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40章 双簧

第40章 双簧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树林离八卦亭并不远。桑十四亲热拉着朱二郎叙话,伴当已哭丧着脸抱着菊盆过来了:“郎君!不知道哪个手贱的将菊折了去!”

  这盆紫燕新妆是单株菊。折去了花,陶盆里仅剩半截带叶枝干。折断处的茬口分明还是新鲜的。

  桑十四大怒,松开了扶着朱二郎的手:“岂有些理!”

  朱二郎也急了:“不久前瞧着还好好的!谁这般下作,竟做那摧花之人!”

  他的胳膊下垂,被杨静渊当暗器掷进袖子的那枝菊花掉了半截出来。朱二郎尚示觉察到,桑十四已变了脸,指着他大声嚷嚷了起来:“好你个三道堰朱时!你折了我的花!怪不得先前寻我想让!我把你当朋友,你竟敢如此欺我!”

  “什么?”朱二郎一头雾水。

  伴当们的声音比桑十四郎还大,大声叫道:“我家郎君好心请你吃茶,又以花相赠。却不料你竟然是个贼!折了我家郎君的花!”

  林中众人煮茶休憩,闲聊嬉笑都不甚大声。这边叫嚷声太大,附近的人闻声都寻了来。

  朱二郎急得直摆手:“不是我折的!”

  这下好了,围观的人亲眼看到一枝折断的菊花从朱二郎袖中滑落,掉在了地上,看朱二郎的目光就变了。那群早间在此咏菊作画的学子更是气愤,引经据典,铁口直断,从三岁看老说起,直把朱二郎说成个十恶不赦的恶徒。

  朱二郎性情耿直,不擅言谈,争辩不过那群酸生,反复就只有一句:“不是我!我是被人陷害栽赃!”

  桑十四郎得了人证物证,气咻咻地说道:“就算你被人栽赃,为何偏选中了你?明明就是你折了花,恐八卦亭被人看到,是以才想着寻我买走这盆菊!你说,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何要寻我买花?”

  “我朋友喜欢,对这盆花恋恋不舍,是以我才想买下赠她!”

  对嘛,我就想听到这一句呢。桑十四郎哼了声道:“对呀,你为了讨你朋友喜欢,于是就折了这枝花。”

  “不是这样的!”

  “朱郎君,我与你一见如故,愿以花相赠,也觉得你不像是折花之人。”桑十四郎故意叹了口气,面色凝重,“我明白了。花是你那朋友折的。你找我买花,是想替你朋友遮掩一二吧?”

  众人看朱二郎的目光又变了。朋友做错了事,朱二郎挺身而出,想买下花掩过此事。此君高义啊!

  “谁是你朋友?怎不见他站出来坦承此事?”

  “交友不慎哪!”

  桑十四郎语重心长地劝道:“朱郎君,莫要看不清人心险恶啊!”他脸上露出一股正色,“我不能见你受此人拖累蒙蔽,定要寻出她来!朱郎君,那折花之人究竟是谁?你受指责,她却躲着不现身,休要再包庇她了。”

  争执间,恰巧朱二郎的伴当来寻他,听到后急得告诉了季氏兄妹。季耀庭和季英英大惊,匆匆赶了过来。两名伴当叫了声郎君,挤进人群护在朱二郎身边。

  看到季英英来了,杨静渊也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又恰到好处地认出了季氏兄妹和朱二郎,满面惊诧,高声叫着:“这不是博麒麟的朱二郎么?季兄季二娘,你们也在啊?出什么事了?”

  他成功地把大家的视线转到了季氏兄妹身上。

  朱二郎急了,一个健步挡在了季英英身前,大声说道:“花不是她折的!她这般喜欢这盆菊,怎会折断花枝?”

  朱时啊朱时,此地无银三百两懂不懂?你脑子里一定塞满了猪屎,才迫不及待跳出来陷害我们!刚听了个大概,还没来得及言声的季耀庭和季英英都在心里骂着朱二郎。

  众人都厌恶地看着季英英,心想人不可貌相啊,这小娘子瞧着娇美可爱,德

行却这般差,贪图花美,便不顾一切折了。还让仰慕她的朱家郎君背黑锅,替她遮掩。

  朱二郎吼得更大声:“真的不是她!”

  季耀庭瞧着朱二郎高大的背,很想一脚将他踹个狗趴。

  谁被众人用不屑的目光盯着,都会上火。季英英被朱二郎的脊背挡了个实在,心里怒气上涌,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朱二郎,朗声说道:“谁折花了?有人瞧见是我折的,就站出来与我对质!”

  众人的脸色和目光不约而同的透出同一个意思:哟,还不承认?瞧那大块头的脸,都快憋成紫茄子了。

  “花是被朱二郎藏在袖子里的。不是你折的,就是他!”

  朱二郎及时地又吼了一嗓子:“不是我!”

  众人的脑袋往同一方向运动,目光齐刷刷地盯着季英英。听见没?不是他!那肯定是你!

  季英英差点被气晕过去。

  朱二郎这才反应过来,张开手又拦在了季英英身前:“不是她!”

  谁信哪?

  季耀庭无声地将朱二郎从未来妹婿名单中踹出了局,上前一步道:“我们兄妹是观赏过这盆紫燕新妆。离开八卦亭时四周依稀尚见着有过路游人。如有朋友尚有印象,请为我们兄妹作证。”

  他这样一说,围观的人里还真有人记得:“哎呀,好像我瞧见到这小娘子。她带着两名侍婢在亭中一直在观赏这株菊。若是想折,她早就折了。”

  “我记起来了。我看到他们离开八卦亭往树林来,那盆菊金黄花萼,粉紫花瓣,甚是美丽。当时还好好的搁在栏杆上。只是后来朱二郎中途离开……”

  “定是误会!”桑十四截断了那人的话,留给众人大片遐想空间。他是苦主,理所当然地为此事定了性。他摆出最优雅的仪态,柔声说道:“小娘子既然对这花恋恋不舍,怎忍折断花枝?又有人证,冤枉小娘子了。我看哪,必是那心黑不长眼的人折了花弃了。朱郎君误会是小娘子所为。是以赶了来向在下求恳买下此花。一场误会,打扰诸位饮茶了!”

  说罢团团一揖。把个优雅知礼的贵公子扮得入木三分。

  心黑?不长眼?桑十四,你为兄弟两肋插刀,刀插兄弟上自个儿暗爽是吧?杨静渊翻了个白眼冷笑。他从荷包里悄悄掏了锭小元宝,唤过看热闹的道童叮嘱了几句。

  朱二郎袖中掉落花枝,也没有人看到是他折的。桑十四郎只说是捡来的。主人不追究,围观的人摇头散去。

  “好花当赠美人。小娘子既然喜欢这盆紫燕新妆,在下家中还有数盆,送一盆与小娘子便是。”桑十四郎调戏小娘子无数。纨绔造型,优雅郎君造型随手拈来,扮得惟妙惟肖。

  “在下益州城桑十四,家父乃州府长史。”——告诉兄妹俩,我是官宦子弟,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尽可放心与我结交。

  “相请不如偶遇,诸位不如坐下品一盏在下的茶。”——喝了茶,大家就熟了。熟了就可以有机会进一步勾搭,抬回家当第四房小妾了。

  “在下益州杨静渊,排行第三。叨唠桑郎一杯茶吃。”杨静渊长腿一迈,很自觉地坐下了来。好巧不巧地,坐在了季英英对面。

  上首案几,桑十四郎又在表演茶道。青色的流云广袖微微拂动,如长风吹过碧空。

  对面案几前,杨三郎箭袖锦衣,英气勃勃,俊美骄傲。那目光时不时飘走又移回到妹妹的脸上,欲语还休。

  下首,朱二郎的目光越过自己望向妹妹,又有淌口水的迹象。

  四周入眼一片熟成金黄的银杏树。

  季耀庭有些恍惚,夏季都没有,春天也早过了吧?为什么小妹的天空一片桃花灿烂?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40章 双簧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2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5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