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4章 洇水而来

第264章 洇水而来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离开锦业街,桑十四带着牛五娘匆匆回了客栈。掩了房门,他朝牛五娘伸手:“季二娘给你的东西呢?”

  牛七娘从袖袋里掏了出来,抽抽噎噎地递给了他:“我若把它弄丢了,你是不是要休了我?”

  “乖。我家七娘识大体,懂得轻重。”桑十四安抚着她,将信纸展开。

  牛七娘好奇地凑过去瞧。见上面画着赵家的宅院图。虽不完整,但画得栩栩如生。啧啧赞道:“季二娘好画功。”

  有一手好绣活的人,画花样子时就练出好画技。桑十四赶紧让牛七娘研磨,将自己观察到的赵家又添了上去。不到一柱香时间,纸上就出现一幅详细的赵家地形图。

  他将墨吹干,叠好了纸道:“不知赵家是否令人盯着咱们。稳妥起见,等韩四爹过来再说吧。”

  杨静渊和韩四爹住在离此不远的马帮脚店。杨静渊和韩四爹在客栈对门的铁匠铺买弓箭,看着桑十四二人回来。见到有小厮模样的人鬼头鬼脑地跟着,一人记下客栈后离开,另一人则进了客栈。杨静渊低声叮嘱了韩四爹几句。

  天色黑下来。杨静渊这才离了脚店,照白天探过了小道绕到了客栈后门,翻墙进去。

  油灯没能将宽敞的屋子照得太亮。

  敲墙的叮当声在夜色里异常刺耳。赵修缘亲手将铁链砸进墙里,试了试,满意地站起了起来。

  牛五娘示意玉缘放开季英英,淡淡说道:“夫君还担心她能跑了不成?”

  赵修缘将钥匙收进了怀里道:“以防万一。夫人,该歇息了。”

  “玉缘,你留下。”牛五娘看了眼季英英,扶着玉缘的手起了身。

  赵修缘怒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怕杨三郎还没来,她就死了。留下玉缘给夫君提个醒。”牛五娘笑着打了个呵欠,径直去了。

  玉缘冷冷说道:“姑爷,玉缘在门外侍侯着。”

  她跟着牛五娘出去,还细心地拉上了房门。

  见赵修缘气得在房中大步来回走着。季英英忍不住笑了起来,脚下的镣铐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你有什么好笑的?季英英,你终是落到了我的手里!”赵修缘停住了脚步,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怎么不笑?没想到现在保护我的人竟然是牛五娘!”季英英笑得捶起了床榻。

  赵修缘想必是得了杜彦的默许,早把她看成砧板上的肉了。她以为自己保不住清白,没想到牛五娘却蛮横地制止了赵修缘。季英英如何不笑?

  昏暗的油灯将她的肌肤映得如玉一般温润。垂落的发丝与凌乱的衣衫更添了几许风情。赵修缘喉间咕噜咽着口水,眼里浮出野兽般的光。

  他走近了她,一把将她从床榻上拉进了怀里。用力束紧了她的双手,凑近她说道:“是,牛五娘不让我要了你。却没说不让我轻薄于你。”

  季英英一口唾沫啐在了他脸上,冲着门口高声喊道:“你敢碰我一下,我马上就死!”

  赵修缘哪里还顾得上她的威胁。人在他怀中,他若不亲她一口,他胸口烧起来的火就会把自己焚烬了。

  他用手禁锢着她的脸,低头就亲了下去。

  “姑爷,夜深了,你且回吧。”

  声音就在他耳旁响起,惊得赵修缘抬起了脸。玉缘就站在他身边,一副他不出去就将他扔出房门的架式。

  赵修缘气极败坏地放开季英英,脸颊啪得被扇了一耳光。他摸着脸一字字地说道:“你就不怕我去掐死牛五娘?”

  “清平大人请我家娘子明天过府用膳。”玉缘冷冷说道。牛五娘别的不行,呈给清平大人的谋划却得到了杜彦的赏识。令赵修缘忌惮。

  有这个武艺高强的侍女在侧,赵修缘今晚肯定不可能如愿。他干脆地转身:“我不着急。”

  季英英大笑:“玉缘,我也得谢谢你。把门守好了,别让这疯狗半夜里闯了进来。”

  玉缘讥道:“你错了。不仅这里无人看守。整个织坊的守卫都被调走了。”

  留下季英英在这没有守卫的织坊里。杜彦要让被国主禁足的晟丰泽主动钻进他布下的陷井。

  削去王爵算什么。杜彦被晟丰泽揍了一拳后,只想让他死。晟丰泽敢在禁足期偷离白涯宫,夜入赵家织坊。杜彦就敢令埋伏在织坊后院外的士兵将他射成刺猬。最多不过背个误杀的罪名。还扯不到自己头上。

  望着玉缘离开。季英英也心急起来。

她聪明地猜到了有人在守株待兔。她害怕杨静渊误中了圈套。

  她弯下腰看脚上的镣铐。拖着细长的链子走到墙边细看。锁链的另一头牢牢固定在墙上。除非用铁锤将墙敲了,她绝无可能将它拔出来。

  季英英心急如焚。她在信中约定,会将油灯摆放在窗台上,夜晚轻易能找到她。不点油灯,杨静渊会放弃吗?深知他脾气的季英英知道不可能。他哪怕找遍赵家,也会问出自己的下落。两国虽然休兵。但他的身份和桑十四牛七娘不同。南诏人恨不得剥了他的皮。

  由得他在赵家乱闯,不如将油灯放上窗台。可是,万一他被埋伏的人发现呢?季英英好生为难。

  夜渐渐深了。长街上巡夜的更夫敲响了竹梆报时。

  听得三更邦响。季英英踩上凳子,端着油灯站在了窗口。赵家人发现,只会认为她想透窗眺望。她站在窗口,望着安静异常的院落,一颗心忐忑不安。

  房中,牛五娘闭着眼睛,玉缘给她捶着腿。知她没有睡着,玉缘小声地说道:“娘子,白王今晚应该不会来吧?”

  “若来,必是今晚。他若不亲眼看一眼季英英。他也不会放心。过了今晚,白涯宫的人就会登门送礼来了。”牛五娘淡淡回道。

  “不如奴婢去织坊守着?”

  牛五娘示意她停手,翻了个身选了个舒适的姿式睡着:“杜彦想杀晟丰泽,靠自己的本事吧。我身边只有你了,可舍不得让你替杜彦背了黑锅。”

  玉缘感动地眼圈都红了,细心将被子给她盖好:“奴婢守着您。哪都不去。”

  想要砸墙开锁,晟丰泽没有准备,无法带走季英英。就算他想法子弄开了镣铐,带着没有武艺的季英英,一被发现,就走不掉了。

  杨静渊从河里露出了脑袋。他观察过锦业街的地形。前街到了夜晚两头有士兵守着。后院都是锦坊和染织坊。街道上有士兵巡逻。季英英和桑十四画的图上都出现了水渠。这是为方便用水,从河中引了水渠进府。他的计划就是洇水进去。

  同样穿着紧身衣的牛七娘从他身边冒出了头。水渠尽头多半会有栅栏相隔。牛七娘一心想替姐姐减几分罪孽,自告奋勇跟了来。

  从河边通向赵家后院是一片芦苇灌术地。风呼呼吹过枯黄的灌木长草。浅浅月光下,露出背对着河面蹲守的人影。

  有埋伏!

  他拉了牛七娘一把,两人游到了一丛灌木后。

  “赵家后门外有埋伏。如果要游进水渠不能出一丝声响。七娘,你行么?”

  牛七娘用力点了点头。她除了一身神力,武艺其实也不差的:“没有我,你能弄开水渠尽头的栅栏?”

  再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宝刀,砍铁栅栏也会弄出声响。杨静渊苦笑摇头。

  “时间长了,谁知道明天季二娘还在不在赵家。我听五娘的意思,是不会放过她的。”牛七娘难过地说道。她要救出季英英,让五娘的罪孽少一点。

  “如果撑不住,你侍机先逃。我一个人更方便行事。”杨静渊感激地说道。

  两人含上通气的竹筒,慢慢游进了通向赵家织坊的水渠。

  知道是从埋伏的士兵身边游过,两人游得极慢。短短几十米竟游了半个多时辰。

  终于到了后院墙下,牛七娘深吸了口气,扎进了水中。手碰到婴儿胳膊粗的铁栅栏。牛七娘用尽力气撑着中间的两根往两边掰动。中间透出水面悄悄换了两次气,终于将栅栏扳出一个大洞来。

  水通过水渠引进赵家织坊,在中间积成一个大的蓄水池,又从另一侧流出院子。两人从进水渠一直游进水池,杨静渊听着四周的动静,悄悄比划着手势,这才从池子里冒出头来。

  顺着台阶上去躲在凉晒的锦布后,两人停下。后院安静异常,除了还没睡下的仆妇织工房中亮着微弱的灯,竟似像空屋一般。

  前街打更的梆子声传来。牛七娘精神一震,引着杨静渊朝白天去过的院子走去。

  远远的,杨静渊就看到窗户上那盏灯光,和灯光映出的脸,心没来由得绞痛起来。

  趁着无人走动,两人轻易到了门口。牛七娘手中用力,门锁无声被她扭断。她往里探进脑袋,看到站在凳上的季二娘。

  “我望风。”浑身湿透,风吹来冻得直磕牙。牛七娘仍笑着推了杨静渊一把。

  看见杨静渊,季英英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杨静渊奔过去,接住了她。

  他将她手里的油灯放在了桌上,将她用力抱进了怀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4章 洇水而来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3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