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99章 濯色江波

第199章 濯色江波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大房明里没有承认,却毫无顾忌地让杨二老爷去猜杨四郎是不是大房害的。加上大房暗中掌握的证据,杨家二房三房消停了。连续一个多月,二老爷三老爷都没有再进过白鹭堂。

  听到杨二老爷将六郎送到了舅舅家,三老爷将城里的商铺陆续卖了出去,杨石氏只是一笑。

  六月初夏,杨静山已经能坐在轮椅上让人把自己推动着到处走走。顾老御医说最多到年底,他就能下地了。这对大房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大哥。”季英英带着雪青和绫儿进了杨静山的书房。

  “弟妹来了。快坐。”杨静山示意小厮将自己推到了桌前。

  和季家铺子的桌子一样,长而宽的大桌上新铺了一块雪白的细葛布。待季英英在桌前坐定,杨静渊便吩咐小厮道:“都下去吧。”

  季英英朝雪青和绫儿点了点头,两婢也退到了门口守着。她亲自将藤箱打开,拿出数个布包放在了桌上。

  细墨线勾勒的画稿展开,铺在桌上,用玉石镇尺压好四角。季英英解开布包,将一束束丝慢慢放在了画稿上。

  红、黄、桔、绿、褐、黑等足足有上百种彩丝铺满了画稿。五彩斑斓的色让杨静山脑中自然浮现出一幅灿烂的秋日山林锦图。他惊喜地赞道:“杨家的织工最多配出了六十多种色。弟妹居然能选出多一倍的色彩。这幅锦织出来一定极美!今年夺回锦王,弟妹功不可莫。”

  季英英笑着摇头道:“不,大哥。我想请你改变原来的思路。不织这幅秋日层林尽染的锦图。”

  杨静山诧异地问道:“为何?”

  季英英卖了个关子,又解开一个布包,拿出几束丝给他看:“大哥看看这些丝。”

  丝是最上等的蚕丝,触手细滑,如水一般的触感。束成一束,杨静山立马发现了这束的不同:“这束丝颜色浓淡不一,染坏了。”

  话出口,他又摇头。染坏的丝线,季英英不会特意拿给他看。可是上等的丝线,色染透了每一根细丝,脱胶洗净后色彩更加明丽,且颜色一定是饱满一致的。大红就是大红,中间绝对不会有一根降红或粉红。黑就是纯黑,绝不会像妇人两鬂生霜,黑中夹着灰发银丝。

  为了照顾杨静山腿脚不便,季英英绕到了他身边。宽大的桌上放着一只装满清水的白瓷洗笔。季英英从笔架上取下一只毛笔,在砚中吸饱了墨,悬直停在洗笔上空。一滴墨滴落水中,如云雾般洇开。她陆续又取了别的笔,分别在蘸了画画用的各色颜料滴了进去。最后手指在洗笔边缘敲了敲。

  一钵清水反射着微光,五颜六色的颜料在水波中轻轻荡漾开来。

  :“大哥,上次祭祀蚕花娘娘拿了一些生茧去染。染出来再抽丝后,发现色泽浓淡不一致。如果是刺绣,可以用不同的线交叠绣出色彩浓淡变化。但是织锦不能重叠着织,色彩变化的交接处就不够自然。所以蜀锦的花纹大都是色彩独立。如果丝线本身的色彩浓淡不一,那么织出来的锦就会像这钵清水里的颜料,自然交汇。”季英英说着拿出另一只布包解开,从中取出十几束丝来,“这些丝是借用了雕板腊印染布的方法染成,由深到浅变化不一。你看看。”

  杨静山望向季英英。她的双颊染着一抹兴奋的嫣红,从白嫩的肌肤中透了出来,那样自然。一瞬间,他想起了濯锦江里浣丝洗布的情景,脱口说道:“贝锦斐成,濯色江波。”

  斗锦,与其说斗的是图案意境,更重要的是织法。能画美图的人多,但不是每个织户都能织得出来。织锦的织机是固定的。想要让千丝百缕的线编织在一起,织成想要的图案,需要极高的领悟力与高明的配线技艺。

  从来色泽不同的丝线都是染废的丝。就没有人想过,如果加以利用,有意地组合色彩,就可以像织素锦一样织就一种新锦。省时省力不说,色彩变幻多端。

  杨静山兴奋地握住了这些丝,大声说道,“此锦能成,便叫浣花锦。好呀,我杨家又能添一种新锦!”

  “浣花锦,这名字真好听。”季英英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是为兄想到了濯锦江与浣花溪中濯洗丝布的情景,也因为弟妹自小就住在浣花溪旁。这名字再贴切不过。”杨静山爽朗的笑了起来。

  听说这名字还有自己的缘故,季英英愣住了。锦能流传千古,后人会记住她季英英的名字,这是极大的荣耀。季英英脸一红慌乱地摆手道:“不不,大哥给这种锦取名字因前面的原因就好。我受不起。”

  “都是因为你……”

  书房里模糊的声音隐隐传出门外。来送茶点的杨大奶奶停住了脚步,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丈夫织新锦,竟然取的名字是为了季英英。

  “大郎君,三奶奶。大奶奶送茶点来了。”雪青轻声在门外禀了一声。

  屋里的声音停了下来。杨大奶奶带着丫头走了进去。宽大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丝线。杨静山和季英英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

  “我不是说过我不用茶点的吗?你怎么又送来。”杨静山嗔怪了句。

  他脸上兴奋的神色还没有褪去,杨大奶奶一想到只要季英英过来,他每天一起身就急着往书房去,一呆就是一整天。回屋后却愣愣地不肯言语,就不舒服。

  是不用茶点,还是不想让自己打扰他和季英英?只是说一些配色上的事,至于让所有人都退到房外吗?

  “你不吃,还不许弟妹吃啊?”杨大奶奶笑着回了句,让丫头把点心端出来。

  “谢谢大嫂。”季英英接过一碗银耳莲子羹,小口地吃着。银耳滑爽,莲子软糯,她吃得香甜。

  看她吃得眼睛都微眯着,像只晒太阳的小猫。杨静山笑道:“弟妹喜欢吃,以后弟妹来,记得多做一些。”

  温暖的目光让杨大奶奶想起初嫁进杨家的时候。给他做,他不要。季英英爱吃,就叮嘱自己别忘了做。她嗯了声,不想再呆下去:“那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

  “大嫂慢走。”季英英赶紧放下碗,起身送陈氏出门。

  走到门口,杨大奶奶停住了脚步,柔声说道:“母亲将你娶进门真是做对了。有你帮忙,今年咱们家的锦一定能把锦王夺回来。弟妹再辛苦些日子,等到配好色开织就轻松了。”

  大奶奶说话真不中听。娶她过门,是为了三郎。她不嫁过来,也一样可以为杨家织斗锦出力呀。

  “嗯。”季英英仍笑着点了点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99章 濯色江波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2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3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