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4章 诸事不利

第4章 诸事不利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进了大门,季英英先进了前院季耀庭的住处,提着还热呼呼的红糖锅盔直嚷嚷:“哥,我回来了!给你买了红糖锅盔。”

  季英英推开大哥的房门,咦,人哪儿去了?难道又去了染坊?她分出两只锅盔放在桌上。带着缃儿进了后院的月亮门。

  才绕过金银花架,季英英吓了一跳。

  十一个浣丝婢跪在正房外的院子里。季嬷嬷提着捣衣棍威风凛凛站在檐下。家里的粗使仆妇全老实地站在一旁。

  正房门大开着,远远能看到堂屋的八仙桌那件熟悉的青色莲花锦衣,那是母亲今晨穿的衣裳。旁边那袭降红衣衫,不用说,肯定是大哥。

  季英英和湘儿交换了个惊疑的眼色。这是怎么了?濯洗出来的丝颜色坏了?还是洗的时候搅成了一团麻?

  她下意识地对湘儿竖起了手指,叫她别吭声。两人顺着墙根儿就往跨院溜。

  “太太,娘子回来了!”

  季氏在屋里没看见,季嬷嬷完美地充当了她的眼线。大嗓门一吼,季英英踮起的脚尖条件反射地来了个急转弯。不去见母亲都不行了。

  可她转念一想,我心虚什么呀?一大早去上香还愿,我没做错事,还有功呢。

  季英英笑嘻嘻地走进了正房:“娘,我回来的时候买了几只红糖锅盔。还是热的呢,您尝尝。我给您倒茶去!”

  “啪!”季氏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到檐下跪着去!”

  “娘,又怎么了嘛?人家才回来,什么事都没干!干嘛又罚跪?”季英英嘟着嘴不乐意了。

  季氏指着她,手指颤了又颤,蓦然往旁边一移,指着垂头站在门口没敢进来的湘儿说道:“把她拎出去卖了!”

  湘儿吓得双腿一软跪下,哭了起来:“太太大发慈悲,别卖奴婢!奴婢给您磕头了!”

  季嬷嬷一挥手,两个仆妇提着条麻绳就来绑人。

  “慢着!”季英英看到母亲发作湘儿,就知道进染坊找染料的事被发现了。她麻溜地往地上一跪,开始认错,“娘,我错了嘛,我再也不进染坊了。不关湘儿的事。她六岁就卖进咱们家了,你可怜可怜她吧。我听你的话,我发誓再不进染坊半步!求你了,娘!”

  儿子孝顺听话,比起女儿的悟性差一长截。可毕竟是要继承家业的儿子。季氏也没有办法。她不求浣花染房在儿子手中发扬光大,染出更好的丝。只要季耀庭能记着季家秘方,守住这份家业就行了。如果季英英不嫁人,自梳当一辈子老姑奶奶,季氏绝对会毫不保留地把秘方交给她。

  女儿十六岁了,娇美秀丽,转眼就要议亲嫁人。季氏不忍心毁了她的人生。可她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季氏看着季英英那死皮赖脸的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又发誓?你当发誓和吃饭一样随意?今儿一个明儿一个。季英英,今天不治你,你怕是长不了这记性!”季氏粉面寒霜,一丝儿笑容都没有。

  季英英是吃家法长大的。季氏没有不理她,就是有缓和余地了。她回头一看,湘儿已经被绑起来塞了嘴,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一刻钟前两人还在快活地啃红糖锅盔吃呢,季英英做不到就这样瞧着湘儿被拎去卖了。她重重地给季氏磕了个头。头撞在石板地上,顿时满眼冒金金,眼泪花都疼出来了,真心不是她装哭:“娘,你把湘儿给我当丫头吧。我们主仆二人就在跨院里老老实实搭伴做绣活。以后,我真不进咱家的染坊了。我知道咱家的秘方是不能被外嫁女传到别人家的。蜀红丝浣花丝,我一次都没有染过。不信你问大哥。”

  季耀庭听到额头碰地那声脆响,心都哆嗦了下。妹妹洁白的额头眼见速度青了一块,他觉得真疼。他一掀衣襟也给季氏跪下了:“娘,咱家的秘方代代口口相传。我半个字都没说过。妹妹懂事,她也没问过我。是我带她进染坊的,这事错在我,您要罚就罚我吧。只要您消气,随便打我多少下板子,我都受着。”

  如果只是季英英犯错,季氏还能抽出插在青瓷瓶里的鸡毛掸子开打。事关独生儿子,那是季氏的命根子,她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可今天是立威。她不在家,季嬷嬷一时没盯着,那群小蹄子就敢放季英英进染坊,还让她做颜料,染东西。季家再不整治,难保被人趁虚而入。蜀红丝所有的丝坊都染。说不定哪天出了家贼,盗了染料

,就被别人摸索到季家的秘方了。

  季氏想到这里,也不让儿女起身,径直吩咐道:“浣丝婢打十板。湘儿加十板。下次让我知道谁还敢违了染坊的规矩,不用卖了,直接打死。湘儿打完抬娘子跨院去,伤好了和绫儿一起侍侯娘子。你俩就跪这儿看着。季嬷嬷,行家法。”

  “是,太太!”季嬷嬷得了令,招呼粗使仆妇在院子里动手。

  小婢们知道哭叫出声被打得更惨,自己用手帕塞了嘴。

  季嬷嬷一个眼神下去,巴掌宽的楠竹板挥舞起呼呼风声,噼里啪啦落下。

  每听到一声竹板炒肉的声音,季英英和季耀庭都牙疼似的倒吸着凉气。

  等到打完小婢,季英英也没逃掉。

  “把跨院锁了,什么时候绣完十卷经书,什么时候出去。”季氏宣布了对季英英的处罚。折腾一天,她也倦了。吩咐季富去请大夫给小婢们开伤药,扶着李嬷嬷的手起了身。

  季英英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喊她:“娘,竹林寺的无忧师傅说,绣了经书拿去佛前念念经,拿回家供小佛堂里旺子孙的!我绣好一卷就拿去寺里请无忧师傅念经。”

  “是嘛,那太好了。”季氏果然精神一振。

  季英英正开心呢,季氏又补了一句:“绣好一卷,我会嘱人送去给无忧师傅。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绣好十卷,什么时候放你出门。”

  季氏说完转身进了内室。气得季英英狠狠跺脚,扭身就走。

  “妹子,你帮我染那几缸丝的事我可没说。还好就咱俩知道。”季耀庭跟着季英英出了正房,低声说道。

  “知道了,我不会说出去的。哥。”季英英拉着大哥的衣袖晃啊晃,眼神直往正房瞟,含含糊糊地说道,“你去趟赵家嘛。”

  季耀庭哭笑不得。他低声劝道:“英英哪,这找男人就像钓鱼。你包的饵料太多,他把食吃了,就不会上钩。咱矜持点,嗯?”

  季英英今天才被杨静渊说投怀送抱,现在又听到大哥劝自己要矜持,气得一肘拐撞在季耀庭胸口,扬起眉毛道:“谁叫你去见修缘哥哥来着?我是让你去打听赵家今天出了什么事!他要和你说话,你也不准搭理,听到没有?你妹妹我矜持着呢,哼!”

  小母老虎!谁娶你谁准是粑耳朵!季耀庭揉着胸口哼哼叽叽地应了。

  季英英气呼呼地回了跨院,去厢房看湘儿。

  “娘子。湘儿已经上完药了。”绫儿从床边站了起来。

  “娘子,湘儿谢谢你了!”没被卖掉,以后还能在娘子身边侍侯,不用不分寒暑都去河里浣丝洗布料干粗活。湘儿激动地用头一下下撞在枕头上给季英英磕头。

  “我也不用你谢我。你真心拿我当主子就行。”季英英瞟了眼绫儿,见她低眉顺眼当没听见似的,就一肚子火气。

  绫儿的身契捏在母亲手中,季英英知道自己这顿火来得实在没由头。有凌儿这个小眼线,连说话都不方便,季英英便支了她去厨房端晚饭。

  她揭了盖在湘儿背上的薄被瞧了瞧伤:“放心吧,太太舍不得花银钱,下手有分寸呢。打得不重。养几日就好啦。”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飞快地出了厢房,奔回自己的房间。

  “真狠啊!收拾得真干净!”季英英望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气得直磨后牙槽。

  她偷捡回来的矿石,为了瞒过母亲种植的各种盆景被收拾得一件不剩。连那盆和赵修缘联络用的一品红都被收走了。

  季英英快步走到书架上翻书,连翻数本,气得把书狠狠扔到了地上。她精心做的染料植物标本全没了。

  她拉开抽屉一看,忍不住大吼:“娘,有必要这样吗?给我玩不行啊?好歹折成银子给我啊?我攒了大半年的私房钱才置下的呢!”

  称重量的小称,切割用的小刀,捣药用的小石钵,调颜料的笔全都不见了。都是她央哥哥特意给她去订做的。样样精致小巧。那称杆还是象牙雕的呢。真是心疼死她了。

  季英英赌气地趴在桌子上,拿起笔在纸上乱画。几笔就画出只毛毛虫来:“都是你这个乌鸦嘴!”

  果然诸事不利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4章 诸事不利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