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五十六章

    迟稚涵第二天, 把齐宁给她的照片交给了齐程。

    “帮我看看她过的怎么样。”迟稚涵咬着嘴唇背着手站在离齐程两米远的地方,见他打开文件袋, 就立刻背过身。

    照片就只有十几张, 还附上了两张近况说明和联络方式。

    齐程看的很慢,看完后放回文件袋, 封好, 向前走两步从后面递给迟稚涵,揉揉她的头。

    “应该过得不错?”迟稚涵低头看着两人的脚, 她买了几双情侣拖鞋,清一色的粉蓝粉红。

    “嗯。”齐程应了一声, 把迟稚涵转过来跟他面对面, “慢慢来。”

    她想妈妈, 又不想看到妈妈成为别人的妈妈,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确定她过的好不好。

    迟稚涵点头。

    “等你想见的时候,我再想办法。”齐程又揉揉她的头。

    迟稚涵继续点头。

    “其他人, 说你妈妈不好,是因为她抛弃了家庭, 但是她还是你妈妈,你想见她,是正常的。”

    “你不卖房子, 不想孤零零的,都是正常的,不要管其他人说什么。”

    迟稚涵抬头,垫脚, 示意齐程蹲下来一点,然后用手抓住他两边的耳朵,晃了两下。

    “我不孤单了。”骄傲的语气。

    “以后不要用赵医生说话的语气跟我说话!”气哼哼的。

    他很烦,自己只是点了两次头,他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还有你头发很长了要不要剪?”都快盖住眼睛了。

    他不见外人,这么多年了头发大多都是自己或者家人帮忙剪的,有时候懒,会干脆等到长的快要能扎起来的时候一次性推成平头,发型常年很任性,仗着自己长得好看无所顾忌。

    齐程站直,耳朵红了,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的白。

    “我……是不是太敏感了?”问的小心翼翼。

    她似乎不喜欢自己能猜到她想法的样子,他家里的人,也经常会开玩笑一样的抱怨他的敏感,因为几乎没什么事是真的能瞒住他的。

    他从小就敏感,很容易看出别人的喜怒哀乐,这不算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这样,他从小就没什么朋友。

    迟稚涵活得透明,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很多事情往往还没等他开始猜,她就已经主动说出口了,所以,他以为她是不介意的。

    他们最近感情进展的很快,一开始小心翼翼互相试探的阶段过去了,他似乎也有些得意忘形了。

    “确实,是我太敏感了。”齐程自己下了结论,拍拍迟稚涵的头,“以后不会了。”

    “……”迟稚涵又想揪他耳朵了。

    “你觉得我现在在想什么?”拽住下完结论就想去画室的齐程,迟稚涵歪着头,眼睛笑眯眯的。

    凉飕飕的……

    “……揪。”齐程认命的弯下腰。

    虽然不知道他说错了什么,但是她眼底的怒意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的。

    只是多少有些难过。

    性格问题是改不了的,不是自己要求自己不要敏感,就可以假装看不到的。

    而且,他也确实,想法容易悲观,不够积极。

    现在抑郁症变成了轻度,他正在慢慢的变回正常人。

    而迟稚涵,可能很快就会发现,作为正常人的齐程,其实不怎么吸引人。

    那时候,他该怎么办?

    他已经维持着弯腰的动作很久了。

    迟稚涵一直没有踮起脚揪他的耳朵,在他的表情一点点的黯淡下去之后,叹了口气,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齐程明天开始减药,今天本来是不应该让他的情绪出现太大起伏的,所以迟稚涵一直忍着没去吻他。

    但是还是没忍住。

    这么难过黯淡,委屈巴巴的表情。

    连接吻,都是被动的,被动的贴了上去,被动的张开嘴,舌尖碰触的时候,他吞咽了一下,然后避开了。

    他在拒绝迟稚涵的安慰。

    因为这个吻,让他心里更加恐慌。

    人性是很奇怪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人可以共患难,但是等到灾难过去,因为灾难产生的吸引力就会变小,最后渐行渐远。

    他很怕这样。

    就像他心里其实,很怕自己真的彻底痊愈,不得不回归社会的样子。

    迟稚涵并没有结束这个吻,他避开,她一点都不急。

    耐耐心心的,细细致致的一点点的磨着他的嘴唇,眼睛闭着,嘴角微扬。

    齐程一开始僵直的身体动了一下,两手放在身侧,克制的握成拳。

    迟稚涵最近喜欢烤甜品,身上香甜的味道透着奶味,呼吸轻轻的,每次他舌尖躲开,迟稚涵就会发出不满的咕哝,上扬的语调,软软甜甜的声音。

    很难抗拒的香软。

    而且,除了做饭,他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么耐心专注的样子。

    心微微的软了。

    她很认真的想要安慰他。

    舌尖微微的动了下,碰触到迟稚涵的,握成拳的手松开又捏紧,终于在迟稚涵又一次更用力的搂住他的脖子的时候,搂住了她的腰。

    然后迟稚涵就一口咬住了他的嘴唇,睁眼,直直的看进齐程的眼底。

    咬的有点用力,迟稚涵很喜欢欺负他,但是从来没有用过力,更像是肢体碰触。

    但是这一次,她用了力。

    咬了,就迅速松开,掰开齐程的手,进了厨房。

    “晚上吃草,我给你加点土。”看都不想看他。

    她就只是因为心思被看穿那一瞬间有点羞涩而已,齐程就自己脑补了一出大戏。

    到最后吻都不敢吻了。

    搂着她手居然还在抖。

    就算知道他想事情容易想太多,社恐本身也和太过频繁的自我批判太多有关,齐程应该在健康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性格。

    但还是无法忍受他黯淡的表情。

    患得患失这种事,真的更适合她这样个性的人来做,撒撒娇,讨个承诺乐呵呵的就过去了。

    齐程,太容易钻牛角尖了。

    而且,他永远不会主动说。

    ***

    晚餐,当然不可能真的吃草配土。

    实际上,迟稚涵为了庆祝齐程抑郁症转轻,明天开始减药,还到对面烤了一个小小的蛋糕。

    齐程知道。

    他早上还因为胡萝卜蛋糕这个名字在心里嫌弃了几分钟。

    她还让司机帮忙买了不少菜,他现在只要不暴饮暴食,忌口的东西慢慢少了,所以这一餐,可能比年夜饭还丰盛。

    一整天都好好的。

    然后到了下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被迟稚涵丢在客厅的齐程一直站着没动,看着迟稚涵在厨房里把肉切成薄片,勾芡,放到一边,做他点的糖醋里脊。

    不能吃油炸的,所以她用了空气炸锅。

    然后洗干净鲈鱼,很熟练的两边切口,放好佐料准备清蒸。

    她动作流畅,厨房里散乱的材料一点点的变成了一盘盘摆好了的食材,还没下锅,颜色搭配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齐程抿嘴。

    第四个菜了,她还是不肯看他一眼。

    他站的,腿都开始酸。

    锅里面炖的玉米排骨汤开始沸腾,迟稚涵低头在剁瘦肉碎,下意识的看都没看就想直接用手去拿盖子。

    碰到水蒸气的时候嘶了一声。

    她昨天在对面手指被烫红了,早上起来刚给她擦了软膏,结果马马虎虎的又被烫了一次。

    齐程又抿嘴。

    拖着后脚跟去放药的柜子里拿了软膏,又拖着后脚跟走到厨房,抓着迟稚涵的手冲了一遍冷水,擦干,上药。

    赌气一样,他也不想看她。

    擦完就转身。

    回到之前被她丢下的客厅,原位站好,一动不动。

    ……

    迟稚涵终于抬头。

    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齐程。

    他杵在那里,抿着嘴,挺着腰。

    倔死了……

    牛一样的脾气……

    发脾气的时候,体力简直好的可以去当运动员……

    “过来帮我洗菜。”终于还是决定放过他。

    一开始喜欢他,就知道他个性敏感,看了他那么多病历,当然也知道他想法消极容易钻牛角尖。

    只是涉及到感情,多多少少会希望他能多相信她一点。

    他积极过,两人一开始小心翼翼试探的时候,他开窍的那阵子简直男友力爆棚。

    然后,今天就只是因为她那么小小的一句抱怨,就迅速的缩回去了。

    尤其是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快要好之后。

    他很怕成为正常人,很怕回归社会,也很怕她会不喜欢他作为正常人的样子。

    她知道。

    所以放任他站在客厅里,想让他自己开口说。

    结果还是败下阵来。

    看着他微微蹙着眉头走过来,接过迟稚涵手里的韭菜,打开水笼头,低着头洗菜。

    不说话。

    还在别扭。

    迟稚涵手上沾了点淀粉,弄到他鼻尖,白色的一个圆点。

    齐程抬头看她,眼睛湿漉漉的,委屈的更加厉害。

    “脚酸不?”昨天刚刚吐到脱水,今天就犟脾气发作在客厅站了四十几分钟。

    齐程手上动作停了一下。

    看着那把郁郁葱葱的韭菜,点点头。

    迟稚涵叹气。

    走过来把两人的手都洗干净,关了水笼头,擦干手。

    拉着他坐到沙发上,她自己坐在地毯上,噘着嘴帮他揉小腿。

    齐程仍然委屈,却不喜欢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迟稚涵的头顶,推了推迟稚涵的手,自己也跟着一起坐在了地毯上。

    迟稚涵揉着小腿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挪了挪屁股,坐到了他的边上。

    齐程忍了忍。

    伸手,拽了拽迟稚涵的衣角。

    “我知道你为什么倔脾气上来了,你也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对?”迟稚涵看了他一眼,鼻子上白色的淀粉沾的很牢,傍晚的光线下,他的肤色居然白的快要接近淀粉的颜色。

    “你可以不相信自己,但是不能不相信我。”逻辑很奇怪的一句话,可是齐程听懂了。

    “我看过你所有的漫画,你漫画里一直什么都有。”

    真的什么都有,你很难想象一个抑郁的把自己关了十年的人,能画出这样感情丰沛的漫画,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都很浓烈,结局各种各样。

    在漫画的世界里,齐程没有禁忌。

    “我也看过你所有的病历,你知道你病历里面什么都画的。”迟稚涵又看了齐程一眼,看他不自在的撇开眼。

    病历,是真的什么都画,包括他吃了抑郁症药后会有影响的部位,赵医生画的很写实……

    “我认识你这里。”迟稚涵指了指齐程的心口,“特别了解。”

    “所以,你害怕什么呢?”迟稚涵凑近,歪着头问他。

    齐程沉默。

    “你相信我愿意为残缺的你去死,却不愿意相信我会继续爱着完整的你,为什么?”迟稚涵问的很认真。

    齐程下意识拽着迟稚涵的手,生怕她问完了就会站起来,又自顾自的去厨房,留他一个人在这里继续傻坐着。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变得有些惊慌。

    拽着她的手开始用力,眉头越皱越紧。

    “放松。”迟稚涵帮他把鼻尖上的淀粉擦掉,揉着他因为用力青筋凸起的手臂,“把我手捏断了你今天晚上就真的只能吃土了。”

    “……”齐程如梦初醒一般立刻松手。

    他知道自己别扭从哪里来的,知道自己问题的症结点在不想回到正常人上,也知道,迟稚涵一个下午和他较劲,是想听到他亲口说出这些话。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说,因为说了,可能就可以解决,而他,不想解决。

    这些他都知道。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心里面的怒气是哪里来的。

    迟稚涵持续不看他的时候他心里开始一点点沸腾起来的怒意,一直到刚才下意识的用力的拽紧了迟稚涵的手,他心里面沸腾的怒意几乎快要控制不住。

    他,不喜欢迟稚涵用不理他的方式来和他较劲,甚至因为心不在焉再一次烫红了手指。

    很不喜欢。

    非常,痛恨。

    这种情绪,和病症没有任何关系。

    “你可以跟我吵架。”

    “也可以和刚才一样,用力的咬我。”

    “外放一点的发泄不满,把你想要问的,想要让我亲口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

    “我一直都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有很奇怪的默契,所以我也知道,你一个下午在厨房不理我,是想让我亲口说出我不愿意康复这些话。”

    “你不可以……”齐程停了一下,皱眉,“这样。”

    他甚至讨厌说出她在厨房看都不看他的话。

    他宁可她又哭又闹叫嚷着他不爱她,然后眼里鼻涕糊他一身,逼着他又哄又抱的说出他不愿意康复的话。

    他不要这样安静的,像个成年人那样的处理这种问题。

    “我害怕这样。”

    “我们以后会有很多问题,你每次都这样,会变成习惯。”

    然后,越来越安静,越走越远。

    正常的成年人的沟通方式,他不喜欢。

    “我不要这样。”齐程又重复了一遍,很认真的,皱着眉,像上次警告她不许再说不要做他的女朋友那样。

    迟稚涵花了点时间,才理解齐程刚才说的七零八落的那番话。

    真正理解了,才发现错的人是她。

    用冷暴力,逼着齐程承认什么这件事,她之前做过一次。

    那一次,她让齐程出了门。

    那一次,是因为她没有安全感,而她缺乏安全感的原因,除了齐程不爱她在外面的样子外,还有齐程几近冷暴力的挂了她的电话。

    然后她今天,依样画葫芦的又做了一次。

    当着齐程的面,想要逼着他道歉,想要逼着他主动开口。

    像过去每一次那样,两人闹别扭,最后总是能和好。

    所以肆无忌惮,如果不是因为擦烫伤药,她可能会让他在那里站一个下午。

    她之前让齐程不要那么卑微,齐程记下了,也努力做了。

    然后她自己,反而忘记了。

    “我不喜欢你不理我。”齐程看懂了迟稚涵的表情,终于放软了眉眼,语气变得委屈。

    “你切了好多菜,盘子都摆好了四个,一眼都不看我。”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鼓起勇气抱住你的,但是你咬了我,就不理我了。”

    “想不想做正常人,很重要么?”

    “比我还重要么?”

    怒意终于彻底转成了委屈,齐程拉下迟稚涵放在他小腿上的手,把坐在他身边现在已经有点傻的迟稚涵抱到他面前,坐在他腿上。

    这几天按计划健身的下场,迟稚涵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其实是有力气的。

    “比我还重要么?”他又问了一遍。

    “你……”迟稚涵咽了口口水,“你重要。”

    “那为什么为了这种事情,一个下午都不跟我说话?”

    ……

    明明只有四十几分钟。

    可是他现在委屈的像个孩子。

    “那我们继续亲?”想了半天想不到解决方案,迟稚涵只能把齐程的手放到腰上,自己往前坐了点。

    齐程愣了下。

    然后点点头,眼里还是委屈兮兮的。

    “不可以不理我。”他抱得紧了点,因为接吻,说的含含糊糊的。

    生病的事,治疗的事,他有医生。

    他不要迟稚涵也跟医生一样,用这种方式逼着他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表达清楚,所以吻的有些急切。

    “齐程。”迟稚涵气喘吁吁的拉开两人的距离,“你知道我今天姨妈还没好的对。”

    “……”

    “还有,我不理你的时候你早点过来不就没事了么?”

    “哪有什么事情都得让我又哭又闹才能解决的?”

    “你这人真的不讲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4山楂树之恋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