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35章 另一种说法

第135章 另一种说法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晟丰泽轻松翻进了小跨院。正房窗户透着灯光,院子里很安静,仿佛所有人都睡熟了。回廊上挂着几盏从益州城里买回来的彩灯,在木地板上投下一片温暖的光。还没靠近正房,他意外看到回廊上躺着一个女子。晟丰泽借着灯光一瞧,认出是季英英的贴身丫头。

  鼻端嗅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是阿宁!晟丰泽的眼神蓦然变冷,上前几步推开了正房的门。

  一灯如豆,将黑衣蒙面的阿宁和季英英笼罩在灯光之下。

  房门推开吹进一股寒风,阿宁抬头间,指间一蓬银光掷了过去。她突然看清晟丰泽的那身夜行衣,吓得呆若木鸡。

  晟丰泽冷哼一声,一掌拍散了袭来的银光。点点银色的粉末被掌风震散,落在了地板上。

  “你来这里做什么?”晟丰泽冷漠地看着她。

  阿宁脑中一片空白,嘴唇嚅嗫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晟丰泽大步上前,一耳光扇在她脸上。

  阿宁捂着脸,眼神倔强地看着他,喃喃说道:“阿宁也是为了主子……”

  怎么又来了一个?屋里的人是个女的?窗外的杨静渊突然听到晟丰泽的声音,紧接听见耳光扇在脸上的脆响,情不自禁地凑近了窗户。

  屋里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杨静渊移动时,窗户纸上有影子晃了晃。窗外有人!晟丰泽顿时发现了杨静渊。他朝榻上看了一眼。

  季英英睡得极熟。灯光下,她的脸泛起异样的潮红。像受了风寒身体发热。又像是被屋里的炭火热度烘出来的绯色。

  南诏深山谷中腐烂的落叶泥沼滋生有毒的瘴气。气体如烟霞般灿烂,色泽如桃花怒放。瘴气中育出的盅虫被称为桃花蛊。中盅之人死之前毫无异状,反而肌色如桃花,比平时更添几分容色。

  如果不带走季英英,被窗外之人发现她中了南诏的蛊,就会怀疑到自己身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婢!晟丰泽进退两难。

  窗外的人会是谁?他为何发现屋里的动静,仍一声不吭?晟丰泽心念数转,想到了杨静渊。他看着阿宁冷冷问道:“是他派你来的吗?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条件,不过是想在她成亲前见她一面罢了。为何还要取她的性命?”

  阿宁惊魂未定,愣愣地望着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屋里几个他她听得杨静渊犯起了糊涂。最后一句话入耳,他大吃一惊,拍开了窗户:“你们是什么人?”

  “带她走。”晟丰泽上前一步,挡在了杨静渊面前。

  阿宁惊魂未定,条件反射地执行晟丰泽的命令,用被子裹起季英英,抱起她奔出了房门。

  “站住!”杨静渊欲从窗户进入,被晟丰泽挡住。他知道自己想岔了,一时间悔恨不己。晟丰泽却在这时缠上了他。

  几个呼吸间的交手,杨静渊知道已经追不上了。只有擒住眼前这个黑衣蒙面人,他才能知道季英英的下落。

  晟丰泽也明白杨静渊的意思,拖延的时间足以让阿宁将季英英带走。他心里早有了别的打算,当下低声说道:“想知道我是谁,想让季英英平安,就随我来。”

  他朝着围墙奔去,整个后背毫不设防地暴露在杨静渊面前。

  杨静渊愣了愣,尾随着他翻过围墙,一路进了河边树林。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晟丰泽知道自己绝对无法甩掉杨静渊。他干脆地停下了脚步。

  杨静渊冷冷看着他道:

“我不会听错你的声音。你就是今晚冒充我的鬼脸人。为什么要掳走季英英?”

  晟丰泽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让人带走季英英,是为了她好。”

  他很自然地摘下了蒙面巾。

  “果然是你!怎么不继续装了?”杨静渊恨声说道,“南诏白王晟丰泽。隐瞒武艺,掳走季英英,你究竟有何目的?你远在南诏,何时认得她的?”

  “我是为了救她。”晟丰泽泰然自若的撒着谎。

  “救她?她不是被和你认识的蒙面女害的?”

  还是涉事未深的少年哪。晟丰泽心里叹息着,惆怅地说道:“唐初洱海有六诏,各自为营。我先祖受大唐天子扶持,统一六诏,受封为南诏王。但六诏始终有不臣之人。如今的国主是本王兄长。他一心想替本王求娶其他部落的贵女为妻,联姻结盟。”

  杨静渊蹙眉道:“这些事和季英英有什么关系?”

  晟丰泽揣摩着他的心思,轻声说道:“你还不明白吗?南诏有商队来益州。我慕益州繁华,曾隐瞒身份悄悄前来游玩。意外……认识了英英。当时她母亲病重,我恰巧有支百年人参……我这次在益州停留,只是想再见她一面。岂料被我兄长知晓,竟令人对她下毒。我知道后这才扮成你,想要提醒她。今晚逼你跳湖,只是想试试你待她的心意如何罢了。今晚,我知晓她已中毒,这才赶来带走她替她解毒。你别误会。季英英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她,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

  最后一句声如蚊蚋,凄苦之极。

  完全颠覆了杨静渊的想法。他想起拍开窗户之前听到的话,信了两分。

  原来晟丰泽意外和季英英的邂逅相识,对季英英一往情深,结果被南诏王棒打鸳鸯。听到晟丰泽说季英英不喜欢他,杨静渊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他狐疑地看着晟丰泽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隐瞒你会武艺的事?”

  晟丰泽苦笑道:“一个武功高强的南诏白王和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在益州停留,哪个更让节度使放心?南诏国弱,我不想横生枝节。在益州小住,不过是想再见她一面罢了。”

  这么说来,他是一厢情愿单恋上季英英?晟丰泽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杨静渊的敌意减褪了:“她中的是什么毒?”

  “是桃花蛊。时间越长,她会越来越美,身体越来越弱,无声无息地死掉。”晟丰泽解释道,“你放心。最多三天,我一定能治好她。如果你不放心,可与我一同回驿馆。”

  一脸坦诚的模样让杨静渊打消了疑心。不亲眼看见,他的确放心不下。

  晟丰泽松了口气,又道:“经此一事,我也知道和她身份悬殊,绝无可能。我已经决定答应我兄长的要求。他不会再对季英英下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请你替本王隐瞒一二。不必让她知道。等使团自长安回返,我会随使团一起回南诏。可惜没办法喝你们的喜酒了。”

  将自己单恋季英英的情深尽情展露在杨静渊面前。

  杨静渊完全消除了疑心,打了个呼哨召来了白马道:“王爷可曾骑马前来?”

  晟丰泽摇了摇头道:“虽说今晚没有宵禁,城门却早已关闭。骑马怎能出城?我和手下是一路走来的。”

  杨静渊爽快地说道:“那与我同骑回城可好?”

  “骑马如何进城?”晟丰泽目光闪烁了下,好奇地地问道。

  想起益州城那个破败的城墙豁口,杨静渊笑道:“殿下随我来就是。”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35章 另一种说法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3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