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95章 一把胡子

第195章 一把胡子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云朵缓慢地被风吹动,渐渐露出隐在云后的一勾上弦月。天气晴郎,这枚上弦月银光闪闪,将下方的重重屋舍院坝照得亮堂。正从后院侧巷小门出来的杨静亭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

  他反手关上了门,举起袖子闻了闻。嗅到浓浓的酒气,他露出了笑容。

  万一季英英闹嚷起来,他就说自己在接风宴上饮醉了酒走错了院子。

  他沿着房舍之间交错狭窄的过道快步地前行。

  第三重院子与后院之间左右有两道月洞门相连,应该都从里面落了锁。不过,从后院有道楼梯能走到靠近第三重院子的二楼厢房。这侧厢房和第三重院子的走马转角楼是连在一块的。从窗户翻到隔壁,再顺着楼梯下去,就是主人住的正房。季英英带了两个丫头,庄主会在院子里安排两个粗使仆妇。二楼不会有人住。

  杨四郎很轻松地达到了目的。

  他早到一步,还借口关心兄嫂住处来看过。找到被自己做了手脚的后窗,他轻轻推开了了道缝。

  先扫了眼榻前,苇席上没有睡人!大概是赶路累了,季英英心疼她的丫头,让她们睡在了外间。真是天赐良机!杨四郎喜得合不拢嘴。借着朦胧的夜色看清白色帐子里睡着一个人。他再也按耐不住,翻窗进了屋。

  他快步走到榻前,掀了帐子,直扑了上去。

  一把将榻上的人搂了个实在,一手伸过去捂住了对主的嘴,动作干净利落。

  ……

  不对!

  杨四郎摸到了一把胡子。

  一股肯定不属于季英英的力气猛地将他掀翻。屋子里响起杨静岩的怒吼声:“谁?!”

  我日!杨四郎头一歪装醉:“谁……谁在爷床上?”

  杨静岩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四郎?”

  他的声音惊动了外间的小厮,点了油灯端了进来。猛然发现主子榻上多出一个男子,小厮吃惊地说道:“郎君,他怎么进来的?”

  “别,别吵我!”杨四郎含糊地说着,一把甩开了杨静岩的手,扑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杨静岩下了榻,披上了衣裳,颇有深意地看了杨四郎一眼道:“无事,四郎君饮醉走错院子了。让他睡这,另给我收拾一间厢房。”

  听着脚步声出了门,房门吱呀关上,杨四郎翻身坐起,狠狠地一拳捶在被子上:“可恶!”

  杨静岩真的相信了?不相信又怎样?他已经认出了自己,还能因为自己走进这间房间当成贼打一顿?大堂兄得罪了节度使被族中指责,家主之位岌岌可危。二房这时候不步步紧逼就不错了,大房不敢得罪二房。杨四郎念头一转,心安理得地躺了回去。这次不成,下次再找机会就是。

  出了正屋,杨静岩低声吩咐小厮:“盯好了四郎君。”

  他对锦业不熟,却是杨家百间铺子的总管事。杨四郎喝醉走错房间,能避开睡在外间他的小厮?明显就是翻窗入室。想到宴后妻子说季英英胆子,想和她睡一屋壮胆,让他来了这里。杨静岩还有什么不明白。

  “二房欺人太甚!”杨静岩坐在一侧厢房想通透了整件事,气得直咬牙。季英英有个意外,三郎甭说回家了,提剑杀人都会。

  这口气就这样咽了?当大房是软柿子好捏?杨静岩冷笑:“小兔崽子,你二堂哥比你多吃了十几的干饭!”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起,季英英养回了精神。院子里种着两株高大的芭蕉树,近一丈的绿色蕉叶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她深吸了口气,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妯娌俩都换了对襟大袖连身裙。一碧一青的织锦暗花衣裳。杨大老爷百天过后,又逢蚕花娘娘祭祀,两人用上了首饰。杨二奶奶用了套碧玺的头面。季英英戴了个珍珠发箍。打扮得素净又不失庄重。

  杨二奶奶已经听说了昨晚的事,得了杨静岩吩咐,握住了季英英的手低声说道:“弟妹今晚还与嫂子作伴吧。”

  这是说,昨天晚上真有事发生?

  杨二奶奶附耳说了,又叮嘱了她几句。季英英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

  收拾妥当,两人连袂出去。

  屋间空地上已经摆好了香案蒲团。庄主领着全庄上下四百多号人站得整整齐齐。

  加上二百护卫在四周一围,场面颇为壮观。

  杨静岩主祭敬香的时候,季英英悄悄看向站在他身后的杨四郎。岂料杨四郎也正看向她。季英英冲他笑了笑。

  难道二堂兄真的没有怀疑?这个笑容迷惑了杨四郎。他心不在蔫地跟着揖首行礼。眼瞅着杨二奶奶和季英英被人簇拥着走到了庄主家的蚕山门口。

  房门打开,杨二奶奶和季英英走了进去。

  这是打通的三间厢房布成的蚕山。高高的麦桔杆堆成了蚕结茧的蚕山。椭圆形的白色茧子结得到处都是。

  季英英学着杨二奶奶,寻了一个饱满硬实的白色茧子摘下。

  出了房门,杨二奶奶举起了手里的茧笑道:“丰年!”

  震天的欢呼声响彻了整座田庄。媳妇小娘子们搀着篮子进去开始收摘蚕茧。

  季家不产丝的。季英英以往看到的都是一束束成品丝。她知道抽丝是找到茧上的第一根线头,将结成茧壳的丝抽出来。直接染整只茧再抽丝,颜色会一致吗?脱胶之后色彩又有无变化呢?

  让庄主找人挑选了一箩筐最好的茧。要赶在蚕由蛹化蝶前染好抽丝,否则蚕会咬破茧皮,丝就断了。时间不等人,季英英恨不得现在就去染坊配料。想起杨二奶奶的话,她又忍了下来。就再耽搁一天吧。她故意找杨四郎在附近时,大声吩咐香油:“带几个人,我要上山去玩。”

  上山?这附近的山自己都熟悉。也许还能再找到机会。杨四郎心头又热络起来,赶紧凑了过去:“三嫂想上山去玩,小弟给你带路吧。”

  “好啊,那就麻烦四弟了。”季英英笑咪咪地谢过。

  用过午饭,杨静岩叫了一队护卫护送,吩咐不可贪恋山中风景,早去早回。又将季英英郑重拜托给杨四郎。

  “二哥放心。我一定将三嫂安全送回来。”他又不想弄死季英英,只想让杨静渊戴戴绿帽子,出了自己心里憋了十几年的怨气。论容貌,他比杨静渊差不到哪去。像季英英这种出身小商户的小娘子,嫁过来就独守空闺,被他好好哄哄,焉有不上勾的……

  进了山,杨四郎也不管是否有猎物从眼前经过,只顾陪在季英英身边。细心提醒她注意脚下的石块,殷勤地递水囊。

  护卫头领是大房的人,得了吩咐,照着预定的路线前行。

  到了目的地,他朝季英英看去,悄悄使了个眼色。

  不是色迷心窍觊觎你三堂嫂吗?就看你的色胆有多大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95章 一把胡子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3山楂树之恋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