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五十三章

    齐程的亢奋持续了大半夜, 天快要亮的时候他开始头痛,话就慢慢的少了。

    这是迟稚涵第一次亲眼看到, 人的性格会因为药物作用产生那样明显的差异。

    也第一次懂得了, 过去齐程说忘记了为什么要治愈的时候脸上的表情。

    他的情绪,甚至性格, 都因为药物反反复复, 再加上身体皮开肉绽的幻觉,这些都是他自己真真切切感受得到的, 他曾经很努力的想要分清那一种是药物,那一种是真实, 然后十年后, 他忘了。

    他在很生气的时候, 说过连她都分不清楚他的情绪哪一种是因为病情,哪一种是真实的。

    这才是齐程想自杀的真正原因。

    他不想,也不希望再变成正常人, 因为他忘了,自己正常的时候,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忘记了正常的感觉,又不想继续病下去,所以, 才会产生了厌世的想法。

    迟稚涵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把这个发现发给了赵医生,十分钟后,邮件的状态就变成了已阅读。

    但是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迟稚涵开始心焦, 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忙忙碌碌的,不停的帮齐程找各种各样的止吐法子。

    所以,当亢奋失眠的药效过去,齐程躺在床上皱着眉头忍耐汹涌而来的呕吐感连早饭都吃不下的时候,迟稚涵给齐程煮了一壶陈皮茶,塞给他两片生姜。

    “这个……可以缓解孕吐,我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迟稚涵挠挠头,就这个方法,还是她让戚晴帮她去妈妈群问来的。

    她脸有些红,刚才打电话让戚晴进完货暂时不要过来的时候,戚晴那句卧槽你把人给拐出来的话实在太响了,响得齐程的嘴角都抽了抽。

    然后听到缓解孕吐,齐程的嘴角又抽了抽。

    ……

    迟稚涵就莫名其妙的害臊了。

    昨天晚上亢奋的齐程,让她领悟到,齐程内心活动其实很丰富,他只是不说而已。

    不说只靠表情,反而更加……耐人寻味。

    “喝不喝啦!”迟稚涵被齐程要笑不笑的表情盯得浑身发毛,气的跺跺脚。

    然后又咬住嘴唇。

    她刚才好像在娇嗔……

    鸡皮疙瘩掉一地的那种娇嗔……

    ……

    她终于堕落了……

    内心的小人已经拧巴成了一坨,外表却仍然梗着脖子装没事。

    “戚晴……是你朋友?”齐程终于还是接过了那个治疗孕吐的土方子,喝了一口。

    “嗯,以前大学的室友。”迟稚涵坐下开始帮齐程按摩手腕,“这个穴道据说可以止吐。”

    都是网上找来的土方子。

    她就只是想做点什么,赵医生没回邮件让她整个人都很焦躁。

    “你只有她一个朋友?”齐程又喝了一口。

    “能走下去的只有她一个。”迟稚涵答得很简单,然后歪着头看着齐程居然就这样慢慢的快把这杯陈皮茶喝光了,“这个止吐效果怎么样?”

    “……还好。”其实没什么用,他会喝主要是因为这杯东西是迟稚涵做的,而且多少有些安慰剂的效果。

    “那我睡会。”迟稚涵爬上床,指了指床头柜上那一叠小说,“我们家最高雅的书都在这里了,你无聊了可以看,不过最好也一起睡一会,晚上我们还得回洋房。”

    她不敢再忙来忙去了,齐程太敏感,怕他问起来,她就无所遁形。

    而且,赵医生没回也可能是太晚了,或者需要有新的治疗方案,是她太急了。

    “不舒服记得叫我。”抱住他蹭了蹭,嘟囔了一句闭上眼。

    心里有事不一定睡得熟,但是用香薰蜡烛温着的陈皮茶味道很安宁,齐程又一直轻缓的拍着她的背,哄孩子一样。

    鼻子有些酸,迟稚涵又抱得更紧了一些,迷迷糊糊的,终于有了睡意。

    半梦半醒的时候,感觉齐程俯下身子亲了她一下,她噘嘴似乎对这样的蜻蜓点水不满意,睡梦里面很霸道的直接搂住了齐程的脖子。

    齐程嘴里有陈皮的香味,这味道意外的和他很像,都是隽永绵长回味起来微微甘苦的味道。

    他接吻的时候,手指会不自觉的摩挲她的耳垂,一下一下的,微凉的,温柔的。

    然后慢慢的,开始感觉到热。

    因为齐程的手指微微的用了点力,开始从她的耳垂一点点的向下。

    ……

    睡意终于消失,迟稚涵睁眼。

    齐程的脸,近在咫尺,他也闭着眼,眼睫毛颤动,近看,可以看到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

    可是,他皱着眉。

    像忍耐,又像是沉溺。

    “齐程……”迟稚涵微微的推开他,声音微微有些抖。

    齐程怔住,低头看着迟稚涵被吻的有些肿的嘴唇,转而抱住她。

    “对不起。”他刚才,差点,没忍住。

    她在他怀里睡得不安稳,眉头一直皱着,他亲她,只是因为想让她眉心展开。

    然后就被她搂住,很凶悍的亲了上来。

    意志力有点薄弱,再加上身上几乎赤裸,迟稚涵软软香香的就在他身下,他差一点,就把这个吻继续下去。

    “……不是对不起……”迟稚涵被快被齐程搂的憋过气去,“我那个……早上来了……”

    “……”

    “……我主动的你对不起啥?”问的更加奇怪。

    “……”

    “……不是,不是据说你不能做这种事么?”迟稚涵彻底糊涂了。

    “……”齐程深呼吸,告诉自己迟稚涵已经很克制,起码没有直接说他不行。

    他女朋友真的很喜欢……胡说八道语出惊人。

    “……只是会比较难……”齐程又停了下,不知道怎么把那个词说出来,别说是因为社恐,就算是他的教育,这个词也很难对着女朋友说出口。

    他停了很久,一低头发现迟稚涵仍然一脸的好奇。

    ……

    “……下次,我主动。”叹口气,他选择放弃解释,揉揉她的肚子,“痛么?”

    “还好。”迟稚涵贴着齐程往上蹭了蹭,然后僵住。

    “……迟稚涵……”齐程快要咬牙切齿。

    “呃……”迟稚涵撅着屁股隔开一点距离。

    这距离上一次她丧心病狂的用那样的方式告白后,这似乎是第二次来着……

    之前抱一起都不会这样啊……

    真的不能怪她……

    她以为他一般情况下是不行的……

    昨天他不是还说自己做不了正常恋爱该做的事么……

    “是因为你没穿衣服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

    然后听到齐程难得的磨牙的声音,把她摁回去,不想再看到她那张难得的求知欲旺盛的脸。

    “睡。”他什么都不想说。

    “……不恶心了么?”迟稚涵头又很顽强的抬了起来。

    “……嗯。”摁回去。

    “你不是说会失眠么?”又弹簧一样的抬起来。

    “……能睡着!”粗声粗气的感觉后面带了个巨大的感叹号。

    “可是我醒了啊……”迟稚涵委屈。

    “……”齐程被彻底弄得没了脾气,“那你先起来?”

    他需要强迫自己睡一会,储存体力,为了半夜的出门,不然在迟稚涵面前慢慢发病的感觉太煎熬了,他不想这样。

    “不要!”迟稚涵耍赖,抱住又蹭了两下,声音居然很雀跃,“一起睡一起睡!”

    “……”一起睡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还顺便蹭他。

    而且两只爪子还很不规矩的塞到绒毯里面,手指对着他的胳膊戳了戳,又假装很随意的慢慢的挪到他胸口。

    “……好玩不?”齐程忍无可忍,抓住她的爪子,低头,看着她睁着圆眼睛对他眨巴眨巴。

    “好玩!”圆眼睛没脸没皮,笑的弯成月牙。

    “不困么?”她一晚上都在照顾他,兴奋的时候陪他聊天,难受的时候帮他找各种方法转移注意力,黑眼圈很重。

    “困。”迟稚涵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哈欠,她心里还念着赵医生的邮件,但是床上暖洋洋的,身边的齐程一直温柔的帮她揉着肚子,这种心里面满涨了幸福,又害怕失去的感觉,让她整个人变得更贪心。

    她已经不满足于齐程现在的状态了,她想让他康复,想让他笑的心无芥蒂。

    “齐程。”迟稚涵仰头,两人的脑袋靠的很近,仰着头,鼻子能触碰到他的下巴。

    “嗯?”齐程仍然是惯常的温柔的声音,听得迟稚涵觉得脸上似乎有蝴蝶飞过,扑棱棱的,痒痒的。

    “你一定要好起来好不好?”迟稚涵握着他的手,语气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恐慌恳切,“不是为了安慰我让我放心的那种好,而是真的好起来好不好?”

    被子里齐程的身体动了动,换了个姿势让他可以整个手掌贴在迟稚涵的肚子上,揉的动作仍然轻柔,却没有马上回答她。

    说实在的,这一次,确实比前面几次更值得被期待。

    因为这一次,连他自己都觉得,可能,真的会有希望。

    但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康复了,也有可能会反复,而反复多次,就意味着他可能需要终生吃药。

    所以真的好起来这个承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给。

    “你……是喜欢我昨天晚上吃了药后的样子么?”迟疑了很久,齐程轻声问。

    然后微微叹了口气,用商量的语气:“那个吃药就可以,不过不能常吃,你如果喜欢的话,我一个月吃两次好么?身体状况好的时候,吃三四次也没关系。”

    ……

    …………

    迟稚涵傻眼。

    第一个反应,就是抬头一口咬住齐程的下巴,因为近在眼前。

    太生气了……

    这委曲求全的都是什么鬼。

    “你再说一次!”嘴里咬着他的下巴口齿不清,迟稚涵觉得自己正在退化成狗。

    但是除了这样,她不知道还能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

    齐程哪里还敢再说话,她咬的不重,但是这表情再加上咬的位置,真的小狗一样。

    ……

    …………

    迟稚涵发现谈恋爱最难的,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时兴起后应该怎么收场。

    比如这种情况下,她是应该继续咬下去,还是应该换个地方咬。

    嘴巴张开时间太久牙帮子开始酸,迟稚涵悻悻然的松口,捞起袖子帮齐程擦了擦下巴,埋头抱住他。

    “睡。”语气不太爽。

    虽然知道齐程现在没办法给她承诺,但是她既然都问出来了,好歹告诉她他会尽力也好。

    她就是因为太美好,所以安全感越来越缺失了而已。

    结果这位爷,打算吃药来哄她……

    想了想更气,在被子里又开始蹭。

    然后……

    “你怎么还……”迟稚涵闷头闷脑的声音,因为还在气又加上惊讶,语气变得很奇怪。

    齐程是真的尴尬了,他脑子里还在想应该怎么给她承诺,结果她就已经又换了话题,还是最不方便提的话题。

    他当然还……

    怀里还是温香软玉的怎么可能马上下去……

    更何况这温香软玉喜欢跟虫子一样到处蹭。

    “你不要蹭就没事了。”把埋到被子里的人挖出来,分开了一点点距离,“睡,休息一会也好。”

    迟稚涵没动,只是抓着齐程揉自己肚子的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抓住又松开。

    下意识的,有些别扭的动作。

    “我已经答应过你很多次,会尽力。”齐程终于还是说话了,“但是结果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

    “那你有信心么?”瓮声瓮气的。

    “……有。”只有一个字,他回答的有些犹豫。

    但是这次,应该是真的有的。

    迟稚涵又一次抬头,亲了下他的下巴,上面有一行浅浅的红印,她下口不重,所以都看不到牙印。

    “下次不许吃药了。”他的脑回路真的太可怕了。

    “……好。”齐程仍然回答的慢慢的,声音低沉。

    “一起睡?”迟稚涵头仰的更高,举起右手保证,“我不蹭了。”

    “……好。”这次的语气变柔,带着无奈。

    “中午想吃什么?”

    “阳春面。”

    “两个蛋?”

    “嗯……”

    “我爱你。”

    “……嗯。”

    陈皮茶仍然在飘香,齐程终于在迟稚涵软声软气的语气下,眼皮变重,抱着她,闭上眼。

    他会尽力的,一定会。

    这样的幸福,真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能得到的,他得到了,突然就有了不能放弃的念头。

    会好的。

    指尖在迟稚涵的肚子上微微动了下,已经睡迷糊的迟稚涵呢喃了一声翻身抱住他又蹭了下。

    ……

    齐程苦笑着叹气,把迟稚涵推开了一点点。

    终于,入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4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