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68章 送信

第68章 送信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夜色从窗棂透进屋来。屋子里光线朦胧,看得久了,季英英渐渐看清楚青色帐子上绣着的竹叶。

  和赵修缘在竹林寺幽会的日子是快活的。快活得想要告诉给每一个人。要好的闺阁朋友,像从小一起长大的张家大娘子,朱二郎的小妹,季英英不敢讲。前者提起赵修缘两眼放光,后者知道了,定会马上告诉朱二郎。她只能回到家,在帐子上的添上一竿翠竹。渐渐地,她所有的帐帘上都绣上了竹。

  季英英偏过身,用手支着脸,伸手去摸。

  有时候怨得不谁。只能怨命吧。

  帐子在她手下动了了,季英英透过青纱帐子看到窗户上映出一个黑影。今晚有风吗?把黄桷树的树影吹窗户上了。

  她怔怔地看着,心已飘到了前头院子里。想起燃了满楼的灯,想到灯影下坐着的赵修缘。心又揉成了一团。

  就在季英英出神的时候,一把薄薄的匕首从窗户缝隙伸进来,轻轻拨动着插梢。

  插梢发出咯嗒的清响,被挑开了。

  季英英也听到了。她看到窗户渐渐推开。是……贼!季英英猛地掩住嘴,吓得浑身颤栗。她开始后悔为什么没叫湘儿在房里打地铺值夜。

  正房离厢房有距离,离正院更远。此时呼救,那贼狗急跳墙冲进来怎么办?恐怕还没跑进院子,就被他害了。

  季英英放弃了夺门逃跑的念头。

  她悄悄下了榻,摸着榻边矮桌上的烛台将蜡烛一拔,露出尖锐的锡质尖头,心里有了点底气。

  来人很小心,不想发出动静,一点点地轻轻推着窗户。

  卧房陈设简单,靠墙是箱笼与妆台。榻前有一方矮几,榻后是屏风。榻是矮榻藏不了人。躲屏风后太容易被发现了。季英英一不做二不休,执着烛台尖端朝前,靠近了后窗窗户。只要那贼子敢翻窗进来,她就戳伤了他再喊人。

  就在窗户被推开的瞬间,季英英举起烛台用力地刺了过去。

  一股风声在黑暗中刺来,杨静渊凭着敏锐的本能偏头闪过。

  季英英一击不中,整个人扑到在窗户旁,抬头和他碰了个对脸。对方蒙着脸,穿着夜行服,绝对不是好人!

  看到她的眼睛越瞪越大,嘴巴张开。杨静渊哪敢让她喊出声,从窗户一跃而进,在季英英张嘴呼叫的瞬间,捂住了她的嘴,在她手腕上一弹。

  季英英手腕酸麻松了手,咣当一声,锡质的烛台落在了地板上。

  响声在夜里显得很是突兀。季英英心头大喜,挣扎着又踢了一脚,烛台骨碌转动着,敲击着地板又滚了两圈。湘儿,凌儿……别睡得太死啊。赶紧听到动静叫人来呀。

  杨静渊一颗心随着烛台滚动,支着耳朵听动静。他等了会,没有人听到房里的动静,这才松了口气。这丫头真是胆大,发现有人来撬窗户,也不晓得喊人,竟想着自己动手。杨静渊想到这里恨不得骂她几声蠢。

  季英英被牢牢禁锢在他怀里,额头惊出了汗,悔得肠子都青了。在发现他时就高声尖叫,应该有机会跑掉的吧?

  是赵家摆流水席引来的贼吗?要偷偷赵家去呀,季家小门小户的有什么油水?难道是采花贼?季英英一念至此,吓得差点晕过去。

  黑暗中,她靠在他怀里簌簌发抖,他却不晓得拿她怎么办了。他不敢松手,怕她叫嚷起来。他又不想开口,让她听出自己的声音。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她的脸还没他的巴掌大,嫩滑细腻。手掌触碰着她柔软的嘴唇,她急促地喘着气,气息扑上了他的手,挠得他的手痒痒的。

  他不过是想送封信提醒她留心赵家而己。他不想让季英英知道是他。越是神秘,越容易相信。知道是他,季英英也许还以为他挑拨离间呢。

  杨静渊迟疑的这会儿,季英英嗅到他身上浓烈陌生的男子气息,越发认定来了个采花贼,她怎么这么命苦?眼泪哗地淌了下来。

  她吓哭了。杨静渊不得不装腔作势地捏嗓子说话:“我不是坏人。”

  半夜撬窗入室,蒙面夜行。还不要脸的将自己搂得死紧,不是坏人?季英英唔唔了两声。你赶紧松手吧,好人。我保证第一时间尖叫让家里人知道。

  “我是受人之托。给你送封信,你不要喊,我就松手。”

  送信?季英英又嗯哼了几声。

  杨静渊松开手,赶紧拿出一封放在了矮桌上。

  季英英一看,还真是来送信的:“谁叫你送信的?”

  夜色从窗户透进来,季英英穿着白色的单衣,粉红的洒腿裤子,一双赤足踏在褐色的地板上,像月光落了在她脚上,洁白无暇。杨静渊看得呆了。他骤然听到她问话,忘了捏着嗓门说话,随口说道:“写得清清楚楚,自己看。”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对,懊恼得转身就走。

  “杨三郎,我再问一遍,谁叫你送信来的。”季英英还真的听出来了。她越看身形越像,直接喊了他的名字。

  杨静渊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他转过身拉下了面罩,露出俊朗的面容,撇嘴说道:“都快子时了,你怎么还没睡着?看到有人撬窗,你不晓得喊人啊?又不会武艺,拿个烛台充什么英雄?傻了吧?”

  季英英气极:“你快把我吓死了好不好?你还好意思说我这不对哪不对。我在我自己家,我爱睡不睡。你半夜不睡觉,跑来撬我的窗户进我卧室,你想干什么?”

  他本来可以从门缝里塞进来,可他不想让早起的丫头发现有人半夜来过。便绕到了后窗。还好屋里不够亮堂,否则季英英早就能看到杨静渊红透了脸。他梗着脖子道:“我来送封信而己,别一副当我是贼的语气。我才没想着要进来呢,一推窗,你就扑了过来,还好我机灵躲得快,不然准被你扎一窟窿。”

  季英英惊魂未定,呛声道:“我戳贼,有什么不对?半夜鬼鬼祟祟,有什么信非要这时侯送来?”

  杨静渊语塞。他不是心急想把散花宴上的事告诉她么?他别扭地转过脸:“自己看!我走了。”

  他轻巧地翻窗出去,季英英捏着信追了过去:“喂,你还没说是谁让你送的信。”

  杨静渊沉默了会,从怀里摸出那方锦帕放在了窗台上:“我从水边捡得。赵二郎看到这方锦帕了。他大概是误会了你。”他挺直胸膛道,“是我故意让他看到的。这事我做得不够光明正大,你想骂就骂吧!”

  锦帕搭在窗台上,那朵菊静静绽放。被赵修缘看到这方锦帕在杨静渊身上,他会以为自己告诉杨家,那副斗锦是自己配的色。既然这样,他为何今晚要点亮整座藤园的灯?季英英脸色发白,她抓起锦帕扔了出去,砰地合上了窗户:“这帕子不是我的。哪捡的扔哪去!”

  杨静渊弯腰拾起锦帕,听到压抑的哭声在房里响起,难受得蹙紧了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68章 送信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2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5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