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二十四章

所属书籍: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     发布时间:2021-04-08

    “你觉得社交恐惧症应该是什么样的?”赵医生看着面前一脸困惑的迟稚涵, 表情和善。

    齐程禁水禁食第八天,迟稚涵趁着赵医生来做检查的时候跟着赵医生出了小洋房。

    她这两天极其困扰, 对齐程的性格, 以及对他的病。

    “腼腆内向不敢说话?”她最初对对门的印象,那时候她能看到的就只有齐程的一只手。

    赵医生笑着摇摇头:“齐程在发病之前, 是个很书卷气的孩子, 斯文,幽默, 善于表达,绝对不内向腼腆。”

    “社交恐惧症和内向是不一样的, 社交恐惧症患者不一定都是内向腼腆的人, 这只是病, 因为某些事情产生自我怀疑,看到人群会紧张,这样的紧张被强化之后, 就形成了社恐。”

    “你现在看到的齐程,有部分是他以前身心健康时候的性格, 但是因为自我怀疑,混乱无序的自我矛盾,所以有时候, 你会发现他情绪转变很快,性格无法猜透。”赵医生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你拉着我要问的,应该就是这个问题。”

    迟稚涵讪笑, 心理医生就是心理医生……

    她很不想承认,齐程这两天吓着她了,一个据说需要她治愈的心理病患,看起来居然比她成熟冷静的多,这真的太不像话了。

    而且,会莫名其妙的,撩人……

    类似于指控她欺负了他,类似于看到她看小黄书的时候不太赞成又不敢明说,老是趁着她出去的时候藏起来,她问的时候又两眼亮晶晶特别无辜的看着她。

    类似于,她靠近,他的喘息声,有时候会撩拨的她从尾椎骨开始,就酥酥麻麻一路往上。

    她就快要对一个病人下手了,这样的认知简直快要把自己吓死……

    “所以他现在有些不太合常理的行为,都是因为生病?”迟稚涵问的迟疑,和赵医生说话,尤其是心里面藏着点莫名其妙小心思的时候,总是会心虚。

    而且,问完之后赵医生看了她一眼,没有马上回答。

    迟稚涵双手背到身后,身体不自觉的站成了小学生受训的样子。

    “小迟啊。”赵医生往小洋房外面的花园深处走去,语气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只是不再叫她迟小姐,“其实我们很早的时候就见过,你小时候,应该是小学二年级左右。”

    迟稚涵跟着赵医生的脚步一顿。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赵医生回头,笑着看了她一眼,“你爸爸带你来的,说你们班主任说你有多动症,让他带你来医院看看。”

    ……

    迟稚涵脸一红。

    她记得这件事,小时候太皮,同桌只要一做作业她就会忍不住拿笔过去跟着画,上课的时候手脚也不肯好好放,凳子挪的嘎嘎的响,老师忍无可忍了叫来了她爸爸。

    那句让她爸爸带她去医院看看,其实更像是一句气话,谁知道她老爸还真的非常焦急的带她去挂号看病了。

    她记得,那时候她妈妈嫌多动症太丢人,守在医院门口不肯进去,等他们出来了给她买了个很贵的甜筒。

    那时候,一家三口。

    “那一年我独立门诊的时间还不长,国内对儿童多动症的诊断并没有形成系统,像你这样的家庭,我一周会接待好几个,大多也都是问几个问题,观察一下患者注意力是否集中,情绪是否稳定,家庭情况是否和谐这些基本的问题。”

    “但是我对你印象深刻,我问你为什么不让同桌做作业的时候,你的回答很诚实。”赵医生又笑着看了她一眼,“你说,看他做作业的时候会想起你自己还有很多作业没做,心里会变得很着急。”

    ……

    迟稚涵脸一红,她记得,她还记得自己说完之后,她爸爸哭笑不得的敲了她一毛栗子。

    “这么多年过去,你经历了很多事情,做心理测试的时候出来的结果,居然还是那个样子,有一点无伤大雅的小心思,但是坦诚。”赵医生找了个凳子坐下,示意迟稚涵也坐,“说实在的,看到那份报告的时候,我很欣慰。”

    “你的性格,很适合参与到这类治疗中,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齐程接受你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的都快。”赵医生笑了笑,拍拍迟稚涵的肩膀,“齐程这个病人,我治疗的太久了,代入了个人感情,总是觉得,这孩子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赵医生……”迟稚涵开始不安,前面铺垫太多,赵医生这样的人,很少会做无谓的铺垫。

    “你是个内心温暖的孩子,离开后又选择回来,是因为觉得自己被需要?”赵医生笑笑,“但是现在真的进入了齐程的生活状态后,却发现他看起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需要帮助?”

    被剖析的感觉并不美好,迟稚涵也跟着笑了笑没接话。

    “齐程在非常努力的讨好你,让你看到他目前为止能表现出来的最好的一面,但是他只是个病人,哪怕再努力,让你看到的也是个患有社交恐惧症和抑郁症的病人。所以你会感觉齐程阴晴不定,有时候像是对你示弱讨好,有时候又有些强势任性。”

    “他为什么要……努力讨好我?”讨好这个词让迟稚涵觉得有些怪异,莫名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人是有趋光性的,对于齐程来说,你是他现在能看到的唯一光源。”赵医生顿了一下,“齐家人这几年分别都做过类似的光源,但是都失败了。”

    “为什么?”迟稚涵奇怪。

    “因为齐程认为,他们都失望了。”赵医生无奈的笑了笑,“齐程产生自杀倾向,是在一年多前,那段时间他爷爷生了一场重病,他去了重症监护室,却始终没有办法靠近让他爷爷拉拉他的手。”

    “那次之后他的自我认知里,就认为自己是齐家的负担,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这种认知一旦产生,以他当时的精神状态很难扭转。”赵医生摇了摇头,“再加上,为了和齐宁结婚,周景铄是独子却仍然选择了入赘,他就更自责自己没有办法为齐家分担生意了。”

    迟稚涵低头,这种豪门秘幸她其实没什么兴趣,赵医生说这些,也让她有些尴尬。

    她和齐家还没有熟到想知道这些的地步。

    “我扯远了。”赵医生哈哈一笑,对迟稚涵表现出的对齐家明显的生份表示理解,也迅速的转了话题,“齐程对你的讨好,你可以理解为他对温暖和光明的东西本能的向往,但是你要记得,作为唯一的光源是很危险的,一旦熄灭,会变成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且,我一直很担心,他不想被治愈的那部分潜意识,可能也会想要熄灭这个光源。”赵医生说完之后,揉了揉下巴。

    迟稚涵已经被这一大堆的心理分析绕晕:“那我应该……做什么?”

    “持续发光,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要让他知道你一直在。”赵医生说的很抽象,“等他这小心翼翼的讨好阶段过去,他会对你有一段观察期,观察你是不是真的不会走,那段时间,必须要给他信心。”

    “……”迟稚涵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齐程的关系,从她主动问他好不好吃的那个瞬间开始,就被系上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纽带,是她因为私心主动,也是她因为放不下回头。

    “另外,你可以在他这个阶段和他多交心,他学过心理学,人又敏锐,一开始想留下你,也是因为看到了你心里面的创伤想要开导你的,你不妨从这个角度出发。”赵医生说完之后又开始摇头晃脑,“你看我又引导你了,这是你的私事,不说也没有问题,我只是提个建议。”

    ……

    这个老奸巨猾的蹩脚郎中。

    迟稚涵愤愤的,她现在都快要习惯这人挖坑让自己跳的节奏了。

    不过,齐程一开始……是想开导她的么?

    所以才会那么温和配合?

    所以她那天提到害怕医院的时候,已经和她怄气了几天的齐程会主动再问一句……

    这个自身难保的家伙,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有价值……

    他很想活着啊,努力的,想出各种各样能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和齐程谈心……和那样无害的温和的人谈心……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

    回到齐程房里,那位李医生还在,看到迟稚涵的时候鼻子哼了一声:“老赵那滑头又跟你说了什么?”

    ……迟稚涵吸了吸鼻子,傻笑。

    “有时候也不用完全听他的。”李医生也没指望迟稚涵会回答,“这家伙太看重心理健康,容易忽略身体健康才是所有的根本这个大原则。”

    ……又来了,这两人同时出现就一定会吵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被讨论的对象此刻特别安静的躺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心。

    “检查结果不好么?”怎么感觉齐程情绪不太好。

    “血检尿检指标都不错,晚上可以吃一点稀饭,这两天我每天都会过来验血验尿,如果吃了以后指标没有突增,就可以尝试加点油花。”李医生笑笑,“这小子从小嘴馋,现在活该了,以后终身禁酒,要不然这病复发了死亡率会高很多。”

    ……

    想到齐程大半夜跟她讨米酒的那一幕,迟稚涵皱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惋惜。

    “这是好消息,另外还有个坏消息。”李医生话音刚落,齐程就迅速抬头。

    “呿,你这招对我没用。”李医生瞪了齐程一眼,无视他看起来湿漉漉的眼睛,掀起齐程紧紧抓着的被子的一角,再掀起他的上衣,露出了半截腰线。

    很白皙的腰线,要命的是居然有隐约的腹肌,迟稚涵脸一红,不太明白这突然的春光乍现是要做什么。

    然后李医生用一根指头,戳了戳齐程的腰,齐程明显忍了下,没忍住还是挪了下身体。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迟稚涵就看到了他腰后侧的淤青面积,很大一块,青青紫紫触目惊心。

    “你跟他睡一块了?”李医生问的随意。

    “……”迟稚涵傻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我睡沙发……”

    “他不能和别人共居一室的事情,老赵没和你说过?”李医生挑着眉继续问。

    “……说过。”迟稚涵咬唇,她知道这事,但是当她因为不想看到对门被改成诊所的样子,拉着被子枕头过来蹭沙发的时候,齐程没拒绝,晚上看他睡得也挺熟,所以她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应该没事。

    “这小子为了避免晚上发病,一直掐自己掐成这样的,外伤问题倒是不大,不过关于你到底应该睡哪的问题,最好还是问问老赵。”李医生点到即止,他不是心理专业,对于老赵这种治疗方式没什么说三道四的立场,让这么年轻女孩子看着齐程,他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放心的。

    齐程这次生病,好的比以前快是事实,这丫头出现或许真的能让他变好,但是太激进也不行,尤其是这种齐家人花了十年都没办法做到的共处一室的问题。

    迟稚涵脸色煞白,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她是真的不知道,刚开始两个晚上,她还熬夜等到齐程呼吸变缓确定他睡着了才敢入睡,后面几个晚上,习惯了就放松了。

    所以她不知道自己天天看着的人,为了防止病发,背后有那么一大片青紫。

    这是她照顾齐程以来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了责任问题。

    “我说过,是我让她睡这里的。”齐程拉下上衣,看着李医生,“跟她没关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2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3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4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