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6章 两两相望

第6章 两两相望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赵申氏的笑容像她裙间绽开的绚丽牡丹,有一句没一句地夸着季英英:“……模样也俏,绣活也做得好。一看哪就是个伶俐的。二郎有几位族兄都是一表人材,正求着我做个媒人。回头哪,我好好和你母亲说说。让她见一见。若好事能成,我也能讨杯谢媒酒吃。”

  可怜的英英,她怎么就这么傻呢?怎么就偏喜欢上赵修缘呢?季耀庭虽然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还是替妹妹难过。

  除了门户差距,季耀庭一点不觉得自家妹妹配不上赵修缘。赵家庭院深深,他还担心会拘坏了季英英。赵家无意,季家绝不会没脸没皮的纠缠。季耀庭打定主意一定要劝得妹妹放弃。

  “多谢太太关心我妹子的亲事。我做哥哥的,自然盼着她能有个好归宿。母亲还在家中等我回话,在下这就家去了。”季耀庭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起身告辞,客气地说道:“太太若有空,年底还请来浣花染坊吃杯喜酒。”

  等到季耀庭告辞离开。赵申氏才冷哼一声,讥讽地说道:“季家秘方传媳不传女。娶那季英英对我家二郎有何好处?赵家还少了绣娘不曾?”

  穿青色团花锦衣的顾嬷嬷是赵申氏的乳娘。她伸手扶了赵申氏起身,轻声劝道:“太太莫气坏了身子。咱们家岂是那小小的季家能高攀得上的?只是……太太好生劝说二郎君,莫要母子离了心才是。”

  赵申氏拍了拍她的手,离了花厅顺着回廊往后院去。她修得细细的眉尖微蹙,烦恼不己:“若不是你心细,我还不晓得二郎竟然一直和那丫头私会。让赵平管好嘴。他不想被家法杖死,就尽管把事情泄漏给二郎。”

  上个月赵修缘出门回来,就央求赵申氏去季家提亲。赵申氏唬了一跳,用斗锦后再说亲事为由稳住了儿子。她是当家太太,转身就把赵修缘的伴当赵平拎过来审。一审之下,赵申氏差点气晕过去。她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和一街之隔的季英英还能隔街相望,摆花为信,时常约在城郊竹林寺见面。

  赵家嫡支这一辈有三房兄弟住在主宅。能和赵修缘争家主之位的一共有九个嫡子。七郎是赵申氏的幼子,才六岁。其他嫡子中,最大的三郎才十四岁。能和赵修缘争下一任家主的只有二房的大郎。赵家大郎去年娶了益州府织锦大户刘家的嫡女。有妻族相助,二房夺家主的声势陡然高涨。

  赵家老太爷看着孙儿辈渐渐长大成人,放出话来,今年谁能为赵家赢回锦王的匾额,谁就是下任家主。定了继任家主,就要展开对他的一系列培养,让他从现任家主手中渐渐接手家中产业。一代代传承不断,家业方不会败落。大家都明白,老太爷已经决定在赵大郎与赵二郎中间选了。

  百年世家对继承人的选择极为慎重。赵家嫡子苦练家传织锦技艺,十八岁之后方能娶妻。赵修缘今年满了十八,才敢央求母亲向季家提亲。

  赵申氏从小就把儿子当成继任家主培养,想为大房留住掌家的权利。她心目中赵修缘的妻子,绝不是季英英这种小家碧玉。

  “奴婢省得。”顾嬷嬷陪着她走了一程,又道,“太太,你看是不是让二郎君从藤园搬出来?免得又让他瞧到季家小娘子约他见面。”

  “二郎那性子你还不晓得?硬拦着他,不如和他把道理讲透了。否则呀,家里不闹得鸡飞狗跳才怪。这个孽障,他若不娶房好媳妇,多个助力。如何和二叔家的大郎争家主?等我和他爹百年后,要把月锦堂腾给二房不成?”赵申氏越说越生气,走到二门就停下了脚步,“不成,我要去和二郎说说,不然我这心里堵得慌。”

  “太太。前日你借老太爷的话把二郎君留在了家里,就是不想说破阻拦他与季家小娘子私会,伤了母子情份。我看呀,要劝二郎君回心转意,不如从季家下手。季小娘子若定了亲,二郎君伤心一阵也就死心了。”

  赵申氏犹豫了下,还是听了奶娘的话转身进了二门:“等他成了亲,要纳季英英做妾,我二话不说亲自登门去求聘她为贵妾。他倒好,想让我请媒人聘她作正妻。如果不是年年斗锦,求着浣花染坊染顶级丝线……区区一家小染坊,我何需这般缩手缩脚。”

  每年上交的贡锦不见得都要用季家秘方染出来的丝线。浣花染房也染不了那么多丝。但是斗锦不一样。每年益州府举办的斗锦赛,每家只需出一幅锦。为了锦王的荣耀,为了在斗锦赛上扬名。从设计、

定稿、点匠、挑花结木、装机到织造,每家都精挑细选,反复斟酌决定。丝线的好坏就决定了锦的优劣。

  如此一来,浣花染房秘方染就的顶级大红丝,浣花丝就成了抢手货。

  赵申氏恨儿子喜欢上季英英,更恨季英英勾引赵修缘。偏又投鼠忌器,胸口一团气想出出不了,憋得她难受。

  “去看看老爷回来没有?”

  儿子自小就有主张。赵申氏只能希望丈夫能想出办法,绝了赵修缘的心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藤园里种着两株粗壮的古藤。纠缠而生的枝蔓庇荫了大半个院子。正房两层楼,楼下一层是赵修缘的书房,织锦房。二楼是起居室与卧室。

  紫色的花朵一串串从藤蔓上垂下,沉甸甸的缀成一片紫色轻雾。藤曼攀到房檐下,花朵就像一串串紫色宝石缀在窗前。四扇大开的红漆雕花木窗下安放着一张宽大的黄花梨木书案。案头的龙泉青瓷水钵中养着一池小小的睡莲。两方泛黄的楠竹尺镇纸压着一袭雪白的夹江竹纸。

  花影映照,书房静谧优雅。

  十八岁的赵修缘身穿蓝色薄绸宽袍,用了根同色的襻膊将衣袖挽起,正专注地作画。

  淡淡的阳光透过藤蔓花朵映在他身上,染得眉峰翠若青山,清隽如画。瞧着就令人想放轻呼吸,不忍惊扰了他。

  斗锦所用的锦并不是一整匹,而是一幅三尺大小的锦画。斗的是图案色泽织工。整匹蜀锦织造的时间太长。这样的规定让参加斗锦的人家能在短时间内新织出一幅锦画。

  赵家两兄弟和赵家宗族的织锦高手们都拿出了自己织的得意锦画。赵老太爷在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再赢得一次锦王。他没有告诉大家选中了哪幅锦去参加斗锦。反而让所有挑出来的人趁着还有两个月时间,再织一幅锦出来。

  小幅的锦画,两个月时间足够了。季英英在绣房窗台摆上一品红的时候,赵修缘被母亲劝留在了家里。他叫赵平去竹林寺告诉季英英一声。结果赵平被赵申氏一吓,竹林寺不敢去,还转身对赵修缘撒了谎。

  笔尖一顿,赵修缘放下了笔,将画纸揭了揉成一团扔掉,重新又拿了张竹纸铺好。这次他却一直没有落笔。他有点心神不宁。

  盯着洁白如云的竹纸出了会神,赵修缘嘴角微微翘起:“英英,如果能看你一眼,我肯定能再画出一幅更好的。”

  他解了襻膊,出了书房上楼。推开起居室精雕着八仙过海故事的木窗,他远远地望着一条街外季英英住的小跨院。

  季家小跨院里种着一株高大的黄桷树。遮蔽大半座院子的树枝就像刻意绕开了一角,露出绣房的窗户来。赵修缘情不自禁低声说道:“英英,你若与我心意相通,便让我见你一见。”

  话音才落,就看到有人推开了那扇蒙着玫红色窗纱的木窗。

  隔了一条街,赵修缘瞧不清女子的眉目神情,只看到窗户旁立着的窈窕身影。但他就是知道,不是季家的小婢,是季英英。

  院子里黄桷树探出的枝桠直伸到房檐上。黑瓦白墙下,玫红色的窗纱衬着那一抹浅绿,像春日剥离枝头抽出的一茎嫩芽,娇嫩无比。他的心如坠春水,忍不住又低声叫了声:“英英,我在这。”

  季英英绣经绣得累了,打了个呵欠,百无聊赖地抬起了头。瞬间她看到了远处楼上蓝衣飘飘。季英英眼睛一亮,朝他挥动着手臂。

  赵修缘的心情像被风吹得透了,爽快无比。他忍不住自己的雀跃与思念,笑着张开了双臂。

  蓝色的衣袖被风吹得展开,像他张开的怀抱。季英英看懂赵修缘的意思,脸蓦然发烫。她痴痴地望着他,隔了一会儿赵修缘朝她挥了挥手,她才不好意思地离开窗户。又有点舍不得,躲在一旁悄悄探出头去看。直到赵修缘的身影消失,季英英才摸着滚烫的脸离开。

  绫儿进了房间,看到窗户大开,赶紧过去关了,自顾自的嘀咕:“不知道放了多少蚊子进来。晚上得多烧点艾叶了。”

  季英英像被戳破心事似的,难得的没有回嘴。她坐在绣架前傻笑,看着绣了一半的经文半天也没有下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6章 两两相望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2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3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4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5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