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一 心愿

番外一 心愿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薄薄的院门被一股大力撞开。一个人被扔进了院内,落地时发出嘭地声响。

  牛五娘捂着胸口扶着门框站了起来,呆滞地望着瘫软在地上的人。

  “娘子……”玉缘艰难地撑起身体抬脸看向她。她用袖子擦了把嘴角的血,脸上的泪汹涌泄下,“奴婢无能……被他废了!”

  废了功夫,她的力气连普通女子都不及,再不能保护娘子,为她办事。玉缘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强忍着没有放声大哭。

  她身边唯一信任,唯一能用的人被废了。再也抓不到杨静渊了。支撑牛五娘的力量顺着脊椎一节节消失,双腿一软,她坐在了地上。

  晟丰泽慢慢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戴着面纱的牛五娘是极其美丽的。哪怕被赵家赶了出来。她也并不狼狈。身上穿着蓝色的大袖锦裳,裙裾在深褐色的木廊上撒开。微微颤抖的单薄身躯像一泓湛蓝湖水泛起浅浅涟漪,令人怜惜。

  “我知道你不甘心。”晟丰泽淡淡说道。

  指甲深陷进了掌心,牛五娘感觉到阵阵刺痛。她咬紧了牙,强行控制住自己向晟丰泽扑过去的冲动。她昂起了头,露在面纱外的眼底烧着两团火焰:“欺瞒国主说季英英已死,放走杨静渊,您就不怕国主疑你叛国?”

  “牛五娘,你真的很聪明。”晟丰泽轻叹。蚩狂五千大军围山,都没能察觉到杨静渊的行踪。而这个女人,却令她的丫头在后山小道伏击杨静渊。如果不是他担心被蚩狂发现,早有准备。也许杨静渊被这个武艺高强的丫头缠上,真就走不了。

  晟丰泽话峰一转:“来人,将她二人带回去。”

  他再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清平大人……”牛五娘只喊了半句话,就闭紧了嘴。如果杜彦还能护着她,晟丰泽又怎能找到这间院子,将她和玉缘带走?连杜彦都选择了退让,她还有什么凭仗?

  两名士兵将牛五娘从地上拉了起来。

  “放手,我自己会走。”牛五娘用力甩开士兵的手,昂首走出了院子。

  出了太和城,到了白涯宫地界。队伍在山坡边缘一间新建的石砌院子前停了下来。

  “以后你和你的丫头就住在这里。”

  牛五娘吃惊地望着骑在马上的晟丰泽:“你不杀我?”

  晟丰泽的嘴唇渐渐上扬,勾出一抹笑容:“吃食用度本王会令人送来。想过好日子,就得靠你自己了。”

  让她住在他眼皮底下,苟延残喘地在南诏生活,还不如让她死了!牛五娘轻蔑地想,她没有活下去的希望,难道死还不容易?

  “杨静渊临走时说总有一天,他会带兵踏平南诏。当初你帮了本王。本王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如今的心愿难道不是再见他一面?”

  晟丰泽说完拍马上山。队伍从牛五娘和玉缘面前呼啸而去。赤虎留了下来,抬起马鞭指向山脚:“看到那块巨石没?踏出半只脚斩半只,伸出一只手,砍一只。”

  马鞭落下,马扬蹄奔驰,踏出一路尘土。留下目瞪口呆地两女。

  站在山坡上往下望,山脚处正好立着一块白石的巨石。靠近巨石处,是镇子最末端的一户人家。

  画地为牢。

  牛五娘突然掩唇笑了起来。

  “娘子。”玉缘沙哑着叫她,眼里盛满了担忧。

  牛五娘转身推开了院门,笑着往里走:“我不死,我要活着。活着看杨静渊带兵踏平南诏。”

  山风吹动裙袂,玉缘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忘记了丹田传来的疼痛。只要能这样守着娘子,也是好的。

  山中方十日,世间已千年。

  院墙上刻下的石痕已长满了苔痕。牛五娘数着数着有些眼花。她喘了口气想继续,眼前的光蓦然变暗,她隐约听到玉缘叫自己的声音,含糊地答了一声,靠着院墙昏睡过去。

  “娘子,唐兵来了!”

  牛五娘飘浮在黑暗旷野中的脚步停了下来。真的来了?她追着声音飞奔而去。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娘子,你终于醒了!”玉缘趴在床边放声大哭。

  入目是花白的头发,昔日秀美的玉缘已成了老妪。牛五娘不忍悴看:“你又哄我了。”

  “是真的。唐兵打来了!”

  牛五娘精神一振,不费劲地坐了起来:“快替我梳头。”

  玉缘愣了愣,看到一抹潮红出现在牛五娘脸颊上,心里一紧,娘子这是回光返照么?她跪下替她穿好鞋。

  没等她伸手去扶,牛五娘已站了起来,枯瘦的手扒拉着散落的发丝挽着,朝门外走去:“不用了,这就去这就去。”

  乾元二年,唐军过了大渡河。势如破竹。

  “娘子,明光铠!是唐军!”

  进入南诏腹地的唐军军容整齐,骄傲地从两旁伏地颤栗的南诏百姓身边经过。

  牛五娘挺直了背,与有荣焉。她是大唐子民,这是大唐的军队……她忘记了流逝的岁月,又变成了都督府家的五娘子。

  站立的两个老妇穿着唐人的大袖衣裙,经过的士兵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太和三年,南诏进攻西川,掳走了数万人……”有知道的士兵小声解释着。

  士兵们的目光变成了同情。

  旌旗飘扬,牛五娘听到了马蹄声。没等她回过神,军中骑马的将领出现在她视线中。

  那是刻在她心上的画像,丝毫没有变化。他骑在马上,脸映着阳光,俊美无俦。

 

 “杨三郎!”

  牛五娘猛地甩开了玉缘的搀扶,朝着马上的将领跑了过去。猝不提防的士兵没能拦住她,眼睁睁看着这个白了头发穿着唐裙的老妪扑倒在将军马前。

  战马不容易受惊,队伍却因此停了下来。

  “你认识我?”家中排行行三的杨安辰摆手止住了要拖扯那两名老妇的士兵,俯下身和声问道。一路行来,他已见过了许多痛哭失声的唐人。四十五年前,他们的祖辈从益州府被掳到了南诏。从此故地难回。

  “三郎,杨三郎……我怎么不认识你?我等了一年又一年,终于等到你来。”牛五娘喃喃说道。

  他看见了她身上的蓝色大袖锦衣。这是最上等的蜀锦,做这件衣裳的锦匹至少需要两名织工织上两年。眼前的老妇从前一定出身益州府的豪富之家。那年杨家二叔祖三叔祖都被掳到了南诏……杨安辰摸了摸自己的脸,听说他和祖父长得一模一样。许是杨家的长辈,他不敢怠慢,跳下马将牛五娘搀扶起来,“婆婆,您是益州府杨家巷哪一堂的人?”

  怕惊吓了她,杨安辰放柔了声音。

  “我恨不得烧了白鹭堂。”牛五娘想起了杨家大太太。

  阳光打在杨安辰的侧脸,那双剑眉如同墨染。牛五娘痴痴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仿佛又回到了春光明媚的那天。

  “你骑马从璇玑楼下跑过,我就想,我一定要和你说说话……我不是故意崴了脚……”

  牛五娘的声音越来越轻,她紧紧抱住了杨安辰的胳膊,仰起脸看着他。如果她的容貌没有毁,面纱被他拽下时,他一定不会像见了鬼似的,差点将她摔在地上。

  “就因为我丑吗?所以你拒婚不娶?我恨死你了!”

  他好奇地要命,怎从来不晓得那个一言不合就拿大棍子揍他的祖父还有段风流韵事。杨安辰眨了眨眼睛,示意亲兵留下,让队伍前行。他搀扶着牛五娘走到了路边坐下。被士兵拦住的玉缘终于握住了牛五娘的手,失声痛哭:“娘子,省点力气养养神罢。”

  胳膊被牛五娘紧紧抓住。杨安辰蹲下了身:“我祖父是益州杨家巷白鹭堂的三郎君。婆婆是祖父故交?”

  祖父?牛五娘的神智有点清醒了,她喃喃说道:“杨静渊,杨三郎。”

  “正是小将嫡亲的祖父。”杨安辰笑了。

  手突然被牛五娘死命的抓住。这老妇的指甲真长,布满茧子的手都被她抓得痛了。杨安辰暗暗吸着气,脸上笑容如熙:“婆婆,不着急,您慢慢说。我不走。”

  “你祖母是谁?是谁?!”牛五娘的声音变得尖锐如针,干瘪的身体像风箱抽动,剧烈地喘着气。

  “祖母季氏。”

  牛五娘瞪大了眼睛:“季英英,季英英……”

  他终于娶了季英英,还有了孙儿。漫天的光在这瞬间变得光怪陆离。似锦江水濯洗的锦,五彩斑斓。

  她苦苦守侯的日子只有不变的蓝天白云,画地为牢。而他,娇妻相伴,子孙出息。

  真是不甘。

  “娘子,娘子!”玉缘看着牛五娘瞪大的眼睛渐渐失去生命,发疯地摇晃着她。

  也许是被玉缘摇醒,也许是心里那唯一的企盼。牛五娘眼中重新有了光亮,抓着杨安辰急问:“我是他最恨的人,你晓得不?杨静渊可有和你说起过我?让你来南诏一定要杀了我?”

  杨安辰语噎。祖父最恨的女人是这个老妇?没有爱哪来的恨呢?他也想晓得啊,捏着祖父的小辫子,向祖母告状。

  他胡乱地点头。

  哪怕是恨,他也没有忘了她啊。这就好,不枉她苦等几十年。牛五娘心头松快,悠悠吐出一口气,阖上了眼睛。

  “娘子!”玉缘大恸,抱着牛五娘死命地摇动。

  杨安辰暗暗叹息,站起身来:“节哀。”

  话音才落,跪在地上的老妇竟身手敏捷地拔出了他腰间的剑。杨安辰紧张地后退了半步。以他的武艺,居然能在瞬间抽走他的剑,这老妇绝不简单。

  没等他的亲兵靠近,玉缘已横剑于颈,哑声说道:“如果我的功夫没有被废,你早死了。”

  她转头看了眼靠墙死去的牛五娘,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你可认得桑谌桑十四郎?他的妻子姓牛,昔日西川道副都督牛家的七娘子。”

  桑家祖奶奶?杨安辰毫不犹豫:“认得。你先放下剑,有话好好说。”

  “我家娘子是牛家五娘子。我要去服侍她了。请你将我和她葬于一穴。娘子一生凄苦孤独,奴婢不忍让她独自埋于地下。”玉缘说着,凌厉地叫道,“若不允我,我必化为厉鬼……”

  说话间用力一抹,血自颈间喷涌而出。杨安辰目瞪口呆。

  玉缘倒在牛五娘身边,手盖住了她的手,轻轻交握。

  望着路边倒毙的两个老妇,杨安辰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来:“原来你就是桑祖母想找的亲姐姐牛五娘啊。”

  令亲兵将两人葬了。杨安辰注视着微微隆起的坟头,回想着牛五娘的话,不觉为牛七娘难过。出行前桑家祖奶奶特意叮咛,牛五娘到死也没问过她一句。

  家里带来的亲兵季小云凑了过去,自以为看穿了杨安辰的心事,笑嘻嘻地出主意:“三郎君,想知道老太爷的事回去问桑太夫人。”

  杨安辰回头就是一巴掌打在他脑门上,笑骂道:“嫌老太爷棍子不够结实?敢打听他老人家的私事,你等着屁股开花吧!”

  一路上,他都在想,桑祖母一定都晓得。等他打探清楚,祖父怕是会吓掉他手里的家法棍子……杨安辰哈哈大笑,扬鞭策马。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一 心愿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佛跳墙作者:念一 3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4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5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