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三:你我相约永不再见

番外三:你我相约永不再见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很长一段时间,季英英都在梦境里徘徊。她看到母亲一刀捅进了哥哥的身体。母亲看了她一眼,那眼光像雪峰千年不化的冰,冻住了她的嗓子,让她发不出丝毫声音。不过一愣神,她又看到了杨静渊。他站在大火中,她拼了命想拉他出来。火烤得她皮肤疼极了,她却怎么也触不到他半分。他隔着火看她,那双漂亮的凤眼炽热得像火一样,无声地叫着她的名字。

  她一狠心闭上眼朝着火焰跳了进去。瞬间,杨静渊身周的火蓦然消失。他站在雨中,隔着窗棂痴痴地看着她。雨丝浸润了他的面颊他的黑发,染得脸如玉雕,剑眉如墨。

  益州冬季的雨夜这样冷,风从窗户吹进来,冻得她直磕牙。他解开氅衣将她裹进了怀里。温暖渐渐从他的胸口弥漫到她的脸上,冷意渐退。季英英舒服地舒了口气,不知不觉睡得熟了。

  望着她渐渐舒展的眉心,晟丰泽也松了口气。氤氲的水汽中,季英英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雪白的中衣在水中飘浮,月光映在温泉池中,泛起淡淡的波光。病中的羸弱与晕红的脸美丽的不可思议。

  晟丰泽舍不得移开眼睛。

  他将手放在她额头上,感觉到浸出了汗时,迅速拿起池畔的毛毯裹住了她。抱起季英英大步进了厢房。

  侯在房中的奴婢忙碌起来。晟丰泽沉默地退出了房间。浸透的衣裳滴滴嗒嗒,在脚下形成一滩水洼。

  “殿下……”怯怯的声音,躬身双手奉上的干爽大氅。

  晟丰泽恍若未见,专注地听着屋里的动静。小奴婢便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式。

  隔了一盏茶工夫。卓嬷嬷从屋里出来,看了眼一衣湿衣的晟丰泽,从小奴婢手里拿过大氅披在了他身上,轻声说道:“娘子睡得尚安稳。”

  晟丰泽转身进了旁边的房间。不过片刻时间,已换上了干爽衣裳。他披散着头发进了厢房,眼神扫过去,卓嬷嬷领着奴婢们弯腰退出了房门。

  站在屋里,隐约能听到脚下温泉淌过的声音。四周密密垂下的幄帐挡住了风,屋子温暖如春。

  裹在锦被里的季英英睡得正熟,额头又沁出一层细密的汗。这让她有些不舒服地挣扎起来。

  晟丰泽握住她伸出被子的手放了回去。极自然的抬腿上了竹榻,连人带被拥进了怀中。

  卓嬷嬷亲自端了药碗进来,又安静地退回去。她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朦胧的光照出帷帐中的身影,主子正一口一口将药喂进季英英嘴里。她心里一惊,快步出了房门,凌厉地扫了眼回廊上侯着的四个奴婢,见她们的腰弯得更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足足四天,季英英终于退了热,从昏迷中苏醒。醒来时,她看到了晟丰泽一双熬得通红的眼睛。

  他朝她笑了笑,极自然地将手搭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就站起了身:“醒了就无大碍了。”

  不等她开口,他就掀了幄帐离开。卓嬷嬷带着奴婢们鱼贯而入。

  季英英的声音像丝线一样轻细:“嬷嬷,我睡了多久?”

  “四天……娘子不必担心,高热退了,慢慢将养就会好起来。”

  卓嬷嬷指挥奴婢们利索地地服侍她起身更衣,重新收拾好床榻,亲自扶了她躺下。

  喝完汤药,一股倦意让季英英闭上了眼睛。四天,杨静渊在哪儿?他会来找她吗?晟丰泽会不会抓住他?脑袋里塞满了问题,等不及她再想,又睡着了。

  迷糊中她开始咳嗽。剧烈的咳嗽惊醒了她,她甚至无法深呼吸,一吸气就咳得死去活来。卓嬷嬷再次带着奴婢们出现,一碗汤药下去,她在咳嗽中沉沉睡去。

  听到屋里的咳嗽声渐小,晟丰泽松了口气。

  “吸了烟气,受了寒。退了热,再清肺将养。”

  晟丰泽淡淡说道:“睡着了似乎咳得没那么厉害。”

  郎中怔了怔,恭声应道:“小人再加重入眠的药。只是睡太久,身体容易虚弱。”

  晟丰泽看了他一眼,郎中赶紧又补了一句:“先治病,再慢慢养,便无大碍。如此耗费的时间多些罢了。”

  时间,他最不怕耗费的便是时间。

  晟丰泽目光黯然。

  不知睡了多久,嘴里又被喂进一口药汤。苦涩让季英英迷糊地想摇头摆脱,却挣脱不开。每每当她有一丝清醒,总会又昏沉地睡过去。

  四周偶尔有声音。飘浮在空中,隐隐约约听不实在。

  昏睡中咳嗽起来,总有一双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是谁呢?季英英脑中晃动着杨静渊的脸,瞬间又变成了晟丰泽的。

  她的身体越来越轻,在沉睡中瘦弱下去。晟丰泽听到她咳嗽渐少,终于吩咐减去了那味让她昏睡的药。

  他小心抱着她,望着她削尖的下巴轻声说道:“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在她不知情时抱她入怀。

  睡了快一个月,季英英终于清醒。醒来第一眼见着的人是卓嬷嬷。

  她睃了四周一眼,又垂下了眼帘。

  “娘子体虚,再养些天就能下榻了。”卓嬷嬷微笑着说道。

  等她能下床踏出房门,又是半个月了。风已经变得温暖,南诏的春日阳光格外灿烂。季英英不用问,也知道自己病了很长时间。

  墙边的三角梅开得如火如荼。她坐在回廊上,望着一池温泉出神。

  心有触动,一回头,就看到远处的楼间,一角黑裳闪过,消失在廊柱后。

  “这些天,都是嬷嬷在照顾我。辛苦您了。”

  卓嬷嬷眼神闪烁,最终恭谨地答道:“能侍奉娘子是老奴的福份。”

  季英英忍不住又看向远处。

  白涯宫正殿鎏金的飞檐映着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酸涩得泛起了水光。

  她听话地在院子里养着身体,再没有见过晟丰泽一面。

  春去夏来,季英英恢复了健康。

  夏天的夜月又圆又亮,清楚地映在水中。

  她常常站在池畔,望着池水出神。

  晟丰泽不知道有多少夜晚坐在屋檐上悄悄看着她。他不明白她为何喜欢在月夜望着池水出神,可只有这样,他才能借着夜色的遮挡来到她身边,陪着她到月上中天,小奴婢拿了披风来,服侍着她回屋歇息。

  南诏前往大唐递国书请罪的使团明天就要出发。他已经吩咐卓嬷嬷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明天,她将扮成他的侍女启程去大唐。这是她留在南诏的最后一晚。

  十五的月十六圆。天空蓝得深邃,今夜的月明亮得如同玉盘。

  池水中

映出了圆月,屋宇。晟丰泽像坐在月中,身影格外清晰。季英英站在池畔。她不记得这是第几个有明月的夜晚,也忘记了是哪一晚意外看到了他在水中的倒影。明天,他如约送她回大唐。从此,再不相见。

  季英英伸出了手。她看到自己手指颤抖地从空中抚过,停在他脸上。心跳得这样急,又是这样难过。手无力地落下,这一次,没等到月上中天与小奴婢送来披风,她转身离开。

  蓦然地离去,让晟丰泽急切地从屋顶站了起来。瞬间,他看到池中影子的变化。他呆呆地站着,心底一股酸涩直冲上鼻端。

  这一夜,葫芦丝的乐声在白涯宫响了一晚。

  夜渐深。益州的天空总有厚重的一层云,挡住了星月。抬头凝望,漆黑的天幕挡住了视线。

  季英英红着脸将杨静渊推出了房门。

  “英英。”

  隔着房门,杨静渊的不舍从话里透了出来。季英英靠着门嗯了声。

  “晚安。”

  “嗯。”

  “英英。”

  “嗯?”

  杨静渊笑着把手从门上放下,退后一步,“明天见。”

  他没有离开。季英英抿着嘴笑了一会儿,走到桌旁吹熄了灯。又隔了会,才听到杨静渊的脚步踏过木回廊的声响。她轻轻叹了口气。了无睡意。

  推开窗,夜空一片漆黑,不见星月。

  天蒙蒙亮,街上行人寥寥,驿馆门前兵士林立,满面肃杀。若不知情,还以为西川节度府这番动静是要抄家灭族。

  南诏车队在西川府兵的“护送下”安静地穿过长街,赶到北城门时,正值城门开匙。时间刚刚好。

  最后一辆马车离开城门洞,护行的士兵耷拉下了肩膀。守城门的士兵呸地一声往地上吐了口痰,将对南诏的恨意泄了去。

  转过山梁,就再也看不到益州城了。晟丰泽的手指勾着薄薄的窗帘,黝黑的双瞳闪烁着晦暗的光,只有忍不住蹙紧的眉锋流露出他的情绪。

  车轱辘压着块石头,马车颤了颤,窗帘从他指间落下,遮住了他的视线,蒙住了他的心。

  从长安回返,已是第二年的秋天。

  使团的队伍被拦在了北城门外。太守府的官员亲至使团前,话说得隐晦:“天色已晚,还请使团在城外歇息一宿,明天再进城。”

  刚过正午,秋日的暖阳还挂在树巅,离城不过十里。使臣们憋屈。大唐皇帝都大度不计较,称:“两国永世交好。”待若上宾,小小的益州府竟敢如此怠慢。

  “今天可是十月初九?”晟丰泽突然问道。

  赤虎点头:“正是。”

  无视使臣们的愤怒,晟丰泽淡然吩咐就地扎营。明天直接穿城离开,不在城内驿馆停留。

  益州府的官员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

  战争的痛楚随着时间渐淡,益州城的锦业再一次重振。十月初九,节度使亲至锦里,官衙出钱,搭起了斗锦台。

  劫后余生的织锦大户们满脸感慨,相互见礼寒喧。经历过浩劫,失去了大量的优秀匠人织工与传人。今天的斗锦意义非同一般。

  锦里内外,斗锦台前,人山人海。

  杨静渊带着季英英进了杨家的专属包间。杨大太太高兴地握了季英英的手,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季英英心知肚明,杨家那年研制出的浣花锦正好借今年斗锦亮相人前。

  言谈间一声锣响,节度使亲自宣布斗锦开始。

  看了眼与两位兄长笑谈的杨静渊,季英英扶着杨石氏走到了窗前。

  “葛六月亲织石榴多子锦!”

  葛六月?季英英想起被掳南诏,在太和城外遇到的********。忍不住探出身子去看。斗锦台上,一个十四岁的娇小女子亲手执着锦画。

  季英英眼睛微湿。葛家被掳走一个六月,又有了新的六月织娘,传承未断。不知南诏的葛六月知晓,是否会多一丝安慰?

  怔忡间,一角黑裳映入眼帘。温暖的阳光照在黑衣上,泛起珍珠般的光泽。熟悉的锦衣让她侧目望去。

  人群中,黑衣人戴着顶帷帽,靠着柱子站着。

  时间在一刻停滞。

  薄薄的面纱挡住了晟丰泽贪婪专注的视线。他看着她倚在窗户旁,穿着件杏色的春衫,高高挽着牡丹髻,鬓旁一枚凤钗垂下细细的金丝,被风吹动,在面颊旁闪闪发光。她胖了些,瘦削的脸丰润不少,像一只饱满的蜜桃。

  他看懂了她的眼神。她坐上软轿离开驿馆时,轿帘放下的瞬间,她说:“王爷,再见。”

  她和他约定,永不再见。

  可是他不舍得,乔装改扮,也想再见她一眼。

  “杨家浣花新锦!”

  台上喊出了杨家新锦。四季花成锦,如锦落江中,灿烂华美。

  “杨家又织新锦了!”

  “浣花锦,这名字好美!”

  她家住在浣花溪。他第一次看到她时,她分外狼狈。他救了她,从此输了自己的心。晟丰泽在人们的惊呼中转身,留给她一个背影。

  杨静山已登上斗锦台。杨静渊笑着走到季英英身旁,在她耳边说道:“大哥说这名字因你而起。英英,你真厉害!”

  季英英蓦然回神,正瞥见大少奶奶的目光,瞪了杨静渊一眼道:“我只是帮大哥配了几种丝线。我又不会织锦。都是大哥二哥琢磨出来的。”

  大少奶奶的眼神变得柔和,转头专注地望着台上。

  四幅浣花锦亮相台前,惊呼声接连不断。

  季英英忍不住偷眼再看过去,柱子下戴帷帽的黑衣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新锦王毫无悬念重归杨家。节度使在散花楼再办散花宴。

  不是中秋元宵,为了庆祝益州城再办斗锦赛,官府在楼下放了烟花。

  杨静渊揽着季英英的肩站在湖畔观望,黑夜里绽开的烟花绚烂如梦。他突然笑着抬起手臂,指着那湖被烟花染得缤纷的水笑道:“那年元宵灯节,我站在这里,看着你和晟丰泽站在船上,气得想一箭射死他。”

  季英英心神一颤。

  杨静渊低下头,捧起了她的脸,轻轻落下一吻:“现在我很感谢他。谢谢他护着你,回到我身边。”

  季英英伸手抱着他的腰,像是也说给自己听:“我们约好的,永远不分开。”

  只是她心里永远有一个角落,藏着那一袭黑裳转身的背影。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三:你我相约永不再见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2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5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