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24章 怎么办

第124章 怎么办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这时,杨静渊正站在回廊外听香油回禀。季英英只是受了凉,杨静渊就放心了。他听到父亲叫自己,匆匆回了大厅。

  杨大老爷一把扭住他的脸揉:“爹的三郎小乖乖要娶媳妇了!”

  满屋子的人都听傻了,强忍着不敢笑出声来。

  杨静渊满额黑线扶住了他的手:“爹,您醉了,早些歇着吧。”

  杨石氏看着外面纷扬的雪花,上前道:“老爷,夜里风寒,吃过热酒最怕伤风。妾身给你收拾屋子,就在正房歇了吧。”

  杨大老爷摆手:“这里歇不习惯。绿盈你过来!与我一道回去!”

  柳姨娘的脸臊得通红,头埋到了胸口不敢抬起来,走过去扶住了他。

  “好,就依老爷。”杨石氏抿嘴笑道,“暖轿来了吗?小心服侍老爷回去,轿帘捂紧了,别透了风。”

  杨静渊和柳姨娘扶着杨大老爷上了轿。柳姨娘声如蚊蚋:“侍侯太太去。老爷这有我。”杨静渊松了手,默默地目送着柳姨娘陪着暖轿离开。

  他转过身,两位兄长与嫂嫂,带着侄儿侄女围在嫡母身边。瞬间他觉得远去的柳姨娘和父亲是一体的。嫡母与兄长嫂子们是一体的。唯有站在廊下的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不,他不会是一个人,再过几个月,他还有她。杨静渊脸上露出笑容,上前向朝杨石氏道谢:“今天辛苦母亲了。”

  “我的儿终于长大成人要成亲了。母亲不辛苦。早点回去歇了。”杨石氏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感慨万千。

  大郎与二郎也携妻带子告辞而去。

  热闹与喧嚣渐被寒风吹散。正堂灯火通明,越发显得孤寂。

  杨石氏站在门口,望着飘落的雪花静默着。

  雪青抱着狐皮披风给她披好,将一个镶银镂雕的暖炉放进了她手里,温言劝道:“太太,门口风大,当心冻着。”

  杨石氏没有说话。

  陈嬷嬷给雪青使了个眼色,让她退下。亲自上前劝道:“太太,回屋吧。”

  杨石氏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心里有数。”

  陈嬷嬷没有再劝,陪着她站着。

  “三郎比大郎小近二十岁,比二郎小十几岁。眼瞅着大郎二郎成家生子。我的二娘也远嫁到了长安。好在有三郎在我身边。小时候粉雕玉琢似的,打心眼里就惹人疼。转眼三郎也要成亲了。”杨石氏突然感叹出声。

  陈嬷嬷附和道:“三郎君孝顺,娶了媳妇也不会忘了太太的养育之恩。”

  “老爷太疼爱他了。胜过疼爱大郎和二郎。”

  陈嬷嬷知晓是大老爷酒醉后的话惹得太太不高兴了。再养在膝下,也不是自己的亲骨肉。她温言劝道:“皇帝疼长子,百姓爱幺儿。民间俚语就这么讲的。老爷再疼三郎君,他也是个庶子。老爷心里明白着呢。太太莫要多思了。”

  也许吧。大度了二十年,她也有拈酸吃醋犯小心眼的时候。杨石氏自嘲地想,自己都是老太婆了,还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呢?

  她已经养成习惯不愿意人瞧出自己的心思。杨石氏不愿多说,转过了身缓步走向后堂:“厅里的灯都熄了吧。点得太亮,瞅着空落落的。”

  ——……——

  香油缩在墙根下,鼻子冻得通红。他拿着羊皮酒囊往嘴里灌着酒,低声嘟囔道:“见面不吉利……都说了只是伤风受寒,盯着窗户就能把季娘子的病瞧好了?哄鬼去吧。”

  屋里一直点着灯。杨静渊靠着围墙站着,静静地望着被窗户框起来的温暖。他的酒意早被冬天的寒风吹得散了。他拢紧了身上的黑色狐裘。多亏穿了这件大哥的裘衣,不然还真抵不住晚上的寒风。

  他不是傻子,更不是聋子。父亲借着酒劲对大哥说话时,他一猫腰就出了厅堂,站在了回廊里。

  父亲心疼他,希望他和两位兄长一样能为杨家的锦业出力。在父亲眼中,不分嫡子庶子,都是他的亲儿子。父亲醉了。忘记了嫡庶之分。触了嫡母的逆鳞。他只能悄悄离开,不在场接话。

  从小养在嫡母身边。对亲娘是剪不断的血脉之情。席间他的目光总会有意无意看上柳姨娘一眼。头一次坐了席,她就没动几下筷子。一餐几乎无话。

  真让他心酸。

  有父亲的宠爱,柳姨娘也是无根的浮萍。除非他将来能做棵树,父亲百年后,能为姨娘遮风挡雨。

  他翻墙进来,见到窗户透出的灯光,心就安静了。等到心安静下来时,他又想知道她是否睡得安稳,是否好一点了。

  前头长街上更夫的竹梆声隐隐传来。竹梆连续敲了三下,三更天了。他搓了搓手,从袖中拿出一枝腊梅。出府里折的,也许明天后天,她大好了开窗时,会知道他来过。

  杨静渊悄悄走过去,将梅摆在了窗台上。

  这时,他听到屋里有了声音。

  季英英不是娇惯长大的女子,身体底子好。饮过汤药捂着被子睡了一觉,半夜时退了热,人也醒了。

  趴在床边打盹的湘儿被她推了一把,迷糊地发现季英英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高兴起来:“娘子退了热啦。”

  “水。”

  饮了两盏温水,季英英舒服多了。她靠着床榻坐了起来:“什么时辰了?”

  湘儿看了眼漏刻:“子时两刻。娘子从酉时睡到现在,睡得真香。”

  “傻瓜,那是因为药汤安神。这会儿倒睡不着了。把簸箩拿来,我们绕会线说说话,等倦了再睡。”

  丝线是扎成束的。用的时候最好绕在木轱辘上。湘儿应了,起身去绣房拿簸箩。

  杨静渊没忍住,低声喊了她一声:“英英。”

  季英英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声音明明是杨静渊的。她试探地喊了他一声:“杨三郎?”

  “你别起身。我就是来看看。”

  屋里光亮着,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季英英噗地吹熄了烛火。

  雪光将他的身影印在窗户上,模糊的晃动着。

  这世上有很多女人的爱,都是因为被感动而生的。季英英鼻腔蓦然涌出一股酸涨,她掀开被子下了榻,走到了窗边:“外面冷,你跑来做什么?快回去呀。我又不是纸糊的,小风寒罢了。”

  杨静渊听到她的声音就在面前,迟疑地说道:“都说成亲前见面不吉利。你别开窗,回去躺着,我这就走了。”

  可她想见他啊。“我偏不信邪!”季英英说着一把拉开了窗,唬了杨静渊一跳。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从窗口一跃而入,顺手将窗户推了回去,张开了狐裘将她拥在了怀里,

  力有点大,窗户碰撞发出砰的一声。

  湘儿正好端了簸箩进来,屋里灯已熄了,她急道:“娘子,可是窗户没有关紧吹熄了灯?你捂好被子,别再被风吹着了。”

  她护着手里的油灯进了屋,径直走到了窗边:“插梢松了,怪不得被风吹得作响。”

  杨静渊在听到湘儿脚步声的刹那抱着季英英跳上了榻,放下了帐子。

  好在冬天的床帘厚,床榻宽大,湘儿丝毫没有发现里面多了一个人。季英英又羞又怕,声音都是颤的:“湘儿,你关好窗就出去吧。别在屋里值夜了。我也倦了。”

  湘儿不肯:“绫儿姐姐吩咐过。娘子病还没好呢,奴婢就在榻旁打地铺,娘子有什么叫奴婢一声就好。”

  季英英急了:“地上凉。”

  湘儿笑道:“有褥子呢,奴婢不怕!”说着就抱着褥子铺在了榻前的地板上,噗地吹熄了灯。

  杨静渊和季英英互瞪着对方,一时间都傻眼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24章 怎么办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4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