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四十八章

    任俊友的事情, 让迟稚涵第一次感觉到了林经武一开始说的所谓的抱大腿。

    干净利落的只用了半天时间,这个人就从公司消失了, 没有人问为什么, 他的美食视频都是露脸视频,所以微博没人接手, 清算了广告, 改了密码之后就被存入冷宫。

    这个最近一直让林经武吃不好睡不香的人,就这样走了。

    迟稚涵收到邮件后, 对于惩罚力度到底有没有太大这样的问题纠结了几秒钟,然后就被往画室走的齐程吸引了注意力。

    “你不要进去!”她就坐在楼梯附近, 一伸手直接就拽住了齐程的衣角。

    力道很大, 齐程的毛衣直接被她拽成了裙子。

    ……

    齐程无语。

    赵医生走后, 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了,虎视眈眈的,只要他往画室走就会被拦下来。

    一开始以为, 是因为他昨天画到了通宵。

    所以他下午乖乖的躺了三个小时,结果起来后她还是坐在这里。

    摆了一堆的零食, 抱枕外加名字古怪的小说,守着楼梯严阵以待,表情就像是画室里有洪水猛兽。

    “怎么了?”齐程仍然是一贯的轻柔语调。

    迟稚涵一整个下午都在纠结, 她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明知道画室里有木炭和安眠药,还能够假装没事让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窝在里面。

    她内心深处其实非常赞成赵医生那个把东西全都没收然后拿着木条子打屁股这样的建议,简单粗暴的特别适合她……

    只是到底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怕真这样做了会刺激到齐程。

    在今天之前, 迟稚涵从来没有想过要进画室。

    那个地方更像是齐程的安全堡垒,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她根本没有想过硬闯进去打扰。

    而齐程自从迟稚涵上次说了害怕之后,进画室就再也没有关过门,她以为这是他们的默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闷声不响的在里面藏了这些东西,用来离开这个世界的东西。

    这么安静的人,每天坐在画室里,看着那些东西。

    只是想象这样的画面,就让迟稚涵不寒而栗。

    “赵医生说,你再过五天就可以减药了。”迟稚涵把垫在背后的抱枕抽出一个塞给齐程,做出一副想要促膝长谈的样子。

    她不想他进去,下意识的抱着能拖一会是一会的心思。

    齐程犹豫了下,接过,坐好之后才小声嘀咕了一声:“我还有两张没画好……”

    再不画完晚上就又有可能通宵,然后第二天继续被迟稚涵叉腰骂……

    虽然他并不排斥被她骂上床然后抱着一起补眠……

    “赵医生还说,你这十年来减药过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迟稚涵直接忽略了齐程的嘀咕,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木炭安眠药还有齐程的爷爷。

    “……嗯。”齐程低低应了一声。

    他很不喜欢和迟稚涵聊他的病情,他一直害怕,迟稚涵到了最后会变成和他家人一样,把他当成易碎玻璃一样供起来。

    所以每一次迟稚涵提起他的病,他都只是随意的应一声,不愿多谈的样子。

    而迟稚涵,大部分时候都不会再追问,她个性温和,不喜欢做为难人的事。

    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为什么?”她不但追问了,还拿出了那本他痛恨的病历,翻出了她做了标记的那几页,摆明了要一个个追问的架势。

    齐程眼神闪了闪,不说话了,抿着嘴坐着,盯着那本东西。

    面对齐程最近难得的不肯合作,迟稚涵歪歪头,伸出右手食指,戳了戳齐程。

    齐程往边上挪了挪,嘴巴抿的更紧。

    迟稚涵跟着挪了过来,伸出右手,这次用了两根手指,继续戳。

    齐程的脸微微泛红,身体想要继续挪,理智却觉得再挪真的挺丢人,于是挺直着腰杵在原地不动,脖子开始涨红。

    高高大大的一个人,红着脸抿着嘴坐在地毯上,莫名的萌。

    本来想逼问的迟稚涵忍不住眉眼弯了弯,上身前倾,凑近齐程,看他的眼睛。

    他赌气的时候,眼底水汪汪的,因为情绪不好,眼角会微微有些泛红,红的迟稚涵心里痒痒的。

    所以她忍不住又凑近了一点,看着齐程身体更加僵直紧张的样子,嘴角弯了起来,拉起他的胳膊,转了个身,直接躺在了他的腿上,手里还拿着那本病历。

    关于为什么会失败,赵医生已经和她说了很多。

    她本来就只是想找个话题让他上不了楼,结果却被他的别扭萌软了心,再次开口已经变成了逗弄的语气。

    “说嘛。”这回直接用手去戳他的大腿,笑眼弯弯的仿佛她问的问题普通的像是明天要吃什么。

    “……很重要么?”齐程反问,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太好,又闭上了嘴。

    他被调戏的心情很糟。

    这和前面几次胡闹一样的欺负不同,这次的问题,他笑不出来。

    特别是迟稚涵用这样哄人的语气对待他的时候,心里突然就闷闷的,她看起来好轻松,在见过了他所有的病历之后。

    他,突然不喜欢她的轻松,就好像她刚刚看过的不是病历,只是那些名字奇怪的小说。

    所以他皱起眉头,微微抬了下腿。

    不想她靠得那么近,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发现她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他一样,心里很闷。

    可却在自己腿抬起来的那一刹那,手下意识的就去护住了就要滑下去的迟稚涵,然后僵在原地。

    他……

    到底在干什么……

    懊恼自我厌弃再加上不知所措,齐程只能木着脸看着迟稚涵坐了起来,微微皱着眉头观察他的表情。

    他表情不会太好,所以迟稚涵脸色变得凝重,又低头去看他的监控仪。

    她低着头,他只能看到她的后脑勺,明明已经很不开心的情绪开始翻涌起来。

    “你看,你其实也分辨不出我哪个情绪是发病,哪个情绪是真的不高兴。”他听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开口,心里拧了一下,痛的他呼吸窒了窒。

    然后看着迟稚涵抬头,心底变得更加慌乱。

    他,到底为什么突然就别扭了?

    只是因为她询问他的病历的时候,态度看起来太轻松?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凭什么这样对她发脾气?

    他有什么资格,对迟稚涵发脾气?

    手慢慢的握成拳,垂下头呼吸开始变重,这种剧烈的情绪起伏只有在最开始几年单纯社恐的时候才会发生,齐程对这样的症状已经有些陌生,而且也变得不再在乎。

    他刚才,嘲讽了迟稚涵。

    呼吸变得越来越重,直到迟稚涵慌张的跪坐在他面前,双头抬起了他的头。

    “你怎么了?”她快被他吓傻了,几分钟前气氛还一派安宁,就只是沉默了几分钟,他情绪就崩溃了。

    她完全猜不出他刚才想了什么。

    只是发现他突然就不想她枕着他的腿了,然后发现他眼底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抗拒了,到最后,连呼吸声都开始带着颤。

    可是诡异的,心跳血压全都正常。

    “怎么了?”迟稚涵有点心疼,额头对额头的碰了碰,“你额头很凉,是缺氧头痛么?有没有药?”

    这个症状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齐程一直不说话,呼吸粗重的看着她,让她心里更没底。

    “你等等,我打电话。”松开捧着齐程脸的手,她转身想要去拿手机,却被齐程先一步的拽住手,用了点力把她转过来,然后直接抱住,头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你这样会不会没办法呼吸?”明明刚才连呼吸都呼吸不过来的样子,现在抱住她闷着脸会不会更难受。

    齐程摇头,抱得更紧。

    他从来没有那么紧的抱过她,勒得她肋骨都痛。

    有力气,能听到她说话,而且没有出汗,感觉神智也很清楚。

    仍然云里雾里的迟稚涵,只能回搂他,安抚一样的拍着他的背,结果发现他呼吸居然慢慢的就安稳了。

    ……

    为什么有种齐程刚才突然发了脾气的错觉。

    那句指责她分不清楚他情绪的话,还有那句语气有些生硬的反问。

    他是在生气她又翻他的病历,还是在生气她问他的病史。

    可是这些事她之前又不是没做过……

    分析完之后更加云里雾里的迟稚涵只能很无奈的拍了拍齐程的头,提醒:“我快被你勒死了。”

    这句话真的没有夸张。

    齐程抱她,一直很克制,哪怕那次在橱柜里,他抱的那么紧,也带着小心翼翼。

    不像现在这样,强制的,用力到能让她感觉到强烈占有欲的拥抱。

    她总觉得齐程这几天,有一点点说不上来的奇怪的变化,和病没有太大关系,和荷尔蒙有关系的变化。

    因为太难描述,她一直没有在邮件里告诉赵医生。

    她总不能在邮件里告诉别人,自己喜欢的男人最近越来越男人这样狗屁不通的话……

    可就真的……

    她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抱红了脸,也抱快了心跳。

    “齐程?”勒得她腰就快要断了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迟稚涵低头,推了一下。

    结果被搂得更紧。

    ……

    一个病人的力气大成这样真的挺过分的。

    “我,快要被勒死了!”迟稚涵提高音量,在齐程耳边吼了一句。

    齐程终于动了一下,松开了一点,但是仍然死不放手。

    迟稚涵看了一眼一片平静的监控仪,再看了眼埋在她怀里看起来呼吸正常体温正常的男人,终于被这样的莫名其妙弄得忍无可忍。

    用了点力想要推开他看看他的表情。

    结果埋在她身上的男人挣扎了一下,用近乎绝望的声音哀求:“不要走。”

    然后深呼吸了一下,用了一个更加强烈的词:“不许走!”

    最后这个走字,却因为不习惯这种强烈情绪而颤了一下,变成了呜咽。

    ……

    …………

    迟稚涵对自己很无语。

    这种荒谬的情况下,她居然因为齐程的语气弄得眼眶都红了。

    他到底想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我不走。”先是下意识的做出了承诺,然后又很认真的强调了一下,“我真的不会走。”

    齐程的手终于松了,抬头看了迟稚涵一眼。

    怯生生的,硬是又把她看得心尖痛了一下。

    “你不喜欢我问你的病历?”觉得自己如果一直问他怎么了一定不会拿到答案的迟稚涵开始一个个排除。

    齐程摇了摇头,想了下又点了下头。

    ……

    迟稚涵深呼吸了下。

    他呼吸正常,看她的时候两眼有焦距,表情有些隐忍但是看得出神智非常清醒。

    那么,他应该是没有发病。

    确定了这点之后,她就已经松了口气,知道齐程喜欢她语气轻柔,所以她放柔了嗓子:“为什么怕我走?”

    齐程没有马上回答。

    他也冷静了一点,迟稚涵并没有因为他刚才的脾气嫌弃他,这一点让他觉得安心。

    所以他低下了头,犹豫了很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不喜欢你问我病史时候轻松的态度。”声音很轻,但是表达清晰,“所以,语气不好了。”

    ……

    迟稚涵眨了眨眼。

    “我其实……”齐程声音更轻,迟稚涵听出了他尾音居然带着自嘲的笑,“有什么资格对你这样。”

    ……

    …………

    真相大白。

    他的表达能力真的是天才级别的。

    刚才那么长一串的心理活动,那么激烈的反应,她现在肋骨还痛着。

    就两句话,完美准确表达了所有情绪的起承转合。

    迟稚涵深吸了一口气,凑近,让齐程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脸上的咬牙切齿。

    “我想揍你!”很认真很认真的表情,“但是在这之前,我要先问你一件事。”

    “……什么?”齐程手心慢慢的渗出汗,他今天很不对劲。

    不,他这几天都很不对劲。

    以前只要迟稚涵出现他就能感觉到的平静安宁不见了,他开始有了一些奇怪的激烈的情绪波动。

    占有欲变得更强,也变得更加执拗,迟稚涵对他的态度和眼神,都变成他情绪起伏的依据。

    多看一眼,会觉得开心,因为厨房忙乱把他推到安全距离,他会觉得难过。

    平静安宁变成了忐忑不安,然后终于在今天莫名其妙的爆发。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他知道他不想迟稚涵看到他这个样子,他怕被厌弃,也怕迟稚涵会因为他这样病态的占有欲感到害怕。

    所以他很紧张。

    生怕迟稚涵会问出他最近为什么会这样的话,那样的话,他答不上来,也,不敢回答。

    “我能不能进你的画室?”迟稚涵终于把一个下午的纠结问出了口。

    然后看到齐程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能?”迟稚涵歪头眯眼,刚才被他吓个半死的怒气又开始发酵。

    “……”齐程张张嘴,花了很大力气才把情绪从这样的起承转合中解脱出来,“……你要进去做什么?”

    画室里有一些他情绪失控的时候画的画,阴暗的,风格艳丽浓烈的。

    他一直挂在那里没有拿下来过,抑郁症以后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画画在那段时间,不是兴趣,是维持呼吸的工具。

    没有人进过那间画室,所有人在看到他的情况后,都会下意识的想要给他留一点点自己的空间。

    因为他被监控很久了,随时可以远程打开的摄像头,手上的监控仪,以及门口那些训练有素一旦发生状况就会冲进来的安保,画室是他唯一一块自留地。

    他倒是并不介意让迟稚涵进去。

    只是,为什么?

    “我里面有些画……”见迟稚涵没回答,他喃喃的开始解释,“我怕你会吓着。”

    那是他唯一的发泄途径,所以画的肆无忌惮,只是看了,负面情绪就能扑面而来的画。

    “我不是不让你上去……”迟稚涵一直不说话,齐程心里那些奇怪的和安全感有关的情绪又开始起伏,他有点急,又有点小心翼翼,商量一样的语气,“我先把画放好你再上来。”

    迟稚涵拧眉。

    她今天一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停药和他爷爷的事,再加上公司的那些琐事,她今天的情绪并不高。

    齐程的治疗正处在关键的阶段,她前期发挥的那些作用,到了他停药的时候,似乎就没什么用了。

    她太害怕他出事,所以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但是不代表她没发现齐程这几天的奇怪情绪。

    他最近只要对她的话有异议,下一秒的口气一定会变得小心翼翼。

    他刚才对自己情绪失控的解释,是反问他自己,有什么资格。

    “齐程。”迟稚涵叫住想要去画室收拾东西的男人,抛开今天一整天她在独自纠结的问题,她才终于醒悟到齐程刚才情绪发作的原因。

    她用逗弄的语气询问他的病情,他生气了却因为害怕她离开选择了强行把脾气压了下去,她问他画室的事,他并不知道原因,也不见得真的就是欢迎她闯进去,只是单纯的想要讨好她,就急急忙忙的想进去把他说的那些可怕的画藏起来。

    他怎么变得那么卑微?

    他们最初开始的时候,他明明更有自信更从容。

    他虽然生病十年,虽然社恐的根源是自卑,但是他身上,一直有被家人宠坏后的少爷任性。

    偶尔会爆发,然后委屈的觉得大家都在欺负他。

    虽然幼稚,但是迟稚涵知道这种爆发在他身上有多难得。

    他现在为了她,把这点点小脾气都收了回去。

    小心翼翼的,唯一害怕的就是她会离开。

    就和她这几天,一直会莫名的觉得齐程越来越男人一样,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

    “你,先过来。”迟稚涵还是坐在楼梯这边,她隐约的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为了能精准的把一天发生的事情邮件告诉赵医生,她最近点满了分析总结的技能点。

    再加上赵医生经常对她说的内容事无巨细的分析解释,耳濡目染的,她发现在自己莫名其妙的,情商变高了。

    但是情商变高,不代表脸皮变厚。

    她过完年也只有二十五岁,十七八岁的时候,因为家里有钱,她的生活大部分都在被朋友宠着捧着中度过,稍微大一点懂事了开窍了,爸爸就去世了,她的生活里就只剩下了赚钱。

    她并不了解男女情爱,甚至看言情小说,也喜欢挑那些简单粗暴的,不喜欢看细腻缓慢的。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用言语来表达她刚才的发现,只能屏息等着齐程慢吞吞的走过来,脸上还带着不安和小心翼翼。

    他仍然在担心刚才他突然的脾气和说出口的话。

    所以情绪不高,眼底薄薄的一层灰色的雾。

    “你……先坐下。”迟稚涵仰头看他,又下了一条指令,然后脸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红了起来。

    齐程顿了一下,才坐了下来。

    刚才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些让他情绪起伏的事,所以坐下之后,他开始不自在。

    紧接着,让他更不自在的事情就发生了。

    迟稚涵咬着牙,跨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瞪他,命令:“抱紧。”

    只是语气变得不稳,脸也变得更红。

    齐程先下意识的抱紧,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迟稚涵居然又往前挪了一点。

    他是男人,哪怕吃了抗抑郁的药,他也仍然是个四肢健全的男人。

    所以他十分清楚,迟稚涵现在跨坐在了什么位置,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迟稚涵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来的脸。

    “你不要看!”迟稚涵快要爆炸了,她在这样的姿势上面纠结了几秒钟,想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应该用言语表达还是应该用肢体。

    最终仍然选择了肢体。

    因为她已经快要害羞的说不出话了。

    所以她搂紧了,把头埋在齐程怀里,闭着眼睛,蹭了一下。

    齐程浑身僵直。

    迟稚涵咬咬牙,心里骂了一句脏话,抱着豁出去的心情,拽着齐程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胸前,然后又蹭了一下。

    ……

    …………

    这下身下的这位木头终于有了反应,倒吸一口气,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她,又怕她摔下去跟上次一样撞到头,只能又拉住她,只是放在她胸前的手,像是被烫到一样立刻缩了回去。

    反应,却是真实的出现了。

    哪怕吃了药……

    迟稚涵能听到他的喘息声,眼睛微微的睁开一条缝,发现他的脸应该跟她一样红,他们两个人,都快要脑溢血了。

    “你……”高度紧张的齐程当然发现迟稚涵正在偷看他,他脑袋嗡嗡作响,全身汗毛都开始直立,已经没有胆子再低头。

    手跟被灼烧了一样,却不是之前灼烧的幻觉,而是因为刚才的触感。

    他快要流鼻血了……

    “你闭嘴!”迟稚涵瓮声瓮气的。

    她正骑虎难下,她终于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刚才的猜想,但是却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有些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继续这样抱着,他们两个会爆炸……

    可是如果退开……

    她实在没脸面对面的继续这个话题……

    ……就这样……

    被自己顾前不顾后的智商打败,迟稚涵叹息了一声,继续把头埋到齐程的胸口,看不到,比较容易说出口。

    “我们两个……有点不一样了。”迟稚涵开口的第一句话,成功的让即将流鼻血的齐程停下了手里想把她推出去的动作。

    “就是,以前哪怕睡一张床都没事,现在睡一张床一定会出事的那种不一样。”迟稚涵说完后咬着牙,觉得自己的脸皮终于到了极限,闭着眼睛放弃,“妈的,反正就是这样你听不懂就算了!”

    齐程,听懂了。

    也因为她那句妈的,弄得嘴角上扬的角度越来越高。

    胸腔震动了一下,怀里的女人感觉到了,气势汹汹的抬头,瞪眼:“我日,你还笑!”

    她真的……一生气就飙脏话。

    红着脸笑了出来,把她重新搂回去。

    他想过自己最近不对劲的原因,其实,也想过是因为这个。

    但是马上因为自己不配这样的罪恶感强行压了下去。

    他觉得太快了,互相喜欢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现在他居然,还想深入。

    所以开始患得患失,所以,开始因为她的一点点情绪起伏变得没有安全感。

    之前消极的从容都不见了,他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狼狈。

    他理想状态里的计划,是万一,万一真的有一天,他能够痊愈,他想很正式的,对怀里的女人说那三个字。

    因为在他看来,那三个字包含的承诺和背后的责任,他觉得自己暂时负担不起。

    但是理智这一次仍然跑不过感情。

    而且万万没想到,怀里的人,居然和他一样……

    更加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想得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

    “你那些小说,全部都得没收。”齐程声音有点哑,笑意却开始隐藏不住,“不许再看了。”

    这都学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等等我好么?我答应过你试试的,我会尽力。”最终,他还是做了承诺,感情又一次凌驾在了理智之上。

    只是因为怀里面的人,现在因为害羞仍然没办法抬头的人。

    她得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出刚才的举动。

    她真的,努力主动了很多次。

    下一次,应该是他了。

    他是男人,不管是不是生病,总是应该要有男人该有的担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2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山楂树之恋 4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