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三十九章

    齐程的那个视频电话, 打得非常顺利。

    迟稚涵想象中泪眼相望的场面并没有出现,电话里面那个病骨支离的老人看着齐程, 连续叫了三声好, 然后就开始问他吃了什么,过年要吃什么菜, 问他有没有坚持锻炼, 现在体重多少,体脂率多少……

    齐程全程都在忙着回答问题, 也没什么激动的样子。

    迟稚涵在一旁叹为观止,也终于对齐家只有男人这件事有了深刻的领悟。

    按照齐宁跟她说的, 齐老爷子只剩下半年左右的日子了, 本来以为会恋恋不舍的爷孙俩, 聊完了体脂率后就毫不犹豫的互相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齐程就进了画室。

    没跟她打招呼也没看她……

    严格意义来说,自从他完全清醒后, 就开始假装昨天晚上的亲亲抱抱没有发生。

    只是假装的不怎么高明,不敢跟她眼神对视, 两人视线稍稍碰到一起,就会脸红。

    是的,这个男人脸色除了发白之外会变红。

    红的……特别不公平的好看。

    迟稚涵没逼他, 事实上现在连她自己都还是乱的。

    昨天晚上是被他发病吓着了,那一刻的情绪完全随心,理智什么的早就被抛到了烟消云外。

    现在想想,那是她的初吻啊!

    她都没来得及娇羞, 就直接跟无尾熊一样抱着他在柜子里窝了几个小时。

    两个人跟私奔的小情侣一样,她居然还点了香薰灯。

    没脸没皮,特别主动。

    关键是,冷静下来之后,居然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是喜欢齐程的,之前犹豫的原因是怕他会自杀,齐宁和赵医生说的那些问题,在她看来,都能解决。

    毕竟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很难找到一个男人,在即将和世界切断联络的时候,因为她的哭声强行清醒。

    也很难找到一个男人,因为害怕她摔跤,把房间里的地毯铺的跟海绵一样厚,为了宣传她的美食视频,连着几个晚上画到凌晨。

    而且从不邀功,安安静静的做,温柔的,像是耳边的轻风。

    喜欢他太容易,这份感情美好的太值得珍惜,所以迟稚涵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发生。

    只是她一直以为,到最后忍不住主动的那个人会是她。

    万万没想到,齐程居然主动了,主动完之后,还试图假装没发生。

    他当然不是渣男。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估计是消极自卑的情绪作祟,可这种情绪要是天生的,她还能捋起袖子武力镇压,但是齐程他不是天生的,他这是病……

    “齐程。”迟稚涵在他进画室之前突然开口,声音挺大,吓得齐程本来就不怎么大的胆子又小了一点。

    不敢回头,只能握住楼梯扶手,站着不动。

    “家里有没有梯子?还有胶水?”迟稚涵语气很正常。

    只是问的话有些奇怪。

    “对面那间房的杂物室里应该有。”齐程想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回头,“你要做什么?”

    回头后他就后悔了,她正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嘴角似笑非笑,嘴里还叼了一根鱿鱼丝。

    ……

    她为什么会一脸的流氓样……

    “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买了些过年装饰用的东西。”迟稚涵拍拍手上的鱿鱼丝碎,站起来往门外走,“挂起来比较有过年的气氛。”

    昨天丢在地上的那堆东西她一大早出门都捡了回来,独门独院人迹罕至就是这点好……

    齐程愣了下,她说的话题和他想的内容差距有点太大。

    虽然装没事发生的那个人是他,但是对方也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就有些……

    “梯子太重你一个人搬不动。”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她走出大门前叫住了她,“想要过年的气氛可以让安保挂,你不用忙了。”

    “这东西当然要自己挂啊,你过年不贴福字的么?”迟稚涵睁大眼,一本正经,“过年要贴福字,来年才会有福气的。”

    ……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他现在全部心思都在自己吻了她还抱了她接下来要怎么办的问题上。

    甚至在思考是不是应该负责。

    可如果他负责了,吃亏的人反而会是迟稚涵。

    但他如果不负责,那又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们家的人,仗着迟稚涵无依无靠,善解人意容易沟通,已经压着她得寸进尺了好多次。

    现在连他都做了这样的事,占了她的便宜,第二天还恶劣的假装没事发生。

    更过分的是……他……还想……再试一次。

    不要在柜子里,不要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想清醒的,感觉她嘴唇的触感。

    他自己一个人从昨天睡觉就开始纠结,到现在已经吃过午饭,他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结果,迟稚涵说,她要贴福字。

    而且在他愣神的功夫,她已经跑到对面,一阵乒乒乓乓。

    ……

    他昨天刚发过病,今天肯定不敢再冒险走出大门。

    但是又实在不放心她毛手毛脚的样子,只能走到离大门最近的地方,忍着头晕目眩,看着她灰头土脸的跑出来。

    “真的搬不动!”她气乎乎的,“用凳子。”

    然后又一阵风一样跑了回来,打算搬起台的凳子。

    那凳子是铜芯的……

    当时为了避免他一个人住的时间太久,产生燥郁情绪乱砸东西,家里好多东西都不太容易搬得起来。

    所以又一次失败了的迟稚涵有些挫败的瞪了他一眼,刚才兴致勃勃的热情被打击了一大半。

    她还想着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免得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回想昨天晚上抱着他的感觉……

    他身上真的很好闻……

    而且肩膀还很宽……

    “……贴哪里?”齐程终于认命,蹲下来研究那一叠红的耀眼的东西。

    他快有十年没见过这些玩意儿了。

    齐家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管家和保姆做的,他也从来没研究过。

    他生病后,大家也不会想着在他面前弄这些喜庆的东西,怕他触景伤情。

    其实他早就忘记以前没发病的感觉了,又怎么可能触景伤情。

    “这两串鞭炮挂在玄关的柱子上。”迟稚涵也跟着蹲下,“福字要挂门口,然后你画室也挂一个,福气越多越好。”

    “还有窗花都贴到窗户上,如意结我想挂冰箱上,但是你这个冰箱是横开的门……”迟稚涵拿着如意结比了比,“要不挂你床头好不好?”

    ……

    很丑的……如意结。

    “先把其他的挂好。”齐程拒绝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先拿了鞭炮,伸手就能够到玄关的竹子上半部分,所以挂的很轻松。

    剩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迟稚涵很轻的嗤了一声,在他背后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差。

    又撇撇嘴。

    一脸郁闷的表情正好被转身看她的齐程看到,两人都怔了下。

    昨天晚上之后,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对视,脸都开始泛红。

    “那个……”迟稚涵咬咬嘴唇,又挠挠头,觉得自己看起来可能很蠢又把两手别到背后,“我去贴窗花。”

    手忙脚乱的转身,然后毛茸茸的巨大的拖鞋后脚踩到了前脚的鞋跟,整个人很顺畅的往前摔。

    ……

    算了她毛手毛脚的毛病真的好不了了。

    迟稚涵认命的闭眼,这地毯摔起来一点都不痛,只是有点丢人。

    紧接着就非常具有镜头感的,被齐程用手拽住,他应该是想拉住她的,结果因为昨天发了病脱了水脱了力,反而被她带着往前摔,摔下去的前一秒,迟稚涵感觉自己被搂住转了个圈,然后直接趴在了齐程的身上。

    ……

    说真的她要是知道这一跤会摔的那么有戏剧性,她一定不舍得闭眼。

    不过她现在倒是不怎么想睁开眼睛。

    他身上真的……太舒服了。

    下意识的蹭了蹭,然后发现自己双手已经很诚实的环住了齐程的脖子。

    ……

    再不睁眼就有些尴尬了。

    迟稚涵红着脸睁眼,和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对视。

    琥珀色的眼睛,此刻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齐程。”她突然开口,红着脸,软着嗓子,“你喜欢我么?”

    ……

    齐程的脸迅速的红了,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没说话。

    迟稚涵笑了,把齐程放在身侧握成拳的手放到自己的腰上,然后环着他脖子的手用了点力,整个人在他身上往前挪了几厘米。

    感觉齐程因为害怕她摔下去,搂住了她的腰。

    她笑的更加甜。

    “我喜欢你。”两眼笑成月牙形,嘴唇粉嫩嫩的,满脸都是快乐的模样,宣告完了之后顺便调戏,“你耳朵都红了。”

    齐程闭眼。

    心跳快的像是要跳出胸腔。

    她趴在自己身上,全然信赖的看着他。

    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活力,健康的,腰肢细软,皮肤红润,甚至额头还有些绒毛,因为阳光反射闪闪发光。

    美好的,刺眼。

    “你先起来。”他克制的放下搂住她腰肢的手,语气冷静。

    “我不!”完全没把他黯下去的表情当回事的迟稚涵耍无赖一样搂紧他的脖子,还蹭了两下。

    ……

    “我会痛。”齐程忍住心里翻涌的情绪,忍住想要再一次抱紧她的欲望。

    迟稚涵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然后扬起嘴角,眼角微微的翘起,像是一只得偿所愿的狐狸。

    “我说了,我不。”一字一句,任性的,无赖的。

    粉嫩光泽的嘴唇,一张一合的。

    然后他,克制握成拳的手放到了她的脑后,微微用了点力。

    终于,清醒的,吻上了她的唇。

    她甚至还呜咽了一声。

    很甜,不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2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3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