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二十七章

    这两张画, 让迟稚涵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冲击。

    先是齐宁,几乎在齐程话音刚落就打通了迟稚涵的电话, 语气一如既往, 简单疏离:“别把画给林经武。”

    迟稚涵怔了一下,直接把手机开成了免提:“我开免提了, 你们自己说。”

    她还处在澄乙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的纠结中, 觉得自己还不适合掺和到这件事情上。

    齐宁在那边声音轻了点,带着无奈:“齐程, 和迟小姐签合约的是我,扣钱这件事, 是她本人提出的, 你不能拿这个威胁我。”

    “是我提出的。”被点名的迟稚涵点点头, 实话实说。

    她觉得自己需要被教育,对她来说最痛最深刻的教育就是扣钱,所以确实, 这个月工资是她主动要求扣的。

    齐程没说话,抿着嘴看着迟稚涵的手机。

    迟稚涵缩了缩手, 莫名的觉得有点心虚,尤其是,手缩了之后, 齐程看了她的那一眼。

    这是在委屈她不站在他这边么。

    她得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才能站边啊!

    而且齐宁老公现在是她的大老板,之前欠条的事不了了之她心里还梗着刺,她这个怂货自然下意识的会选择发工资的那位啊……

    “齐程,你的画不能这样随便交出去的。”在迟稚涵这边向来冷漠的齐宁语气挫败, “你签了版权的,这样擅自帮别人宣传,会吃官司。”

    “签版权的时候注明过,如果有需要可以帮齐家产业宣传。”齐程答的很快,“姐夫买下了迟稚涵的公司,这家公司现在属于齐家产业。”

    ……

    好像在看电视……

    她照顾他那么久,这是他最接近齐家二少的时候。

    而且他叫她名字的声音让她恍惚了零点几秒钟……长得太好看的人真的是要不得……

    “齐程……”齐宁的声音有些疲惫,似乎找不到可以劝服他的点。

    “那个……”因为分娩的那件事,迟稚涵对齐宁的态度多少有些改观,小小声的提醒齐程,“她还在做月子。”

    ……

    然后又被齐家二少剐了一眼。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插手你和迟小姐之间的事情,你把画收回去好不好?”齐宁的语气简直跌破迟稚涵的眼镜。

    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好耐心。

    “不好。”齐程简单干脆,迟稚涵跌破的眼镜又一次粉身碎骨。

    她就说这人有脾气的啊,这少爷脾气太典型了,不过他们到底为什么为了两幅画争成这样。

    “你知道我答应过爷爷,如果你就是澄乙这件事被公开,你就会被强制带到美国这件事的?”齐宁显然在下最后通牒。

    “知道。”齐程还是只有两个字,不过这回他又看了眼迟稚涵。

    “我会让迟小姐直接跟你签合约,你们的事,我不会再插手。”齐宁觉得疲惫,“迟小姐,请你记得你的承诺,齐程是澄乙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那位无话不谈的朋友。”

    “……好。”迟稚涵很识相的先答应了下来,然后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不过,澄乙是谁啊?”

    ……

    一阵安静。

    齐程的嘴角抽了一下,齐宁的反应更直接,叹息了声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

    只剩下迟稚涵双手捧着似乎惹了祸的画,很无辜的和齐程对视。

    “我自己去百度。”被齐程盯得背后发毛,迟稚涵决定自力更生,现在除了澄乙,她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为了齐宁扣我工资和她吵架了?”

    “我不能吵架。”五天流质食物,他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直接挂水好了一点,但是人仍然瘦了很多,五官不说话的时候变得更冷。

    ……

    那就是真的为了这事吵了。

    “那重新签合约是怎么回事?”想了想又问。

    齐程这个病人,似乎在她出门放风采购瞎晃的时候做了不少事。

    “你私厨的合约不会变,只是和我这边的合约需要重新签一份。”齐程揉揉手腕,“律师应该明后天就能弄完,我本来打算弄完再和你说的。”

    “只是去掉了些限制条款,然后甲方改成了我的名字。”看着迟稚涵还是一脸疑惑,他又解释的详细了些,无意识的又揉了揉左手手腕。

    “为什么啊?”虽然这话问的有些蠢,私心上来说,让齐程做自己的直系老板比让齐宁做好太多了。

    但是,齐程……太好欺负了……

    她会对自己的老板有负罪感……

    “……方便。”齐程沉默了半天才憋出了两个字。

    ……

    迟稚涵嘴唇抖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很普通的词产生了点不太好的联想。

    自从那天,齐程的手拂过她的脸颊后,她最近很容易对齐程说出口的任何话,都产生不太好的联想。

    “这样你想做什么都不会被限制。”齐程左手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子,顿了下,改成了右手,“赵医生也说解除了这些限制对治疗方案会有帮助。”

    “你手怎么了?”迟稚涵却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早上递给他果汁的时候就觉得他左手不太自然,后来忙着出门买水果和离开的护士告别就忘了。

    刚才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揉了三四回了。

    齐程没回答,本来半躺的身体往被子深处挪了一下,然后大概是觉得太明显了,又不敢再动了。

    ……

    这几天,齐程的精神状况很正常,唯一比较像病人的,就是遇到类似这样的压力的时候,会开始手足无措。

    刚才齐家二少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

    “给我看看。”迟稚涵把画放到一边,单膝跪在床沿上,往前挪了一点。

    齐程喉结上下滚动了下,身体变得更加僵直。

    那天之后,迟稚涵一直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主动靠近过。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靠近,让他眼前瞬间有了很多灰色斑斑点点。

    “……迟稚涵。”齐程闭上眼,声音带着抖,“我快看不见了……”

    “……太近了。”怕她没理解,又抖着声音补充了一句。

    闭着眼睛感觉到床凹陷的那一块迅速的弹起,听着迟稚涵急急忙退后的衣服摩挲声,咬了咬牙,把心里面涌上来的失落感压下去。

    “好了。”迟稚涵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然后疑惑的喃喃自语,“之前靠近都不会这样啊……”

    齐程咬牙的力道又重了些,心底一片苦涩。

    这一次,可能只有他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反应激烈,那天的主动,似乎不仅仅是意外。

    “会不会是我最近靠近的次数少了?”眼睛还没睁开,迟稚涵的喃喃自语还没结束,“要不,等你精神好一点后,我们再多靠近试试?”

    ……

    无奈的睁开眼,看着迟稚涵背着手站在床边,不敢靠太近,眼底却又有了一些想要靠近的蠢蠢欲动。

    “我的手只是扭伤,不是心理问题造成的。”伸出左手,成功转移了迟稚涵的注意力。

    他现在真的不能接受她主动靠的太近,到现在仍然觉得头晕。

    “怎么会扭伤?”看了眼他的手腕,隔着床,只能看到有些轻微的红肿,“你等下我去拿冰块。”

    “扭伤早说啊,你是不是早上就不对劲了?”嘀嘀咕咕的,打开冰箱垫着脚去拿冰块,又因为冷,呲着牙回头瞪他,“你也偶尔要听听李医生的,身体伤也需要重视。”

    齐程没说话。

    看着迟稚涵很熟练的从抽屉里翻出了纱布,把冰块裹进去又套了一层保鲜袋,细细的包好还在自己身上试了下,才站到床边。

    她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人,平时毛手毛脚,他经常会被她的迷糊吓出冷汗,但是该细致的时候,细致的简直不像是她本人。

    不敢靠近,只能两手托着丢了过来。

    然后仍然在纠结之前的问题:“到底怎么会扭伤的?”

    “睡觉扭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说完之后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藏在角落的摄像头。

    “……你睡觉都不动的啊。”迟稚涵还在嘀咕,然后啧了一声,“你不能这样冰敷啊,要放在最红的地方。”

    探头探脑又啧了一声,特别嫌弃的样子。

    “你为什么处理这种事情看起来笨手笨脚的。”明明是个不让人靠近的人,结果照顾自己的时候看起来蠢蠢的。

    齐程拧眉。

    “我过来好不好?”迟稚涵又开始蠢蠢欲动。

    “不好。”被嫌弃笨手笨脚的人似乎有了些脾气,低着头不再看她。

    留下迟稚涵一个人背着手垫着脚,有力使不上的在一边不停的碎碎念。

    ***

    她昨天晚上,梦游了。

    毫无征兆的,突然起身就往厨房走。

    担心厨房里面太多尖利物品会伤着她,齐程拔了手上的输液针跟了过去。

    想要叫醒她的时候,却被她脸上的悲伤表情震住。

    等再次回过神,她已经在模拟做菜的动作拿了砧板开始切菜,动作熟练,表情仍然哀伤。

    他的手,是为了拿过她手里的菜刀又不敢碰到她的皮肤,使不上力之后扭到的。

    之后又因为她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太久,他也不知道哪里崩出来的念头想直接打横抱起她放回沙发上。

    结果自然是,没有抱动。

    她不重,只是他禁食很久,身体又虚。

    然后扭上加扭。

    陪着她站了好久,看她回到沙发上睡着才重新按了铃让护士给他扎好针。

    迟稚涵不会知道。

    但是摄像头一定知道……

    他不知道赵医生看到这幕后会说什么,心里面一直隐隐不安。

    半夜查了迟稚涵的行程,发现她的微博下周就轮到团圆特辑了。

    大概是因为视频压力,她又开始梦游。

    所以他就画了两张画,用了澄乙的名字。

    也正好,帮他们转移下注意力。

    他很心虚,有种即将脱序的预感,心虚到绝望。

    作者有话要说: 齐程:她不重,是我太虚弱了……

    迟稚涵:……我以后不吃夜宵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