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七十七章

    迟稚涵这次能够提前和齐程见面, 自然也是苏秋的部署。

    “你这次采访和后续的微博发言有娱乐价值有流量,即使我们双方都不出面, 这几天也会有其他为了流量的娱乐记者偷拍你。”苏秋临走的时候抱着打包好的青梅酒, 她今天化妆的时候在右眼下面画了一颗黑色亮点,说话的时候越发娇艳的不像人, “到时候被其他记者偷拍到你深夜去了齐家洋房, 再深挖下去就能挖到你和齐二少的关系了。”

    “逼一逼对面,让他们骑虎难下。”苏秋眨眨眼, 闪光的黑点也跟着眨眨眼,“我最喜欢万无一失。”

    “我真的觉得她好厉害。”迟稚涵在床上手舞足蹈的复述过程, 看着齐程眼睛亮晶晶的。

    “我以为你会害怕。”齐程微笑, 把她手舞足蹈后散落在脸颊的头发拨开。

    “害怕到忘词……”迟稚涵吸鼻子, 心虚的嘿嘿笑,“那个直播视频你不许看,好丢人……”

    “好。”齐程仍然微笑, 琥珀色的眼瞳浅浅的,卷翘的眼睫毛在暖色灯光下, 也映成了浅浅的琥珀色。

    ……

    迟稚涵突然觉得有点热,脸开始红,

    “那个……”她嘴唇抿了一下, 用很轻很娇的嗓音嘟囔了一句,“我回去几天胖了……”

    “压力太大就一直吃吃吃。”脸仍然红红的,对齐程眨眨眼,然后委屈兮兮撩起衣服露出一大截小肚子, “你看!都有肉肚腩了!”

    “……”齐程眸色加深,喉结上下滚了滚,拉下她的睡衣,粗声粗气,“没有肉!”

    纤弱的腰肢,白花花的一片,晃得他眼底都是。

    迟稚涵笑眯了眼,非常非常习惯的就贴到齐程身上,开始日常蹭。

    “监控仪会唱歌……”齐程一边叹气一边忍不住继续抱紧怀里软软香香的小女人。

    “上学去么?”迟稚涵声音里都是笑。

    “嗯……”齐程的尾音也扬了起来。

    “赵医生真的……”迟稚涵发现她居然找不到可以形容赵医生的词。

    “……所以你不要蹭了,那个歌很扫兴。”齐程拍拍她的头,声音软软的。

    “你什么时候才能好呀……”迟稚涵埋在他怀里,糯糯的抱怨。

    “下周四可以检查活力了。”齐程下意识的回答,然后安静,低头,“你问的是哪个好?”

    “……就这个。”迟稚涵耳朵也红了,回答的很勇敢,但是头却不愿意抬起来。

    齐程咳了一声,脸也跟着泛红。

    然后安静的屋子里,响起了异常欢快的儿童音乐:“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

    …………

    “确实扫兴。”迟稚涵点头承认。

    “等记者会结束我黑了它。”齐程笑。

    迟稚涵点头,抱得更加用力,齐程身上的药香味,估计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慢慢消失。他的身体在这十年亏损的太多,往后可能是十年或者二十年的缓慢调养。

    这种微涩发苦的药香味,对他们两个来说,却代表了重生和希望。

    睡意袭上来的时候,迟稚涵又一次抱紧齐程,像个撒娇的孩子。

    “齐程齐程齐程齐程……”一叠声的,尾音甜糯的齐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我好想你……”

    委委屈屈的奶声奶气。

    齐程拍拍她的背,吻了吻她的额头。

    然后上学歌再一次响了起来。

    “……算了,我现在去黑。”齐程语气无奈,也有又一次被打断的恼羞成怒。

    迟稚涵笑出声。

    “我睡了睡了,我真的睡了。”童子军一样的举手表态,一脸认真。

    ……

    “真好。”齐程躺下后,微笑着叹了口气。

    这种心里面彻底圆满的感觉,真好。

    ***

    之后的发展果然像苏秋说的那样万无一失。

    迟稚涵深夜绕了几圈路偷偷的进了齐家私家洋房的图片被爆了出来,她还穿着当天采访的衣服,没有被偷拍的经验,所以没遮没掩。

    有人爆料迟稚涵所在的经纪公司是去年被齐家收购的,收购人是齐宁那位很难判断是好人还是坏人的老公周景铄。

    这种反转还带着豪门因素,热度一下子上了新高,吃瓜群众的热情空前高涨,各种各样的猜测谣言开始满天飞。

    “为什么我也有份?”赶回国帮忙的齐鹏一脸郁闷。

    他手里拿着自己和迟稚涵的PS合照,标题是到底谁才是私厨的真爱,漫画家?还是科学家?

    “……齐宁说,要分担点火力。”迟稚涵说的委婉。

    实际上贡献出自己老公后,齐宁的原话是一家人要齐齐整整……

    对于这种冷幽默和恶趣味,迟稚涵觉得她和齐宁存在代沟。

    齐程一直没说话,表情严肃的坐在电脑桌后面鼠标很忙。

    齐鹏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无语:“你幼稚不?”

    迟稚涵也跟着凑过去。

    一本正经的齐程,把齐鹏从合照上抠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脸P了上去。

    他这几年没有照片,放的还是十年前的证件照。

    一声不吭,P的一丝不苟。

    自认脸皮很厚的迟稚涵都开始没眼看。

    齐程顶着两张无语的脸,眯眼红着脸笑了。

    比他十年前的时候,多了一丝腼腆,但是到底,眼底不在只有绝望。

    齐鹏眼眶又开始红,为了避免嚎啕大哭,拍了拍迟稚涵的肩膀开始去翻他们家冰箱觅食。

    “快了,就快公布澄乙就是齐程了?”迟稚涵其实也受不了最近的拉郎配,齐家的男人几乎都被P了个遍。

    只有一直没有照片的齐程没有被P进去,也难怪今天他决定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下一个热门时间应该就公开了,对方被架在上面了,哪怕感觉到不太对劲也收不住手了。”齐鹏拿出一个纸盒子,里面一坨粉红色的啫喱膏状的东西,“这是什么?”

    闻起来香香的。

    “退烧用的。”迟稚涵在他放到嘴里之前,赶紧站起来,“不能吃啦,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用?”齐鹏挑眉,问的是齐程,“贴额头?”

    齐程点头,家里容易发烧的人只有他。

    “粉红色的啊!”齐鹏痛心疾首。

    “你们两个很适合粉红色啊。”迟稚涵很理所当然,两兄弟都是哭包属性,“想吃什么?”

    “面。”两哭包异口同声。

    “大排面?”迟稚涵看了眼冰箱里的存货,探出半个脑袋眼睛弯弯的。

    “好。”两肉食哭包继续异口同声。

    这似乎,是病后的齐程第一次和齐鹏这样自然的相处。

    谁都没有再提治疗过程中产生的隔阂,就自然而然的,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家里确实需要个女人。”齐鹏在迟稚涵系着头巾下面条的时候感慨。

    “这个我的。”齐程毫不犹豫。

    “……”齐鹏斜眼,终于意识到,“你好了以后会很烦。”

    “嗯。”齐程没否认,埋着头继续他的PS工程。

    他已经想起来了,小的时候齐鹏塞到他嘴里的袜子是干净的。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晚上八点。

    齐鹏仍然赖在洋房没走。

    齐宁这边放出了最后的一波舆论,配上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齐程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半闭着眼睛任由迟稚涵扶着上了车。

    是爷爷走的那天,他药物过量高烧被送回家的时候拍的。

    照片里面齐程的脸色异常病态,但是哪怕这样,他和迟稚涵之间的亲昵信任仍然非常明显。

    那是他们打开车门准备进去的那一瞬间偷拍的,齐程为了不要把重量都压在迟稚涵身上,手用力的抓住了车门顶住自己半边的体重。而迟稚涵,眼神一直放在齐程的脸上,一只手捏着他的虎口分散他一直汹涌而来的恶心感。

    那天很混乱。

    他们都不太记得细节了,却因为这张照片让记忆又鲜活了起来。

    三个人都没说话,安静了很久,齐鹏拍拍迟稚涵的肩膀:“总算有合照了。”

    和他们PS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的真正相爱的人才能有的契合感。

    评论瞬间就炸了。

    “这是澄乙?看起来就病得很严重啊!”

    “啊啊啊啊啊,澄乙居然长得那么帅么!!!!”

    “23333,这才是真材实料的爆料啊,之前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卧槽卧槽卧槽,你们都没看出这张照片快要溢出来的荷尔蒙么?这两人苏炸了啊!”

    “我就说我们家小迟不会做出脚踏两只船的事!坐等对面打脸!”

    “好帅好帅好帅啊啊啊,看起来好好日啊啊啊……”

    ……

    …………

    齐程默默的关了评论。

    重点似乎变得有点歪……

    而这样的预感,在齐鹏终于被齐程赶回老宅,对方终于爆出齐家二少就是澄乙本人后,变成了事实。

    真正关心齐程继承了多少遗产,会对集团经济造成多少影响的新闻,只有零星几个,所有的评论下面都是一片的啊啊啊,帅帅帅。

    粉丝们的热情高涨到了可怕的地步,只要有人说一句和澄乙或者齐程病情相关的内容,这人的微博就会立刻被一片没有道德,杀人犯这样的评论覆盖。

    齐宁预计的会跌百分之三十的股票,在这波新闻爆炸开来之后,只是小小的浮动了百分之五。

    大家确实关心齐程病情到底如何,但是理由大多都是因为太帅了啊,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出事上面……

    苏秋在电话里笑到岔气:“早知道这样,宁姐直接放出照片多好?颜值秒杀一切公关好么!我费那力气干什么!”

    ……

    “你男朋友这颜值真的有点过了。”苏秋再也不叫他齐二少了,“照片我先看到的,等加载出来之后我差点被帅得尿裤子。”

    ……

    迟稚涵对这样的形容其实内心深处,是赞成的。

    她第一次看到齐程的长相的时候,花了好几天才克服了心里的别扭。

    “他本人更好看。”迟稚涵非常自豪的宣布。

    ……

    本来就对事态发展非常无语的齐程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她了。

    “那记者招待会还开么?”如临大敌的一场恶战,最终居然只有一个齐程很帅的结论,迟稚涵问的很不确定。

    “开啊。”苏秋肯定,“宁姐说股东会那帮人对这样的广告效益很有兴趣,本来中立的那派现在也拉过来了。真的,你们太认真了,这个世界上做什么都是看脸的,你男朋友有这张脸,前面那些事情真的都不用做。”

    ……

    迟稚涵憋着笑看着齐程终于听不下去站了起来去了画室,按掉了手机免提,和苏秋笑着又聊了几句,说再见的时候,苏秋还是在感慨齐程的颜值。

    有那么帅么……

    就连长得已经异常出色,见过许多世面的苏秋都赞不绝口。

    “齐程!”迟稚涵扬声叫,“出来让我看一眼!”

    “……无聊!”齐程恼羞成怒的声音。

    “你变成了高帅富以后不可以不要我!”迟稚涵噘着嘴娇着嗓子。

    “……我一直都是……”齐程终于走出来,吞掉了高帅富三个字,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从后面仰头看他的迟稚涵,“快入秋了不要坐地上了,等地毯铺好了再坐。”

    一直不太懂她明明有沙发却热衷地板的喜好。

    皱了皱眉,想着以后家里是不是要在地板下面重新铺一层防潮垫。

    “你嫌弃我!”迟稚涵倒着脑袋做了一个泫然欲泣的表情。

    “……”齐程无奈,下楼。

    把像个孩子一样赖在地上的迟稚涵拉起来,拍了拍她的屁股,睡裤上有点凉。

    “下次来了又要肚子痛。”皱着眉头瞪她。

    “你真的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迟稚涵完全没理他,“网上那些说你好帅要给你生猴子的女人你一个都不许理!”

    “……我,为什么要生猴子?”齐程有点不解。

    迟稚涵愣了下。

    “而且,我为什么要理他们?”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年龄性别的网络上的人。

    迟稚涵又愣了一下。

    “怎么了?”齐程摸摸她的脸,刚才还笑嘻嘻的,突然就呆了。

    “你……会不会真的不要我?”她反射弧似乎断了,刚才那一瞬间才突然意识到,齐程真的一直都是个高帅富。

    他病着,她可以肆意霸占。

    但是如果他好了呢,他的世界更丰富之后呢?

    她为什么……居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

    齐程沉默。

    迟稚涵因为父母的事情,一直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他们两人之间,每次关系有些小小进展,她就会开玩笑的一样让他不许不要她。

    一开始他都会很认真的回答,到了后来,渐渐的发现其实认真回答没有用。

    她仍然会担心,用开玩笑一样的方式问出来,只是一种情绪发泄。

    可是今天她问的很认真,脸上刚才戏谑他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消失,眼底却已经一片迷茫。

    “你跟我去画室。”齐程牵起了她的手。

    迟稚涵瞪大眼。

    她一直没有进过画室,上次知道里面放了木炭和安眠药的时候,她试图进去过,可是齐程说里面有他最阴暗抑郁时期画的画,他不想她看到难受。

    所以从那天以后,他们两人就有了新的默契。

    她再也没提进画室,而齐程进了画室再也不关门。

    “怎么了?”迟稚涵突然就有些不安,爬楼梯的时候握着楼梯把手不敢往前。

    齐程回头,牵着的手变成十指紧扣。

    “跟我来。”他语气很坚定,手上的检测仪小小的闪了一下。

    迟稚涵松开握着楼梯把手的手。

    莫名的,心跳开始加快。

    画室很大,和迟稚涵想象中的逼仄拥挤堆满了画不一样,三楼的一大半空间都是画室,可是没有窗,黑漆漆的。

    “那时候不喜欢看到外面。”齐程解释,打开了灯,“所以只保留了最里面的两扇窗通风。”

    迟稚涵因为突然的光亮眯眼,然后半张着嘴。

    这个地方应该是齐程自己收拾的,偌大的没有窗的空间,四面墙上都是他的画,挂的很满,颜色艳丽、震撼的迟稚涵心突然开始狂跳。

    她不懂艺术,对画画也只有好看不好看两种直观感受。

    但是满墙的齐程的画,让她有些窒息,对于那些看不懂的艳丽颜色的堆叠,还有纯黑色布景里面各种各样狰狞的笑容……和器官。

    很美。

    惊心动魄的那种美,呼吸一下都会觉得心脏麻痹的美。

    “这是我十年的全部。”齐程任由迟稚涵梦游一样在画室里四处张望,他站在门口,两手放在身后。

    迟稚涵转身,她眼眶有点红,有些自己都不清楚的激动的情绪。

    齐程的十年,阴郁绝望偶尔能看到些色彩努力支撑的十年,全在这,神奇的是,她能感应到。

    那种对生命存在的质疑以及无法求生的绝望感,她居然可以清晰无比的感受到。

    她看着齐程抿着嘴摘下了监控仪,单膝下跪。

    她泪眼模糊的看着齐程拿出了蓝色丝绒的戒指盒,打开后,璀璨一片。

    “我本来想明天记者会开完再说的。”齐程停顿了下,深呼吸了下,苦笑,“然后我现在有点紧张。”

    “这个画室里面,是我所有的丑陋面,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我画了那一面墙上几幅最最血腥的画。”齐程指了指左边,“偶尔觉得解脱的时候,我会用比较鲜艳的颜色画一些相对平和的。十年下来,遇到你,真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开始好转的时候,我发现,这四面墙上,其实鲜艳色彩的,比黑暗血腥丑陋的画要多。”

    “我性格敏感,容易钻牛角尖,遇到困难喜欢憋着不说。”迟稚涵已经捂着嘴哭出了声,齐程红着眼眶询问,“我要不要继续说?还是直接就给你戒指?”

    “继续!”迟稚涵又哭又笑,“你就不能等我穿条好看的裙子,拿上摄像机一边拍一边美美的求婚么?”

    她甚至脚上的拖鞋还是一只红色一只蓝色的……一身睡衣都皱皱巴巴。

    “……那我要不跪在这里等着?”齐程红着脸提议。

    “不要!你继续!”迟稚涵流着鼻涕凶他。

    齐程眼眶更红。

    “在确定你妈妈再婚的那天,你跟我推销过你自己,你说你还算不错。”齐程又深呼吸,迟稚涵已经跟着跪下去摸他的心跳,被他笑着躲开,“那时候,我心里面唯一的念头是,我凭什么。”

    “从你家回来社交应激反应那次,你以为我病重,那么坚定的告诉我你会和我生死相随,那个时候,我居然没有拒绝。因为我当时心里居然隐隐的开始有了光亮,觉得我们可能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会有个好的结局。”

    “你很神奇,你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让我终于可以跪在这里,告诉你我凭什么。”齐程笑,又吸了一口气。

    “我还算有钱,个子算高,长得应该算不错。”

    迟稚涵被气笑,拿他的T恤擦了擦鼻涕。

    “我性格虽然敏感,但是和你很配。”齐程又停了下,“我身体不算太好,但是胜在我们家真的算巨富,足够支付药钱,所以也会好的。”

    迟稚涵吸鼻子。

    “我不知道精子活力检查后的结果会是什么,但是我私下和李医生确认过,最多五年,我们应该可以有自己的孩子,我算过了,那时候你也没到三十。”

    “嫁给我,我会宠着你,护着你,永远都不会不要你。”齐程拿着戒指把一直趴在他身上擦眼泪鼻涕的女人推开一点点,“而且,我所有的衣服都可以给你擦鼻涕……”

    “我哭的眼睛都快肿得看不见了啦!”迟稚涵开始打嗝。

    “求婚的时候男的能不能哭?”齐程压着嗓子问。

    “……我怎么知道……”迟稚涵又开始抽泣。

    “……那我忍一忍。”齐程开始深呼吸。

    “还有,戒指太大了,做饭的时候不方便。”迟稚涵有点忘记这戒指是她自己拿过来看的,还是齐程递给她的,一片混乱中,她想的特别实际。

    “那再买一个小的。”齐程和她商量。

    “你现在心跳成这样明天记者会怎么办?”迟稚涵反射弧一点点的重建中。

    “都这样了记者会已经不重要了。”齐程答得有些无奈,他也没料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那治疗怎么办?”迟稚涵又开始抽抽。

    “求婚应该比记者会紧张……”齐程知道自己一直在努力深呼吸,“我刚才深呼吸的时候好像控制住流汗了。”

    ……

    迟稚涵惊喜的抬头。

    “……你眼睛……”齐程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你明天记者会怎么办?”

    “……”

    “…………”

    “卧槽!”迟稚涵瞬间清醒,噼里啪啦的往楼下跑,“消肿眼贴呢?”

    “冰箱第二隔。”齐程笑着低头把监控仪戴上,眼泪滴到手腕上的时候,烫得他心尖上都泛着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作者:桐华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