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目录

第七十三章

    中国人对吃, 有着很多国家的人无法理解的极端和执着。

    老一辈很多的寒暄建交,都是建立在吃上面的。

    齐宁坐在沙发上, 看着碗里面迟稚涵盛给她的鸡腿和鸡翅的时候,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这两段话。

    迟稚涵做了很多夜宵,分量足够到可以分给今天晚上所有加班的工作人员。

    她发信息让他们都过来吃夜宵的时候, 她其实是觉得多此一举的。

    集团的福利不差, 到了点也自然会有后勤人员负责夜宵这类的补给。

    只是不太放心知道真相的齐程,再加上迟稚涵拍的夜宵照片确实有些诱人。

    她让后勤人员招呼所有人进洋房吃夜宵, 并且要求在走廊里保持绝对安静,吃饭的时候必须关上门。

    大家都很拘谨, 因为知道对门住的是位重要的病人, 也因为齐宁以前从来都不会过问这些零碎的事情。

    直到, 有人尝到了烤冷面的味道。

    直到,一大堆热气腾腾的卤三鸡和凉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后勤人员关上门之后搓着手赞叹了一句卤三鸡的鸡腿味道真的是人间美味。

    大家才真的开始放开手脚。

    在室内吃饭休息, 肯定比在林子里喂蚊子舒服很多,况且食物是真的鲜美无比。

    场面逐渐热闹, 迟稚涵悄咪咪的拉了拉齐宁的衣服,对她眨眨眼。

    她和齐程,很安稳的缩在齐程的屋子里, 两人围着一碟冷面和一小锅卤三鸡。

    “齐程说你们家的人都爱吃肉,所以特意给你留了。”迟稚涵端给她一个巨大的面碗,里面都是扎扎实实的鸡腿和鸡翅膀,色泽红艳, 香气诱人,“鸡皮你自己去,吃不完的可以考虑给齐程留一个,他今天的热量还可以再吃一个鸡腿。”

    齐宁沉默。

    她说的不喜欢亲密,是真心的。

    这样热诚的、不带保留的气氛,让她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带着排斥。

    但是齐程,对她眨眨眼,一如他十岁的时候。

    那时候,她爸爸刚刚娶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为了和她处好关系,做了很多亲妈才能做的事。

    比如,生日的时候为她下了一碗面,然后摸着她的头发哄她喊她妈妈。

    结局是她把滚烫的烧好的面砸到了那个女人身上,而她的爸爸扇了她一巴掌。

    她躲到了齐家老宅没人会进的花室,却撞到了也躲在里面的齐程。

    当时齐程就是这样,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对她眨眨眼。

    筷子挑掉鸡皮弄了一块鸡肉放到嘴里,卤得味道刚刚好,入味但是仍然嫩滑,口味,是她最喜欢的咸鲜的味道。

    突然,就觉得很累很累。

    累得她,眼底开始慢慢的水气模糊。

    “我还有七天就可以进行下个疗程的治疗了。”齐程主动开口,让齐宁意外的挑眉。

    “我们的公关团队能不能撑七天?”齐程看着齐宁,问得恳切。

    齐宁咽下嘴里的鸡肉,似乎很久很久,没人跟她讨论过这种问题了。

    她很习惯自己定下四五个方案,发给所有人,投票解决,快速准确。

    接下来方案的成败,责任就全在她。

    “七天太长了。”她听到自己冷静自制的回答,“今天已经做了一波舆论,对方也不是傻子,等明天流量最高峰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放出更多的爆料。”

    “我们还没有找到泄密的人,所以对对方到底知道多少心里没有底。”

    “舒芙蕾好了。”迟稚涵戴着巨大的石棉手套端过来三个小盅。

    齐程舀了一勺,然后在迟稚涵的瞪视下默默的吹了两下。

    “他……昨天喝汤烫着了。”意识到齐宁在看,迟稚涵红着脸解释。

    齐宁挑挑眉,继续专心的用筷子一点点的去掉鸡腿上的皮。

    “如果让人知道我的病情,对股票会有多少大影响?”他的弟弟一边吹凉舒芙蕾一边往嘴里塞的样子,让她不自觉的把勺子伸过去,舀了一勺粉色盅里胖鼓鼓黄乎乎的蛋糕。

    “保守估计百分三十以上。”齐宁回答的仍然十分镇定。

    迟稚涵在舒芙蕾里加了乳酪和焦糖酱,口味却调和的很清淡,入口即化,齐宁忍不住又吃了一块。

    “董事会能接受么?”齐程又问。

    齐宁准备再吃一口的动作停住,这一次她是真的意外了。

    她的弟弟,主动的像是被换了个人。

    而且孩子气的,低声央着迟稚涵再给他吃一块烤冷面。

    她有点傻眼的看着迟稚涵把冷面在清水里滚了一圈,塞到齐程嘴里,眼底还带着谴责。

    完全就是她出了这个门,她弟弟一定会被欺负的眼神。

    可是齐程,笑得很暖。

    满足的嚼了两下,甚至还低头笑了笑。

    热恋中傻小子的样子……

    ……

    迟稚涵说他快好了的时候,她心底是有犹疑的。

    毕竟这十年他反复了很多次。

    内心深处,她其实仍然做好了齐程反复的心理准备,甚至做好了迟稚涵最后撂摊子走人,他们仍然要带着齐程去美国的思想准备。

    但是他……

    何止是不太一样。

    “董事会能接受跌百分之三十的前提是,我们得要答应他们半年内涨回百分之五十。”齐宁回答的很镇定,吃了一口烤冷面强行把心里面的波澜压下去。

    “我们能够做到么?”齐程又问,然后有些惭愧的低头,“这方面我不太懂。”

    “稳住这两个部门的话,绝对是可以的。”齐宁语气放柔,“你想公布自己的病情?”

    “为什么要公布啊?”问的人是迟稚涵。

    齐宁敢赌自己的全部家产,迟稚涵对他们刚才的对话,一个字都没听懂。

    “迟早的事。”齐程对迟稚涵笑笑,“而且如果对方得到的消息是重度抑郁症,对我们挺有利的。”

    齐宁点头,又低头开始撕鸡皮。

    她已经吃了两个鸡腿了……

    好烦……

    她弟弟居然在冷静的算计别人了……

    好……神奇……

    “你不想让迟小……迟稚涵面对媒体,这个优势就体现不出来。集团的公关站出来说这些没有立场,当初为了不让你澄乙的身份被人查出来,你的经纪公司和其他所有的法务关系都和齐家没有任何关系的。”齐宁终于在第三个鸡腿后放下碗,开始吃舒芙蕾,“让她站出去,承认恋情,并且演一出澄乙确实病重但是我就是不说的戏码,才能让这个优势体现出来。”

    齐宁说完后看了一眼迟稚涵,补充:“我觉得她能演好。”

    齐程保持沉默。

    迟稚涵也没说话,她其实不太理解齐程为什么要公布病情,也不理解为什么对方知道齐程是重度抑郁症对他们会有优势。

    同样的,她更不理解齐宁为什么从一开始就相信她能在媒体面前做得很好。

    她从来没有面对媒体过,美食视频固定团队的拍摄和记者发布会是两回事。

    “我理解你不喜欢迟稚涵站在你面前为你挡枪的心情,但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是个局。”齐宁停了一下,“迟稚涵今天让我尝试开始相信她,因为她迟早要成为我的弟媳,但是你知道我的脾气,答应她是因为你,而不是真的相信。”

    ……

    迟稚涵脸黑了一下,有种想把她舒芙蕾抢回来的冲动。

    “但是今天看到你,我反而真的开始相信她。”齐宁放下手里的勺子,“她得站出来,也得让股东们明白她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不想等你们两个办婚礼的时候,还有不和谐的声音从各种小道消息里爆出来。”

    “我的担忧,你应该懂,我就是前车之鉴。”齐宁说到最后,想拍拍齐程的手,拍到一半看到迟稚涵默默的把手放在了他们中间。

    ……

    …………

    齐宁脸僵了一下,冷静的挪开。

    齐程看起来太正常,她差点忘记他拒绝碰触的应激反应还没有好。

    “不一定要七天,我们的公关能撑四天,这四天时间用来排查迟稚涵之前的拍摄团队也足够了。”齐宁咳了一声,“迟稚涵只要第五天出现就可以,但是我不太希望她住在这里。”

    “让对方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澄乙和你是同一个人,对这次事情也有好处。”

    说的有些绕。

    但是迟稚涵多少明白了。

    齐宁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所以想先稳妥的把齐程保护起来,让她先出去挡一波。

    如果对方仍然还是以为齐程是病重的患者,打算利用这个消息打压齐式集团的股票,迟稚涵对外制造的那些烟雾弹,会让这个消息看起来更加可靠。

    然后齐程在这个时间点公开自己的其实已经基本好转的病情。

    这就是齐程和齐宁说的优势。

    比起一开始被人知道的以为随时要自杀的病情来说,齐程公开的实际病情肯定能够暂时安抚股东。

    “我不住在这里没有问题。”七天而已,而且还是有正事要做,“但是,齐程要怎么公开病情?开记者发布会么?他现在可以做这件事么?”

    “我有问题。”齐程仍然反对,“她可以去记者发布会,但是所有的稿子要先经过我,而且不能搬出去。”

    “……”迟稚涵被他突如其来的强势弄得有点手足无措,尤其是他说完还当着齐宁的面把她的手拽的死紧。

    “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的问题。”齐程在齐宁皱眉前抢先开口,迟稚涵盯了一眼监控仪,抿嘴,果然提高了,“记者发布会我要用最好的状态去参加,这七天她不在风险太高。”

    “……”齐宁沉默。

    她也看到了齐程手腕上开始变色的监控仪。

    “这种谈判方式不公平。”她指了指他手腕上的监控仪,“而且你现在这种状况,怎么开记者发布会?”

    只是拒绝她而已,就已经控制不住情绪。

    “用视频呢?”一旁看着这姐弟俩陷入胶着状态的迟稚涵弱弱的发问,“如果把记者叫到对面,让齐程只是对着视频回答问题呢?”

    “因为记者也只是要看到活人而已,他的病情赵医生那边可以开证明,齐程对着显示器问题已经不大了,之前拍视频的时候他偷偷的开了好几次监控还以为我没发现。”

    “……”齐程脸红。

    “但是他不能这样粘着你!”齐宁仍然拒绝。

    “反正都要结婚的呀。”迟稚涵歪头,“粘着就粘着呗。”

    ……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3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4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5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