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六十八章

所属书籍: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     发布时间:2021-04-08

    迟稚涵接到戚晴电话的时候正在录视频, 齐程不在。

    因为治疗效果很好,赵医生让齐程加大脱敏治疗力度, 所以今天一大早, 齐程就被他的专车带出门,据说要四处溜达到下午才能放回家。

    迟稚涵一个上午, 一有空就瞄手机, 齐程的心跳和血压都有些偏高,但是仍然在可控范围内。

    心理病的治愈过程, 很奇妙。

    似乎心结解开了之后,按疗程吃药, 就可以肉眼可见的看到好转。

    齐程的病, 在他们两人之间, 越来越像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小心一点,按时吃药, 就总是有康复的时候。

    这几天,甚至连齐程爸爸, 都开始把他们公司的一些公事拿出来和做齐程视频会议,齐爷爷遗嘱里面交给齐程的那两个部门,照齐程爸爸的意思, 是要等他好了以后交给他的。

    所有人,都在为齐程康复做准备。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慢慢变好。

    顺利的,让她觉得, 是不是这辈子的苦难,终于快要过去了。

    然后,戚晴的一个电话,让她整个人都有些傻。

    “我确定那是你妈妈,不过她跟你姑姑走了,我没来得及拦住她。”戚晴的声音很急,“要不然这样,我去找你姑姑再确认下,看能不能拿到你妈妈的联系方式。”

    “哎呀,你要是在就好了,我真的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让她走了。”戚晴仍然在惋惜,“不过她看起来过的还不错,脸色挺好,身上行头都挺贵的。”

    “总之你先别急,她既然来找你了,应该会继续找下去,我这几天哪里都不去就在你家守着,一定会拿到她的联系方式的。”迟稚涵持续的沉默,让戚晴的语速越来越快,“卧槽,你倒是跟我说句话,你这样我很慌啊。”

    “戚晴。”迟稚涵闭了闭眼,“齐宁之前找到她了,嫁给了俄罗斯华侨,现在还有个儿子。”

    “我不知道……该不该再见她。”找到妈妈,曾经是她最大的愿望。

    但是现在,这个愿望变得尴尴尬尬。

    “见不见,是其次。”戚晴很快的做了决定,“我先想办法帮你留下她的联系电话。”

    “你需要她给你一个解释,要不然这个心结你一辈子都走不出来。”戚晴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你现在还梦游么?”

    “应该……没有了。”戚晴并不知道她最近每天晚上都不是一个人睡,“我有一阵子身上没有奇怪的碰擦伤口了。”

    “那就好……”戚晴叹气,“你姑姑估计很快会给你打电话了,你做好思想准备,她说什么也别往心里去,毕竟,她这几年一直那么帮你。”

    “嗯。”迟稚涵低头,“戚晴,谢谢。”

    唯一一个,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没有窃窃私语的朋友。

    唯一一个,在她完全绝望的时候,告诉她人最终只能靠自己的朋友。

    她其实,仍然是幸运的。

    遇见戚晴,遇见齐程。

    但是她,就像戚晴说的那样,仍然很想知道自己妈妈在最难的时候抛弃她的原因。

    十月怀胎,在一起亲密生活了二十年的妈妈。

    她们很少吵架,哪怕她读书的时候成绩一直不太好,课间看小说被老师没收叫了家长,回家的时候,她妈妈也仍然不会骂她,只是会让她自己想一想,如果不想读书,还有没有其他感兴趣的出路。

    如果有,父母一定会全力支持。

    可还没等她想到出路,她就没有了父母。

    她一直是被宠着长大的,蜜罐里的孩子。

    她妈妈,会为了给她做一条万圣节的公主裙,熬夜到天亮。

    这样的妈妈,最终为了努力一点就能还清的债务,为了深爱却突然去世的丈夫,就抛下了她。

    她无法理解。

    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想过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

    她心里面,一直觉得,她妈妈当年走,是为了她。

    结果齐宁告诉她,她妈妈已经嫁人生子,并且活得很好。

    迟稚涵咬唇,下意识的看向摄像头。

    黑漆漆的,启动灯没有亮。

    她这个一开始作为治疗方案进入齐程生活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后起,变成了现在这样。

    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下意识的想抱他。

    微凉的体温。

    宽厚的拥抱。

    以及,淡淡的药香。

    ***

    之后的视频录制,变得不太顺利。

    最开始是导演作妖,非说她拌面糊的角度不好拍,拍出来跟拌呕吐物一样。

    然后迟稚涵一模一样的面糊拌了三小时,终于让导演找到了不像呕吐物的角度。

    然后,是林经武。

    林经武其实是非常不错的经纪人,护短,每次都会很努力的帮手下的私厨拿到最好的报酬。

    所以哪怕市侩,哪怕大家都知道,真的出了大事,还是会各自飞,他们这一行,也仍然很多人想要找林经武做他的经纪人。

    他向来自制。

    却在她好不容易找到拌面糊角度的时候,突然踹翻了凳子,嘴里飙了几句她很少听到林经武会说的脏话。

    所有人,包括导演,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迟稚涵,抿着嘴,接过了林经武丢过来的手机。

    这十几天来一直担心会有动作的任俊友,终于亮出了底牌。

    一封律师函。

    告她:诬陷,损害名誉,要求索赔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当然,那么热爱露脸的任俊友,肯定不会放过露脸的机会,这封律师函后面还跟了一段视频。

    “我要告,并不是因为我现在过得不好。”任俊友停了一下,眼睛微微向下,嘴角翘出了讥诮的角度,“因为一个远古的,都不知道所有权是谁的菜谱,让我丢了私厨的工作,找了水军天天的在我直播间里带节奏刷弹幕。”

    “你们都说抄袭的成本太低,我今天,想发出一点不一样的声音。”

    “反抄袭的成本,也一样很低。”

    “我很幸运,哪怕被打压到私厨做不下去,也有人看上我的才华让我做了主播,但是不代表当时心里的怨气和受到的伤害就能消失。”

    “索赔的这一百多万,能胜诉,我会全部捐出去。”

    “我并不爱钱,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迟稚涵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抖。

    拍摄场地很安静,她刚才的视频开的是功放。

    她没想到,一个人,能无耻成这样,毫无底线的,加害人做的事翻个面,然后把所有的脏水,泼到受害人身上。

    林经武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急着回公司联系法务和公关商讨策略。

    导演挥挥手,索性就提早了收工时间。

    林经武走之前拉上了迟稚涵,对方来势汹汹,索赔金额巨大,又是卖惨又是捐献,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煽动了一波粉丝开始各种扒迟稚涵的皮。

    也幸好,迟稚涵一直没把那个微博号当成自己的账号,私人信息极少,又从来不露脸,之前怀疑公司内部泄露视频菜谱,林经武回去之后找老板彻查了一次,这一次,倒是没有内部员工泄露迟稚涵的个人信息。

    迟稚涵担心齐程在脱敏治疗的时候压力过大,忍住了没给他打电话发信息,最终还是找了齐宁。

    不知道为什么,在迟稚涵心里,齐宁做事比齐程爸爸更靠谱一些。

    而且,这种事,对齐宁来说也确实不是大事。

    迟稚涵和林经武刚到公司,齐家就已经派来了律师,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上次在齐爷爷病房里的那位,齐爷爷说看着齐程长大的李律师。

    作为齐家的代表律师,李律师的出现让公司法务部经理全程发蒙。

    阵仗有些过大。

    林经武这次居然忍住了没再问,只是看向迟稚涵的眼神有些复杂。

    迟稚涵,心情也有些复杂。

    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变成了齐程的救命恩人,而齐家,也一直是以这种规格来报答她的。

    倒不是,不好。

    只是她刚才打这个电话,并不是为了找齐家要律师的。

    她就是习惯性的告诉齐家人她的方位,以免齐程疗程结束后找不到她的人而已。

    但是齐宁迅速的找来了齐家最核心的律师团。

    其实,谁都知道,这点事情,还真的用不到那么好的团队。

    也难怪法务部经理脸色灰败。

    他都不知道应该提供什么资料给这个精英团队,全程搓手擦汗。

    连带的让他们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局促。

    她知道自己心情很微妙的复杂了。

    她就是,一直觉得,齐宁和齐爸爸,在某些方面的下意识行为,其实并没有把她当成齐程的女朋友。

    他们只是习惯性的,不去反驳齐程的要求,习惯性的,齐程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

    而她作为那个“什么”,在一切慢慢变好之后,开始变得敏感。

    不管是齐爸爸给她的无限额卡,还是齐宁永远第一时间提供的齐家第一梯队的帮助。

    都是基于她是齐程的救命恩人,而不是像齐爷爷这样,闲话两句家常,念叨两句下去了估计要被她爸爸骂。

    很微妙的,接受度的问题。

    ***

    这个会,开了一个下午。

    期间李律师还叫来了齐家的公关团队。

    人挤满了小小的会议室,需要讨论的话题,却寥寥无几。

    形势很明显,迟稚涵拿不出妈妈家常菜就是他们家独家秘方的证据,而对方,也拿不出迟稚涵诬陷任俊友抄袭菜谱的证据,因为作为迟稚涵发声的微博,从头到尾也就只是转发了那一条三年前的图片食谱,而且转发微博的操作人还不是迟稚涵本人。

    也就是这封律师函,其实没啥用。

    “警告作用大于实际价值。”李律师笑了笑,“最近好多大V喜欢搞这套,找个律师事务所发个置顶微博,警告一下,真的打官司的很少。”

    “如果确有其事,公司的公关团队会找对方私下和解,像你这样根本子虚乌有的,其实理都不用理。”李律师又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迟稚涵,“不过齐小姐的意思是,这个人最近挺讨厌的,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借此机会,找点事情直接告了他。”

    接下来的会,和迟稚涵就没什么关系了。

    他们和法务开始一条条的比对任俊友还在这家公司时的合同条款,李律师那边也拿出了厚厚一叠,任俊友这段时间做的所有商务演出和收酬劳的工作。

    应该是有不少收获。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几个法务部同事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连公关都开始两眼发光。

    迟稚涵和林经武,只能继续眼神复杂的对视一眼,然后咽下了一个哈欠。

    “我本来想不问的。”林经武靠在会议室的门上,用比蚊子响一点的声音开口,“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迟稚涵这次是真的很真心的摇头。

    “我本来以为你是真的靠上大树了,但这阵仗,又实在不像是霸道总裁的作风。”林经武干脆拉了迟稚涵出了会议室。

    反正没人发现他们。

    一个下午除了一开始,他们两个都只是陪客而已。

    “我现在开始觉得,齐家是不是欠你钱?”林经武摸着下巴开始瞎猜。

    ……

    …………

    迟稚涵苦笑。

    所以真的不是她多心。

    这确实就是报答的方式。

    而她其实,如果可以说服自己不要那么矫情的话,她以后的日子可能还真的,可以一路玛丽苏下去。

    不愁吃穿,男朋友高帅富,有什么问题就背靠大树。

    但是……

    迟稚涵看着仍然热火朝天的会议室发呆。

    她就是矫情了……

    他们可以告任俊友,也可以把这个人从她的视线中移开。

    迟稚涵从来不怀疑齐家做这种事的能力。

    但是她其实,只是想要任俊友道歉,承认他用了她妈妈的菜谱,承认他污蔑了她,撤下律师函,换上道歉信。

    她知道这个要求,只要她提,就肯定能够满足。

    用这场官司附带的赠品一样,很简单的就能满足。

    只是她一直到最后,送走了李律师,鞠躬道谢,满脸笑容的时候,还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李律师在临走的时候还拉住了她。

    “你也知道任俊友这个直播平台背后的投资人是谁,齐宁让我来,只是想用这个案子做个敲门砖。”拍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宽心,“没事的,小事而已。”

    迟稚涵点头。

    和林经武一起,维持着满面笑容。

    他们是真的帮了忙。

    帮了她的大忙。

    她也是真的心存感激。

    但是……

    “我怎么就那么矫情呢!”送走了李律师后,迟稚涵开始用头撞电梯门,“没有矫情的命却偏偏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林经武目不斜视的打开电梯门,“你这七窍玲珑心,是个人都会有,毕竟这个下午的会,没有一个人问过你的心情。”

    “你能喜欢上他们家的人,就说明你没啥玲珑心,不过就是脑子一般的普通人而已。”林经武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跟对方说说,说说你的玲珑心想法。”

    “世界不一样,看世界的角度也会不一样,不见得是恶意的。”

    “但是你不说,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看着电梯楼层开始往上,林经武往迟稚涵这边靠了靠,用肩膀推了她一下:“不过你到底是跟谁恋爱了?”

    “情商不咋地啊……”电梯停了之后,林经武摇着头踱着方步出了电梯,留下迟稚涵一个人又有了想撞电梯的冲动。

    这事跟齐程没关系。

    她需要诉说玲珑心的对象是齐宁……

    她还不如去撞电梯……

    但是不说的话,她心里,会很难过。

    齐程已经对她很好很好,这段感情,也已经很好很好。

    所以,她必须得说,把齐宁和齐爸爸这样不同世界的人,拉到她的高度,聊一聊。

    不见得一定要有个结果。

    她只是不想自己和齐程之间,有任何阴影。

    ***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迟稚涵还窝在电梯里研究角落里的灰尘。

    看都没看就接了,声音听起来无精打采。

    手机那头安静了一下,迟稚涵拿到眼前看了一眼,立刻就雀跃了。

    “你疗程结束了?”她好想他。

    “嗯。”齐程低低的应了一声,“你今天,过的不好?”

    “……嗯。”迟稚涵也跟着放低了声音。

    “下班了么?”

    “嗯,我回办公室拿个包就可以走了,晚上想吃什么?”迟稚涵走出电梯,努力让声音变得轻快。

    他在外面溜达了一整天。

    心跳血压一直有些高,人也应该累了。

    她那些,都是小事。

    “晚上再说,我在你公司楼下。”齐程仍然是很安稳的声音,“……你不要跑,慢慢下来,我不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