常人,你喝醉了我没办法照顾你。”这句话他说的有些慢,分了两次。

    不愿意说出来,却不得不说出来。

    迟稚涵的心又开始一边加速跳动,一边钝钝的痛。

    乖乖的点头,想要说点什么,却因为齐程眼底的自责又吞了回去。

    她又得意忘形了。

    因为被宠着,就变得肆意妄为,因为知道齐程无论如何都不会生自己的气,所以借着酒意肆意的欺负他。

    她忘了,齐程不会生她的气,但是他会和他自己过不去。

    “睡觉了好不好?”齐程又问了一遍,他突然没了看春晚的心情。

    如果他是个正常人,迟稚涵在他身上撒娇耍酒疯的时候,他可以抱住她,做一些情侣之间该做的事。

    退一万步,如果他是正常人,打横抱起她放到床上再帮她泡一杯醒酒茶,也应该是轻而易举。

    可惜他不是。

    他把自己的心跳血压塞到了她鼻子下面。

    吓醒了她的酒,也拉回了他的安宁悠闲。

    迟稚涵皱眉。

    她在齐程这边搞砸了很多次,所以很了解他现在又缩回去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痛!”哭丧着脸,成功的拉回了齐程又要跑远的思绪,然后低下头指着伤口,“会不会起个大包?”

    ……

    齐程伸出手帮她揉伤口,皱着眉头发现迟稚涵又一次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

    “一会又摔下去。”齐程低声警告,手臂缠上她的腰,搂得战战兢兢。

    “我才不要睡觉。”成功占领高地的迟稚涵一边示意齐程继续揉,一边表明立场,“除夕夜,要守岁的。”

    “守了岁,能让爸妈长命百岁,也能让我们平平安安。”抬头看了眼齐程,用手扒开他仍然皱着的眉头,“你这样好凶。”

    齐程努力坐得更稳一点,防止她一会酒意上头又要闹。

    这次打定了主意心跳再快也不喊停了。

    但是迟稚涵却没了动静,安安静静的让他揉着后脑勺,乖巧的抱着他,在他以为她就要睡着的时候,在他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他知道她的意思。

    所以心底更痛。

    她本来,可以找到更好的。

    但是她却说,非他不可。

    都是傻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3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4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