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六十六章

    取景用的时间并不长, 迟稚涵也就是配合着做了一整套的烧菜流程,一个多小时就完事了。

    本来为了齐程, 后面的工作迟稚涵打算不参加的, 但是这一次,迟稚涵留了下来。

    像还没有认识齐程的时候那样, 留下来一起确认脚本和什么时间点放赞助商广告。

    都是迟稚涵很熟悉的工作, 做起来也容易投入。

    之前定菜谱的时候,她为了照顾齐程只进行了几次视频电话, 现在面对面开会,才发现有几个菜谱明显已经过了季节周期, 用的材料和所谓的食材疗效都不应该出现在现在这个季节里。

    更为尴尬的是, 好几个食谱, 已经被任俊友在直播中做过了。

    直播最大的好处是即时,哪怕迟稚涵后来的视频录制的质量再高再好,也不是第一个了。

    更何况任俊友还在直播中状似不经意的, “透露”了所谓的录视频潜规则。

    “人家都没有露脸,找几个差不多体型的, 随便做几个菜,你们就以为这是私厨本人做的了?真的是太年轻。”任俊友声线不错,长得用了美颜摄像头之后看起来也属于中上, 刻意压低了嗓子说出的这几句话,引起了弹幕一片苏死了,666的刷屏。

    从不露脸,走的干净优雅情怀家常菜的迟稚涵这一次, 变得十分的被动。

    所以这个会,开的很严肃。

    一整个春夏季的视频,迟稚涵换掉了将近二分之一的菜谱,其中好几个,是她这段时间为了让齐程多吃蔬菜想出来的。

    “菜谱我会提前一天准备好材料,然后发邮件给脚本编辑和导演。”迟稚涵靠向椅背,嘴角微微翘起,“我不想任俊友又先一步在直播中做了他和我一样的独家菜谱。”

    公司里,肯定有给任俊友通风报信的人。

    当初他被开除,这几个月私下里说她靠睡领导睡到美食博主一姐的谣言并不少,在这个大部分人都仇富的年代,这些人很容易找到友军。

    她倒是,并不介意被人传说有后台。

    她和齐程本来就是正常恋爱,齐家也本来就真的是很大的后台,她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藏着掖着。

    这又不是坏事。

    不需要丢脸,也不需要隐瞒。

    她只是,不想做一点本事都没有,真的是靠着后台上位的人。

    她尊重自己的工作,也真心喜欢这个工作。

    她因为这个工作,才认识了齐程。

    她也因为这个工作,把家里一塌糊涂的债务一点点理清,留下了爸爸留给她的房子。

    她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一天她会为了爱情放弃工作,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且今天被齐程挂电话之前,她还觉得,齐程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迟稚涵突然又看了一眼别转过头的摄像头。

    一整天的取景定菜谱开会,心里面被他挂了电话的气愤少了一些。

    只是手机一直没有再响过。

    他手腕上的监控仪,数据也一直都很正常。

    他应该,窝在画室画画。

    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冰箱放了做好的中饭,不知道他气成这样还会不会记得热了吃。

    她都能想象得到他抿着嘴,微微蹙着眉毛的样子。

    心有一点点软了,拍了一张林经武带过来的蛋糕的照片,微信给他问了一句要不要吃。

    齐程出乎意料的,很快的回了。

    四个字。

    “不饿,谢谢。”

    ……

    …………

    迟稚涵咽下了就要冲出喉咙的脏话,面无表情的把手机丢回包里。

    她就不该先理他!

    谢他个七舅二大爷!

    ***

    一整天的工作做完,和一群人假装走出小洋房互相告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

    天还没有完全黑,迟稚涵在大铁门口目送着大家离开,又低着头在铁门附近晃悠了一阵子。

    直到安保大叔不太好意思又笑嘻嘻的提醒她,齐程那边没有开摄像头,让他一个人待着,他们不太放心。

    人在沮丧的时候,一点点小事都能让她更沮丧。

    迟稚涵拖拖拉拉的走回小洋房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她好像连闹别扭的立场都没有。

    想散个步再回去面对那位挂她电话,全程拿摄像头屁股对着她的男朋友的立场,都没有。

    更加焦躁,尤其是看到齐程这边的窗帘仍然严严实实的遮着。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遮着窗帘过日子了,今天一开始,是为了采景。

    可是人都走了,齐程仍然没有拉开窗帘。

    手机,也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按密码锁的时候,迟稚涵甚至深呼吸了一下,想要压下满身的负能量。

    因为外因,因为心情,这是最严重的一次。

    她和齐程在一起,最严重的一次,甚至让她开始怀疑这段感情存在意义的一次。

    然后,她发现。

    密码锁,打不开。

    一开始以为是她心神恍惚输错了,完全没放在心上,又输了一次。

    还是错误。

    ……

    抿着嘴,一个一个的确认无误的输了一遍。

    仍然是三声警告。

    齐程,换了密码。

    迟稚涵眨了眨眼,咬着嘴唇,又输了一遍。

    仍然错误。

    她不是不知道管理员的密码,齐程也知道,换密码根本没办法拦住她。

    迟稚涵不可抑制的想笑。

    他估计,是想她怒气冲冲的输入管理员密码,进了房间对他大吼大叫。

    他向来不喜欢成年人的相处方式,他喜欢她把话说清楚。

    他们两个为数不多的几次吵架,都是互相对对方使用冷暴力。

    可是。

    她凭什么?!

    生病了不起么?!

    她是他女朋友,凭什么,要被挂了电话还被改了家里的密码?

    面无表情的拿出了手机,面无表情的拨了齐程的电话。

    齐程接了,他先出的声,声音有一整天没说话后的沙哑。

    “你改密码了?”迟稚涵听到自己问。

    她所有的理智都燃烧殆尽,剩下的只有拉着他一起气死的满腔愤怒。

    “……嗯。”齐程应了一声,“因为有……”

    “不想我进来?”迟稚涵直接打断。

    “……不是。”齐程这次回答的很快。

    “赵医生今天不在S市,齐宁在俄罗斯,你哥也不在。”迟稚涵低头,“我怕你出事,所以还是睡在对面,你打开摄像头,让安保他们能看到。”

    “明天,我会联系你爸爸。”迟稚涵语速很快,没打算让齐程说话,“然后我搬出去。”

    “齐程,你挂了我电话,我能忍,你一整天阴阳怪气我,我主动求和,你跟我说不饿谢谢,我觉得,我也能忍。”

    “但是,你改了密码。”

    “哪怕我知道管理员密码,我也知道你改了密码,只是为了发泄下心情。”

    “但是我也会不高兴。”

    “我连散步都会被安保大叔叫回家,因为放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我讨厌你。”最后那句话说完,她立刻就挂了电话。

    回到对面。

    反锁门。

    反锁房门。

    不洗脸不洗澡不刷牙,直接和衣躺在卧室里。

    她一点都不想顾及他是不是病人。

    他有的是人关心,而她,只有她自己。

    唯一那个会关心她的人,挂了她的电话,改了密码锁。

    很讨厌的,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

    天都没有完全变黑,可是她却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就这样睡过去。

    迷迷糊糊的,在想自己是不是该来大姨妈了。

    情绪化成这样……

    迷迷糊糊的,听到似乎有很大的动静,撞门之类的声音。

    她抱着枕头睡得更熟。

    反正,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找她。

    关她屁事。

    ***

    她最后,是被热醒的。

    初夏的天气,被结结实实的盖了两床巨厚的被子,身后还严严实实的被人搂着。

    下意识的踹被子,又被人压住手脚,完全无法动弹。

    ……

    “你好烦……”迟稚涵迷迷糊糊的抱怨了一句,然后迷迷糊糊的感觉耳朵被人亲了一下,更气。

    “我讨厌你。”声音带着哭腔。

    然后似乎被抱得更紧。

    终于热得不行,睁开了一点眼睛。

    她还是睡在对面的卧室,衣服还是之前躺下来的那一套。

    只是被汗弄得黏黏腻腻的。

    身上的被子太重,身后的男人搂得又太紧。

    不舒服的动了动。

    “齐程?”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居然沙哑的跟被车碾过一样。

    “我在。”齐程回答的很迅速,微凉的手背覆上了她的额头。

    迟稚涵转身,和往常一样回抱住他,嘟囔了一句:“热死了。”

    “乖,出身汗就好了。”齐程似乎亲了她的额头,声音有些紧绷。

    身体的感觉,慢慢的恢复。

    意识,也慢慢的开始清醒。

    迟稚涵缓缓抬头。

    齐程皱着眉头苍白着脸一直在帮她揉肚子。

    她……真的来姨妈了?

    来姨妈之前……

    他换了密码锁。

    他还挂了她的电话。

    他们,吵架了。

    “你怎么进来的?”她终于彻底清醒了,明明记得她反锁了所有的门。

    “砸进来的。”齐程身体僵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的回答。

    “……”迟稚涵抬头,看到彻底洞开的大门。

    “你挂我电话。”现在的情况秋后算账有些奇怪,但是她还是没忍住。

    “你昨天,拿我手机玩游戏玩到半夜,没有充电……”齐程声音仍然紧绷,“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没看到电量,就没电了。”

    ……

    这下轮到迟稚涵傻眼抬头。

    对上齐程的脸,苍白的有些病态。

    “充电之后想再给你打电话的……”后面的话他没说,嘴巴抿了一下,不太高兴的样子。

    ……迟稚涵知道他想说什么,后面那位导演也没有任何收敛。

    “我问你要不要吃蛋糕,你跟我说不饿谢谢。”要算账的东西很多。

    “我在生气……”尤其是那位导演说要突出胸部的时候。

    “你还改了门的密码。”迟稚涵眼睛有些红。

    “密码设定了三个月改一次,我没有改过,是你设定的,我的生日。”齐程停了一下,“你上个月拿我的笔记本设的。”

    ……

    …………

    她,忘了…………

    “你发烧了,三十八度五……”齐程因为这样的沉默有些手足无措,“我进来的时候,你一直说肚子痛头痛。”

    “我算过日子,也应该是你快来的时候……”齐程犹豫了一下,“烧退了,肚子如果还痛,床头有你一直吃的药。”

    她身体素质好,睡醒了之后体温基本就已经正常了。

    迟稚涵仍然沉默。

    “我……去对面。”齐程松开迟稚涵坐了起来,帮她塞好一床被子,“两床被子太热了,你晚上要是冷的话,另外一床在你床右边。”

    “明天,我会让司机送你回去,我会打电话跟他们解释。”齐程又停了一下,“没事的,我不会发病,你也不用觉得心里难受。”

    齐程站在床边,停了很久。

    “中饭我吃过了,晚饭也不用担心,我会叫外卖。”

    又是一阵安静。

    他也终于被这样的安静逼得无路可退。

    “那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我手机……暂时用不了。”齐程弯腰,递给迟稚涵一张小纸片,想要再量一次迟稚涵额头的温度,手放到一半停住,然后缩了回去。

    “冰箱里有退热贴,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只是来例假心情不好导致的,睡一觉就没事了,退热贴太凉了,我怕你头痛,止痛药也最好少吃,你右边抽屉里我放了几包暖宝宝。”齐程直起身,发现自己终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交代了,“我先走了,明天就不送你了。”

    他背转过身,走的时候,没有犹豫。

    迟稚涵坐起身,确定自己真的感冒了,头晕沉沉的花了一点点时间才消化掉齐程刚才说了什么。

    他走了。

    弯着腰输密码,然后开门。

    转身关门的时候,看到直愣愣看着他的迟稚涵,于是停了动作。

    迟稚涵咬着唇,隔着两扇破败的门和阴影中的齐程对望。

    阴影中的齐程一动不动。

    迟稚涵的嘴唇咬得越来越用力。

    最终,他似乎叹了一口气,走了回来,看着她,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迟稚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难过了一整天,做足一整天委屈女友的戏码,甚至还发了烧。

    结果,只是因为手机没电,他有些醋意,以及自己没脑子。

    掀开被子,坐起身,闷着头开始往他身上爬,感觉他全身肌肉紧绷,却一直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托着她的屁股。

    “门砸成这样,我睡不着。”迟稚涵一直到搂住齐程的脖子,闻到他身上的药香味,才安下了心。

    他没有挂她电话。

    也没有改了房间密码。

    是她,把所有的负能量集结在一身之后,迁怒了。

    “那去对面?”齐程犹豫了一下,“我晚上可以去画室赶稿。”

    ……

    潜台词是他们要分床了。

    她似乎在暴怒的时候,说了讨厌他,还说了要回家……

    心里缩了一下,不敢再抬头看他,现在也只能闷头闷脑的点头……

    手臂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齐程没有托着她,走了两步她就开始往下滑。

    她干脆闭眼,摔死算了……

    齐程停住,在原地纠结了一会,还是伸手抱住她,稳稳的往上托了一下。

    “没力气?”他声音很轻。

    迟稚涵继续点头,脸埋在他的颈窝打算这辈子都不要抬起来了。

    “饿不饿?”走到房间,齐程用后背关上了门。

    他非常生气。

    迟稚涵那个电话说的太快,他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把一堆他没做过的事强加在他头上,噼里啪啦说完,还总结了一句她讨厌他。

    被挂电话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自己身上是真的有齐家人暴脾气的基因的,他砸了手机,在发现对面的门被反锁后,直接就砸了门。

    他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气得头脑发昏,却在看到迟稚涵一个人蜷缩在床上的样子后,立刻软了。

    她在发低烧。

    眉头皱的很紧,迷迷糊糊的抱住他,埋怨他很讨厌。

    于是,就真的再也气不起来了,尤其是等她彻底清醒,解释清楚后,她看都不敢看他的眼神。

    心里仍然有疙瘩,所以刚才交代完了,硬起心肠转身,想让彼此都冷静一下,但是,却看到她无助又懊恼的眼神。

    他,没办法对她真的硬起心肠。

    她是迟稚涵,他一直在心底发誓会宠一辈子的女人。

    “冰箱里还有饺子,要不要?”把她放到床上,推荐了冰箱里他唯一能烧熟了吃的食物。

    迟稚涵持续的摇头,搂着他的脖子一直不肯松。

    “我还在生气,而且很气。”齐程叹气,舍不得让她松手,只能由着她把自己也拽到了床上。

    迟稚涵又缩了一下。

    “我讨厌你。”她坚决的,把头埋在他怀里,很清晰的又说了一句,两只手握成拳,却仍然抱着他脖子死不松手。

    ……

    “……我应该回答什么?”齐程的语气已经很无奈,摸摸她的头发,低头亲了下她死不肯抬起来的脑袋。

    不气了……

    她这样委屈的,不愿意道歉又不愿意他走的死倔的样子,让他彻底的没了脾气。

    也不过就是一些小事。

    情侣之间的,小小的误会导致的小事。

    他不是完全没责任,手机充了电后也没有告诉她挂她电话的原因只是因为手机自动关机。

    她丢三落四迷迷糊糊,忘记今天是设定改密码的日子也很正常。

    只是不巧,所有的事情都撞在了一起,她身体又不舒服。

    “吃一点好不好?你扛不住饿。”想通了,就开始心疼她。

    也是委屈了一整天。

    手机关机后,他看她在林子里和她经纪人聊天的表情,似乎也不太好。

    在这里关了大半年,回归现实后,她的情绪一直不是特别高。

    刚才说到安保不让她散步的时候,盛怒之下居然还是被她的委屈弄得心里一抽。

    他当然知道她的不容易。

    只是她向来笑嘻嘻的,抱着他看着他眉眼都是幸福,所以他以为,她跟他在一起很开心。

    所以有时候,会忘记她背负的压力。

    他偶尔身体不舒服,她就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吸着鼻子想着要怎么给他家人打电话。

    她为了照顾他,渐渐的离朋友家人都远了,连这个美食视频,也是因为他要脱敏治疗,才最终能搬上议程的。

    在他和家里人都认为理所当然的地方,其实都是迟稚涵笑嘻嘻的退让。

    她只是,不说而已。

    “对不起,我不应该为了那个导演和你怄气的。”看着那颗一动不动的脑袋,齐程拧着眉变得更心疼。

    确实,他不应该怄一整天的。

    在她烦心的时候,他如果能支持一点,她今天也不至于会失控。

    ……

    迟稚涵终于抬头。

    憋得太狠,她的脸通红通红,嘴唇咬的太用力,印子很深。

    眼瞳漆黑漆黑的,却没有水汽。

    她没哭。

    她只是,在发现一切都只是误会之后,变得害怕。

    她一直,给齐程的是她最好的一面。

    独立坚强韧性乐观,在他病态的钻进牛角尖的时候,拉他走出泥潭。

    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无理取闹过,密码锁提示错误的那一瞬间,她心里是真的有不管不顾想要把最恶毒的话都说出来的冲动的。

    她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情绪上来的时候,冲动的会不愿意过脑子。

    第一次不知道病因找齐程搭讪是这样,后来明知他有病却因为好奇一直频繁测试他冷汗发作的程度也是这样,甚至,间接的,逼着齐程出了门。

    虽然,所有的犯错都有了好的结果。

    让她潜意识的认为,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然后今天,冷着他一整天,对着他大吼大叫,发现是个误会后,只能用无赖的方式死拽着他不放。

    最终,道歉的人,却变成了齐程。

    “你不能这样……”迟稚涵眼底的委屈变成了真实的心疼,“不能所有的事情,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

    “我不开心的时候,无理取闹伤人的时候,你可以生气的。”

    “我欠揍的时候……”迟稚涵又咬住嘴唇,“你也可以揍的……”

    比如今天。

    比如她怒急的时候,恨不得拉着他一起进入负能量深渊的时候。

    “我试过了。”齐程手指用了点力,把迟稚涵就快要咬破的嘴唇解救出来,“我这辈子都没有那么生气过。”

    “所以我砸了手机,没找安保就用凳子砸了对面的门,在看到你之前,我是真的很想揍你的。”

    “但是,还是舍不得。”微微皱眉头,“嘴唇咬破了,你那么用力干什么?”

    “你不是会胡乱发脾气的人,你委屈,总是有委屈的理由。”

    “我们以后,可能还是会吵架,像今天这样的误会,可能还是会发生。”

    “但是都尽量第一时间说出来好不好?我第一时间告诉你,我手机没电了,你也第一时间告诉我,你工作上很不顺利。”

    “我容易钻牛角尖,也容易安静的生闷气。”

    “你容易越来越气,到最后不可收拾了就开始胡说八道。”

    “我们,都尽量的,各退一步好不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2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3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4长相思作者:桐华 5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