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9章 池畔

第269章 池畔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白涯宫的地界上支起了一顶顶帐篷,从宫殿的高处望出去,就像雨后林间冒出的蘑菇。蚩狂大军将亲自带着五千士兵驻扎于此。

  “主子,国主是不是对您不放心?这是想软禁您?”

  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不仅是赤虎。蚩狂大军将亲自领兵让晟丰泽的亲卫们紧张不己。白涯宫的宫门紧紧关闭着。忠心白王的下属们甚至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晟丰泽揉了揉眉心,没有澄清这个误会,任由赤虎风风火火地在宫里忙碌着安排各种的警戒。

  他心里清楚。季英英的死讯传出去,杨静渊一定会冒险闯白涯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布下千军万马,重重陷井,以杨静渊的性格,他也不会放弃。

  以杜彦的精明,在清楚了王兄心思之后,他会隐忍。蚩狂带的五千人只隔了一天就到了白涯宫。究竟是谁说服了杜彦?将这个两难的选择摆在了自己面前。

  三角梅在后庭花园怒放,一簇簇如火焰般燃烧着。白墙红花被山顶温泉冒出的氤氲水汽环绕着,宛如仙境。

  黄昏日落,月影渐明。池中亮起了一盏盏莲花灯。晟丰泽独自一人斜靠着软枕,从温泉池中提起烫热的酒,浅浅地啜着。

  酒是益州府著名的剑南烧春,酒劲绵长。他似有些醉了,半阖着眼,喃喃说道:“真像啊。”

  点点灯光与水光相映,月光静谧,星子灿烂。他想起了那一年元宵,益州城散花楼畔的湖光灯色。

  唯少了游人如织,佳人相伴。

  他睁开眼睛,朝花树之后望了过去:“既来了,能饮一杯无?”

  花树动了动,杨静渊一身黑衣提剑走了出来。

  晟丰泽从水里拉出一坛酒,朝他扔了过去。

  杨静渊抬起了手里的剑,酒坛巧妙被他用剑鞘接住。他垂下手,酒坛咕噜滚进了草丛。

  “怕有毒?”

  “不屑饮之。”

  沉默了会,晟丰泽笑了:“记得在益州府认识你时,不过是城中一纨绔少年。时至今日,南诏却以大军将率兵五千严阵以待。北路军佯攻梓潼,藏于山林。是你夜夜偷袭,取上将人头如探囊取物。终让北路军人心惶惶,军心涣散,从林中撤退,这才被唐军于河谷开阔之地设伏,以致全军覆没。”

  杨静渊没有兴趣和晟丰泽闲聊:“英英在哪儿?”

  “本王不奇怪你能从五千人的军营中摸上白涯宫。也不奇怪,你能瞒过我那些侍卫们的耳目。但是你不奇怪这里为何只有本王一人,并无埋伏?”晟丰泽答非所问。

  “季英英在哪儿?你我清楚,她绝不可能被火烧死。”

  他穿破屋顶离开,晟丰泽就是个傻的,也知道带着她从屋顶逃出火海。杨静渊听到季英英死讯,就没相信过。

  藏身于韩四爹的家里,亲眼看着山下绵延的队伍将白涯宫围了个水泄不通。杨静渊知道,一旦被发现,活着离开的机会很少。哪怕韩四爹搬出舒先生来,以家国大义劝说他带着地形图离开南诏,杨静渊仍然选择了上山进宫。第一次他不自信,将她一个人扔在了白涯宫。第二次他选择了隐忍,将她扔在了赵家。这一次他不能再扔下她了。

  “她死了。本王亲手掘坟葬之。”晟丰泽抱着酒坛畅饮。

  “啪!”地一声碎响,酒坛被杨静渊一剑击碎,剑映着清冷的月光出现在晟丰泽咽喉间。

  晟丰泽仰起脸看他,低低地笑了。他扯开了衣领,轻声说道:“你的剑往前递进三分,我就可以去见她了。你动手吧。”

  酒气与温泉的热气扑上他的脸,醉意更浓,一脸无谓死生的模样。

  杨静渊撤剑,一把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葬于何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是吧?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杨静渊一拳揍在他身上。

  晟丰泽弯着腰咳嗽起来,

边咳边笑:“我打不过你,何必还手?”他摇摇晃晃地站定,苦涩地说道,“好吧,你让北路军怕了。让我也怕了。我怕这一回重兵重围之下,仍然让你逃脱。为了复仇,你会成为我南诏朝廷恐惧的幽灵刺客。所以,我没有设伏。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既如此,我带她离开南诏。否则,北路军的恐惧会在太和城重新出现。”杨静渊不甘示弱地威胁道。

  “本王记得曾有一个断案的官员。路遇两妇争一小儿。他令两妇分执小儿之手,谁拽过小儿,便判小儿是谁之子。小儿年幼,拉扯时疼痛万分大声嚎哭。一妇不忍松手。然官员却将小儿断给了她。道,唯亲母方心疼弱子。”晟丰泽站直了身,睁着迷离的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哈哈大笑,“你不要忘记,季英英是你的妻。我是南诏王族,国主的亲兄弟。一个女人与家国之责,你赌本王是情圣不成?”

  言下之意是季英英在我手里。我用她威胁你,你除了弃剑投降,你还能怎样?

  杨静渊沉默了。

  以他的武艺,重兵围攻下他或许能趁着夜色,遁逃进山林。但是带着季英英,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她还活着。”

  “她死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就如在益州城一样,你能拿本王如何?”

  一句话勾起杨静渊的新仇旧恨,他没有如晟丰泽所料暴跳如雷,反而撤了剑:“你究竟想怎样?”

  “你怎么来南诏的,怎么回去。不妨告诉你,南诏已加强了边境所有路口的守卫。离开白涯宫,失手被擒,只能怨你学艺不精。他日,你若领兵攻打南诏,本王会与你在战场一决生死。”

  杨静渊转身,踩着池中莲灯掠过了温泉。他的身影再一次消失在花丛阴影之中。

  晟丰泽站立池畔,确定杨静渊已经离开,眸中醉意消失殆尽。他冲着温泉池淡淡说道:“出来吧。”

  池中灯莲蓦然晃动,赤虎等十二名护卫举着灯莲,牵着网从温泉边缘浮了起来。呼吸的竹筒设在灯中,借着水汽与黑夜遮掩,硬是没有让杨静渊发现。

  赤虎独自留下,抹了把脸上的水直呼好险:“如果被他踏中,定会发现端倪。”

  晟丰泽睨了他一眼道:“在遗憾泡了一夜温泉,怎么没有动手?”

  赤虎嘿嘿直笑:“主子的心思属下怎猜得到?”

  晟丰泽冲着温泉池抬了抬下巴。

  赤虎疑惑地望过去,机灵灵打了个寒战。

  温泉池中的灯只剩下靠在池边的零星几盏。杨静渊踩莲渡池时,不知何时挥剑,将池中莲灯斩为两半。独独没有碰十二护卫藏身所在的灯莲。

  赤虎嘴里如嚼了片黄莲,苦涩不己。

  “他若留在南诏。本王担心太和城的官员会被他杀得一个不留。”晟丰泽长叹。杨静渊发现了埋伏,没有挑破。何尝不是顾忌着季英英。他终究还是利用了她,逼走了杨静渊。

  夜深时,后山凹韩四爹的石头院子灯光闪了闪,又灭了。一行四人进了山。顺着那天晟丰泽送走季英英的山中猎道,往大唐的方向走去。

  路上桑十四问杨静渊:“季二娘还活着?你为什么不擒了晟丰泽换她?”

  杨静渊嗯了声道:“白涯宫被蚩狂的士兵围住。蚩狂不会为了晟丰泽的生死受我挟持。晟丰泽又怕我发疯杀得南诏朝中无臣。宁肯用季英英的安全换我离开南诏。”

  所以,剑在晟丰泽咽喉。他也不肯说出季英英的下落。池中的埋伏,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也不敢动用。

  这一次,他又被逼得抛下她离去。等他再来,将南诏掘地三尺,他也要找到她。

  晨曦乍现,东方一片明亮。杨静渊站在山巅回望,双手圈在嘴边大喊:“英英,你等着我!等我带你回家!”

  回音袅袅,阳光打在杨静渊脸上,目光沉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9章 池畔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4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5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