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33章 营头

第233章 营头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从三道堰被押解南行,季英英与六名婢女因是一开始就挤坐在牛车上,体力还算保持得好。好些没能登上车的小娘子不到半天工夫就摇摇欲坠。拖累了队伍行程,一声令下,她们所在的牛车上足足挤上了十名小娘子,押了几个青壮男子前来推车。

  最初还能看到队伍中的小娘子哭个不停,只过了几天,所有人脸上失去了表情。麻木地走,麻木地坐着。士兵的脚步声,马蹄声和车轱辘碾轧着地面的吱呀声汇成了路上唯一单调的声音。

  往南的路看不到尽头。队伍是一条大河,从眉邛二州,嘉州不停地汇进来新掳的人口。第一次加进来新人,就像石头掉进了河里,激起大家的好奇。不停地询问对方是哪里人,家中如何。南诏军是否撤退。再后来,新押解来的人无声无息地来,再没有人围上前询问。

  掳来的人从一开始就分成了男女两队。南诏人待女子还算不错,为了不让小娘子们拖累队伍的行程,从当地征集了所有的骡车牛车和马车。没有牲口就让掳来的青壮拉大板车。

  每天每人还能吃两餐两张饼,晚上宿营时还能有碗热汤。一路上也没有用鞭子驱赶。但是企图逃走的小娘子被抓回来,就直接扔进了军营。这一招比鞭打更狠,直接打消了小娘子们逃跑的念头。

  季英英算是明白了。掳走的人都是珍贵的财产。不是南诏人心慈,而是舍不得让财产蒙受损失。

  长长的队伍在广袤的原野上缓缓前行,离益州府渐行渐远。平原边缘隆起了山丘,深秋的风在越来越晴朗的天空下肆意地吹着。

  “再往前就进入嵩州地界了。”季英英拥紧了毛毡,像是这样才能让惶恐不侵入她的心。

  已经快一个月了。没有大唐的军队追赶而来。也许追来了,被十几万南诏军挡在了遥远的身后。被掳的人是最早被送走的。远在益州城被攻打时,就和抢来的财物一起,被押着南行。

  她抬头望向天空。秋夜的星辰撒满了天幕。这几天她明显感觉到负责押解的南诏兵轻松了不少。谈话间说笑起南诏家里的情形。出了嵩州,就进入南诏了。逃走的机会一天比一天少。季英英忍不住望向前面升起一个大火堆的地方。牛五娘管着三道堰的女子,赵修缘管着男人。当起了营头。如果他俩肯帮忙,打听消息就方便许多。偏偏两人就不像是大唐人似的。愿意背井离乡,还做起了南诏人忠实的走狗。

  春兰快步走了回来,低声说道:“娘子,奴婢打听到了。”

  六个人极自然地围坐在一起。春兰压低了声音道:“南诏害怕本地的女子见着亲眷伙同逃跑。一路上帮着咱们拉车的男子都是其他地方的。朱郎君他们被派到去拉眉州小娘子们的车。天明启程前去,天黑还由士兵押回原来的营地。”

  “男女相隔,无法见面。女营之间防守得没那么严。春兰,你仍然每天想办法去眉州小娘子宿营地。把我们知道的情况告诉她们。”

  还好没有完全打乱指派。季英英早就问过帮着拉她们牛车的两个男子,他们正是眉州人。

  几个女子想要从南诏兵手中逃掉,没有男人的配合是不行的。

  这些天陆续打听得到的消息,负责押解百姓和财物的南诏士兵只有几千人。但是掳来的人接近半数都是年轻小娘子。男人们手里又没有武器。不过,季英英认为总会找到机会,一旦二十万大军悉数赶来,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串通所有人一起逃,比几个人逃走机率大得多。故土难离,没有人想去南诏为奴。麻木的南行,大家缺少的只是勇气和机会。

  “联系上朱二哥,咱们就多一些机会。”

  这时,几名赵家婢从火堆那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人说道:“季二娘,我家二奶奶请你过去说话。”

  季英英顺从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跟着她们过去。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也许是忌惮牛五娘手中的狮雕金牌,也许是觉得赵家主仆加起来有一百多人,在三道堰三百多名小娘子中占了绝对的优势。牛五娘成了营头。

  南诏人只要小娘子不逃不死,行程顺利。给予营头的权利极大。包括分配食物和晚上御寒的衣物被盖。还有上茅厕的权利。

  如果说食物还能少吃,挤在一起御寒。上茅厕就要命了。早中晚三次,押送的队伍会停下来。路边临时搭起简易的棚子。这么多人,时间不等人。总让你排到队伍末,能把人憋晕过去。晚上营头还能烧水洗澡,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优待了,最多宿营时遇到溪水,能简单洗下手脸。季英英能闻到身上的酸臭味,她绝不想溺到衣裙上,多添一种味道。

  牛五娘坐在火堆旁铺设的苇席上,还穿着大袖锦衣,鬂发不乱。季英英站在三步开外,她已经以袖掩住了口鼻。

  季英英那身湖青色的胡服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道髻上的银簪也换成了一根布条。牛五娘心知肚明,这一路行来,为了换早点去茅厕,或是多讨一碗热汤,女人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送给了赵家婢。

  “背还是这么直啊。”牛五娘悠悠叹息。

  季英英平静地说道:“我弯了腰,赵二奶奶想必更不满意。”

  牛五娘需要的是能让她随时燃起斗志的敌人。季英英清楚。猫是没兴趣玩弄一只死耗子的。在她面前变得和奴婢一样谦卑,牛五娘怕是不肯再让自己活下去。

  “是啊。”牛五娘露在面纱下的眼睛像天上的星子一样亮。火堆的光映在她的眸子里,眼神分外诡异,“背挺得太直,让人想敲碎你的脊梁。弯下腰,让我失了兴趣,我会让你死。两难的选择啊。让人同情。”

  “同情?同情杨静渊心疼我心疼得要死,打断他的腿他都会来救我吗?女人哪,权势财富美貌都敌不过嫁个好夫君。”季英英笑了。她看向男营的方向,“赵二郎看起来不怎么心疼你嘛。”

  营头拥有相对的自由。至少让人悄悄传句问侯平安的话还是能做到的。赵家大郎就悄悄托眉州女子送来一只香囊。赵大奶奶接了香囊知道丈夫平安,哭得跟泪人似的。哭过之后脸上都多了几分生气。路上分开,到了南诏,哪怕同为奴隶,也能和丈夫相聚。可是谁也没见过赵修缘问过牛五娘只言片语。

  行路单调,这点事早传开了。牛五娘的脸被当众扔在地上踩。她厌恶赵修缘,不喜欢赵修缘,在众人眼中,她都是不得丈夫欢心的女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33章 营头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5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