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8章 来世勿相见

第268章 来世勿相见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锦业街赵家织坊那晚走水,烧了一间织屋而己。对知情人来讲,这一晚,被削去王爵不到一天时间的晟丰泽又重新成了尊贵的白王殿下。所获的恩宠已超过了清平官杜彦。

  军方因杨静渊的入侵,刚刚松懈的神经再一次绷紧。

  蚩狂大军将带领着人马加强了南诏通往大唐各个路口的警戒。

  身处事件中心的赵家,人仰马翻。

  晟丰泽那一脚能踹死头牛。赵修缘觉得自己的心肺都被他踹碎了,融成了鲜血。得罪了重获尊荣的白王殿下,杜彦已经偃旗息鼓,老实地沉默下来。南诏官员更无人将这个本该成为奴隶的大唐织锦匠人放在眼里。

  宣读国主令喻的官员“客气”地请赵修缘卧床养病,任命赵大郎担任织锦局副使之职。官员的脚还未踏出门槛,赵修缘趴在床边,一口鲜血喷了满地。

  尽管不赞同堂弟所思所想,瞧着赵修缘面如金纸,赵大郎心有不忍:“二郎,我虽然不会做官,但会尽全力护住赵氏族人发扬光大赵家锦,你且放心吧。”

  赵家被掳到南诏上下几百口,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返大唐。既来之则安之,醉心织锦的赵大郎也想明白了。且就在南诏休养生息,绵延子孙,将赵家锦传下去。

  一口血喷出,眩晕无力地躺着喘气。赵修缘轻咳着笑。他与大堂兄从小争夺家主。枉费了他所有心机,到头来仍是为大堂兄做了嫁衣裳。

  眼前的光渐渐的暗了。一袭锦裳飘飘,面纱遮去了丑容。赵修缘虚弱地开了口:“你就要当寡妇了。”

  牛五娘缓步走到床前,悠闲地在床边凳上坐了:“原以为你尚能与杨静渊斗一斗。好歹也是赵家家主的继承人。能执掌赵家,怎么也不该输给一个庶子。竟是我瞎了眼,看错了。”

  激得赵修缘两颊浮起了红晕,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妇人之仁。昨晚若非你阻拦,我早已得了手。咳咳……”

  他抹了把咳出的血沫,靠着床直喘气。没能得到季英英的悔恨让他忘了胸口火烧火燎的疼痛。都因这个丑妇!让他死不瞑目!

  “早知他已经来了,我何必阻你。我的悔恨不比你少。”牛五娘说着,咯咯笑了起来,“可惜季英英还是死了。死了也在晟丰泽怀里。他连尸首都见不到。”

  杨静渊会有多痛苦,她就有多快乐。

  “可惜他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这得意的笑声,他也是听不见的。遗憾不比悔恨更让人心痛。”赵修缘冷眼看着牛五娘,恶毒地说道。

  “你以为我是你?”牛五娘拂袖起身,笑得张扬,回首间露在面纱外的眼里闪烁着近妖的光芒,“老天爷都会帮着我。我家七娘带着她的夫婿来看我了。桑家十四郎是杨静渊最好的朋友。我剁了他执笔的右手送给杨静渊,他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来看我呢。哈哈!”

  她大笑着迈出门去,又回过头弯腰福了福:“郎君,妾身盼着你早点咽气。大郎厚道,必不肯让您断了香火供奉。妾会认养一小儿。郎君莫要担心妾身孤苦伶仃,老无所养。”

  牛五娘站直了身,扶着玉缘的手,轻盈地从房门口消失。

  “恶妇!恶妇!来人,来人哪!”赵修缘用力地捶着床榻,想叫人送碗水来。无人应答,四周安静得连风声都没有。他听到自己喘息声一声比一声急,胸口像漏风的风箱,怎样用力都呼吸困难憋闷得难受。

  他叫得嗓子都哑了,直至无力。

  不晓得躺了多久,赵修缘嗅到一股桃花香。他模糊地睁开眼睛。屋顶明瓦漏下的光带着浅绿。他又在黄桷树下睡着了啊?英英呢?哦,英英趁他睡熟采染料去了。她的眼睛能分辨出十八种蜀红丝。她给他配的孔雀翎眼用的蓝就有十二种。她是他的珍宝,只要有她,他就能织出这世间最美的锦画。

  恍惚中,赵修缘看到季英英背着装满染料的小竹篓回来。他含笑看着她,终于想起自己想对她说什么了。他拿出了他画的那幅画,朝她伸出了双手:“英英,祖父应了咱俩的亲事了!你瞧瞧这画,我织与你做聘礼。”

  绿萌如盖。乌瓦白墙。她穿着浅红的衫子,靠着红漆雕花木窗朝他望来。

  她拿过画,突然将它扔在了地上,用脚踩了又踩。黑珍珠般的眼眸突然染上了冷意:

“谁要嫁你?你真恶心!”

  季英英哼了声转身就跑。

  “英英!”赵修缘大叫一声,人扑倒在了床榻上。

  赵家的仆人终于端着药碗来了,见一地的鲜血,赵修缘人事不醒。吓得扔了药碗转身就跑:“大郎君!二郎君没气了!”

  赵大郎赶到后,赵修缘的气息已经弱不可闻。他贴近了他的嘴,听到喃喃两字:“回家……”

  赵府举丧。国主为安大唐锦户们的心,特遣了官员登门吊唁。

  牛五娘浑身缟素跪坐在灵前。怕赵家人欺负她,玉缘不敢离她半步。好不容易等到去客栈抓人的仆妇回返。牛五娘拍拍裙子,折身进了内堂。

  “人怎会不见?!为抓杨静渊城门防守得紧。他二人如何混出城的?”牛五娘气极败坏地吼道,“玉缘,你去,你去把桑十四抓回来!”

  “娘子。奴婢不能离开你!”桑十四重要,您更重要。玉缘跪倒在牛五娘面前,“您留着奴婢吧。赵家人人恨不得让您去死,奴婢哪都不去。”

  牛五娘捂着胸,想将那丝惶恐无力压回去。她要让杨静渊恨着她。他不爱她,她也要他恨着她。

  “套车去杜府。我要见清平大人。现在!”牛五娘想起了杜彦。

  报信的仆妇目瞪口呆,扑通跪在了地上:“二奶奶,您还要为二郎君守灵啊。奴婢不能听您的了。”她朝牛五娘磕了个头,转身就跑。

  “反了!反了天了!”牛五娘气极,重重拍打着案几。

  “娘子,奴婢驾车陪您去。”玉缘扶着她,主仆二人自去驾车离了赵家。

  等到从杜彦府中返回,赵大奶奶带着府中的丫头仆妇堵在了门口。

  玉缘跳下车,扶了牛五娘下来。怒视着赵大奶奶:“大奶奶这是做什么?二郎君才过世,就要赶我家娘子出门吗?”

  赵大奶奶轻蔑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朝四周看热闹的锦户们大声说道:“我家二弟过世不到一天,牛氏不为他守灵,擅自驾车离府。牛氏,你眼里心里还有我家二弟吗?来了南诏,礼义廉耻你还记得分毫?恕我赵家没有这等媳妇。你自去吧!”

  说罢身旁两名粗壮的仆妇拎起两只包袱扔到了牛车上。

  “你敢!”玉缘暴怒,朝着赵大奶奶冲了过去。

  早有准备的赵大奶奶退到了门槛后。赵家的青壮手执棍棒拦在了玉缘面前。

  赵大奶奶冷笑道:“各位街坊瞧清楚了。牛氏!你的侍婢武艺再高,纵杀了我赵家满门,我这个当家奶奶也绝不让这样的妇人踏进赵家门半步!”

  “玉缘!”牛五娘叫住了玉缘。赵家为了赶她走,召来了一百多号青壮。一旦打起来,玉缘拼尽全力能够自保,却不见得能保住自己。牛五娘高傲地坐上了牛车,对赵大奶奶说道:“想我走也可以。笔墨奉上,待我写封切结书,从此两不相干。我也厌了再冠上你赵家的姓氏。”

  四周哗然。

  赵大奶奶脸色铁青叫道:“要写也是我赵家写休书与你!”

  牛五娘讥道:“那就见官吧。看看官府是断我牛五娘继续回赵家做二奶奶,还是让你赶我离开!”

  猛然想起她与清平官杜彦有往来。赵大奶奶喝道:“笔墨与她!”

  牛五娘匆匆而就,扬手将信抛于车下。玉缘哼了声,驾车与牛五娘离开。

  有仆妇捡起纸递与赵大奶奶。

  “结缡仅两载,两看两生厌。君今赴黄泉,久枯逢甘霖,当浮一大白。来世勿相见!”

  “恶妇!”赵大奶奶气得手足发颤,叫骂不休。

  顶着整条锦业街愤恨的目光,牛五娘安之若素。

  不知是谁将一把烂菜叶扔上了牛车,引来整条街的大唐人效仿,追打唾骂着牛五娘,让她滚出去。

  玉缘驾着车不敢回头,飞快地奔离。不时担忧牛五娘会否被砸中。

  牛五娘将落在肩头的烂菜叶拈起扔掉,轻声说道:“就算死了,也干干净净的,不再是赵牛氏了。”

  玉缘重重点了点头道:“娘子放心,玉缘能养活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8章 来世勿相见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3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4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