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57章 不怪

第257章 不怪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他站在门口,望着屋檐的阴影被阳光吞噬地越来越多。晟丰泽按住了胸膛,他记住了,这里曾经抱过一个他喜欢的女人。

  她被掳到南诏时,他还曾想留住她。她的双脚还踏在南诏的土地上,她住在他的国家。他想见她,不用越过千山万水。都是他的奢望罢。

  身后的哭声渐弱,屋里又渐渐变得安静。

  阳光渐渐西移,地上的影子变得浅了,不知不觉,他在门口站了一整天。晟丰泽机械地转过身。季英英呆呆地坐在阴影里,单薄的身体显得有些可怜。晟丰泽又走进了屋,点燃了灯。

  灯光惊醒了她,她蓦然瞪圆了眼睛,身体往后缩了缩。

  “帮我包扎下伤口。”晟丰泽直接说道。他停了停又道,“送你回去,路上舒服一点。”

  季英英吃惊地微微张着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晟丰泽已经吩咐守卫去拿伤药和他的衣裳。

  他坐在竹榻上,解下了披风。沁出的鲜血顺着胸膛淌了下来。那一刀他心里发着狠,刺得不轻。

  守卫送了东西来。见季英英还愣着,晟丰泽自嘲地笑了笑:“送你离开,咱俩就两清了。”

  啊,他真的要送自己走?季英英活过来了。她动作灵敏的解开他身上缠裹的白布,一层层揭开。挽了袖子拧了布巾给他擦拭血迹。

  晟丰泽双手按膝大马金刀的坐着,目不斜视。他的思想随着她的动作转动着。她的手指有点凉,偶而触着肌肤有点痒。她的下巴好像比原来尖了,回到大唐,应该会丰腴起来。杨静渊应该会待她好的吧?她嫁他时还是孝期,她没和杨静渊圆房。他应该能相信她的清白。

  灯光暖暖地笼罩着两人。静默中透出几分温馨。

  晟丰泽盯着墙上映出的影子,有些舍不得靠在一起的影子分开。

  “好了。”低下的娇俏身影终于离开了他。

  “谢谢。”晟丰泽站起身,穿好了衣裳。他没有再看季英英,低声说道:“我嘱人送饭菜来。你多吃一点。今晚月色极美,我带你出宫赏月。”

  季英英有点兴奋,又有些无所适从,半晌也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我。”晟丰泽有些感慨,“第一次在赵家救了你,我就一直在想,你怎么那么聪明,硬是没有答应付给我报酬。”

  当时他想要她为他染色配丝,想讨她三年时间。她却没有答应。晟丰泽想,这就是命吧。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躲开他的陷井。

  季英英无话可说。

  晟丰泽轻叹了口气,快步离开。

  是啊,第一次她就感觉她付不起他索要的报酬。可他依然一再救了她。季英英低声自语道:“这是命啊,我和你真的没有缘份。”

  这一次,他仍然打算放了她。季英英愣愣地坐在他坐过的竹榻上。想哭又想笑。

  眼前蓦然一黑,一个人影从窗户跳了进来。季英英吓了一跳,抬头时看到了杨静渊。她使劲眨了眨眼睛,她怎么会看到杨静渊?

  一进屋,杨静渊极自然地将自己隐藏在灯光的背后,不让人从外面发现他的身影。他喉间动了动,像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她脑袋有点懵,慌乱地去看他。她没有看错吧?黑了些,瘦了许多。可那张脸依然剑眉飞扬,俊朗如月,是他,是杨静渊,她朝思暮想,放在心里不知想了多少遍的杨三郎!

  “啊,三郎!”季英英回过了神,激动得叫了一声,想都没想就扑进了他怀里。

  “我,我走了很远的路,翻山越岭,生怕来得迟了。昨天,我走到这里了。”杨静渊突然就落泪了。

  季英英用力抱住了他:“三郎,三郎!”

  她的眼泪也落了下来。她一路上都在想,再见到杨静渊,她一定会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告诉他,她一直等着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她却只能流泪。

  杨静渊抬起胳膊,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儿,终于扶起了她的脸。他低下头,把嘴唇印在了她唇间。他尝到了她滑落的眼泪,咸咸的。心就像被人捅了一刀,又冷又痛。他怎么能怨她呢?她不过是个柔弱女子罢了。他真害怕自己来得迟了,再也见不到她了。她活着就好。

  他抬起脸,季英英的胳膊绕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呼吸有点困难。

  她的脸贴在他胸口,小声地叫着他。杨静渊狠下心将她的胳膊摘开,低声说道:“你好好的……我还有事要办,我先走了。”

  “三郎。”季英英想开口让他带自己走。可叫了他一声,她生生忍住了。白涯宫又不是她家的后花园,抬腿就能进去闲逛。他一个人可以来去自如,带着自己,就成了活靶子了。她要懂事。他来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带走自己。对了,晟丰泽说今晚要送自己走呢。哦,不能告诉晟丰泽,杨静渊找到她了。晟丰泽愿意放自己离开,却不一定肯放走杨静渊。他是大唐的将军呢。她可以在路上等着他呢。这样,他也不用再进白涯宫涉险。

  季英英心思数转,觉得自己想到了最好的办法。她雀跃起来:“三郎,你不用再来白涯宫寻我了……”

  她不让他再来了。杨静渊咬紧了牙。

  院门打开,传来吱呀的响动。杨静渊飞快地躲在了门后,从腰间拔出了剑。

  “是来送饭菜的。”季英英低声告诉他,快步走到了门口。

  两个仆妇提着食盒,捧着一个包袱进来。

  季英英站在门口尽量用平静地语气说道:“放这儿吧。月色明亮,我在院里用饭。”

  见她不让自己进屋,仆妇们也没有勉强,将食盒和包袱放在了院里的石桌上。

  “季娘子,主子说请你换上新裳,戌时邀您赏月。”仆妇传达完晟丰泽的话,躬着身行了礼退下。

  “知道了。”

  戌时,晟丰泽就能送自己走了。季英英露出了笑容。她转身进屋,却没看到杨静渊。低声喊了他几声,仍没有回应。季英英有些疑惑,嘟囔起来:“有事要办,也不肯给我说一声再走。”

  是她贪心和他相聚,多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季英英无奈的叹了口气。

  杨静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白涯宫。他沉默地从后山下去,走到山谷深处,溪水潺潺。月光将溪水映成了一片银亮。他蹲下身,把脸埋进了冰冷的水里。一拳接一拳打在了地上。

  他从来不知道季英英和晟丰泽这样熟悉。从前他只知道晟丰泽想要设计季家的染丝秘方,只知道晟丰泽是她家的仇人。原来她和晟丰泽之间早有过那么多的过往。甚至在他认识她之前。

  他以为他会在王府地牢找到她,没想到她住进了白涯宫的客居。她哪里像是刺客,她分明是来作客来着。

  他伏在屋脊上,从一方窗户望进去,她温柔地给晟丰泽包扎伤口。灯光太亮,他都能看到她眉梢眼角隐藏不住的喜色。他真是笨。他怎么现在才看明白晟丰泽看她的眼神?

  杨静渊从溪水中抬起来,双瞳被冰冷的水刺激得微微发红。他在溪边躺了下去。满脑子都回响着她柔柔的声音。

  月光太亮,他盯着明月,想到的都是晟丰泽与她在山巅赏月的身影。杨静渊用手挡住了眼睛。他不恨季英英。他只恨自己不够强大,没能将南诏兵拦在大渡河边。没能将她从南诏兵手里抢回来。

  “不怪你。我不怪你,不怪。”杨静渊不敢去想季英英遭受了什么。也许晟丰泽是她最后能抓到的浮木。

  他怎么能怪季英英变节?他只要她活着,活得好好的就足够了。可是他却分明知道他心里仍然埋怨着她的。看到她和晟丰泽温馨地相处,他是那样难受,仿佛被闷在锅子里,憋得喘不过气来。

  如果她死了,他可以理直气壮地为她报仇。也好过看着自己的妻子委身给南诏贼王。

  “我不怪你。我要灭了南诏,杀了晟丰泽。”杨静渊的声音幽幽响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57章 不怪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4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5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